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內賊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內賊

文龍,黛婭陌生的名字,卻讓文昊在一瞬間就感覺到了自己和這兩個人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

錦的話猶如五雷轟頂,文昊堪堪承受,多年以來一直照顧著自己的竟然並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樣,文國不是他的父親!

可是自己早已經文國當做了自己的父親.不!不是當做,而是在文昊看來文國根本就是他的父親.

回頭看看一臉雖然已經頹敗,但依舊是一臉狂傲的鄭狂楚.文昊知覺渾身一陣無力.

自己忙碌了這麼久,竟然與自己朝夕相處的人並非是自己的親生父親.而且自己似乎是還要承受充當救世主的角色.

文昊沒有這麼偉大,從一開始他想要的就是找到文國,然後將他暴熊的兄弟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生活.

"呼!"抬頭看看囚室內昏暗的空間,文昊常常的呼了一口氣,"走吧!師兄!"

看著文昊的表現,錦也是常常的舒了一口氣,看文昊的樣子似乎已經沒事,至少自己向文昊所透露的事,文昊並沒有受到多少的刺激.

"接下來你要怎麼辦?"不過錦卻鬧不懂文昊現在的想法了,現在的文昊出奇的平靜.

"其實我不想參合這事的,可是唇亡齒寒,所以此時已經由不得我做主,打吧,最好能夠直接想辦法滅掉天魔教!"

深深的歎息一聲,文昊抬頭看看天空的月亮,這幾日出奇的平靜,皓白的月亮帶著淡淡的血色,似乎是被戰爭的鮮血所染.

"月狼召集的如何了?"走出監獄,龍濤迎面而上.

"呵呵,已經召集完畢,紫風那家伙正在訓話呢!"指了指城外邊的某處,龍濤呵呵一笑.

以前紫風是月狼們的頭領,現在依然如此,按照文昊的要求,此刻他正在對這些想這些月狼講訴各自的任務,

在紫風傳達任務的同時,一些戰士們也在需要傳達出去的信息書寫在紙張之上,然後捆綁在月狼的身上.

"我困了."站在一處高樓,看了看計劃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文昊擺擺手向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望著文昊的背影,錦歎息著攔住了一旁正打算跟上的黎隕陸.向黎隕陸擺擺手,然後便是離開.

現在的文昊表面無事,但是心里一定還是有這難以表達的痛楚和悲傷,自己的親身父母現在身在何處?是否早已不在人世?

去探望了一下依舊昏迷的文國,文昊兀自回到自己房間,輕輕關上房門.文昊百感交集,或許這就是人生,到處給你驚喜,到處給你意想不到的阻礙!

月狼已經出發,乘著夜色在城外的森林草原上馳騁,按照紫風的命令在草原上尋找著人類失散的部落和軍隊.

沒人知道它們會不會成功,更沒人知道這些走散的士兵們還會不會願不願意回到帝國,繼續為帝國拋頭顱灑熱血.也沒人知道這些月狼能夠成功多少,能夠活著回來多少.

"你讓開……我要去見文昊!"清晨的太陽剛剛升起,在屋外就響起了一陣嘈雜的吵鬧聲.

"不行,我家親王正在休息,你若是在執意硬闖,我就立刻將你就地斬殺!"龍濤的聲音不容置疑.

"你殺我,我也要進去."那聲音再次響起,響亮的嗓門瞬間就將龍濤的聲音壓下!

吱呀!門輕輕的打開,露出文昊憔悴的臉龐.

"怎麼回事?"文昊皺眉,雖然對于自己人的態度文昊想來和藹,但是被人打擾清修,他還是有點生氣的.,

"你憑什麼把所有的月狼都派出去?"一見文昊,那人立刻就跳起來指著文昊的鼻子質問了起來.

文昊皺眉,開始上下打量起了這人,這人一身發福,話氣踹噓噓,身著華麗的衣裳,想來是帝國官員.

"月狼加上我們帝國的戰士,可是一直強力的部隊,如今你講月狼全部調走,用去尋找本無希望的失散軍隊,我帝國再次面臨獸人圍攻的時候,又該如何應對?"

這人氣喘籲籲,來勢洶湧,摸樣十分的冒火.

"看你摸樣,雖然你是帝國官員,但是我不想給你解釋,只想告訴你,這月狼從來都是我暴熊傭兵團的,我想怎麼使用就怎麼使用,礙不著你的事,你從哪里來回那里去,滾吧!"甩甩衣,文昊十分不耐的道.

不管這官員的難看的臉色,文昊大步離開.

"還愣著干什麼?走啊!"使勁兒瞪了這人一眼,龍濤緊緊的跟上了文昊.

"親王殿下昨夜可是沒有睡好?"觀文昊的面色,龍濤輕聲問道,以龍族身份而,文昊是他們的親王,但若拋開龍族的身份,兩人便是生死相交的兄弟.

