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大天神 第五十一集 崇拜的人  
   
第五十一集 崇拜的人

她……

"……嗯."她閉上了那雙眼睛,但是我卻能感覺到那是期待的表.

這,這就是那個吧.也就是,她和我……

唔,既然她在期望著,我身為男人就該回應……的吧?我的心跳聲已經大到不得了了.

頭腦中的理性和本能在激烈地戰斗.

可是身體卻很自然的,像是被她的嘴唇吸過去了似的,將自己的嘴唇向她靠去……

"……"智紗做好了最後的准備,忽然,"啊!!"驚叫了起來.

"怎,怎麼了!?"我差點坐到地上.

她,她的手機!恰到好處地響了.

"……呼."智紗幾乎是眼淚汪汪地接聽了電話.

"……啊?……霞?……上杉?——對不起,這里是比嘉……"她對著電話道.

我一下子沒了氣力……

她掛斷了電話,絕望地發呆:"對不起,是打錯了的……"

"嗯,是啊……"

她看著我.

我看著她.

"……"

"……"

我們的交談就這樣停止了,差點要接吻的余韻也煙消云散.

有的只是,為這突然闖來的胡亂電話而發出的歎氣聲……

"啊~那個……"我想試著改變此刻的氣氛,環顧著房間打算尋找出話題來——于是目光停留在了放在桌子旁邊的那支押花上,"啊,這個!這是什麼花啊?"

"咦,啊,那,那是影風海草!"她忽然非常緊張.

"哦,從來沒聽過的花啊……"我看著那花,七瓣花藍藍的,咦?忽然想到了什麼,我道,"對了!可雅家也有哦!她爸爸好像曾經給過她一朵."

"是,是嗎?這是我時候……媽,媽媽給我的."她的樣子有些古怪.

"是,是這樣啊."

智紗失落地閉上了嘴,沒再回應我,像是掉入了深深的回憶.

結果,我們又回到了沉默中.

12月17日周1

剛走進教室,就看見可雅樂呵呵坐在我的凳子上.

"同學,你好像坐錯地方了吧?"我看著她.

可雅笑著:"我,昨天很開心吧?"

"還行……"我著.

她神秘兮兮地看著我,忽然道:"你們有沒有接吻啊?你和智紗?"

"咦?"旁邊值日的同學全都像過電了一般直起身來看著我,眼里全是期待.

"可……可雅……"我驚慌失措地看著她,"怎麼突然這個……"

"有沒有呀?天坊同學哦?"旁邊的同學起哄問道.

"沒有!真的沒有!"我趕緊搖著頭.

是啊,真的沒有……

可雅巴了巴嘴,露出失望的表:"真是的,你枉費我一番好心啊!我特意沒去當電燈泡的!"

"沒……沒那麼快啦……"我在周圍同學閃閃亮亮的目光中磕磕絆絆地著.

"丹羽啊,你的新娘子呢?"同學起哄著.

"好羨慕哦!"

"嘎嘎嘎!"

"你們一定已經訂婚了吧!"

"智紗可真是個好女孩啊!"

"吼吼……"

"真羨慕啊!"

"很厲害嘛!"

"才沒……"大家全都興致勃勃地搗亂,我完全不能招架了.

而引起這次騷亂的罪魁禍首可雅此時卻若有所思般地把下巴拄到我的桌子上不知想著什麼,那樣子就好像這周圍發生的事與她根本無關似的.

"呦!!!!奇跡出現了嗎!神們終于聽到我的禱告了嗎!"亮的聲音傳來.他從門口幾乎是跑著就進來了,對坐在我位置上的可雅興奮地道,"可雅女神!你,你,你,你,你和我一起坐了嗎!"

"咦?"可雅這才意識到我的同桌是誰,尷尬地站起來,"我……剛才的座位……哎……我…那個…好了我回去了~~"

著就趕忙返回到我身後的那個屬于她的座位上去了.

"唔……我啊,再一次被諸神拋棄了……"亮傷心地著,一屁股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長籲短歎著……

時間流逝~

"給大家添麻煩了,對不起."放學後的學生會室里,久違的大場學長一見面就這樣道歉,"在這個繁忙的時期我還在幫著體育社訓練,實在抱歉."

