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靈斗武醫 第166章"別開生面"的治療  
   
第166章"別開生面"的治療

青面這個正好到點上,跟當官的斗,有多少條命都不夠,現在孫虎還被困在監獄里邊,如果李昭森真的不想自己有麻煩的話,很可能就會把唯一的線索給掐斷,也就是孫虎極有可能被害死.

"那先不跟你們了,我得先去警察局看看!"仇飛剛要走就被青面給拉住了,

"你現在去沒用了,他們如果真的想弄死孫虎,你現在去也沒用,或者現在估計早就被弄死了!"

任誰誰都知道如果想及早脫身,就得早一步下手,孫虎如果真的知道什麼事,早在李昭森被停職的後一刻就被搞死了.

在幾個人剛完的時候,仇飛的電話就響起來了,他一看竟然是黃兵打來的電話.

"喂,黃哥,什麼事啊?"

"仇飛,我就是想告訴你一件事…"聽著黃兵的口氣有點吞吞吐吐的,仇飛的心不禁咯噔了一聲,"孫虎在從刑警隊運去監獄的時候出車禍了,現在重傷在醫院,估計時間不長了!"

該發生的事最終還是發生了,這種事仇飛是真的沒有想到,畢竟仇飛還只是一個初入社會的孩子,很多方面都是他考慮不到的,就像是這次,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殺人這一個層面.

"他在哪個醫院,跟我,我馬上到!"仇飛心里不服輸啊,他不甘心敗在這麼卑鄙的手段里,這次就算是拽也要把孫虎的命拽回來.

跟幾個人告別之後,仇飛就獨自趕往黃兵所的那個醫院,青面也開車跟在他後邊開了過去,他現在是真的擔心仇飛,現在仇飛面對的事雖然都不及當面在京城的一半嚴重,但是現在誰也沒有具體知道仇飛著仇家大少到底是什麼層次.

到了醫院,仇飛就被黃兵迎到了重症監護室,作為市局局長,秦立巍早就等在了這里,現在孫虎這件案子他們可是當重點來做的,可是沒想到就在這關鍵時刻,嫌疑人很巧合的撞車了.

這次仇飛沒有被人質疑沒有行醫執照了,因為在來的路上仇飛就打電話給范天宏了,也就在仇飛剛進醫院不久,范天宏就干了過來,在場的醫生沒有不認識范天宏的,所以仇飛就這麼被帶到了重症監護室里邊了.

他迅速的跑到了床邊,一只手拿起了孫虎的胳膊仔細的把著脈,然後很為難的搖了搖頭,

"怎麼樣了,他還有得救嗎?"范天宏知道孫虎現在這個樣子的話在正常的醫學程序當中早就被宣布放棄了,因為他現在幾乎沒有任何的生理征兆.

"很難,他現在沒有生命跡象,而且體內很多的器官都被撞壞了,基本可以斷定死亡了!"仇飛略帶遲疑的道,不過看得出來他現在的心很複雜.

"好了,大家都出去吧,讓仇飛跟范醫師在這里從孫虎身上找點可以用的證據!"在大家陷入沉寂的時候,青面毫無征兆的了一句.

雖然在場的人都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但是他們見是跟著仇飛過來的,所以就乖乖的走出了監護室,這一舉動甚至都讓隨行的兩個實習警察認為里邊的人是政府的高官.

"仇飛,你能救過來是吧?"青面剛才看見仇飛那懸而未決的表就知道他心里肯定在謀劃什麼,反正不管在想什麼,都不適合在場的所有人知道.

范天宏本來在為自己見不到逆天營救而惋惜的時候,青面的話又讓他覺得很是驚異,之後他好奇的轉過頭看向仇飛,

"有點把握,但是希望不是很大,而且技術要求很高!"要是一般的生命體,仇飛用內氣完全就可以讓他們恢複生命體征,但是現在孫虎的身體不符合這個要求,如果真是給孫虎注入內氣的話,將是一個無底洞,而現在仇飛所的這個技術要求,是真真實實的完全憑借醫術針灸什麼的挽回生命.

"都這樣了,你還有辦法?這個不太現實吧!"

范天宏自認為自己算是在醫學方面博古通今的一個人了,如果一個人撞成這樣先不能不能治好,就算是治病的方法也從來沒有聽過啊.

"范教授可還記得我給龍省長治病的時候用的那一招?"仇飛口中所指的就是自己當時使用的鬼谷手技,之所以稱之為鬼谷手技,其實還有另一種原因,就是使用這招針灸之術,可能把一個人的生命從死神手里拉回來.

"可是我見那一招也沒有多麼神奇啊,而且很顯然孫虎跟龍省長的症狀都不一樣啊!"

