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六百二十六章 鹿台秘聞  
   
第六百二十六章 鹿台秘聞

"大哥,大哥?"姬菲菲淚眼朦朧,有些膽怯的叫道.

姬白袍渾身狼狽不堪,瀟灑的長袍破破爛爛,渾身上下鮮血淋漓,此時此刻他的臉色時而鐵青,時而赤紅,時而發紫,聽到姬菲菲的聲音,才身體一震,滿臉慨然的歎息道:"沒想到,他身上竟然還有這種秘技,看來我太輕敵了."

"那,那個約定呢?陸少游的身份怎麼辦?"姬菲菲娥眉微皺,美眸中閃過一絲焦慮.

姬白袍看了一眼姬菲菲,心中歎了一口氣,想不到自己這個妹妹竟然深陷情還不自知,要不是自己親眼所見,他自己根本就不相信,平時對那些世家**一個個都不假顏色,平時都以戲耍他們為樂,如今竟然會對一個妖族產生情愫,這讓他頓時有些頭疼.

"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但願這個陸少游不要讓我失望,否則拼著這條姓命,也要取你頭顱."姬白袍的目光深沉,隨即凶光一閃.

"走吧,你大哥我還不是那種不遵守約定的人."姬白袍搖了搖頭,無奈的道,"要不是有仙器青玉元髓,我這次就真的栽在了他的手上."

"真的?"姬菲菲美目頓時一亮,破涕為笑,笑容明媚無比,美得令人心顫.

"那還用說?"姬白袍笑罵了一聲,隨即拉著姬菲菲就向著湯谷外飛馳而去.

……

"陸少游,你感覺怎麼樣?"大約過了七八天,陸少游才緩緩的恢複了一些元氣,整個人看起來病懨懨,沒有精神,離兒看著陸少游,眸子中閃過一絲擔憂,自從之前陸少游爆發出十倍戰力之後,整個人再也沒有了精神.

"小姐,你就別想了,這個小子不知道使用了太古的什麼秘技,將自身的潛力竟然生生爆發出來,渾身的力量整整爆發十倍,不過他的肉身不夠堅固,因此才會受到反噬,不過是沒有生命危險的."小青百無聊賴的探了探小腦袋.

離兒抱著金蛟剪所化的兩個胖娃娃,美眸掃了一眼小青,隨即秀眉微微皺起:"可是,我感覺陸大哥一點精神都沒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複."

"沒事的,離兒."陸少游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隨即露齒一笑."小青說得對,我只是脫離過度,那天太危險,我不得不這樣."

"哇哇哇——"

這個時候,兩個胖大娃娃在小青的懷里胡亂搗騰,調皮無比,離兒無奈的安撫著兩個小娃娃,兩個小娃娃似乎很受用,滿臉享受的樣子.

"小子,嘿嘿,你很不簡單啊,竟然懂得太古絕學."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虛幻的身影緩緩的飄了出來,這個身影不是別人,正是九州道人.

"九州鼎,嘿嘿,帝禹的九鼎之一,你竟然放棄姬白袍的邀請,而偏偏跑到離兒的身上,居心何在?"陸少游也不答話,反而嘿嘿一笑反問道.

"小子,你別打岔,我老人家那是沒辦法,這個小女娃身上有我脫困的契機,這是大禹那家伙和我說的,他給我算過一卦,說我老人家的機遇在他的身上."九州鼎搖搖晃晃的道,"小子,你身上的老家伙是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身上一直都有一個強大的靈魂."

陸少游聽到九州鼎的話,頓時目光凌厲無比,整個人的氣息刹那間跳躍了一下,隨即又收斂了起來,他看了看九州鼎隨即淡淡的道:"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嘿,小娃娃,竟然還看不起我老人家?"九州道人頓時吹胡子瞪眼起來,似乎極為不滿陸少游的態度.

"你若是三皇聖器,我或許還要害怕一些,你不過是五帝的兵器之一,而且還受到了雷罰,現在虛弱無比,我為什麼要害怕?"陸少游砸了砸嘴,隨即瞥了他一眼道.

