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百三十九章 回家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 回家了

這一猛烈的碰撞,讓的那些躲在自己家屋里的獸人都難以新免于難,所有的人,全部都隨著他們的房屋化為粉塵.

但是即便是化成粉塵了他們依舊還是沒有幸免于難,粉塵剛剛來到空中,便是一股炙熱的爆炸氣浪洶湧而來.

轟隆!終于大爆炸了,那些還漂浮在鵬翼城空中的那些粉塵瞬間就化成了虛無,那剛剛被粉塵籠罩的天空也是瞬間再次變的明朗.

爆炸之後,文昊輕微的退後了幾步,不過他冷峻的面色依舊沒有絲毫的改變,只是那鄭狂楚卻是口噴鮮血的倒飛了出去.

這一強力的對拼,文昊安然無恙,而鄭狂楚則是受了重傷,已經無力再戰.

退後幾步的文昊身體稍微一震然後便是化為了他本來的摸樣,然後再次身形一閃,他整個人便是再次化作一股血的光芒沖殺向了鄭狂楚.

噗噗噗!只聽幾聲血肉破碎的聲音,鄭狂楚的雙手被文昊齊肩削掉,恐怖的傷口向外噴著鮮血,鄭狂楚已經痛暈了過去.

他至始至終都想不明白,為何文昊能夠突然變的這麼強大,他雖然和龍族關系匪淺,但不過也就是一個人類而已,可是為什麼他卻能夠化作金龍?

而且文昊的的氣息,似乎只是在武皇初級而已,可是他為什麼還能與自己這個武皇巔峰對抗,且還毫發無損?

這是為什麼?臨暈倒前,鄭狂楚的心中劃過千百個問號!

砰!鄭狂楚重重的摔落到了地面,已經人事不省,在看這鵬翼城,原先繁華無比,此刻已經是成了一片荒漠.

除了黃沙,就還是黃沙,原先的人和事物已經消失不見,在這片黃沙的中央,是一個巨大的坑洞,深不見底.

哼!走到鄭狂楚的面前,文昊冷哼一聲,然後便是就像擰死狗一般的將鄭狂楚提起,然後就向著遠方的窮奇走去,在窮奇的身後是成千上萬的死神.

"哈哈,不錯啊,老子還是第一次看到你戰斗,沒想到你的戰斗方式竟然這麼給勁兒!"

看到文昊走了過來,窮奇樂呵呵的拍拍文昊的肩膀,剛剛文昊那啥話都不直接動手開打的摸樣真的是帥爆了.

窮奇覺得這是值得學習的,他認為他以後打架也要這樣才行.

"我父親他怎麼樣了?"文昊勉強一笑,此時他哪里有心思和去窮奇想開玩笑,他的心早就放倒了文國的身上.

"還行,剛剛略微的清醒了一下,傷勢已經穩定,不過他的修為的話可能就……"道這里窮奇沒有再下去.

"哎!走吧先回去再,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估計等會兒其他的獸人城應該要派人過來了."收起死神,文昊拍拍窮奇的肩膀.

"怕求,來幾個老子殺幾個!"窮奇才不怕,他化作他凶獸本體的摸樣,然後等到文昊提著鄭狂楚飛上天之後道.

"你帶著雜碎上來干什麼?扔掉!"忽然發現文昊手中的鄭狂楚,窮奇有些不爽,這人他雖然才第一次見到,不過看到這人的摸樣他就十分的不爽.竟然長的這麼猖狂還取了這麼囂張的一個名字,又老子囂張麼?

"不可以.我要等他醒來以後審問他一些事."文昊搖搖頭,將他昏睡的父親輕輕的放進懷里,然後放出武元力在他們兩人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透明結界,為文國當去風寒.

現在的文國已經被鄭狂楚廢掉了修為,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凡人,窮奇在空中這樣的告訴的飛行樲圠,他根本就支撐不住!

"你要審問他什麼?"窮奇追問道.

"他們想要得到驚天劍和嘯天劍,我想知道是為什麼,為了這兩柄劍,他們竟然連龍族都干得罪!"文昊歎息著搖搖頭.看了看被用繩子掉在空中的鄭狂楚.

這人滅了他們的暴熊傭兵團,綁了他的父親,重傷錦,後來甚至好哎挑撥龍族關系,他就是就是罪魁禍首,而最大的主使則是他背後的那個神秘的天魔教.

"額!那有啥奇怪的,你的劍威力大唄還是那啥那啥鑄造的……"窮奇嘟囔著不再語,不過對于嘯天劍和驚天劍他還是比較敬畏的,這讓他想起了一只跟隨在風定云身邊的那個面目年輕聲音卻是十分蒼老的男子.不禁一個寒顫!

要窮奇在這世界上最害怕誰的話,可能也就是那個男子了,恐怖的實力,而且連收服了自己的風定云都對他唯命是從,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懼怕.

