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前往真武天宮!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前往真武天宮!

"我要怎麼相信你?你不會騙我吧?好端端的給我一枚玉簡,要是我過去了,別人不承認怎麼辦?"陸少游不動聲色的連連問道..

"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情,我將這一枚玉簡交給你,也不是我想要交給你的,我毒龍潭手下那麼多的天才,也不缺你一個,他們都想要前往王者大派,成為其中的**."見陸少游還不相信他,這尊半步金仙微微有些不悅,"我之所以親自前來和你談條件,就是為了表達誠意,以我的修為,將你擒下易如反掌,哪里還用得著和你這麼多廢話?"

"這次乃是上面的大人物的意思,讓你進入那個王者大派,所以我才不得不前來,你不用再多疑了."毒龍妖將臉色淡然的道.

"哪里哪里,我自然不敢去懷疑堂堂半步金仙,只是我更關心我的姓命罷了."陸少游淡淡的笑道."只是不知道,這次我想要去什麼門派?"

"真武天宮."這一尊半步金仙淡淡的道,"這個門派在南瞻部洲東部乃是赫赫有名的大派,連天庭都對他們青睞有加,你若是真的進去了,到時候一定會得到大力栽培,修為也會因此大進,到時候你可不要忘記了今天."

"那是自然,我秦太虛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陸少游面色一正,凝重的道.

半步金仙滿意的點了點頭:"真武天宮的地圖和整個南瞻部洲的地步都在這個玉簡里面,你自己去看,我就不多說了,宗門還有許多要事,我先走一步."

毒龍妖將目光一閃,隨即身子一動,消失無蹤.

"真武天宮,想不到我來到地仙界之後,竟然再次進入真武天宮中,當真是時也命也,這下因果糾纏的可就大了."陸少游心中感歎道,他在下界曾經進入過真武天宮,更是娶了真武天宮的玉玲瓏和上官若為妻,如今再度相遇真武天宮,還真是讓他感慨萬千.

"不愧是在下界都是超一流的宗門,在地仙界都是王者大派,連天庭都為之敬畏."

"我們速速離開,你殺死了兩大宗門的高手,恐怕他們早就已經有所察覺,派來高手前來這里."聖靈傳音道.

陸少游點了點頭,身子一動,頭也不回的向著大荒域前去,想要前往真武天宮這尊大門派,就必須要借助各個大域的傳送域門,否則他區區一個真仙,想要進入其中,還不知道要經過多少歲月.

就在陸少游離開沒多久,整個落仙崖中猛然噴射出濃烈的尸氣,磅礴的尸氣席卷而來,剛剛趕來的兩大宗門高手頓時紛紛遁去,他們都不敢向前,棲神谷中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的可怕威能.

"有大魔在複蘇!"

"這棲神谷中果然可怕!"

……

兩大宗門的高手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都嚇得逃跑了,根本不敢上前.

在兩大宗門離去之後,虛空陡然間無聲無息的撕裂開來,一艘巨大無比的大舟轟然降臨,沒有一絲聲息.

嗚嗚嗚嗚——

巨大的神舟之上,猛然吹響了淒婉的號角聲,整個神舟破破爛爛,仿佛是從曆史的洪流中行駛而出,沾滿了曆史的塵埃,處處破爛不堪,雖然號稱神舟,但是看上去當真是鬼氣森森,陰氣繚繞,讓人看了就不由的心中一寒.

此時此刻,在神舟之上,一個**偉岸的中年男子正端坐在神舟的寶座之上,四周無數的鬼兵鬼將分次排列,這個中年男子面白無須,眉毛如劍,脊椎如同大槍,肩膀好似兩塊平平的陸地,擔當起無窮的重壓,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一股無形的鬼氣,頭戴平天冠,珠簾搖晃,雙手平平的攤在王座之上,幾個女鬼手中持著陰氣森森的芭蕉扇,面無表情的站在他的身後.

"陛下,你?"這個時候,一道幽幽的身影猛然從黑暗中閃現而出,正是剛剛發瘋了的三頭蛇女,此時此刻竟然跪倒在這個男子的面前.

這個中年男子沒有說話,只是遙遙對著棲神谷歎了一口氣,大手微微一動,對著那棲神谷招了招手,頓時那棲神谷落仙崖下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聲.

嘩啦——

巨大無比的金色棺槨轟然從落仙崖中飛了出來.

咣當——

金色棺材狠狠的墜落,橫陳在他的面前,中年男子歎了一口氣,右手輕輕**了一下棺蓋,他站起身來,解下自己身上的龍袍,將龍袍覆蓋在那一口金色棺材上,原本怨氣,煞氣沖天的棺槨猛然嗡鳴一聲,重新回歸到了平靜.

"陛下,您這是?"三頭蛇女有些遲疑,"您這樣做的話,可就得罪了那幾位啊."

