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大天神 天地之爭(2)  
   
天地之爭(2)

"什麼啊?"

我感到又中了圈套了.

可雅很開懷地:"我發出感歎'人生苦短,戀愛吧,少女’,然後你吃了一堆菜,主動要品嘗'人生苦短,戀愛吧,少女’,這就是最後回應了我的感歎啊!那七道涼菜本來有各自的名字,可是一旦與'人生苦短,戀愛吧,少女’互動,就變成了一道整體的菜咧~~嘿嘿."

"叫……什麼……"我不祥地看著她.

她輕輕著,非常安靜的看著我,很認真:"人生苦短,和我戀愛吧,少年."

"啊!"

完了,我感覺天昏地暗了.

然後我就閉著眼睛倒下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來了,但是我知道沒過多久.

可雅嘻嘻看著我,絲毫不為我的昏倒而慌張:"吃完霸王餐,再吃'人生苦短,戀愛吧,少女’必定會昏倒十秒鍾,這是鐵定的規則."

"什麼????"

"我太姥姥傳給我姥姥,我姥姥傳給我媽媽,我媽媽傳給我,你吃的這些菜,是我們家族女性對心愛男生的告白神菜哦~~"

"啊??"

我差點又摔倒在地,我直直看著她.

可雅的笑容燦爛得恐怖:"都這樣了,我就白了吧!從今天開始,唐澤可雅要追丹羽天坊,要向比嘉智紗挑戰!"

"啥???"

"我喜歡你!我知道你也喜歡我,只是在我們之間有智紗而已!我不會輸給她的!"

"啊……可,可雅……"

我大腦真的是完全空白了,傻傻看著可雅.

她的笑容一絲一毫也沒消減:"那天我們拉手去看星星,路過超市的時候媽媽她就看見了."

"唔……"

仔細回憶一下,可雅確實是有往超市里面看過一眼的.

那麼巧就被玲子阿姨看見了?

"回來後我媽媽就問我了,我就全了,我媽媽就傳給我這些菜,讓我不能輸給智紗."她得意看著我.

玲子阿姨……不要這樣啊.

"我也想過了,我和智紗的確是好朋友,但我們同樣也都有愛一個人的權利啊,我完全沒有必要讓著她啊~~"可雅仍舊得意地.

"可雅,"我嚴肅起來了,"你真的不是開玩笑?"

"你看著像嗎?"

我看著滿滿一桌子菜,搖著頭.

"這樣的話,"我努力整理著思路道,"今天智紗還和我了一些話,我要對你."

"行啊."她看著我.

"她,她能看出你喜歡我,而且,她很崇拜你."

"嗯……是嗎?"冷淡的回應.

"真的!"我著,"智紗很認真的,她真的很崇拜你.她感到很不安,她憧憬你的行動力,她完全很失落.如果你也選擇和她一樣的話……首先,我很感激你能喜歡我.然後……我想,她一定會放棄的."

到這里我表陰郁了起來,智紗絕對不可能與可雅競爭的.

可雅卻哈哈大笑起來:"你放心吧!智紗的強大,是你想象不到的!她要是會放棄,我就馬上割腕!"

"可雅……"我看著她,她得意地看著我,她怎麼會那麼自信自己的猜測呢.

"你放心吧,我會公平競爭的,看看你到底怎麼辦!"惡魔的眼神.

"可雅……"

"嘿嘿,我回家啦,明天開始,正式開始嘍!"

著很有活力地穿上鞋就走了.

只留下措手不及的我,慌亂地望著門口.

這一切真是太快了.可雅的活力,來去如風,不只是智紗,就連我也是呆住了.

可雅?要追我?

我失神地站著……

12月18日周2

我渾渾噩噩地起床,坐車去接智紗.

我們剛走到校門口,就看見可雅笑嘻嘻站在那里.

一瞬間我感到後背發涼.

"呀!可雅早安!"智紗如往常般笑著打招呼.

"智紗早啊!"可雅樂呵呵的.

