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無邊血祭向聖祖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無邊血祭向聖祖

轟!

那道魔影由小變大,由微塵化為大魔,轟然拔地而起,仰天發出了一聲驚**吼!

吼!

"魔臨天下,我身不朽!"濃烈的魔氣頓時一下子紊亂起來,誰也沒有料到,這始魔經的書頁中竟然還蘊藏著一縷太古魔祖的不朽魔念,被四周劫難的氣息和魔氣所**,一下子激發出來,當空大吼了一聲..

轟!

四周的石柱刹那間紛紛破碎,炸裂開來,所有的劫難之氣和魔氣統統都被那道可怕的魔影所吞噬,那些石柱隨即失去了所有靈姓,陸少游雙手一震,頓時炸裂成了齏粉.

嘩啦——

那四周緊緊縛住火德星君的鐵鏈頓時像是失去了靈姓一般,一條條都黯淡無光,一個個符文則是開始消散,沒有了石柱提供的劫難之氣,這些符文就如同無根浮萍,紛紛消散開來,化為了最為原始的元氣.

那太古魔祖的魔影發出了一聲大吼之後,隨後重新回到了始魔經書頁中,書頁微微嗡鳴一聲,重新飛回到陸少游的洞天之中.

轟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大吼猛然響起:

"小輩,你竟然敢毀我大計!"

陸少游這次的動作實在太大,終于引動了神秘魔頭的反應,一下子怒吼一聲,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整座九重鎮妖寶塔發出了一聲可怕的嗡鳴聲,火德星君剛剛想要掙脫,結果再度被**下來.

"小子,你快走!這鎮妖寶塔困不住本座的,只是本座要脫困,恐怕動靜極大,你到時候八成是要被波及到,速速退去,千萬不要逗留,否則本座也不確定會不會傷到你!"就在火德星君被寶塔**的那一刹那,對方竟然傳來了一道傳音,陸少游福至心靈,隨即身子一縱,當空閃爍,靠著太上大羅天,一下子從寶塔之中逃脫出去.

"火德星君,你休想逃跑出去!你可是老夫血祭聖祖不可缺少的生靈之一!"一道虛影猛然從虛空中顯出形狀來,此人也不知道是什麼修為,高深莫測,雖然不在火域,真身在億萬里之外,依然顯化出了自己的化身.

"妖孽,你想要血祭本座?癡心妄想!"那火德星君怒吼一聲,身上可怕的威勢當空沖霄而起,頓時濃烈的神威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星河濤濤,星光無盡,無盡的大星虛影鋪天蓋地的碾壓而來,法則于秩序交織成一片浩大的汪洋,漫天神火更是將這一座寶塔籠罩其中,形成一大片火海,可怕的法則神則將這片天地都洞穿開來,貫通了未來古今,宛若一尊上蒼火神傾瀉下了無邊的怒火.

"你不要急,待會那只螻蟻也要死!老夫的一道**已經前去追尋那個小子了!難不成他還以為自己逃得掉?這是癡心妄想!"那道魔影桀桀怪笑一聲,他的聲音低沉而冰冷,充斥著濃烈的魔氣,"要不是老祖我的真身被人纏著,否則現在就要真身降臨,將這里所有的生靈統統血祭!"

火德星君一聽,登時心頭一凜,此人到底是什麼來路,竟然如此了得,僅僅是一尊**,就可以和自己的真身相抗衡?雖然他現在剛剛脫困,體內的元氣還不充裕,體內還很虛弱,所以才會被鎮妖寶塔臨時**著.

"血祭!統統都要血祭!這些生靈老夫好不容易才准備好!到時候統統血祭給聖祖,聖祖就能夠蘇醒了!"那道魔影狀若癲狂,渾身殺氣凜冽,雙眸中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死在血祭聖祖的路上,你也該感到榮耀了,到時候你和聖祖就是一體的,聖祖的榮耀就是你的榮耀."魔影桀桀怪笑,同時雙手一震,一股濃烈的血腥氣息猛然當空顯化,顯然就要開始血祭.

噗——

突然,他的臉色一變,當空噴出一大口精血,整個人變得慘白一片,似乎是本體受到了傷害.

"畜生!"一處碧波之上,一個渾身都被黑色袍子裹起來的男子猛然大吼一聲,而在他的對面,則是一個俊美青年,雙目淡然,背後背著一口仙氣四溢的仙劍,而在他手中,則是持著一口桃木劍,如果陸少游在場的話,一定會驚呼出聲來,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當曰妖神陰墳出世的時候,和那個魁梧大漢一起出現的青年!

"你敢壞我大事!?畜生!我不管你的背後是什麼人,統統都要死!"黑袍男子大吼一聲,頓時一股濃烈的魔氣沖天而起,濃烈的魔氣刹那間將整個宇宙星河都遮蔽,黑袍男子身上魔影亂舞,魔氣肆虐,他整個人身形暴漲,剛剛被俊美青年劈砍出來的傷口瞬間恢複.

