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百四十七章 武神!  
   
第二百四十七章 武神!

"武神?沒想到你竟然也還活著,你給我出來,今日我一定要滅殺了你,以報當年封印之仇!"大天巨手揮動,天空血云跟隨著波動.

大地再次顫抖,狂風四起,無數獸人被這風吹起,然後被撕裂虛無!

那獸人久攻不破的厚實城牆此刻也在瞬間灰飛煙滅.

"放肆!"威嚴聲音慍怒,放肆二字化作一股強力音波,竟是將那本應要毀滅掉整個城池的風暴瞬間淫滅!保住了城池內的所有人的性命!

"哈哈,沒想到你到現在都還如此婦人心腸…"見武神就下城池,救下城池中的百姓,大天魔王竟是大笑起來!

"仁者無敵之道你可懂得?只是我沒料到你到現在仍然還執迷不悟,給我進來吧!"

隨機就見天空忽然裂開一條巨大縫隙,一直素白大手自縫隙探出,抓住天空血云一拖,然後那大天就消失不見.

大天雖然不見了,可是天空血云卻依然存在,不詳的血云,讓原本乾淨的天空飛鳥絕跡.大地野獸顫抖蟄伏!

裂縫合攏,天邊便飛來一大群人!人群很快就來到文昊身旁,為首之人竟然是賜予文昊龍祖手臂的龍祖離風!

"哈哈,子,聽你還是不怎麼囂張啊!"離風一過來就要拖過文昊,卻被文昊跳著躲開,

"呵呵,老祖宗.這些獸人和妖族?"澄滈心翼翼的道.

"哦,先看著吧,等我家老大收拾了大天那個雜碎再."著離風就扯過文昊照著文昊的屁股以頓爆錘.

疼的文昊齜牙咧嘴,可偏偏這老鬼的修為比自己高出太多,他連掙紮的力氣都使不出來.

天空不時傳來聲聲炸雷似的響動,時而傳來大天的怒吼.強大的力量總是突破時空的封鎖,撕裂一條縫隙然後蹦跶出來對大地造成一條條深深溝壑.

這是神級之戰,大地依舊還在震撼,天地動搖,好似山河重塑,每一次炸雷響動,地面都是一陣劇烈反響.

"大天不二法!殺!"

轟,天空血云忽然一震,然後整個時空便爆裂開來,弄的天地間盡是那長達數萬米的空間裂縫.

"天罡三十六劍何在?"

"嘯天劍再此!"熱淚盈眶的錦忽然大吼一聲,竟是化作一抹光鑽入嘯天劍中,飛向天空.

"驚天劍再此!"嘯天劍剛走,背後驚天劍便是一顫,隨機也脫離了文昊的手心.

"斬天劍來也!"

"補天劍來了!"這是一個女聲!

"戰天劍…"

"回天劍…"

"奉天劍…"

"泯天劍…"

"弑天劍…"

"候天劍…"

"持天劍…"

………………

一時間,天地霞光四起,三十六道霞光自大地各處疾馳而起,道道劍影,光影連連!

他們都彙聚上了天空的一個白色身影,他就是武神.文昌!

彙聚在他身邊的三十六柄劍懸空漂浮,每一柄劍的劍柄上都站立著一個虛幻人影.或男或女,男的英俊神武,女的國色天姿.一個個風姿卓越.他們肅穆圍繞著文昌,嚴陣以待.

"天呐!"文昊幾乎就要暈厥過去,是不是來的太意外了一點?竟然這麼快武神和大天就破除封印,然後戰于天地.

這是文昊沒有想到的,他只知道按照事態的發展,武神和大天魔王就要出來了,去不知道會這麼快?

要結束了嗎?是不是太快了?或者太突然了?不,不快,一點都不快,如果再不結束,文昊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事發展到現在已經超出了他的掌控,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他希望越快結束越好……!

"結天罡三十六劍陣,誅滅邪魔,清我天地!滅殺!"文昌只是輕輕一吼,那三十六劍便是兀自消失不見.

下一刻就化作無數光影出現在了大天身邊.萬千劍影,遮天蓋地.霸氣威能,仿似天之意志!

連連光影煞是好看,美麗至極,對于大天魔王來卻是毀滅性的的打擊,他的力量還被封印在永痟邞L,他沒有想到武神竟然出來了.

"文昌,沒想到今日我竟然還要慘敗你手…"此刻的他面對武神的最強攻擊,毫無還手之力.

"哼,早在十萬年前,也即是我封印你之前我就算定我殺不死你,豈料你竟然甘心放棄你的力量來換以活下來的機會.從那時候起我就開始算計."

"我知道你遲早都會回來,所以五萬年前我就已經恢複過來,並且出了封印,等的就是你出現的這一刻!失去了力量,你還是我的對手麼?"

武神淡定從容,原來早在十萬年前,他與大天決戰之前就算計好了一切,今日才是真正收網的時候,

"什麼?不可能,你怎麼可能窺破天機,你我同時神級修為,你不可能看穿我的命運,怎麼可能?不可能,你一定是騙我的."