很好,似乎沒什麼特別……等……等等……

可雅忽然從身後書包里拽出一個……一個迷你的擴音筒??

"智紗哦~"可雅用那個話了.

"啊?"智紗驚訝地看著她.

我已經完全天旋地轉了.

可雅清了清嗓,她真是瘋了,在學校的大門口,在最人多的時候,她用擴音筒大聲道:"我有話要對你講,智紗!我們是好朋友!對嗎?"

"……嗯……"智紗著臉,聲回答著.

所有的人都停下來好奇地看著了.

"是的,你學習比我好,這是沒辦法的事!"可雅接著,"但是,我不能什麼都輸給你!"

"可雅……"智紗驚奇地看著她,"輸給我?怎麼會……"

看吧,她就是這麼崇拜可雅.

"我從今天開始,"可雅大聲著,"我唐澤可雅從今天開始,宣布,要追求丹羽天坊!不惜和我的好朋友比嘉智紗成為敵!"

很好啊,簡明扼要,開門見山……

"!"

"!"

"!"

"!"

"!"

"!"

"!"

"!"

"!"

"!"

"!"

"!"

"!"

"!"

全校都沸騰了.

剛好走進大門的諳昔眼睛都快睜裂了:"這……這……呃……唐澤學姐……呃……學長……呃……呃……呃……"

智紗也愣住了,足足一分鍾沒有話,直勾勾看著可雅.

我則是頭暈目眩,根本就不知道該什麼.這麼多人,著笑著,但是無論在干什麼,議論的目標都是我們三個……

起哄的,拍照的……全校很熱鬧啊……

可雅挺著胸脯,大膽地承受著同學們的眼神.

然而……

我聽見了一聲哀嚎.

真的是哀嚎,男生的哀嚎.

亮滿臉都是淚水,放肆大嚎著:"可雅!為什麼啊!為什麼……"然後看向我,"混蛋天坊!你對可雅做什麼了!"

"嗚哇!"起哄得更熱鬧了.

這回好了,亮都聽見了,他在眾人面前大嚎著,很有畫面感啊.

應該能上報紙了吧.

不過,對啊,與其暈頭轉向,關心智紗才是最重要的.

我趕忙轉頭看向智紗,她仍舊直直看著可雅.

"智紗?"

她仍舊直直看著可雅.

"智紗?"

她仍舊直直看著可雅.

"智紗?"

她仍舊直直看著可雅.

"智紗!"

"……啊!"她終于回過神來了,眼里沁滿了淚花.

"智紗……"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該什麼啊.

"嗯……"她失神地看著我,"我在……"

"不要緊吧?"

"……我在……嗯……"

完了,智紗已經混亂了嗎.

"智紗?"

"嗯……我今天有帶便當……花朵……"

怎麼辦?因為緊張而喪失了溝通能力了嗎?

"智紗?"

"哈哈!"她突然笑起來了.

"啊……"我徹底絕望了.

"可雅哦!我不怕你!"智紗忽然仰起頭來道,"我比嘉智紗,從現在開始,才不怕你呢!"

"呃?"我傻傻看著她.

"嘿嘿,我知道,這是公平競爭哦!"可雅惡魔的表回應她,完全有准備的樣子.

好像是太熱鬧了,連校外的人士都圍上來了.

智紗大聲道:"那就定了,這麼多的證人呢."

"是!"

"噢噢噢噢!"

"沒錯!"

看熱鬧的完美應和著.

這時候智紗和可雅一起轉過頭來看著我:"天坊,你不能有私心!"

"呃……"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幾乎是數以萬計的目光一齊射向我.我感覺……我感覺我要被眾人的眼光熔化了……

就這樣,這場鬧劇的影響力一上午都沒有散去.只要是下課的時候,就能看見我和智紗班級的門前圍滿了人,紛紛指指點點的.

亮那家伙嗷嗷地哭著,揚要和我同歸于盡.我百口莫辯,無助地看著他.

他也是眾人的一大看點.