……………

救出文國,俘虜了鄭狂楚,文昊他們刻不容緩的離開,但是這鵬翼城依舊還是不平靜.就在文昊他們走後不久.鵬翼城的上空便是來了一群獸人.

這些獸人實力殘次不齊,但是他們都能夠飛行,所以至少也是武皇以上的修為.

看著已經被疑為平地,化為虛無的鵬翼城,這些獸人一陣寒顫.隨即便是慢慢的降落到了地面仔細的查看起了這個戰場.

"竟然是兩個武皇之間的戰斗,其中一個好像使我們天魔教的,而另一個好像是人類."一個人類伸出他的手掌在空氣之中感知了一番便是道.

"你們天魔教?會是誰?"一個獸人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應該是鄭狂楚了,看這里的形也只有他能夠以武皇的修為制造出這麼大的動靜了,不過他的對手回事誰呢?"那人類雙手撐著下巴坐了下來眼神迷茫的看著這片土地.

"哎,算了,回去告訴你們的獸王,就鵬翼城已經被夷為平地,無論是城主和百姓全都遇難,至于凶手的話,我想應該是我們天魔教的敵人了,對了!讓你們獸王節哀順變吧!"

完這個人類便是騰空而起,想著遠方飛去.

"你媽逼的,你們的敵人,卻毀了我們的城池,還讓我們節哀順變?操你媽的,這可是上萬條人命啊!"那獸人看著人類離去的背影一陣破口大罵.

隨即他便是對著這處鵬翼城的舊址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就又帶著人們想著來的的方向飛去,這樣的況,已經沒什麼好查的了,不關是誰,想從這樣的戰斗中活下來根本就不可能.

三天後.人類帝國的帝都便是遭受的獸人的一次猛攻,損失慘重,若非是龍濤等人及時趕到,可能那帝都也就被攻下來了.

後來經帝都軍隊探子回報,人們才知道,獸人帝國最靠近海岸,也就是距離人類帝國最遠的鵬翼城,被一人類給夷為平地,這次的進攻就是獸人的報複.

當然不過就是一座城池而已,對于獸王來講,這座城池其事也不怎麼重要,什麼資源都不能給他創造,只是每年給他一些金銀而已,特別是那鵬翼城主,他也是看不爽,作為一個城主竟然竟然只有著武師的修為.這讓他感覺有些蒙羞.

兩月後,四個人影從天空降落到了四處戒嚴的帝都的上空,衛兵們緊張的抬起了手中的武器.

"來者何人?"

"鎮遠大元帥,文昊!"空中的文昊大聲的回答道,他從懷里摸出了一塊身份牌,然後直接丟給了那個衛兵.

接過身份牌,這衛兵便是仔細的觀看了起來,卻見這帥牌真是他們人類帝國的元帥令牌,當即便是一下子跪倒了地上.

"屬下恭迎元帥大駕!"士兵還沒有跪下,便是感覺到一陣清風襲來.將他還未完全拜下的身體給托了起來.

"呵呵,不必了,帶我去找暴熊和銀月傭兵團的人吧!"文昊呵呵一笑,此刻的他,十分的想要見見他暴熊傭兵團的人,還有他曾經最為親密的戰友,那頭名叫紫風的狼王!

"元帥你是要去暴熊傭兵團?"士兵一愣,

"對!"文昊微笑著點點頭.

"這個……"士兵的語有些吞吐.

"怎麼?"文昊眉頭一挑,難道是自己的手下他過驕陽跋扈,在這里成了霸王?讓這些普通士兵為難了?

"是這樣的元帥,因為獸人帝國發起戰爭,為了提高兵團的戰斗力,所以央燕和玉兩位將軍將軍已經將暴熊和銀月兩個兵團合並了,所以……"

"呵呵!原來是這樣,那就兩個都見吧,能帶我去嗎?"文昊暢懷,原來是這件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暴熊是他的,銀月本身也相當于是他的.

"是!元帥請跟我來."士兵點點頭.然後便是在前邊為文昊開路.

"喂!你啥時候成了大元帥了?"跟在文昊的身後,提著鄭狂楚的窮奇有些鬧不明白,你死龍族親王我還能接受,但是你現在又轉變成了人類帝國的大元帥這尼瑪又是怎麼回事?能給給解釋麼?

"呵呵!沒什麼好奇怪的,我在到達龍族之前,便是幫助人類帝國與獸人打過一仗,然後也就是那一場戰爭讓我成了大元帥,不過沒什麼實權,也就是虛職而已."文昊呵呵一笑,看了看懷中文國,他要快點找到錦,讓錦對文國實施救助.

"哦!那起來你子也停囂張的."窮奇扣扣鼻子然後道.

五人在城內一陣轉圈,便是來到了一座簡陋的甚至有些破損的房屋面前.里邊不時傳來文昊熟悉的笑聲.回家了,文昊在心里這樣告訴自己……

上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決戰鄭狂楚     下篇:第二百四十章 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