唔,我長出了一口氣,不管怎樣,今天大場學長回歸,學生會應該能正常工作了.

而我也欣慰地看著智紗.

智紗則把我拉到走廊里面,緊張萬分地問:"真,真的讓我嗎?"

"因為這是智紗想出來的辦法呀."

"話,話雖如此,但是我覺得天坊去比較好."

"那不行."我很干脆地著.

難得的機會,希望智紗能把在網上募集資金的提案向會長明一下——我這樣提議,但是她卻很頑固地拒絕.

現在智紗把昨天做好的網頁和相關計劃內容的文件緊緊抱在胸前.她這是為了讓我去向學長明而准備的……

"唔……一定要我嗎?"她看著我,滿臉全是恐懼.

"沒事,我會好好協助你的."我用安慰的眼神看著她.

"……真的?"

"當然啊."

"……"她張著嘴,沒出什麼.

"怎麼了?"大場學長這時忽然出現了.

"唔唔……"突如其來啊,我也不知道回答什麼了.

"呀!?"智紗則嚇得叫出聲來.

"學長,現在你有時間嗎?"冷靜下來的我絕不能給智紗臨陣退縮的時間.

"天,天坊!"智紗緊張地看著我,腿似乎都擰勁兒了.

智紗,原諒我,我不能占據你苦思冥想出來的成果.

大場學長看著我們:"嗯,沒問題."

他本來是有什麼事的吧,不過還是和善地微笑著停下腳步,真不愧是學長.

我:"比嘉就資金的問題有一個提案."

"天坊~!"智紗的聲音都扭曲了.

學長興趣濃厚地看著我和智紗:"……對了,資金的問題我也有重要的話對你們."

"嗯?"我看著他.同時,智紗也認真地看著他,那充滿干勁的表和剛才簡直判若兩人.

這時,學長臉上突然浮現憂郁的表.

怎麼了呢……

"首先,我必須要道歉——對不起."學長道.

"啊,啊?"智紗睜大了眼睛,呆呆地看著他.

我也很茫然:"你,你怎麼突然這樣啊,學長?"

我們倆不知所措——朝我們低下頭的大場古太學長讓我們一下子慌了.

大場學長嚴肅而失落地道:"我父親公司的援助……因為諸多原因變得很少了."

"……是這樣啊."我長出了一口氣.

大場學長家里是有公司的,他一定想讓家里為這次晚會掏錢吧,所以為那變故而自責?

"嗯,實在抱歉."

"沒關系的,學長."我用很自信的表道.

"……你們做好什麼計劃了嗎?"他看著我們.

"是的."我挺起胸膛這麼回答後,推了智紗後背一把,"相關內容讓她來明吧."

智紗絕望地著:"嗚,果然是我嗎."

大場學長則很高興的表:"太好了,比嘉.是怎樣的內容?"

"呃,那個……"智紗舌頭都打結了,"我考慮的是進行集資……"

"集資?"學長很感興趣的樣子,"現在嗎?"

"這個……"大概是很緊張吧,智紗的嘴唇在顫抖,肩膀也有些僵硬,不出別的了.

我趕忙替她道:"在網上呼籲集資."

"網上?通過首頁之類的?"

"是的.在學校的首頁上貼上連接."智紗勇敢地.

然後她想從一堆文件抽出什麼來著,但僵硬的動作讓她一再失敗.

嘩啦啦,紙張散落一地.

大場學長道:"這里不太方便——我們回里邊去吧."

"嗯."

"唔……"智紗著臉凝固住了……

真是太可愛的女孩子了.

然後我們一起再次進入了會議室,智紗將資料拿給大場學長觀看……

"原來如此啊!"大場學長看著資料,已經不知點了多少次頭了.

"怎麼……樣?"智紗緊張地看著他.

大場學長道:"讓人很感興趣的提案呢.而且還整理得很有服力,真厲害啊."

"……"智紗什麼也不出來.

我在一旁很快樂地看著她:"我一開始不就嗎,智紗很厲害!"