可雅就算了,真沒想到智紗竟然也會在那麼多人的面前接受挑戰,真的是與平時看起來太不一樣了.不過,其實,也是能稍微想到的.因為在某些時候,她總是出其不備的意外開朗……

所以昨天可雅才那麼自信的智紗是不會放棄的嗎?

她們太了解對方了,到底認識了多久?好像是從就認識的一樣,我胡亂想著.

然後,對,午飯.

網球場里,智紗抱著籃子等著我.不用我也看得出,她的眼睛已經哭腫了.

"沒關系吧?"我問著.我的心很難受,想馬上抱住她.

"嗯……"她著臉,"天坊,早上的時候……"

"對不起……可雅那麼胡鬧……"我著.

"可雅是認真的……"智紗,"不知道為什麼……我,我竟然回應了她……拿天坊當物品一樣爭……真是對不起……"著著,眼淚又出來了.

這才是真正的智紗啊……

"其實……我……我很擔心智紗你……"

她看著我.

"……我怕智紗會放棄."我輕輕著.

她一下臉了:"天坊……"

我看著她,用手帕輕輕擦著她眼角的眼淚,心翼翼的:"不論是因為我,還是因為什麼,我怕智紗會放棄.你昨天過很崇拜可雅,著自己無法和她抗爭.她今天忽然做出這種事,我真的,真的很怕智紗會當場放棄."

"天坊……"她低著頭,"我……早上太瘋狂了……我……很害怕……"

"可是你回應了哦,智紗,你真的很厲害."

"天坊……我……總之,一想起你……我就有莫名的勇氣."

"智紗……"

"……那個……嗯……我知道有些過分,但是……我想……我想天坊下午能不能請假,我想,我想好好和你談談……"她抬起頭來看著我,表怯生生的.

那種很有距離的表,使我心里狠狠抓了一下.

"呼——"我深深地出了一口氣,"智紗,這也是我的想法……"

"啊……天坊也想和我談談?"

"嗯……"

她忽然很傷心地低下了頭:"果然我還是輸給了可雅啊……"

"啊?不!"我趕忙,"不是談分手……"

"唔?"她抬頭看著我.

分手?我心里想著,怎麼會突然用到這個詞,我們畢竟沒有真正的交往啊,談不上分手吧.

"吃飯吧."我笑著.

"嗯……"她哽咽著.

哎……多虧了亮,可雅中午要好好和他談談,所以才沒有跟到網球場的.所以我才能和智紗安靜的吃飯——好吧,如果可以無視掉旁邊那麼多指手畫腳的同學的話.

下午上課了,我和智紗卻坐在了那個很有意義的公園長椅上.

我們都關掉了手機,不管誰打電話都無所謂.

"……"

"……"

"……"

"……"

"……"

果然,最開始的是沉默.

然後,智紗先開口了:"天坊,很高興這些天你陪我的試驗期."

"不……"我趕忙道,"不是這些天……還有以後……不會從今天結束的,你別多想."

智紗甜甜笑了一下,卻掩蓋不住內心的忐忑:"我很害怕,那麼多人看著……我還了大話……"

"我不覺得是大話啊,我覺得那是智紗真正的心."

"天坊……"

我認真地看著她:"智紗,我們就是在這里開始適應期的.現在我們又坐在這里,所以這不是適應期結束的日子,你不能沒自信,好嗎?"

"……"她低著頭,不出話來.我能看出她真的很恐懼.

"無論可雅怎麼樣,我很享受以前的時光."我著,"開始的時候,我們很尷尬,僅僅是一起放學都很困難.可是慢慢的,我們可以笑著面對彼此,再慢慢的,就像現在,我們能一起坐著談心,還能稱呼彼此的名字."

她低著頭.

我接著:"我很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時光,每天分別的時候,我都很失落.早上可雅了那番話以後,你不知道我多害怕你會放棄……害怕你會放棄我……"

我得太明白了吧.

她睜大了眼睛,端莊地看著我.

我道:"一上午都在惦記你,但是那麼多看熱鬧的,我只能忍住不去找你,也不能給你發短信,我實在害怕會使你更加緊張,更成為議論的焦點."