轟!

對方張口長嘯一聲,身後一股可怕的世界猛然張開來,他當空聳立,帽子落下,露出了一張冰冷而張狂的面孔,一股巨大的危險猛然襲來,龐大的氣息瞬間籠罩了整個世界,年輕男子的雙眸微微一動,感到了自己的心靈也受到了這股危險氣息的沖擊,無邊的氣流嘩啦而來,好似天上的大曰炸裂爆炸開來,星河斷裂,天河為之倒流,一個巨大的內世界轟然張開,將自己席卷進入.

"想不到邪門歪道也有些手段."年輕男子微微一笑,半是誇贊的道,隨即他右手一震,手中的桃木劍再度發出了一聲輕鳴.

轟!

"八方亂戰,血染蒼穹!"

轟隆!

足足三聲爆響,那黑袍男子猛然身子一轉,好似一尊太古的大魔,打出了一招蓋世殺招,瞬間四面八方都出現魔嘯聲,茫茫無邊,好像是一大片迷茫的星河,無限衍生,魔戰天下,八方染血,慘烈的氣息伴隨著四周沖刷而來的內世界交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哼!

年輕男子身子猛然反彈起來,隨意一擺,一股茫茫大力從他的身上沖擊而出,直接將那股內世界的力量給生生震碎,同時左手當空一抓,一道狂猛霸道的龍氣從他的身上噴湧而出,一頭浩大無比的云龍從他的身上盤旋而出,對著四周亂戰魔氣當頭暴擊,施展出了龍族武學,一下子將四周的魔氣統統清洗一空.

同時,他手中的桃木劍嗡鳴一聲,輕輕一劃,宛若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卻又飄渺無蹤.

這一劍反劈而出,奧義無窮,道妙深遠,似乎包含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道韻在其中,這一招仿佛借助了天道之力,整片天空的天道之力都加持在了對方的身上,洪大浩瀚的氣息一下子碾壓而來.

轟轟轟轟轟!

四周的魔氣一下子被四周亂舞的云龍生生拍碎,一道道龍形天痕在這些云龍的身上斑駁閃現,四面散發,而桃木劍激發出來的劍招更加可怕,一下子就將對方幾乎無可破解的招式破解的干乾淨淨,而且還發出了絕地反擊,黑袍魔頭一下子就陷入了絕地之中.

"沒用的!你的劍氣傷不到我!"誰知那魔影猛然聳立,雙手當空亂舞,劃過一道道天痕,濃烈的魔氣從他的手中傾瀉而下.

"你以為只有你會龍族武學?在我的面前顯擺龍族武學,小子,你還太嫩了!"黑袍男子猛然大喝一聲,大腳猛然踏出,體內的魔氣竟然嘩的一聲化作一頭蓋世孽龍,龍軀擺動,一下子就掀起了腥風血雨,孽龍身上的鱗片寒光四射,每一片鱗片中都閃耀著內世界的氣息,仿佛一個個小世界蘊含在鱗片之中.

轟!

黑袍男子猛然一拳力劈,虛空中魔氣翻湧,龍力奔騰,龍族武學一下子就被對方施展了出來.

"萬龍咆哮!"

"祖龍**!"

"蓋世真龍!"

"雙龍戲珠!"

……

對方似乎對于龍族武學極為熟悉一般,一下子就施展出來無數的龍族絕殺奧義,整個虛空中氣勁爆炸連連,磅礴的龍息伴隨著濃烈的慘烈魔氣籠罩而來.

"來得好,我正好最近創出了一套劍法,正好在你身上試手."結果年輕男子微微一笑,手中長劍一動,頓時桃木劍青光閃耀,竟然一下子將四周的龍氣撕裂開來,青年不慌不忙,腳踏玄妙無雙的步伐,每一步,每一式都和天道合二為一,他也不抵抗,只是看著對方的殺招過來,他便順勢拆招,兩人來來往往,一下子打了數千個回合,但是就是不分勝負.

"小子,你真的要和老夫纏斗下去?"黑袍男子聲音一沉,他已經看出來了,此人根本就是為了拖住自己,但是他心中焦急,暗暗惱怒,此子真是不得好死,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讓自己動彈不得!

火域.

陸少游剛剛逃竄出來,結果沒逃多遠,就碰到了趕來救援的內門**,這些**一看到陸少游,立刻就認了出來,陸少游甫一進門立刻就擊敗了許多的地仙高手,連左丘暝這種圓滿地仙都落敗,差點丟了姓命,使得陸少游在內門中名聲大噪,這些人一看到陸少游,立刻就恭敬的迎了上來.

"秦師兄!"這些**紛紛一躍而上,一個個頭頂仙器,高聲呼喊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魔臨天下,我身不朽!     下篇: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一杆神矛阻天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