大場學長微笑著:"而且有這麼多資料的話,服學校也會變得很輕松."

"學校嗎?"

"想要進行這種規模的活動,必須取得正式的許可,把資金的來去做到透明."

"哦,原來如此."

這就是可雅的各種麻煩事了吧.

大場學長再次點著頭:"不錯的提案,談判這方面交給我就可以了."

我們很快樂地看著他,而他又馬上嚴肅起來了:"擔心的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我想這里寫的街頭募集活動也應該同時實施……這方面人手夠嗎?"

我:"還可以,我們直接去找願意協助的商店."

是啊,既然是自己的提案,就要竭盡全力.

這是和智紗一起決定承擔責任的方式.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大場學長道,"看況可以從其他地方調人來給你們幫忙."然後忽然又用十分開懷的語氣道,"不過只有你們倆的話是不是更好啊?"

"……這個."我被大場學長這個表弄懵了.

"唔?"智紗也驚訝地看著他.

大場學長開心笑著:"好了,那我不打擾你們了,這就去和上面進行交涉."著拿起智紗整理的文件,站了起來,不過仍舊用古怪的表看著我們,"只有你們倆哦~"

"學長,不要嘲弄我們啦."我著.

"……唔~~"智紗也是臉的.

"哈哈哈!"大場學長大聲笑著,"因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們倆已經用名字稱呼對方了嘛."

"咦?哦,那是……"

"唔……"

面對無的我們,學長露出了微笑:"總之,我覺得這個提案很有意思.會盡量服上面的,比嘉也加油."

"咦,那個,怎麼,我……"智紗不知道什麼好.

大場學長看著她:"不用謙虛.這是你的功勞,多虧你了……謝謝."

"都是多虧了大家……我根本就……"盡管如此,智紗還是一副惶恐的樣子.

大場學長笑著,就向教員辦公室走去了……

本來我覺得我們跟他一起去會比較好的,不過大場學長笑著"一個人就夠了",然後就離開了.而且他還"今天應該不會有結果,你們開始為明天做准備吧,先去找一下募集活動的贊助商."

于是我和智紗現在步行在商店街,我邊走邊贊歎著:"果然很可靠啊,大場學長."

"……"智紗似乎沒聽見,低著頭走路.

"智紗?"

她的表沒有剛才明朗.難得學長很滿意她的提案,怎麼了呢?

"智紗?"

"……"

"智紗!"

"……啊,對不起,我……在想事."

"?"

"……呼."智紗仍舊很沮喪的表.

看來……她所想的那個問題挺嚴重的.

我們繼續走著.

能夠發起晚會集資的地點,願意協助我們的商店和企業……我們倆去了不少有眉目的地方.不過智紗的表一直沒有轉晴……

"……呼."歎了口氣,她閉上了眼睛,盡是愁容.

"稍微休息一下吧."

"咦?"她睜開眼看著我.

"來."

我帶她走著,離開了商店街,來到了一個地方.

"這里……"智紗睜大了眼睛,端莊地看著我.

"好懷念呢."我.

"嗯……"她著臉.

我們走進了智紗向我告白的公園.

因為偶然走到這附近,我就順便邀她一起逛逛.

那一天明明沒有過去太久,但卻感覺我們倆已經一起度過了漫長的歲月……這是我的錯覺嗎?

總之我在自動販賣機買了灌裝咖啡和奶茶,拿過來讓她選.

智紗可愛笑著拿過奶茶,用雙手牢牢地握住:"最近的茶都很講究茶葉的制法呢."

"嗯?"

"你看,這里."她開心地笑著.

她所指的部分,寫著"茶葉","新制法格外飄香"之類的宣傳文字.

我道:"追求講究的人就是會講究這些吧."

她溫柔地笑:"是啊,我不客氣了."

"請用."

兩人一起拉開拉環喝了起來.

被清風吹得有些涼的身體,一下子注入了暖暖的液體,從內到外都獲得了一種愜意的感覺.

"呼……好喝."

智紗開心地輕輕著,心已經好轉了嗎?

我問道:"走了不少路,是不是累了?"

