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見花想容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見花想容

"陸少游!--"中年男子陡然怒吼一聲,好似一頭受傷的野獸,低聲怒吼,手中的玉符陡然碎裂開來,在空中化為點點飛灰,滔天的威壓逆上九天,殺氣盈野,直沖斗牛.

殺氣一放即收,好似滔天巨浪般的殺氣陡然收攏起來,四周的空氣登時一滯,隨即又恢複了流動,中年男子虛影一揮手對著年輕的弟子道:"好了,你下去吧,這件事我知道了."

"是!"年輕弟子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急忙向外退去.

中年男子的虛影破碎開來,化為道道光雨消散在空中,兩個守衛弟子隨即松了一口氣,互相傳音道:"涅盤境界的萬古巨頭實在是太厲害了!"

"是啊,我差點都喘不過氣來了!實在是太恐怖了,我在他面前就好像是一只螻蟻一樣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啊!"

"是啊!虧我還是神通秘境的宗師級強者竟然在他面前毫無反抗之力."守衛男子苦笑著搖了搖頭.

……樓閣中,中年男子咬牙切齒的盯著手中已經碎成飛灰的玉符,身上的氣息不斷的翻湧,滔天的殺機在他的四周洶湧澎湃,嘶啞著聲音吼道:"怎麼可能!?玉兒和離兒竟然都死了!怎麼會這樣!?"

"我東方明老來得子,一共就只有兩個兒子,竟然在血色試煉中統統死去了!"七長老東方明恨得咬牙切齒,全身顫抖,雙眼閃爍著不敢相信的光芒,"我給了他們那麼多的靈器,離兒甚至還有道器護身!怎麼可能會被炎烏族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無名小子給殺了!這不可能!"

"炎烏族!炎烏族!炎烏族又怎麼樣?只要殺死我的愛子,你們統統都要為他陪葬!"東方明身上的氣息近乎瘋魔,雙眼更是殺機沸騰.

"可恨我現在閉關修煉到了最為緊要的地步,還差一步就能夠突破了!現在根本沒法出關為我的孩兒報仇!"

"不過無妨,現在先讓謝冷禪他們為我兒子出氣,殺死這個陸少游應該可以了."東方明緩緩閉上雙眼,心中思緒萬千,"僅僅是殺死這個陸少游還不夠,這個炎烏族也要為我的兩個兒子陪葬!"

"炎烏族雖然厲害,但是我還不是對手."東方明的臉色陰沉,他雖然憤怒無比,但是依然沒有失去理智."就算是舉全宗之力也萬萬不是那炎烏族的對手."

"我的實力還不夠為我的兒子報仇!"東方明狠狠的想到,"不過,陸少游的親朋好友你們就死定了!你們統統都要死!"

"現在我還沒法動手,還是讓云曦知道這件事的好,有她動手,這件事應該沒有人能夠知道."東方明臉色有些緩和,云曦乃是他的道侶,兩人都是門派的萬古巨頭,數千年來也就得了這麼兩個兒子,所以都萬分寶貝,這次血色試煉原本是想要他們去見識見識世面的,哪知道一下子全都隕落了,這讓他如何不恨?!此次他閉關修煉,參悟天道,想要更進一步,而云曦則外出為宗門做任務去,此時此刻還未歸來,現在看來只能讓她先去動手了.

他捏了一個法訣,一只紙鳶登時出現,他搖了搖頭,隨即歎了一口氣,對著紙鳶吹了一口氣,這個紙鳶隨即破開空間,向著未知方向飛去.

……一個神色自若,滿臉高貴的美婦人端坐在虛空中,一道道的亂流從她的四周穿過,陡然間她睜開雙眸,美目中閃過一絲疑惑,她雙手微微一拍,捏了一個法訣,左手微微一動,向著虛空伸去,一只紙鳶從空中飛了出來.

"明哥不是在閉關修煉麼,怎麼這個時候突然給我發來傳信紙鳶,而且還是我們獨有的秘密紙鳶,莫非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不成?"美婦人輕輕蹙起蛾眉,眉宇間流露出一絲擔憂.

美婦人云曦將紙鳶捏在手中,捏了一個法訣,隨即神識探入.

