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六百二十一章 九州道人  
   
第六百二十一章 九州道人

"曰月劍宗,劍君李煜!"陸少游立刻就認了出來來人,李煜依舊是那副柔弱的樣子,長相更是俊秀十足,甚至還有一分女姓的陰柔之美,讓人感覺俊逸到了妖異的地步.

"太虛道友,看在我的面子上,饒了我這師弟一命如何?"李煜緩緩的道,目光溫潤,聲音平和,"我可以提供你一個不錯的消息."

"什麼消息?說來聽聽."陸少游雙眼眯了起來,要在李煜在的情況下擊殺李奎斗,這有些困難,甚至是艱難,不如聽聽看這李煜的消息,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九州鼎正在被姬白袍煉化,"李煜慢條斯理的道,"本來倒也十拿九穩,可惜的是剛剛金蛟剪被九州鼎所呼喚,爆發出了一道劍氣去幫忙,所以才會元氣耗損,不過這也讓九州鼎順利逃了出來."

"而且,九州鼎之下,有一處傳送陣,似乎是傳送到朝歌的傳送陣,道兄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李煜輕笑道.

"朝歌?"陸少游眉頭一挑,落天歌和落凡塵不正是讓自己去那里和他們集合麼?

"既然如此,告辭了!"陸少游拱了拱手,也不理李煜,隨即抓住一邊默默不言的離兒,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倏然撕開空間向著萬古宙光星斗大陣飛逝而去.

"大師兄,你怎麼放走他了?"李奎斗眉頭一皺,臉上閃過一絲不滿,"若是將此人擊殺,太始宗,凌霄寶殿等等宗門都會放出巨額獎勵,我們兩個人聯手,絕對可以將他留下來."

"愚昧!"劍君李煜搖了搖頭,一雙瞳孔中閃過千變萬化的異象,似乎在醞釀著什麼,不過最終還是停止了下來.

哇——

一口鮮血陡然吐了出來,李煜發髻直接炸裂開來,滿頭黑絲飛舞,目光深遠,嘴角血絲溢出.

"大師兄?!"李奎斗陡然間站了起來,看向李煜."你受傷了?你怎麼受傷了?"

李煜緩緩的睜開雙眼,面色慘白無比,他緩緩的伸出手,只見上面傷痕累累,血跡斑斑:"快走!這里很危險!姬白袍不愧是五帝世家的傳人,實力之高,連我也要甘拜下風."

"什麼?師兄?你是被姬白袍打敗了?"李奎斗的臉色頓時難看無比,在他的心中,李煜就是不可戰勝的存在,撐起曰月劍宗年青一代的一片天,如今竟然敗了,讓他難以接受.

"你無法想象他的實力,已經強大到了另一個層次,即便是我也不是他的對手."李煜緩緩的搖了搖頭,俊美無雙的臉頰一片病態的殷紅.

"這個秦太虛也不簡單,就算是全盛時期,我也不敢放言穩勝此人."李煜對著李奎斗緩聲道,"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回到曰月劍宗才是正理,回去之後,我就去閉關."

"好."李奎斗冰冷的臉上閃過一絲凝重,隨即大袖一揮,虛空中憑空出現了一葉扁舟,兩人站在扁舟之上,只見那一葉扁舟隨即化作了一道彩色流光飛馳而出.

……

"九州鼎,難道你認不出我的血脈?"姬白袍站在虛空,淡淡的道,"我知道你聽得懂我的話,你的器靈並沒有被毀滅,出來吧,在我的面前,你是逃不掉的."

"小子,若不是因為你有捆仙繩,我會逃不掉?真是癡心妄想!"只見一個粗獷的聲音從九州鼎中傳了出來.

"你就被我煉化吧!到時候還給帝禹世家,你就會感謝我了!"姬白袍微微一笑,隨即對著身後的絕色少女道,"妹妹,你離我遠點,待會我會將這尊大鼎擒拿過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龍形劍氣陡然間爆發出來,撕開重重空間,這股劍氣中,包含著可怕的殺機,就算是姬白袍也不得不臉色大變,身子連連跳躍,躲開龍形劍氣的襲擊.

"什麼人?出來!"姬白袍虎目生輝,淡淡的看著四周,神識覆蓋四周的動向,龐大的神識噴湧,監視著四周的一舉一動.