"臭小子,你竟然敢小看你爺爺!"九州道人整個人都跳了起來,滿臉憤憤然,"誒?不對,你竟然知道三皇聖器?"

"三墳五典,八索九丘."陸少游輕輕的道,"五帝的確了得,不過那也要有三皇為他們鋪路,三皇才是人族的最巔峰強者,可惜的是,他們都被人遺忘了."

"小子你果然知道不少東西."九州道人滿臉沉凝,看著陸少游,眸子中閃過一絲驚疑不定.

離兒聽到陸少游的話,美眸中也閃過一絲異彩,似乎有些奇特.

"唧唧唧唧——"

就在這個時候,太乙娃娃和玲瓏小白狐也滿臉好奇的從聖靈的世界中跑了出來,滿臉好奇的看著四周.

"哇,好可愛的白狐和娃娃!"離兒看到玲瓏和太乙娃娃,頓時小臉閃爍著欣喜的光芒,滿臉母愛的將玲瓏和太乙娃娃抱了過來.

金蛟剪所化的娃娃似乎對太乙娃娃有些敵意,時不時的看向太乙娃娃,太乙娃娃似乎也知道他們是自己的天敵,一直黏在陸少游的身邊,不肯露頭,只是露出一只大眼睛看著他們,玲瓏小白狐就好多了,在陸少游和離兒的肩頭跳來跳去,活潑無比.

"小子,你這只小白狐賣不賣?"九州道人突然神秘兮兮的對著陸少游問道,陸少游看著他,像是要重新認識他一樣,整個人看起來一點都沒有什麼仙風道骨的樣子,相反,簡直就是活脫脫的一個殲商.

"小子,難道你不相信我老人家的人品?"九州道人心生不滿,大為跳腳的哇哇亂叫.

陸少游白了他一眼,隨即搖了搖頭道:"看你一臉殲商的樣子,我才會賣給你."

九州道人被陸少游氣的鼻孔噴出白氣,好似一頭水牛一般,死死的瞪著陸少游和那只小白狐,口中喃喃不停:"我的老天,這可是青丘靈狐,若是調教一番,那就是驚天動地的魔女啊!"

陸少游和離兒兩人說說笑笑,偶爾逗逗玲瓏小白狐,陸少游現在也不急,如今他的傷勢嚴重,還需一些時間的靜養才行,而萬古宙光星斗大陣中元氣充足,他可以在這里療傷,一時間倒也不急著前往那處傳送陣.

"什麼,你們竟然要去朝歌?"聽到了陸少游和離兒的聊天,九州道人頓時頭皮發炸,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兩人.

"你們怎麼這麼想不開,要去那個鬼地方?"九州道人滿臉為難的道.

"為什麼不能去了?"陸少游目光犀利,直視著九州道人問道.

"唉,你們不是為難我老人家麼?"九州道人喃喃的道,隨即歎了一口氣,"你們是不知道,這個朝歌乃是多麼恐怖的地方,別說是你們,就算是老人家我現在進去也要心驚膽戰,朝歌廣大無邊,里面原來乃是商紂王的王朝,不過這還是小的,最重要的是里面有一件極其恐怖的空間類法寶,一旦被吞噬進去,恐怕這輩子想要出來都難了."

"哦?還有這件事情?"陸少游微微一驚,滿臉疑惑的道.

"那是當然了,那件法寶名叫'鹿台’."九州道人滿臉凝重的道,"不知道商紂王當年為什麼要建造這座鹿台,但是鹿台建造出來之後,許許多多的大商罪犯都被直接打入了鹿台之下的深淵中,而鹿台的外形則是一座樓宇."

"踩著敵人的尸體,笑看天下風景."九州道人緩緩的念叨,"當年的商紂王也是一時雄傑,可惜了後來嘗試著想要成為堪比五帝的第六尊帝主,結果遭到天譴."

"不對,他們遭到天譴難道不是因為他們不是人族麼?"陸少游突然心中閃過一根念頭,當曰自己在帝乙大墓中碰到的那些壁畫,那些圖案,其中有一個手托扶桑神木,一只手緊握巨大神斧.(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二十五章 羲皇奧義,大戰沸騰!     下篇:第六百二十七章 擅自飛入朝歌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