"什麼?!玉兒和離兒都死了!?"美婦人一看登時花容失色,盤坐在虛空中的她豁然起身,滔天的殺機轟然炸裂.

"難怪我最近一直心神不甯,原來,原來竟然是這樣…"說著說著,云曦依然泫然欲泣,然而相伴的就是滔天的殺氣,連空間亂流都避開了她.

"報仇!這個大仇一定要報!否則難消我心頭之恨!"

云曦臉上戾氣一閃而逝,身子一搖,登時消失在了原地.

此時此刻的陸少游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大禍臨頭,現在的他正在接待一位客人,或者說是一位老熟人,這個老熟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老朋友,多曰未見的花想容.

"哈哈,想不到啊,我們又見面了!"陸少游哈哈大笑起來,一雙眼睛肆無忌憚的掃視著花想容曼妙玲瓏的身材,尤其是那一抹雪白的酥胸,他那火辣辣的目光在上面流連忘返,讓花想容都有些不舒服.

花想容狠狠的剜了一眼陸少游,嬌哼了一聲,嬉笑著對著陸少游道:"陸師兄最近可是風頭十足啊,聽說殺死了那麼多的人,大聖王門,江山社稷宗,大雷音寺,鎮岳宗,太始宗這些宗門的一些集中地點都被你狠狠血洗了呢."

陸少游打了個哈哈道:"哪里哪里,只是小打小鬧罷了,根本上不了台面,還是花師妹厲害,僅僅幾句話就讓那些聖子為你賣命,我陸少游實在是沒有這個本事啊!"

花想容美目波光流轉,勾魂攝魄的大眼睛死死的盯著陸少游,發出攝人心魄的媚態,讓人忍不住要一親芳澤,她聽到陸少游的話,登時知道陸少游這是在諷刺自己當曰勾引了那鎮岳宗的李峰來殺自己,現在又來這里和自己談笑風生.

花想容輕輕抿了抿嫵媚的雙唇,輕聲道:"倒是讓陸師兄見笑了,奴家也就這些本事來保命了."說完,她便露出一幅梨花帶雨的樣子.

陸少游隨暗歎一聲,這個鏡花水月宮的弟子心姓實在是爐火純青,自己這麼放蕩不羈的盯著她,她依然毫不變色的和自己談笑風生,當真是厲害.

"哈哈,哪里哪里,師妹過謙了!花師妹的實力在下是知道的很哪!不過師妹最近不去見見那道魔兩宗的青年俊傑,怎麼有空跑到我這里來了?而且還能找到我?"陸少游雙眼閃過一絲精光,對著花想容問出了自己最大的疑惑.

花想容媚眼橫了陸少游一眼,嗲聲道:"師兄有所不知,我鏡花水月宮的弟子有一種法門,叫做'千里女兒香',這門神通沒有什麼別的能力,只能夠追蹤,但是這項追蹤能力特別厲害,無論你在哪里,只要你離我在方圓一萬里之內,我都能夠找到師兄."

陸少游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樣子:"難怪自從和你離開之後,我就感到我的身上有著一股淡淡的幽香,開始在下還以為是師妹的處子幽香的,沒想到竟然是這個’千里女兒香'."

花想容沒好氣的白了陸少游一眼,便不再言語.

陸少游嘿嘿笑道:"不知道花師妹費盡周折前來找在下到底是為了什麼?"

花想容嬌媚的白了他一眼,低聲嘀咕道:"陸師兄實在是無趣,也好,師妹今天來找師兄是為了邀請師兄一起去探尋一個遺跡."

花想容收斂起媚態,傾國傾城的臉上露出一絲正色.

"遺跡?怎麼又是遺跡?你倒是說來聽聽?"陸少游微微一怔,自己剛剛進了破滅尊者的遺跡,怎麼立刻又來了一個遺跡讓自己探尋,不過他此時此刻也想出去走走,因為他的風頭太大,俗話說得好,樹大招風,他想要進入到遺跡中尋找一些可以讓自己實力大增的東西,自己雖然有破滅尊者的寶藏,但是沒有人會嫌自己寶藏多,陸少游是打劫打上癮了,這一次又打上了遺跡的主意.

ps:還欠大家十五章..!明天繼續加油!

上篇:第二百七十三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下篇:第二百七十五章 地下深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