"累是沒關系……"並肩坐在長椅上,聽了我問話的智紗臉上又帶上了陰影.

"……在擔心什麼事嗎?"

"唔?"

"自從出了學校,你就好像在煩惱什麼似的."

我感覺好像是因為自己強行推薦她去向學長明,或者是這次募集計劃讓她有什麼很在意的問題.所以才把她帶到可以靜下心來的地方,想問問她……

"不上是煩惱……就是覺得自己很沒用."她忽然著,眼睛失神地看著前方.

"啊?為什麼?"這回答我是真沒想到.

資料整理得那麼好,連大場學長都眼前一亮.智紗怎麼可能沒用呢?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根本不行……比起我,還是可雅比較出色……"她失落地.

"可雅?"

為什麼她會出可雅的名字?

"我缺乏她的行動力."抬頭望向被夕陽染的天空,智紗輕聲道,"我不管干什麼都喜歡退縮,平時都是可雅像天坊今天這樣拉著我前進……"

"嗯?今天我只是強行推薦了你而已啊……可雅呢?"

可雅做了什麼嗎?

"比如在這里的事……"

"啊."

她在這里向我告白的事——到底也是可雅管的閑事.可雅是智紗的好朋友,把她的信交給了我……

"其他也還有,我從可雅那里得到了很多很多的勇氣."智紗接著,"可雅一直都很有朝氣,率直,又不怕困難."

"她只是不知分寸而已."

當然,我只是這麼罷了,可雅其實和智紗一樣的溫柔.

"是可雅讓天坊當上學生會干部的吧?"

"啊,啊,哈哈哈……"

我發出奇怪的笑聲.可雅強行,或者心血來潮的推薦,讓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多虧了她,我現在才能這樣坐在天坊身邊……"

"……"

起來的確如此.

如果我沒有當上學生會干部,如果智紗和可雅不是好朋友……雖然只是試驗期,不過如果我們沒有這樣交往的話……

不論錯過哪一條,我們都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在一起.而每一條都和可雅有關.

"可雅真的讓人覺得很踏實."智紗.

"……我覺得智紗也很讓人踏實啊."

"沒有的事."她很堅決地著,是完完全全的不自信的堅決,智紗使勁搖著頭.她長長的黑發,和她內心蕩起的細波一起搖擺著,擴散開來,"對我來,可雅是無法戰勝的對手……是我崇拜的人."

"……"崇拜可雅?

實在有些出乎意料.

"崇拜她啊……"我有些想開玩笑,下意識地撓了撓臉.

"天坊可能是離可雅太近了,所以才感覺不到."

"……是嗎?"

"是的."

她揚起頭看了我一眼,又低下了頭:"因為就在身邊……有些心意正是因為就在身邊,反而讓人察覺不到."

"……"

智紗意味深長的話語,撥動了我的心弦.

智紗也知道可雅的心嗎?她也知道可雅喜歡我?

呼……我也不過只是剛剛知道兩天而已.

智紗,別擔心了,我選擇的是你.

我開口道:"我真的很擔心智紗啊."

"咦?我?"

"我真的覺得智紗很了不起."我看著她,道,"很有技巧地整理好資料,制定出讓那個大場學長都能點頭稱道的計劃.我覺得你可以再多些自信的."

"可那是——"

"實現她的是智紗."我像連珠炮似的著,不給智紗開口的機會,"而關鍵的智紗本人卻一直這麼謙虛,我覺得這樣做對正在努力的大場學長是不禮貌的."

話得有點重,不過我還是忍不住一口氣了出來:"也會讓在背後支持我們的可雅覺得很不值."

"嗯……"

"——今天就先回家吧."

我或許不應該再繼續下去.我也不想催促她.希望她能好好想想.

"……嗯."

她看著夕陽.那臉的,不知道是不是夕陽的反射.

離聖誕晚會開始……

還有七天……

……

晚上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剛走進院子就看見家的廚房奇跡般地亮著燈.

咦,我昨天忘了關嗎?

一邊埋怨自己的粗心,一邊用鑰匙打開門.

咦,一雙色的鞋子?