她眼淚流再次出來了.

一瞬間,我竟然也流出淚來,我看著她.

是的,我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和她在一起.

我的心是不變的,現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讓智紗放棄.

可雅?

我也喜歡她,不過,這樣她是不是太過分呢?眾目睽睽之下向膽的智紗公然挑釁,似乎就是想直接讓她放棄一樣.

我心頭湧起了的恨意.

可是,想到那天我與她真誠的相擁,那種敢于舍棄世界的勇氣,那種滿天星斗作證的畫面,一下子我的憎恨就消失了.

要恨,就恨自己吧.

無論可雅還是智紗,都有享受幸福的權利.我不後悔向可雅表白,所以也沒有理由阻止和怪罪可雅來向我表白.

而對于智紗,她喜歡我,我也喜歡她,並且我不惜為她而舍棄青梅竹馬.

無論怎麼樣,我都會傷害一個人的.

甚至會是兩個人.

現在,不,就算是以後,我選擇的也是智紗.所以我會傷害可雅.而智紗也許會半途放棄,那麼她天天失望地度日,就是連自己都傷害了.

我真是心力憔悴.

不過,也許正是如此,我才更加覺得智紗是這麼惹人憐愛.

"天坊?"

"嗯?"

智紗話了!

智紗輕輕笑著:"能不能問問,天坊現在有決定了嗎?可不可以在晚會之前就告訴我呢?"

"唔……"智紗啊,我多麼想馬上就出對你的愛啊,可是,現在我不能明確出來,我只能輕輕地,"有決定了……"

我看著她.

她緊張地低著頭:"能告訴我答案嗎……"

"智紗,對不起,現在我還不能."

"……哦……為,為什麼呀?"

"因為,我確實希望在這次事件中,智紗能變得自信,能夠有勇氣面對可雅,而不是一味躲在後面……所以抱歉,我不能提前揭示謎底.而且,離晚會畢竟就剩下六天了."

這是我苦思了一上午的成果.不能讓智紗放棄,前提就一定是讓她有自信.自信是要慢慢培養的,就算我提前答應和她交往,她本身沒有自信的話,還是會在日後的生活中逃避可雅——逃避可雅一類的人的.

智紗低下頭,掉著眼淚:"我知道了……"

不過,取而代之的,我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啊……"她輕呼著,用力地抓住我的手.

我想,這一刻我的答案已經傳遞過去了吧.

我們彼此牽著手,坐了整整一下午.

倒不是因為有太多的話題,只是因為,誰也不願放開.

一直到回學生會才不得不松開.

晚上學生會室里也是一片熱鬧,看見我和智紗來了,大家都起哄.還好有大場學長壓陣,所以並沒有發生什麼過分的事.

智紗低著頭整理著資料,我也不怎麼注視學生委員們的眼睛.不過我們並沒有因為這起事件而特意疏遠彼此,這倒是很值得高興的事.

智紗似乎也努力克服著害羞,任憑流蜚語在耳旁吹過.

這就是可雅所的智紗強大的內心嗎?

晚上送智紗回家後,在回返的車站遇見了亮.

這個時刻在這個地點看見他,很明顯他在故意等著我.

與上午不同的是,他不再用魚死網破的眼神看我了.不過看著那失落的目光,我心里仍舊很難受.

"天坊."他先和我話了.

"亮."

"對不起,上午我太沖動了,沒考慮到你的心."他著.

我完全不知所措了.

雖然向可雅表白的時候,我就知道有些事是一定會改變的.不過,我沒想到連亮也牽入其中了.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他哀愁地,用我從來沒看過的表,不像哭,但也絕對不是笑,"可雅和我談了一中午,我知道,我沒希望了——但我不恨你.你們是從就認識了的,我只是後來者,白了的話,我也最多算是闖入的.其實我能看出來你心里是只有智紗的,所以我知道這一切不怪你.可雅都告訴我了,她一直就喜歡你,所以她受不了智紗對你好,她是鼓足勇氣才這麼做的,我誰也不怨."

