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暴力牛魔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必爭之物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必爭之物

"你到底是誰?!"

這個時候,那名騎士統領也走了過來,他的身上冒出金光的光芒,立刻與身旁的太古遺種金犼連接在了一起,彼此氣勢大漲,這是光明教廷的秘法,能夠爆發出很恐怖的力量.

而與此同時,身後低沉的各色獸吼連連,那十幾名扈從強大騎士也都驅動著身下的強大太古遺種,面色不善的圍攏過來,猙,獓倻,猛獠齜牙咧嘴,犼是它們中間血統最高貴,最強大的,它被擊敗了,讓它們也覺得不光榮.

而那名騎士統領並沒有立刻動手,只是看著葉寒,還等著他先前的問話.

他到底是光明教廷的精銳,跟隨在光明聖女身後的扈從太古遺種騎士,身份和心性都是萬中無一,不是那種只知道拼殺的傻子.能夠成為這些強大騎士的首領,就明了他的城府.

連葉寒都不由的高看了他一眼,不愧是光明教廷培養的精銳,竟然能克服剛才失敗的影響和殺機,單是這種城府就絕不簡單.

不過,他沒有露出任何的表,這種人,越是為仇敵,越是要擊殺,否則就是為自己招來了一個大敵人,後患無窮.

葉寒看了他一眼,道.

"什麼人也不是,就是一個普通的過路人而已."

"哼,你剛才差點放走了黑暗祖庭的殺手,我光明教廷的聖女受邀來商業之城參加典禮,卻在這里遭受到蓄謀已久的刺殺,是何道理?看來定要稟明你們光明聖虎王閣下,請他來定奪了.你實力如此強大,卻隱藏在這普通的人群中.而且剛才還蓄意阻撓我們,現在殺手更是在你手中死亡,到底意欲何為?"

那騎士首領冷冷的道,他城府頗深,身在光明教廷當中.深知個中的陷阱,直接給葉寒扣了一個大帽子.

不過,葉寒對他的話無動于衷,只是看了一眼口中的那黑衣刺客首領,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這黑衣刺客首領已經死了,嘴角流出黑血,明顯是服毒自盡.現在人證盡死,那光明教廷的騎士首領想什麼就是什麼了.

葉寒放下手中的黑衣刺客首領的尸體,抬頭看了一眼那名騎士首領,臉上並沒有因為他的幾句話而亂了心神.只是淡淡道.

"光明聖虎王是光明聖虎王,還管不到我'凱特爾’牛頭人族的事,你想什麼就什麼吧,但不需要扣大帽子."

葉寒的聲音冷冷的,並不在乎.

比蒙帝國聯盟雖然是一個國家,但卻是由許多部落組成,八大強戰種族對待外敵的時候一致對外.但彼此也是競爭關系,光明聖虎族雖然是'泰戈’虎族兩大王族之一,聖虎王更是權傾朝野,但還不到凱特爾牛頭人族的事.

這件事想想也就知道了,不論這件事如何,祖庭長老會都不可能理會光明聖虎王的,否則被聖虎王插手到了凱特爾牛頭人的自家事上,豈不是凱特爾牛頭人族被泰戈虎族壓了一頭嗎?

何況自己身份特殊,更不可能因為區區一個光明教廷的聖女扈從騎士首領的話,就多做解釋.否則反倒是落在了下風.

"哼,閣下好高的口氣,竟然連光明聖虎王也不在乎.不過,今日之事有太多的疑點,為確保我教聖女的安全.是定然不能夠放你離開的,走不走得掉,就要看閣下的本事了."

這時候,十幾名太古遺種騎士的氣勢連接在一起,和身下的猙,犼,獓倻等連成了一片,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勢,圍攏而來,向著葉寒壓來,明顯是想要動手了.

見到這個形,葉寒漸漸眯起了眼睛,他環顧四周,面色不變,卻不經意的將沃爾夫狼族少年西瑞斯擋在了身後.雖然這十幾名光明教廷的太古遺種騎士都是精銳,但以他的實力,如果全力出手的話,有把握在半柱香的時間內,將這些人全部擊殺,

不過,到時候,恐怕這商業之城就要遭殃了.

唯一需要提防的是那名虛空秘能道的老嫗,以及深不可測的,一直直挺端坐在白色紗幔車輦中的光明聖女'伽羅藍琪’可能有些麻煩,其他人都不值一提.

這就是葉寒現在的實力,也是他的底氣.

而眼看著十幾頭太古遺種漸漸圍攏了過來,金光貔貅也是低吼連連,齜牙咧嘴,竟然有種躍躍欲試的味道.貔貅本就是山中之王,凶狠強橫,在大山中縱橫之時撕裂猛獸虎豹是常有的事.這些都是太古遺種,但根本不如它,也就那頭犼還能勉強看一下.