就在這個時候,一對好奇寶寶從不遠處滿臉急切的趕了過來.

"就是這個時候!"

九州鼎陡然間一震,汪洋一般的力量轟然間爆發,滾滾氣息彌漫諸天萬界,仙器的威壓再度顯化出來.

"九州山河,萬古乾坤!定定定!"九州鼎化作一個身著古怪花紋道袍的道人,滿臉威嚴的道.

隨後,一股恢弘,龐大,浩瀚,史詩一般的力量沖天而起,"定定定"三個大字當空虛立,大放光明,滾滾氣息傳來,捆仙繩陡然間一定,好似時間被停滯了一般,九州鼎所化的道人隨後身子一震,大手撕開重重空間,將捆仙繩直接撕裂開來.

"仿制品都能有這麼強大的威力,五帝世家看來當年得到了不少的寶貝啊."九州道人稱贊一聲.

"不好!你想跑!這是最後的一絲力量!不能讓你跑!"姬白袍臉色一變,但是身子動彈不得,被九州道人死死的定在那里.

"你明明是帝禹的大鼎,竟然不肯和我一起回歸帝禹世家?"姬白袍劍眉一動,臉色有些難以置信.

"小子,老夫不和你啰嗦了,老夫想要干什麼就干什麼,當年帝禹將老夫煉制出來,也沒有這麼命令老夫,你有什麼資格?"九州道人搖了搖頭,隨即臉色微微一變,心中暗自焦急,"不好,快沒元氣支持了,剛剛和天劫打得太久了,還是早點離開為好."

"小子,老夫先走一步了!哈哈哈哈!"隨後九州道人直接撕開空間,沒入到平行時空中去,同時還卷起了金蛟剪這對好奇寶寶.

姬白袍脊背高挺,好似長劍出鞘,挺立如初,他緩緩的收起捆仙繩,劍眉皺起:"九州鼎怎麼會這麼不識時務?我們好歹都是五帝世家,同氣連枝,他竟然不信我?"

"大哥,你沒事吧?"絕色少女姬菲菲俏生生的吐了吐小香舌道.

姬白袍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但是他的眉頭依然皺著:"本來明明是萬無一失的事情,竟然在最後關頭出了紕漏,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出來還有九州鼎自己這一關."

"那我們該怎麼辦啊?"姬菲菲百無聊賴的看著四周,美眸中閃過一絲失落,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看到那個身影,這讓她多少有些失望.

"追!"姬白袍神目掃視四周,隨即微微一笑,"九州鼎既然不肯過來,那麼肯定有他的道理,不過我們還是要象征姓的追一下,否則怎麼和帝禹世家交代?"

"帝禹世家早就已經沒落了,連初代血脈傳人都失蹤很久了,現在的帝禹世家的那些家伙,血脈也一個個稀疏平常,到現在都沒有出現一個真正的帝禹血脈,我們這麼做是不是太多此一舉了?"姬菲菲黛眉微微皺起,有些不解的道.

"哈哈哈,妹妹,你看的太表象了,你想想,既然帝禹世家至今不倒,那麼他就肯定有他不倒的理由和底氣,那麼是什麼讓他們在血脈傳人不出現的情況下還那麼有底氣呢?"姬白袍自信一笑,嘴角翹起.

"難道?"姬菲菲美目圓睜,有些不敢置信.

"佛曰,不可說,不可說."姬白袍朗聲笑道,隨即身子一動,撕開重重空間,帶著姬菲菲向著九州道人消失的方向飛馳而去.

遠處,陸少游已經恢複了原來自己的模樣,讓離兒為之吃驚了一下,不過隨即就釋然了,陸少游將自己的真面目給自己看,就說明了很信任自己,想到這里,離兒心中還有些甜蜜.

轟!

就在這個時候,一尊大鼎陡然沖了出來,後面還跟著金蛟剪所化的兩個金童玉女,兩個瓷娃娃滿臉急促的看著陸少游,似乎想要和陸少游說著什麼.

"咦,竟然是你?"九州鼎看向一邊的離兒,臉色有些吃驚,隨即狂笑一聲,"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小娃娃,老夫正找你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二十章 日月劍君再現!     下篇:第六百二十二章 身份泄漏,玉女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