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暴力牛魔王 第一百五十一章 福克斯狐  
   
第一百五十一章 福克斯狐

"這是……"

看到遠處那轟然爆發的血色氣勢,山丘大師和其他人也不由的目瞪口呆.

一個金屬圖騰柱已近很了不起了,而能夠和周身圍繞著《天冊金神頌》經文神咒的金屬圖騰柱爆發的氣勢相抗衡,那六把看似不起的血色飛劍的層級恐怕也相去不太遠.

但那一篇《天冊金神頌》是河神一族'神性烙印’的外在顯化衍化而成,傳承自海洋大帝'海神’波塔納東的部分神性,代表著一個種族最強的力量,那六把不起眼的血色劍又有什麼底蘊,竟然能夠在氣勢上絲毫不輸給金屬圖騰柱?

這實在是太出乎眾人的意料了,先前葉寒雖然在和河神戰斗的時候,使出過六把飛劍,但那僅僅是飛劍入體,眾人並沒有覺察到這六把飛劍中所蘊含的的力量.

但現在,當它們徹底毫無顧忌的釋放出本身所帶有的強大氣勢,六把血飛劍連成一體的時候,才終于展現出它們最可怕的一面.

就連山丘大師也不由的高看了他一眼,開口道.

"能夠被白犀牛王連凱山那個吝嗇的家伙如此看得上的人果然不簡單,子,沒有想到你隱藏的底蘊還挺深啊,這六把血色劍里面的玄奧不一般呐,別的不,就算是此刻它們圍成的陣圖恐怕都大不簡單……"

葉寒淡淡一笑,沒有話,這六把飛劍是他的底牌之一,能夠進化成如今這個樣子,種種的機緣巧合之下,就是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想要再重新按照原先的道路再複制一遍都做不到,近乎于通靈.

而眼下,這六把血色的飛劍,圍攏成一個巨大的圓圈.隱隱的顯現出來的陣法別人看不出來,他哪里看不出來?竟然就是牛頭人祖庭的鎮族陣法之一《米諾陶斯十二神魔圖騰大陣》的一部分,但好像又有一些不同,散發出強大的沖天而起的氣勢,血色的氣息彌漫,集合了六把血色飛劍的力量,竟然能夠和金屬圖騰柱的河神一族神性烙印衍化的《天冊金神頌》相抗衡.而不落于下風.

此刻,能夠看到,在那六把血色飛劍組成的《米諾陶斯十二神魔圖騰大陣》的部分陣圖中,圍攏成一個巨大的圓圈,所有的河神殘余的血肉都爆發成漫天的血霧……而六把此刻化作陣法陣眼的血色飛劍,仿佛化作了六道無底的深淵通道.正源源不斷的瘋狂吞噬著河神血肉之中的神性力量,逐漸的完善著自己,填補著自身的靈性.

那種感覺,就像是在六把血色飛劍中此刻正在孕育著六個劍胎,'嘭嘭嘭!’的跳動著胎動,如同人的心髒在跳動,顯得神異無比.而六把血色的飛劍.汲取著磅礴的神性力量,也開始進化,劍身漸漸變得晶瑩剔透一般,通的如同想要往外滲出血,瑩瑩如玉,嗡嗡的跳動,整個都亮了起來,像是活了一般.從靈體的層次開始向著另一種獨特的生命體進化.

葉寒能夠感受得到從那六把血色劍中那一絲新生兒剛剛誕生的欣喜的味道,但又和獨立的意識完全不同,這六把劍更像是他自己,是從他的精神意識中延伸出來的六道觸角,就像是手臂和身體的關系,劍就是他,他就劍.六把飛劍並不能獨立的存在.

這種感覺,很古怪,更像是把一個人的意識劈成了好幾半,一塊大的.六塊的,從飛劍中看自己,就像是自己在看自己.按照葉寒的想法,如果不是自己精神分裂的話,那這種感覺更像是前世道家的大神通'一氣化三清’的意思,將一個人分成三份,彼此獨立存在,但又是一體的,沒有主我之分,想來就是葉寒現在的感覺.