廚房傳來當當作響的切菜聲音,我壯著膽子走過去.

"……"我無語了.

可雅一邊唱著歌,一邊將剛剛切好的蔬菜下鍋.這時恰好回過頭來,看見我,興高采烈的:"啊呀,天坊回來啦!"

"嗯……"

"快去坐會,我這就倒茶!"

"呃?"

"哎呀哎呀,怎麼這麼拘謹呀!可真是的呢!"她一邊笑著一邊走過來,嘻嘻看著我,"一天真是辛苦了!"

"唔……"

"怎麼啦?這麼看著我啊?不認識呀?"

"認識倒是認識,可是……"我呆滯地看著她,"你咋啦?"

"咦?"她睜大了眼睛,"沒怎麼呀!"

"那……"我詫異地看著四周.

"天坊肯定沒吃飯飯吧!"

"飯飯……"

這詞彙我已經無力評價了.

"所以我給你做呀!"可雅著一把將我肩膀上的書包搶下來順勢扔在門口,然後把我按到凳子上,"稍等會啊,快好啦!"

"呃……"書包里有我新買的鮮雞蛋……

不過直到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餐桌上已經有很多盤子和碗了,它們都被大罩子扣著,所以不知道里面的是什麼,不過看起來樣數不少呢.

而且,我家里是沒有這種罩子的,看起來是她從自己家拿來的吧?

我傻傻看著她.

可雅笑著:"天坊每天都努力工作,我也要做些什麼才行啊……"

"唔……"

"先喝茶吧!"可雅著像變戲法似的從身後拿出一杯剛剛泡好的濃茶遞到我面前.

"可雅……"

"怎麼啦?"

"你……怎麼進來的啊……"

"我有鑰匙呀,忘啦?"

"對,對啊……"難道玲子阿姨把鑰匙完全交給了她嗎……

她笑嘻嘻看著我,道:"其實呀,我今天學會了一道菜,想想也沒什麼人,就給你做做看吧,算是一個驚喜!"

"哦,哦——哈哈!"我這才如夢初醒,"可雅啊,你都把我弄暈了剛才."

"暈了?因為我的魅力嗎?"她嘻嘻笑著.

"不……餓……是……啊呀,對,好餓……"我胡亂著.想否認,但那豈不會被認為我她沒有魅力?想一想,還是沒有勇氣出那種話啊.

"一會就能做好了,這道菜可要好好煮一煮."

我看著桌子上那些被蓋住的東西:"那這些是什麼啊?"

"秘密哦~~一會才揭曉!"她神秘地看著我,"呼呼——也有可能什麼都不是!"

"很好——"

今天被智紗的消沉弄得心力憔悴的我,回到家又被可雅的活潑給打了個措手不及,我的人生啊……

"可雅,來多久了啊?"嗯,先問問這個.

"五個時吧."

"五個時??"我看看表,"玩笑太大啦!放學就五點了,現在才沒到八點."

"那就三個時!"

"……"

等等,不管來多久了,肯定都是我沒在家的時候來的.我自然是不擔心她會偷東西,只是……

我趕緊問道:"來了就做菜?"

她嘻嘻笑著,表邪惡透了:"是啊,是啊,沒去別的地方,臥室啊,浴室啊,我都沒去哦!"

很好,我感覺天旋地轉了.

這時候一股香味從鍋里傳過來,可雅轉過去打開鍋蓋,用勺子攪了攪,閉了火:"好了!完工!"

然後用大碗撈著,笑嘻嘻將里面的食物端到我面前.

我看到里面是白菜,甘藍,雞肉和丸子.

"嘗嘗吧!"她十分開懷地看著我.

"這些東西能混在一起嗎……"我怯生生地.

她還是很快樂的表:"這是我新學會的菜系,不過肯定很好吃的!我做菜又不會下毒的!"

我在想:"你怎麼不先吃?"可是沒敢出口.

畢竟人家真的是忙活了一個晚上嘛.

我拿起勺子喝了口湯.

"咦?好鮮!"不自禁地贊歎了.

可雅樂壞了:"吃口雞肉!"

"好……唔唔唔……太滑了!"