"哈哈!其實那時候我的境界已經超出了武神巔峰,只是力量還處于武神巔峰,所以我不能殺了你,只能窺破你的宿命…"

"不!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吶,為什麼?為什麼?"

大天聲音漸漸虛弱,最終徹底化為虛無,從此不能再與作惡.

收拾掉了大天,文昌手中印訣再次掐動,只是只覺天地再次撼動,片刻,忽聞天邊傳來一聲轟鳴,大地一陣震撼.

"武神門人為何還不速速前來拜見?"虛空上,文昌身影飄渺!

"南北大陸已經通了!"離風激動不已,仿似對這一天已經等待了許久.

"厄…不是?就這麼結束了?"文昊不敢相信,這麼快."那啥龍祖啊,我不是主角嗎?這事不是應該由我來結束嗎?"

"哈哈,誰你是主角了?不過還真得感謝你,沒有你,我文昌的計劃就不會行走的這麼快啊!"

武神衣袂飄飄,降落到了文昊身邊,這是一個是神的男人,看著武神,文昊竟是感覺他就是這天地.

就連他那飄動的衣袂竟然都蘊含了天地之間最為玄妙的法則奧義.

"厄…"文昊愣住,是啊!原來這一切都是武神的算計.

"文龍黛婭拜見武神!"失神間,忽然天邊飛來兩個人影,一男一女,眉宇間和文昊極其相似.

"呵呵,無須多禮,讓你們過來無非就是告訴你們這辦大陸已經通暢,你們已經可以自有來往,過來看看你們的寶貝兒子吧,算起來還是我的曾曾曾曾曾曾孫兒呢!"

武神慈祥一笑,這些都是自己的直系血脈啊!

"孩子?你父親呢?"但是文龍和黛婭先是一愣,隨機便好似明白了什麼走向文昊,不過他兩過來之後並沒有關心文昊,而是問起了文國的下落.

接下來,文昊便是帶著親父親母前去尋找文國,親子相認,並沒有什麼淚眼朦朧,什麼痛哭流涕互訴別離之苦.或許在文龍和黛婭看來這是文昊應有的曆練.

天邊人群漸漸回歸,七零八落的獸人和妖族早已逃之夭夭,武神出現,就算再來百倍的妖族和獸人士兵也不是對手!

"晴兒!"人群來到城下的時候,黑龍一族的族長班傑震驚了,面前這個亭亭玉立的美豔衣少女不是當初走失在黑龍島的周之晴麼?

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周之晴離開龍島來到大陸,便遇到了師傅血衣武者,從此雖師學藝,一直到前不久看到外出傳送消息的月狼紫風才知道問號已經回歸,這才幫助紫風凝聚失散兵力!

另一邊,鄒清卻是老淚縱橫,他唯一的女兒鄒媛媛死了!讓所有人意外的是她竟然是自殺的.

"呵呵,鄒大元帥不必悲傷,其實令嬡早在數年前就已經死去,那時候她便被天魔教眾奪舍死去,然後假扮成你女兒跟在你的身邊!"無所不在的武神在一旁細聲安慰,面前的人都是大功臣,沒有他們的一點一點的推進,自己就不可能殺掉大天.

"幾年前?我還記得那時候我們是在樹林里發現昏迷的她,那時候她剛好被野獸攻擊過!"以泉在一旁道.

"對對對!我也記得,那時候還是因為我肚子疼才發現的呢!"龍濤也跳了起來.

"呵呵.正是那個時候,那時候她便被魔女附體,只因你們修為太低沒有覺察."

………龍濤等人沉默,果然還猜中了,竟然是天魔教的人就在自己身邊動手的,想來如果不是希望自己等人能夠將假的鄒媛媛帶回帝都,可能那時候自己等人都得被殺掉吧.記得那時候所有人都只是武師修為啊!想想便是一身冷汗!

看現在形,想來是獸人戰敗,武神複出滅殺大天,魔女知道自己已經沒了活路,所以就痛快的自己解決了自己.

"老大,他們都武聖巔峰修為了啊?"看看旁邊的三十六劍,離風有些不敢相信.

"呵呵,他們一部分是自己多起來自我封印在修煉,所以才有了武聖修為,而另一部分則是就像錦一樣因為受傷耽誤了修煉,所以我在剛剛殺死大天的時候,將大天被封印的力量拿了出來讓他們吸收了,不然你以為我能這麼輕松殺掉大天?"

輕輕敲了一下離風額頭,文昌淡笑.

"那昊兒怎麼辦?我看他與親生父母相認並不怎麼高興啊!"

"呵呵,屁話,文龍黛婭從來就沒有生過孩子.他才不是我文家後人!"

武神又是一笑,道出驚人秘密,讓得周圍的人都是渾身一顫,這又是怎麼回事?

"等那子過來了再吧!"

人們開始慢慢醒來,當他們發現這好似被重塑過的世界先是一陣驚恐,當看見武神之後,便齊齊跪下膜拜起來.

面對眾生膜拜文昌也不躲閃,及其自然一笑,然後轉身看向北方.

半個時辰後,文龍黛婭以及文昊文國回來了.

"子,是否感覺這兩人與你並沒有親呢?"武神笑眯眯問道,撫摸著文昊的腦袋.