"得罪了又何妨."中年男子張口道,聲音幽深而冰冷,仿佛黑夜下的河流,汩汩流淌,偏偏有著震撼人心的可怕神威.

"就算得罪了他們,也不能讓三界至尊,逆天勇士蒙受這般屈辱."中年帝王將龍袍覆蓋在棺槨之上,重新坐回了王座,淡淡的道,"班師回朝."

"嗚嗚嗚嗚——"

一道淒婉的號角吹響,號角聲響徹九天,虛空亂顫,濃密的鬼氣頓時從神舟之中噴射而出,龐大的鬼氣席卷,頓時那碩大無比的神舟嗡鳴一聲,在無數的鬼兵鬼將的簇擁下,浩浩蕩蕩的沖進的虛空中,就好像是幽靈鬼船一般,無形無影,無跡可尋.

"陛下,為何要放過那個小家伙?"神舟之上,三頭蛇女有些遲疑的道,"此人來曆非凡,丹田中竟然藏著一道精神烙印,連我都能夠迷惑,恐怕大有來頭."

"碧姬,朕多次和你們說了,謀定而後動."中年帝王面色如常,語音低沉而冷淡,"此子來頭極大,不是我們能夠得罪的,而且此子牽扯到許多錯綜複雜的勢力,我們貿然插上一腳,只會引來仇視."

"此子極為不簡單,可以這麼說,這次無量量劫能否尋找到那一線生機,都在此子身上."中年帝王定定的道,"此子乃是一枚棋子,也是一枚有大用的棋子,寄托了許多大佬的希望,也寄托了我和玉皇的希望."

中年帝王的聲音越來越低,等到他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微不可聞,連跪倒在他旁邊的碧姬都沒能聽清楚.

嗚嗚嗚嗚——

末曰的號角吹響,古老的鬼船微微一動,一盞青燈緩緩漂浮而起,清冷的燈光籠罩而下,頓時整個神舟緩緩催動,向著虛空深處行去.

一座仙山之上,八將軍跪倒在一個年輕道人面前,恭敬的道:"大王,臣下幸不辱命."

這個年輕道人端坐蒲團之上,手中捧著一卷黃庭,四周也無人侍奉,安靜悠然,年輕道人聽到八將軍的話後,隨即撫掌笑道:"八將軍,這次你算是有功,也有過."

"大王是什麼意思?"八將軍有些狐疑的道,他可是知道自己家的這位大王,修為高深無比,連漫天神佛都要懼怕,通天徹地,無所不能,最近更是修為有些突破,參悟無盡天機,得到天道垂青,即將更上一步,此時他所言所語定然有著深意.

"不可說,不可說."這個年輕道人朝著幽冥鬼船消失的方向微微一笑,"想不到這次讓你前往,竟然釣出來一個大家伙."

"大王,這寶貝."八將軍手中呈上一對玉鉤,有些遲疑的道.

"你自去,你自去."年輕道人微微一笑道.

"謝大王!"八將軍喜不自禁的道,"那小的就退下了."

看著八將軍退走,這個年輕道人端坐蒲團之上,運起體內玄功,那頭上紫金冠猛然沖出一股金光,凝結成了一朵魚鱗金云,大概有半畝大小,上賣弄顯出九朵斗大的金色蓮花,每一朵蓮花都托著一盞金色琉璃神燈,放射出億萬道毫光.

金燈點燃,火光之中,頓時有著深沉的大道天音傳來,億萬毫光迸射而出,伴隨著火光向著四周擴散,又有瓔珞垂下,宛若屋簷滴水,源源不斷.

"可惜可惜,還有些時曰,正值天機混亂,果然是大劫前兆,大世當起."年輕道人放下手中黃庭,目光深沉而悠遠,"大劫來臨,又將有多少人隕落,多少人死去?"

"仙也殤,神也殤,長生門前是祭場……"年輕道人長身而起,口中哼著不知名的歌謠,身子猛然消散開來,口中喃喃自語,"既然如此,我也該去布布後手,省的到時候被人落了面皮."

另外一座仙山,一個身著黃色八卦道袍的老道,頭上挽著一個道髻,正端坐在蒲團之上,講述著無窮天地奧妙,突然他口中一停,他底下的眾多**和無數門客有些異常的看著這個老道,怎麼講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玉衡童子何在?"這個老道突然敲了一下旁邊的小小金鍾,鍾聲輕鳴,老道淡淡的道.

"**在!"一個粉雕玉琢的童子從他旁邊走出來,恭恭敬敬的道.

"你且去將我洞府中的那口玉葫蘆拿過來,交給大老爺,切記須對大老爺說四個字'死去活來’,切記切記."老道面色平淡的道.

"謹遵老爺法旨."玉衡童子一鞠躬,隨即打了一個稽首,徑自向著山洞之外行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平天大聖,粉紅娘娘     下篇: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再遇太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