"哈哈,吃口丸子!"

"……怎……怎麼會這麼酥軟……"

"嘿嘿,吃口白菜!"

"……啊……甜的!"

"吃口甘藍!"

"……呀……呀……酸爽……"

她很開心地看著我.

確實太怪了,這菜的所有成分都有獨一無二的味道,但是都很完美,搭配在一起更是沒的.雖然是放在一起煮著,卻絲毫沒有影響到彼此,可雅是在哪學的這道神菜的呢……

一邊吃著,一邊不住嘴地贊歎著.

可雅只是陶醉地看著我,似乎我感受到的美味連她都熔化了似的.

我道:"你也吃呀,真不錯!"

可雅忽然道:"和智紗的料理比誰更強啊?"

呃!意味深長啊……

"智紗的吧……"我了半句,但是搖了搖頭,"這道菜的話,你確實完勝了!"

"切~"可雅似乎失落了下來,拿起勺子.

"太好喝了!"一勺鮮湯剛剛進嘴,她就驚呼了起來.

"確實真不錯!"

"那你知道這道菜叫什麼嗎??"她神秘兮兮地看著我,很得意的樣子.

"不知道……"

"嘿嘿!"可雅站了起來,挺起胸膛,很有氣勢地將一只腳踏在凳子上道,"這道菜叫做——'人生苦短,戀愛吧,少女!’"

"噗……"我把湯都噴出去了,"太有氣勢了!"

"什麼?"她好奇地看著我,"我有氣勢?還是菜名?"

"都有氣勢!"

不過這奇怪的名字不能是真的吧?我看著那碗令人沉醉的鮮湯.

"怎麼樣?一百分的話這道菜會給多少分??"

"……一百二!"我道,同時豎起了拇指.

"哼!這還算是會話!"可雅笑著.

"我真是這麼想的,可雅太厲害了!"

"哼!"可雅又坐下來,拿勺子喝著鮮湯,"我,有沒有音樂啊,放一放."

"對啊!"我如夢初醒,這可是個好主意,"稍等!"

然後走進臥室拿放聲機了.

剛走進臥室我就懵了.

窗明幾淨,床鋪也更加整潔,地板亮得能放光,書架上的書也全都整整齊齊的.

可雅……

我拿著放聲機出來,看著她:"我家遭賊了!"

"什麼!"她的臉陰郁起來,"你什麼意思啊?"

"我家所有的灰塵都被偷走了."

"呼……是個好賊……不,不,不,是神做的吧!"她長出了口氣,故意大聲著.

"總之很感謝她哦!"我著.

"那你怎麼報答她?"

"NO,NO,NO!把我房間收拾得這麼好,我怎麼能暴打她呢!"

"天坊你找打!"

"哈哈哈!"我看著她,"真的謝謝你了!"

"哼~~~"

我心很好地將放聲機調好,放出了音樂來.這是爵士……要麼就是搖滾?鄉村……我也不知道……上次亮來我家玩的時候將CD落下的,我始終忘記還給他了,順手就放了起來.

"古怪的風格~"可雅著.

"不過不難聽哦."

"反正不好聽."

"那我關了吧."

"算了算了,湊合聽吧,天坊你的音樂品位什麼時候這麼古怪了?"

"古怪?啊不,這是亮的CD."我可不能替他背黑鍋.

雖然我聽起來這音樂還算不錯.

"石田?"可雅愣了一下,"嗯……那倒是能接受了."

亮在場的話一定會哭出來吧……他就是古怪和難聽的代名詞嗎?

"啊,對了!"我忽然想起來了,"有一天放學他約你去KTV了嗎?"

"嗯……我們常去的那家."

"怎麼樣,開心嗎?"

"唱歌而已,能有多開心啊……"

我笑著:"他可是為了讓你開心才特地約你去的呢."

可雅臉一下子了,過了好久道:"我唱歌又不很好聽,他是想看我出丑吧."

"不可能!你在他心中,可真是很重要的!"我拍著胸脯替亮打著保票.

可雅卻直直看著放聲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上篇:第十一章 紫提     下篇:第五十二集 天地之爭(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