葉寒沉浸在這種獨特的視角中並沒有多長的時間,暗中奇特的感覺就戛然而止了,六把血色的飛劍變得越發的瑩潤,有種晶瑩的味道,就像是最極品上好的血玉經過技藝最精湛的匠人精心雕琢而成,顯得精致無比,就像是一件件最精美的藝術品,如果沒有見識過它威力的人,很難想象,這竟然是一套最可怕的殺人利器.

凝結成冰的黑水湖湖泊的中心,上面籠罩的血色霧氣早已經消散,來自于河神血肉精華內的所有神性力量都進入了金屬圖騰柱和六把血色飛劍的體內,沒有半點浪費,剩下的殘害則沉入了湖底之中.或許這里再過上幾十年,就會有一些魚類異變,得到造化,繁衍出另一群獨特的魔獸物種.

不過,這些都並不關葉寒的事,他今次獲得的好處已經夠多的了.

沿著堅實的冰面走到湖泊的最中心,葉寒首先收起了六把血色的飛劍,感受到飛劍內部中剛剛衍化出來的劍胎,微弱的跳動頻率,葉寒覺得那似乎開始漸漸的和自己的心髒同步,按照這個步奏,總有一天會孕育出一個超出所有人想象的東西.

最後,葉寒將目光聚集到湖泊最中心而立的金屬圖騰柱之上,此刻,那漫天飛舞的《天冊金神頌》的經文神咒都已近化作烙印,深深砸進揉入金屬圖騰柱中,與它整個的融為一體.所以,整個的金屬圖騰柱都開始散發出一種宏大的氣勢,像是有萬千的臣民祭祀的天道之柱,彌漫出神性的威能.

這是逐漸向著神兵衍化的趨勢,而且還是最可怕的天道神兵!

"轟隆!"一聲,葉寒拔起被冷凍在冰面上的金屬圖騰柱,整個湖泊的冰面都開始劇烈的晃動,好在被那河神藍色血液的冰寒之氣凝結,這些冰面遠比想象中還要來得堅固,承受了葉寒的身體和金屬圖騰柱那麼沉重的壓力,竟也沒有垮塌.

冰冷的湖面上,葉寒也就這麼'咚咚咚!’的肩膀扛著那巨大的金屬圖騰柱,一步一步的向著岸邊走來.

"嘭!"的一下,地面震動,那金屬圖騰柱被深深插在了湖岸邊的泥土中.

所有的參與鑄造的矮人學徒匠師嘩啦一聲,全部都圍攏了過來,繞著那散發著淡淡威壓的金屬圖騰柱嘖嘖稱奇,指指點點.探討其中的奧秘,畢竟,這是他們有生以來參與鑄造的第一件神兵.

而山丘大師也站在一旁,伸出手,粗糙的大手仔細的摩挲著整個金屬圖騰柱的表面,雖然沒有話,但他略微有些沉重的呼吸.還是明他的心里其實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平靜.

此刻,整個金屬圖騰柱的樣子已經與剛剛開爐的時候截然不同了,冰冷光淨的表面依舊雕刻著十二米諾陶斯神魔化身的樣子,但表層被密密麻麻烙印上了無數的文字,就好像是被用錘子,斧頭之類的重物硬生生的砸出來的,往往一個古字的上面還沒看清楚.又被砸上了另外一個字,許多字都被揉進了金屬圖騰柱的深處,和整個圖騰柱混合成了一體,再也不可分割.雖然不知道其中是什麼意思,但那篇組合的神咒經文卻有一種淡淡的神性威能彌漫開來,讓整個金屬圖騰柱立在那里都有種強烈威壓.

"哎!"

山丘大師站直了身體,歎息了一聲.看著葉寒道.

"或許,這可能是我鍛造生涯中最完美的一件作品了,雖然現在還遠遠不足,但只要經受得住戰爭的摧殘,絕對會成為最頂級的神兵,甚至是聖級神兵……希望你不要埋沒了它."