"呵呵!是啊!有酒嗎?突然想喝一點!"文昊笑著點點頭,前一日錦的話語的卻讓他有些難以接受,不過既然這就是實,即便難以接受也得接受,越早接受也就對自己越有利.

所以一夜的輾轉之後,文昊終于徹底釋懷,既然是這樣,那就將自己的母親父親也找回來吧.

相同了這一點,文昊的心立刻舒暢了不少,便又開始思索這戰爭的問題,就這樣一夜未眠,倒是讓他想出了一些問題.

"那是肯定有的."一聽要喝酒,龍濤便來了興趣快步離開,然後眨眼間便又回到了文昊的身邊,懷里抱著兩壇酒水.

"噗!"酒壇的泥封被龍濤大力揭開,濃郁的酒香瞬間彌漫整個房間,貪婪的嗅嗅鼻子,龍濤為文昊倒上了一杯酒水.

"呵呵!不錯不錯!"品了一口酒後,文昊呵呵一笑,的確是好酒啊."對了,我問你個事!"

放下酒杯,文昊道.

"呵呵!吧!"一口酒水下肚,龍濤爽快無比.

"獸人和妖族是否總是能夠在我方采取行動之前,進行攻擊?"文昊問道,從他得到的報中顯示,每一次人類的行動總是能夠讓獸人提前反應過來.

似乎是獸人能夠未卜先知一樣,這讓文昊不得不懷疑人類帝國內部出了問題,只是這內奸似乎做的十分的巧妙,每一次的出賣都不能讓人類懷疑到自己內部出了問題.

估量了一下人類帝國的實力,雖然是人類,但是其兵肥馬壯,土地肥沃,整體來對上獸人也是不容易吃虧的,可是這場戰爭人類卻總是占據劣勢,這就讓文昊不得不懷疑了.

"是啊,我也覺得奇怪,就拿半年前由我帶頭搞的一次偷襲,那次我可是信心十足,可是我們剛出城門不久就遭遇伏擊了,弄得我偷襲沒搞成,反而損失不啊!"龍濤搖搖頭,這事他至今想起來都生氣.

接下來兩人又是一陣長談,期間龍濤也將他所知道的一些獸人未卜先知的事給文昊一一講述.

聽著龍濤的講述,文昊面色越來越難看.他已經確定內部出了大問題,但是卻不知道究竟是誰在搞鬼.

而且如今的形式,他若想要排查也只能悄悄的進行,就連自己身邊的人也不能知道的太多,畢竟形式緊張,懷疑誰都可能會影響到內部的大局.

只是這事遲早都要面對,即便文昊不知如何處理,卻也要盡快的做出處理的方法.等龍濤走後,他又叫來了錦,向錦確認了一番龍濤的話之後,文昊便是皺眉思索了起來.

"怎麼?師弟難道懷疑這其中有什麼不妥之處?"見文昊的摸樣,錦覺得很是奇怪.

"我懷疑人類之所以總是戰敗,不光是和自身實力有關,而且還和內部人員有關!"放出神念仔細在身邊試看了一番發現沒人之後文昊才心的對錦道.

"你是內鬼?"錦驚坐而起,這個問題他可是從來都沒有想過的.

"就是這個意思!"文昊點點頭,到底錦是他的師兄,幾乎一點就明.而且他如今也只敢信任錦了.

"那要怎麼查?"錦蹙眉,內奸倒是可以懷疑,可是這查辦起來卻是難事,如今的形式,稍有不慎就會鬧的人心不穩.

"這樣吧師兄,你去出面把這戰爭前兩年的曆史卷宗借來,包括現在的,我想既然能夠知曉我們行動的,必定是帝國內十分有權勢的官員,我這就去查查他們."

"有權勢的官員?"錦抬頭有些吃驚,文昊的方法的確不錯,能夠知曉帝國重要作戰報的也只有那些高級官員,可是既是高級官員又怎好查問?這個鬧不好可是要出大事的.

須知即便對方就是內賊也不可能承認,反而極有可能去反咬文昊一口,事一旦鬧開,獸人還沒退兵,帝國內部就已經開始內訌,如今的形式,內部可是容不得出現半點的不妥,否者就會完蛋.

但是這內賊一日不除,帝國就別想打退獸人和妖族,這可就為難了.

"呵呵.放心吧師兄,我這次去可是不會現身,而是暗中監視!"文昊淡淡一笑,倒是沒有什麼,反正帝國內的高手沒幾個能夠識破自己的匿蹤之術!

"好的!"錦這才點點頭,然後轉身快步離去.

文昊則是在思索一番之後,直接使出匿蹤分身,隱匿身形………

上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文龍,黛婭!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再戰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