不過金光貔貅,是貔貅中的王者,血統靠近近古,最是凶橫不過了,越是挑戰都越興奮,而且跟在葉寒身後這麼久,它的實力每日都在增長.

葉寒在黑色妖魔神廟中得到的好東西,許多都進了它的口中,隱隱的身體深處有誕生'神性烙印’的跡象,那是貔貅最強的種族之力,它現在需要的就是一場大戰,來激**內的潛能,眼下見到這麼多太古遺種,自然是興奮起來了.在它的腦子里,這世上最可怕的就是自己的主人了,有他在,還有什麼好怕的?!

眼看著氣勢越來越緊迫,周圍的人都趕緊跑路,免得遭受了無妄之災,就要一觸即發的時候.

突然間,從那大光明檀香木的豪華的車輦的白色紗幔中,傳來了一個聲音,"我們走!"

聲音非常好聽,十**歲少女一般,但卻非常的冷,像是九天雪峰之上的寒冰.

雖然輕,卻像是帶著無限的威嚴,有種高高在上的神龕上的味道,就這麼響了起來.

"聖女,我們……"

那騎士首領神色一怔,有些著急.

"走!"

白色的紗幔中,只出了一個聲音.

"是."

騎著金犼的騎士首領冷冷的看了葉寒一眼,竟然不敢再多什麼,直接騎著金犼,轉身離開.

四周十幾名太古遺種騎士也都收回了各自的騎士,看了葉寒一下,紛紛調轉身形,向著前方走去.

嘩啦啦.

巨大的光明檀香木打造的豪華的車輦再次開動,馬車輪在地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姐,要不要……"那名坐在馬車最前端,白色紗幔外面的滿臉干枯皮的老嫗看了一眼葉寒的方向,口中輕輕,道.

"不用了,這件事告訴聖虎王吧!由他來處理.我們帶著那件東西,事關重要,這個時候不宜再招惹麻煩."

白色紗幔中,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來.

"是,還是姐想得周到,是老奴多慮了."

那老嫗點了點頭,這才收回了目光.

而在遠處,葉寒的眼睛眯了起來,他原本還以為會有一場惡戰,沒有想到關鍵時刻,對方卻突然鳴笛收兵,走得還如此匆匆,像是有什麼事一般.

他可不會相信,是自己的堅持感化了對方,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阻礙了他們的腳步,這才顧不得和自己算賬.不過,現在他剛來這商業之城,明日還要拜會那山丘大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他微微瞥了一眼,正好看到從白色紗幔中顯露出來的一雙秀美的眸子,雖然漂亮,但卻像是萬年不化的晶瑩寒冰,冷徹心扉.

"好可怕的感知力,這號稱史上最強大的光明聖女'伽羅藍琪’一定修煉了某種極為可怕的寒氣的功法."

葉寒心中一跳,暗暗道.

……

而就在廣場上的事告一段落的時候,遠在商業之城的另一端,一座高大的閣樓的頂端,一間造型典雅的房間內.

一個身穿黑色長衣,繡著金色花邊的人坐在那里,正聽著下方的人在彙報著.

"這麼,阿七,阿九他們失敗了?"

他的聲音冷冷的,帶著一絲慵懶的味道.

"回稟主上,是."

"這麼,伽羅藍琪身邊的人都調走了?只剩下那老虔婆一個人了?"

身穿黑衣,繡著金邊的年輕人用精致的銼刀磨著指甲,他的手指修長***,比女人的手還要美麗,看不清具體的面容,只能夠看出他豎著高高領口處,露出來的兩只耳朵尖尖的,不像是普通人.

"是,經過我們探查,確實如此."

手下恭敬的回答.

"那就好,這麼來,阿七,阿九他們幾個的死亡還是有價值的,最起碼讓我們摸清了那光明聖女身邊還剩下多少的力量,有利于下次布局,這次可不允許再失敗了."

年輕黑衣繡著金邊的男子聲音慵懶,衣著華貴,但話語中透露出來的一絲卻十分的寒冷.

"再派些人手,九宮十二格的人都出動吧,務必要弄清楚他們的行動路線,那老虔婆和伽羅聖女可都不是好對付的人物,這次我會親自出手,那件東西一定要得到手,最起碼,不能讓光明教廷得到,明白嗎?"

那年輕的男子似乎有潔癖,繼續用銼刀仔仔細細的休整著自己的指甲,像是連一點地方都不放過,指甲渾圓如玉,被修的非常完滿,但他的聲音依舊高高在上,一點也沒變過.

"是!"

站在下方的手下恭敬的回道.

……

PS:(第二更發完,老號掛掉了,新號不給力,想在書評區發都因為積分不夠,不能發,太慘了,我睡覺了,大家也洗洗睡吧!)

上篇:第一百三十六章 予以回擊     下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山丘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