兵器其實也是和人一樣,並不是剛一出現就能夠達到巔峰,需要經曆血與火的洗禮.經受得住戰場的摧殘,最終吸收無盡的殺戮暴戾之氣,才會誕生最可怕的武器.否則,一個沒有經過戰斗洗禮的兵器,就算是材料再珍貴,靈性再強,鍛造的手段再出色.都僅僅只是一個上好的神兵胚胎罷了,而不能夠被稱為神兵.

"放心吧,晚輩必然不會埋沒這樣一件頂級神兵的."

葉寒神色鄭重的道,雙手一用力.舉著金屬圖騰柱的一端猛地一杵,轟的一聲,方圓十米范圍內的地面直接塌陷了下去.

可怕的力道余勁不消,嘩啦就像是一道土龍,沿著那圖騰柱撞擊在地面上的一端延伸而去,三尺之下的黑色泥土直接就翻飛,'咚!’的一聲巨響,遠處前方二十米處的一塊半人高的大岩石像是受到了來自地下的猛烈重擊,只聽到'咔咔咔’的聲音,黃褐色的岩石體就在肉眼可見之下裂開了一道扭曲的裂紋,嘭的碎裂成了兩半.

暗勁,隔山打牛!

這一手的手段舉重若輕,錯非是葉寒這樣的內家拳法強者,換一個人根本使不出來.周圍的許多矮人匠師學徒瞪著兩個眼珠子,都看得呆住了,用金屬圖騰柱砸碎岩石,只要力氣大誰都能夠做到,但要是像葉寒這樣,隔著十幾米的距離,還能打碎山岩,在這些大老粗的面前簡直就像是變魔術一般,由不得他們不震撼.

大開山,手段,這本來就是練武的人需要強化的兩個極端,但是在葉寒這樣的內家拳法大宗師的面前,就完美的合一了,因為他們可以精確的控制身體的每一寸肌肉,沒一絲力量,真真正正的是指哪打哪,不浪費半點力氣.

"果然,就像是白犀牛王那家伙所的一樣,你果然是個變態和怪胎,不論斗氣境界,單單指**和對于身體力量的掌控,就算是聖級強者也未必能比得過你.這金屬圖騰柱落到你的手中,也確實是最合適的."

山丘大師嘴唇哆嗦了一下,沒有話,就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看著葉寒,半響後,才無奈的點了點頭.

……

得到了山丘大師的默許,一路上葉寒都向山丘大師討教起來金屬圖騰柱的操縱問題,其中主要就是集中在那金屬元磁之力的陣法運轉之上,畢竟,他是這神兵的鍛造大師,對于各種的細節最為清楚.

山丘大師今日的心極好,對于葉寒的提問,也是不吝賜教,葉寒也投桃報李,也將許多鍛造知識透露給這位矮人族大匠師,他來自于前世的地球知識,鍛造水平已經到了很高的程度,雖然未必全部對這個世界有用,但落到山丘大師這樣的鍛造大師的耳朵中,就有很大啟發作用.

這樣一來二去之下,兩人竟然有了些許相識恨晚的感覺,一時間親近了許多.

等到回到商業之城的時候,天色已近黃昏.

城門中的行人依舊是出出入入,熙熙攘攘,天色近晚,一點都不影響這里的人繼續忙碌.

葉寒和山丘大師等人眼看就要進城,這個時候,就聽到擁擠的人群,傳來一位清脆少女喜悅的聲音.

"山丘伯伯,你跑到哪里去了,讓洛詩等了好久."

葉寒抬頭一眼,就見到一個身穿色長裙,金色長發,***嬌嬈,好似一團色火焰的美麗少女,在許多人的簇擁下,就好像是乳燕投林,投入了山丘大師的懷抱.

"福克斯狐?"

葉寒眉毛一挑.

……

PS:老號上次掛了後,新號不夠500積分,不能發,只能給大家加精,見諒.

上篇:第一百五十章 大功告成     下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猙獰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