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百四十二章 帝王!  
   
第二百四十二章 帝王!

尨牛拉著車子一步一步的前進,街道兩旁全是一些忙忙碌碌的士兵,和一些游蕩的百姓,在這些百姓的身上大部分都帶著武器.此刻的大源帝國早已全民皆兵.

士兵們士氣低落,大部分都帶著傷痛,至于百姓則是目光呆滯,似乎是已經對整個大源帝國都絕望了一般.

一些城防的官兵沒正在街頭散發口糧,他們的周圍是那些饑腸轆轆的百姓,一些城內的富商更是在自家的門口擺出了許多的桌子,每當到了吃飯的時候,他們的仆人就會端出很多的食物,然後招呼周圍的百姓過來享用.

當然,他們這樣並非是什麼善心大發,因為獸人兵臨城下,大源帝國戰敗只是早晚的事而已,他們只是不想自己的財產被獸人侵占.

這樣的形讓車上本是一路笑談的三人,慢慢的沉默了下來,原本融洽的氣氛也開始變的十分的安靜,安靜到只是剩下了這三人的呼吸.

原本繁榮的帝都,此時四處都是破破爛爛,雖然獸人還沒有打到這里,但是看形,這里似乎已經發生過一些型的戰斗了.

"是刺客嗎?"文昊沉默片刻,然後問道.

"對!"鄒清點點頭,因為此刻的他心十分沉重.城內的況如此嚴峻,作為國家的一個元帥他卻是沒有一丁點的辦法解決百姓們目前的困境.

他覺得自己根本就不配做這個大元帥,只是目前國家需要人才,所以才一直堅持,等待著那遙不可及的勝利到來.

"還有多久才到皇宮?"看了看原本應該繁榮,此時卻是冷清無比的街道,文昊回頭問道.見了這些百姓後,文昊終于又了實際的想法.

"馬上就到."拍拍文昊的肩膀錦道,這樣的形,人類戰敗只是早晚的事.

文昊沉默,目光望著街頭那些百姓,戰爭讓他們流離失所,這里在街頭流浪的人,大部分都是從獸人的鐵蹄之下逃出,然後來到了這里.

尨牛並沒有因為車上坐著三個人而感到沉重,反而是步伐依舊很輕盈,很快,一座還能夠為的皇宮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皇宮的宮牆高約二十米,這樣的高度一般的武修是根本不能翻越的,只有武王或者是武王修為武王修為以上的人才能夠翻越過去.

土黃的城牆全由青石堆砌而成,每一塊青石都有著數百斤的重量,皇城門口是十幾個全副武裝全副武的士兵,一個個氣息強大無比!

他們老遠就看見了溫愛他們的車,車簾上鄒清那標志性的手繪圖,讓這些士兵一眼就認出了這就是鄒清的車.

"例行檢查!"一個士兵走到車前,對著駕車的下人道.

"好的!"這下人點點頭,然後輕輕的挑開了車簾,于是那士兵就順著被跳開的空隙看了進來.

卻見里邊除了文昊之外都是自己熟悉的上司,士兵便是肅穆一禮,然後便將目光頭銜了文昊.

"呵呵!他是曾經在驕陽城打敗獸人勾袙部落的文昊元帥,不必緊張!"鄒清微微一笑,想那事並解釋道想悾事並夈懯怱,似乎是並沒有因為士兵的無禮而生氣.

"放行!"聽聞鄒清的話,士兵又向文昊補了一禮然後便是轉身向著城門走去.

"理解一下,前些日子就有一些獸人趁官員進入皇宮的時候潛伏在車內,然後差點刺殺了陛下!"擔心文昊生氣,鄒清不由得解釋道.

"沒事,我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文昊搖頭表示沒事,抬頭透過車窗看了看外邊,卻見車輛已經進入到了皇宮的內部,周圍的景象開始變的金碧輝煌了起來.

恢弘且又頗有氣勢,就算是一處的角落都透露出一股尊貴的氣息,這就是皇

宮……

"文昊見過陛下."文昊對著皇帝微微頷首算是行禮.

"呵呵!果然是一表非凡啊."對于文昊的簡短禮儀皇帝並沒有生氣,而是略表欣賞.眼前的這人男子,無論是相貌還是氣質,又或者是修為,都給人一種十分不一般的感覺,或許是因為文昊是龍族親王的原因.

這皇帝是一個中年的男人,身材不算偉岸,但也是十分高大,勻稱的體型,雖年過半百卻仍然十分英氣依舊的臉龐.

金黃的戰甲在日光的照射下發出耀眼的光芒,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頭上的那幾縷白發,和額頭深深的皺紋,讓其看起來不再完美!