"這個先不,我就先跟你我這個針灸方法叫做鬼谷手技,他沒有固定的施針套路,常用的就不止三十種,還有很多現在基本用不到的,孫虎這樣本來是沒救了,可是他身後有很多未知的秘密啊,我得把他救過來啊!"

"那就救啊,不管他做過什麼壞事,這始終是一條人命啊!"范天宏沒有看出仇飛的猶疑,自顧自的道.

"可是他這種將死之人使用的恰恰是鬼谷手技里邊幾乎不用的一招,在武術中可以稱之為禁術,用了這個方法,就算是被治好了也會落下殘疾!"

現在醫學當中很講究病人及家屬的意願,而仇飛將要使用的這個方法恰恰是一種不太人道的手法,那就是病人即使是被治好了身體的各個器官的功能也會喪失一半,相當是一個一半的生命.

范天宏聽仇飛完,也明白了仇飛的顧慮,這個也讓他有點猶豫了,他行醫多年,經曆過各種的醫療改革,以前他的宗旨就是把人救活,根本就不想活了之後該怎麼辦,而現在醫學制度又加了很多自稱人道的條規,那就是將死之人是否治療決定權在家人的手里,他很不明白現在為什麼會有這麼一條規定,這也許考慮到了很多家庭的承受能力,但是卻忽略了這些不能自主的人的求生意志.

"治吧,管那麼多干什麼,現在咱們就記得自己是醫生就行,不要讓自己附屬于任何單位,所有的醫生職責就是濟世為懷,他只要活下去對于家里人就是一個念想,而且你的那些後期調理很有可能恢複的!"

仇飛也知道凡是無絕對,雖然醫書上過被施針者或損半數生機,但是現在的醫學條件,那些都是浮云.

再決定給孫虎治療之後,仇飛就再度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了他隨身攜帶的那一包銀針.

"現在就開始嗎?"范天宏在一邊准備給仇飛打下手,可是仇飛搖了搖頭,

"不是現在,這種方法施針時機就是在病人回光返照的時候…"

此時范天宏感覺背後一陣發麻,回光返照那可是一個人一生映像的回顧啊,如果真經曆了那個階段,人就相當于死過一次了,救活之後的人有了這麼一段經曆也許會變的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也許會留下一陣陰影啊!

"現在他的身體機能值接近零,就算是你想治,根本就不知道怎麼下手,而回光返照則是人在接近死亡的時候器官活力最旺的時候,那時候紮針壞處就是容易瀉出身體內的精力,用別的方法的話,必死,但是鬼谷手技就是借助這瀉出的精力激活他們的細胞,讓他們重新活過來!"

九龍武醫譜上給出了治療的方法,也給出了簡單的解釋,可是現在仇飛能把這些都搞懂也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的,誰的技術都不是白白來的.

"那要是這樣的話,咱們根本不知道該什麼時候給他治了,因為他今天下午才發生的車禍,怎麼也得過一晚上吧!"

在醫學界都有這麼個法,身體受重傷的人,只要是熬過第一天晚上就算是過了鬼門關了,在第二天如果指標正常,那命就算是保下來了,同樣的,如果在沒有預兆的況下突然好轉那就是回光返照,這種況下能活下來的不過一成.

"這個不用那麼麻煩,可能要等一會,但是時間不會很長的!"仇飛一邊盯著床頭的儀器一邊著,他在剛才把脈的時候一直在往孫虎體內輸著真氣,這樣就會促進身體反應的速度,如果在場沒人治得了的話,這樣也是在加快死亡速度.

"對了,范教授,還得擺脫你一件事!"

"什麼事啊?"

"就是孫虎治好的時候您找人按照死亡程序把他放在咱們醫院的太平間里邊就行!"

雖然之前仇飛已經讓范天宏吃經過多次了,但是這次仇飛是真真切切的嚇到了他,治好的病人放在太平間,以前根本就沒有這種況啊,而且太平間里邊那麼冷,根本就不適合養病啊!

"您不要誤會,我不是想害孫虎或者是想趁這個機會整他,我剛才對外不是宣布治不好了嗎,我想用這個機會麻痹一下李昭森他們,然後再一網打盡,更重要的是我指針之後必須要把他放在低溫的環境下待上那麼幾天然後才能拔針,等他把體內的血塊吐出來才算是好了!"

范天宏不知道仇飛的這種方法到底是不是可靠,但是這時候他只能選擇相信仇飛,而且仇飛似乎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幾乎每次自己認為不行的時候總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好吧,對你,我舍不得不行啊!"

上篇:第165章 一驚醒夢中人     下篇:第224章 警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