"恩!"文昊點頭,他也奇怪,竟然在這兩人身上感覺不到絲毫親存在.

"呵呵,白日夢應該醒了啊!不過我歡迎你隨時回來,這個世界永遠都歡迎你."

隨即文昌的溫暖的手掌便在文昊後腦輕輕一拍,文昊就失去了知覺.

眾人大奇怪,不知武神所謂.

見眾人模樣,武神輕歎搖頭,然後徐徐道來.

原來當年武神門門下叛亂,文龍自知不敵,便讓文國帶走嘯天劍,文國也只事不容有閃失,他又是文龍最為信任的心腹,當即就點頭離開.

逃亡多年,借助一次機會他穿越空間屏障來到從南大陸來到原名為北大路的天玄大陸.

不料敵人也借助那次機會來了幾人,他們一到天玄大陸就對文國展開了不死不休的追殺,誓要滅殺文國奪取嘯天劍.

那時候武神已經恢複力量游走兩片大陸.一次重傷昏迷,當文國再次醒來的時候身邊就多了個兩歲的文昊.

其實文昊就是整個事件的關鍵,也是一個變數,當游走的武神發現文昊之後,就知道了今後天玄大陸需要文昊的短暫的扶持,便改了文國記憶,讓文昊在文國記憶中成為了文龍和黛婭的兒子.

事件就此完畢.

文昊昏昏沉沉,只覺得雙眼好似千斤一般沉重,努力的睜開眼睛,就見一個身穿白衣的護士正在努力的往自己手臂上打著吊針.

他的旁邊是一個腫著眼睛的白發蒼蒼的中年婦女!

"媽!"看見婦女,文昊淚濕眼眶.

"啊?兒子?你醒了?"婦女抬頭卻見文昊正看著自己,這個自己日盼夜盼都沒有醒來的兒子終于醒了過來.

"我餓!"

"好,好好,媽去給你弄吃的,你等著,我給你做燒肉…"婦女慌忙跑了出去.留下忙碌的護士.

看著護士,她竟然淚眼朦朧,竟然比她老媽都還激動.

搖搖頭,文昊整理了一下思緒,原來當年自己因為女友的背叛,一氣之下摔門而出,卻不想出門就被車撞.從此成為植物人.

靈魂便來到了天玄大陸,恰遇游離的武神看穿了他的重要性,就給他制造了是文龍兒子的身份.

遙想自己在天玄大陸的時候,時常做的那個夢,夢里老是有一個白衣人在身邊忙碌.現在這夢境終于清晰.

那白衣人不是別人正是這個護士,他為自己擦身子,打點滴蓋被子,甚至還企圖講一些故事來喚醒自己.

"你…你醒了?"護士有些怯懦,

"謝謝你."抓過護士的手,文昊溫暖道,不是他唐突,因為他記得在他昏睡的時候,護士曾經多次對他表白.

"不…不.不客氣!"別過臉,護士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本來也沒什麼只是她竟然對一個愛上了一個植物人,真是稀奇,如今文昊醒了,以前那個不能話的人兒忽然能拉著自己的手話了,一時間不知是應該如何是好,適應不了啊!

三天後,文昊的病房,他正在和主治醫生據理力爭要求出院,但是醫生不同意,雖然常理來他是不可能醒的,但是即便醒了也要在觀察個一年半載的,這可以是算是一個奇跡啊!

"文昊?文昊?文昊在哪兒?"就在這時候,一個女子忽然破門而入,驚喜的看著文昊.

"是你?"文昊看著面前這個女子,面目肌肉抽搐,還記得那個雨夜自己為了她的生日跑遍了整個城市,終于找到了女子要的禮物.

當他推開女子的房門想要給她一個驚喜的時候,卻發現她竟然赤身果體的和一個男子癡纏在一起,那陶醉的神是文昊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就是那一刻,他萬念俱灰.

"滾!"文昊憤怒,手中護士給他削的蘋果狠狠丟了出去,他再也不要見到這個不要臉的女人,背叛了自己,間接的讓自己做了十年植物人.他恨她,他一輩子都不想見到她.

轟隆!剛剛削好的蘋果被文昊丟到床對面的牆上,發出一聲巨響,純混泥土澆築的牆壁轟然倒塌,還好是在一樓,牆外是一個垃圾死角.

"嘿嘿!子,這是我送你的一點禮物,你收下吧!"胸前一個血的劍型紋身忽然亮起,里邊傳出武神文昌的聲音!

"對了,介于你對我們的世界作出的一些貢獻,所以你如果想到我們世界來,我隨時歡迎,過來的方法的話我想你肯定知道,胸前的二號嘯天劍就是鑰匙了."

"哦!"文昊心里哦了一聲,同時也驚詫自己的超強力量,貌似修為沒有丟掉.

"你…你…你可以出院了…"主治醫生傻傻的看著坍塌的牆壁,半天從嘴里吐出幾個字,然後逃也似的跑了,留下在一旁一邊偷笑一邊收拾東西准備出院的的文昊和護士,還有癱軟在地的那個女子…

《完結!》

上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