而文昊此時面見皇帝,也是用他龍族親王的身份在面對,畢竟龍族支援他們人類帝國的事事,皇帝早已知曉,只是獸人不知道而已.

"呵呵,今日請親王殿下過來,就是想要聽聽親王對現下況的看法,你也看到了這樣的況雖然我很不願意出口,但是真的很不樂觀!"皇帝呵呵一笑,看似隨意開懷的笑容,卻是讓人感覺十分牽強.

"就是,親王您就您的看法吧"鄒清此時也對文昊換了稱謂!

"我的看法?"文昊摸了摸鼻子,他的看法很簡單的,除非出現奇跡,那麼人類帝國必將滅亡.

"對!本是想召集所有的臣子們一起商議,可是考慮到某些原因我不得不私下和親王見面."皇帝點點頭,他這話確實的可大可.

的方面就是一次的見面,而大的方面則是明他對文昊的重視,不希望文昊本公布上上台面,他認為文昊可以作為人類帝國最後的賭注!

"其實……我覺得我們現在需要一場絕對勝利的戰役!"文昊並沒有出真心的想法,他看的出來,這是一個真心想要保護人類帝國的皇帝.

"談何容易啊!"皇帝遙遙頭,如今國內的形式,的確是需要一場勝利,但是一邊是獸人獸人一邊是妖族,而人類有天生就比這兩大族群弱,想要勝利談何容易呢?

"呵呵!想法子將被打散的軍隊召集起來吧,然後讓他們在外游擊我們則是在里邊努力突圍突圍,若是實在不行,就放棄這三座城池,然後也以游動觸出擊的戰術進行戰斗."文昊語出驚人,別放棄城池了,就算是把打散的軍隊給召集起來都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這想是想過,但是我們卻沒有辦法聯絡他們,而且就算是聯絡上了,也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會願意為了人類帝國二戰."皇帝沉默,而鄒清卻站了起來.

一時間,整個商議變的沉默了起來,錦蹙眉緊思,而皇帝則是低頭不語,至于文昊則是神游千里之外,那鄒清此時卻是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我覺得月狼能行!"片刻之後,文昊抬起了頭道.

"月狼?"其余三人詫異,月狼不過是一種魔獸而已,如何能夠將走散的人類給集結起來?

"師兄,如今我們的暴熊已經有了多少月狼?"並沒有直接回答皇帝,文昊直接扭頭看向了了身邊的錦,甚至連身邊侍女遞來的茶水他都沒有立刻接受.

"還好,因為戰爭,所以犧牲了很多人,至于所以就空下來了許多的月狼."錦道,語間有些傷感,那朝和成叔就是死在了戰場之上.

"是這樣的.我們將悲哀獸人和妖族搶奪的區域分成數個區域,然後將空下的月亮分成對生對等的隊伍,其次再讓紫風對他們進行一番培訓之類的,然後便讓他們潛入這些區域,對人類進行集結……"聽聞月狼還挺多,文昊送了口氣,接過茶水泯一口,然後白白便從鄒清哪里借來一張借來一張圖紙,便是開始分析了起來.

"如果失敗,也就意味著這些月狼會死去,但若是不失敗,獸人和妖族的步伐將會遭受到嚴重嚴的拖延.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尋找機會對他們實行更大的打擊."

最後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文昊道,其實他這也算是一個賭局,他在賭人類在頻臨滅亡的的時候的是否和自己一樣擁有永不屈服的心.

"估計能成功嗎?"皇帝有些擔憂的看著文昊,聽完這計劃之後,他也知道文昊是在賭,是在是在拿他還有他的士兵以及他的自命的性命在賭!

"對半吧."文昊搖搖頭道,如今人類帝國的形式,也就只有這樣的一個辦法勉強可行嗎,而且還是那種死馬當活馬醫的方法.

"哎!!我考慮一下吧!"皇帝歎息著搖搖頭,畢竟關系到整個人類帝國的存亡,他不可能可能一下子就做決定的.

"好的."文昊點點頭.

隨即幾人便又是一陣暢談,話語的內容基本都脫離不開這場戰爭,直到天黑時分,鄒清才喚喚來自己的馬車,送文昊回府.

"親王,這事就真的只能這樣了麼?"車上鄒清問道.

"只能這樣."文昊點點頭然後便閉上了眼睛,任由身體在馬車的顛簸中搖晃,他也不希望用這樣的方法來解決,但若是不尋找更大的外力來解決問題,人類帝國遲早還是會被滅亡……

上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鄒清     下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文龍,黛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