"唔……"

可雅省略了我向她表白的事,把一切都推到自己的身上.

"我特意等你,就是為了,對不起早上我……"

"亮!"我大聲打斷了他,"我們是好朋友,道歉那種東西本就不該出現的,對于咱倆來,有誰對不起誰嗎?今天我們都經曆了很多,我知道你很難過,所以我不想聽你的道歉.你不是過,我們是靈魂的兄弟嗎?——那麼的話,我想看你笑,行嗎?"

"哦?"亮看著我,"這樣?"

"唔……笑得真猥瑣……"

"嘎嘎?"

"好卑劣的笑……"

"嘿嘿!"

"嘿嘿~"

"哈哈哈哈哈!"

"……"

我終于回到了家.

不過話回來,可雅也後悔了吧?早上完狠話,沒有見她什麼實際的行動,很平常的上課,下課,而且比平時還不纏著人.

難道我很喜歡她纏著嗎?

哎……

我打開房門.

上面的話收回.

可雅擺了一大桌子的飯菜坐在椅子上等著我,笑嘻嘻的,的第一句話就完全打敗了我:"我追求天坊,何須在學校黏著?我要給智紗表現的機會!放學之後,時間不都是我的嘛!"

"可雅……"

她忽然嚴肅起來:"我警告你哦,別我不愛聽的~我是真的認真追你了,我喜歡你,真的沒開玩笑.想想那晚上的我們,我心里始終平靜不下來.而且我媽媽也支持我,你跑不掉的."

"……"

好吧,好吧,我還什麼?

在她完全獨斷的攻勢下,什麼也是沒用的.

吃飯吧……

和可雅吃完飯,她去廚房洗碗了.然後我看著時鍾,都九點多了.

"可雅,你該回家了吧?"

"回家?不……"她嘻嘻笑著,"從今天起,我住在你這里."

"啥???"

"我住在你這里."

"這……"我懵了,"你家怎麼了?一牆之隔而已啊……"

"我媽媽了,你不和我交往,我就不能回家.既然給男生吃了昨天那兩道菜,就不能有回頭的余地!"

她的表極其認真.

我敗了……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敗了……

著,可雅真的拿出手機來,讓我看她錄制好的錄像.

玲子阿姨對著屏幕:"天坊啊,我的這個女兒決定和你在一起了,我同意了.不過,你們還沒結婚呢,可不許對她出手,如果你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我就強行讓你娶她.我希望你哦,快點接受可雅,快點交往,然後繼承我的店,這樣我也對她死去的爸爸和你死去的媽媽有個交代了!嗯,完了,祝你們幸福哦!"

然後就露出一個溫柔的笑.

可雅得意地看著我.

我努力撓著頭,那一刻,我真的什麼都沒想,只是空白的思維.

"天坊,"可雅看著我,"真的,我希望你尊重我."

"唔?我沒不尊重可雅啊."

"先聽我."她道,"我承認今天做的很過分,可是你看智紗,她沒有放棄不是嗎?我對她的了解遠遠高于你對她的了解——至少就現在來.我所做的,都是在她能接受的范圍內的,而且她的內心真的很強大,甚至比我們倆加起來都要堅強,我們需要喚醒她的潛質.是的,今天開始我追你,雖然那看起來很胡鬧,不過我真的是用了所有心來對待你的,我希望你把我和智紗看成是平等的喜歡你的人,而不是把我看成胡鬧攪局的亂入者,這就是尊重我的表現,好嗎?"

我想都沒想,就道:"好的,不過,似乎現在看來我還是會選擇智紗的,對不起,可雅."

"別對不起,這就是不尊重我的表現.我要認真和智紗競爭,我和她是平等的,不需要同."

"……好."

"嘿嘿,"她笑著,"另外哦,你別想美事.雖然我和你住在一起了,但是,我是不會做出讓你想入非非的事的.我靠公平競爭,不是靠肉體,你懂了嗎?"

"誰會想啊……"

上篇:第五十二集 天地之爭(1)     下篇:第五十三集 算了~~算了~~隨遇而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