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一千兩百零六章 他是,太古劍祖!  
   
第一千兩百零六章 他是,太古劍祖!

"天道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唯有感受到天道的心境,唯有感受到天地之間的至理,才能夠明白,什麼是天道,你連天道是什麼都不明白,如何能夠得證永生?須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成道永生的道路,注定要孤獨永生,誰也沒法陪伴你,這種孤寂感,唯有斬斷心中羈絆,你才能夠承受的住!"

對方再度踏出一步,聲音平淡,但是卻鋒芒畢露!

"舍我之外,全是外物!"

"天地之中,萬物皆可殺!"

"你就是因為太過執著于次,才不敢殺人,才會有著顧慮,你就是沒法看破這種種諸般虛妄,所以你不可能證道永生!"

"連自己的本性虛妄都掙脫不了,你談什麼證道永生?"

白袍男子聲音平淡,沒有一絲感情波動,不像是在訴說著什麼生殺大道,反而像是高談闊論的高朋好友,他緩緩的看著陸少游,平和淡然的對著陸少游道:"陸少游,我對你說了這麼多話,你還不能悟透這一切嗎?"

"證道永生為何要掙脫這些親情友情?誰說我陸少游是做不到?誰說我陸少游有著各種顧慮?"陸少游一聽對方的話,頓時就笑了,開玩笑,他陸少游在下界可是一尊殺神,見神殺神,見佛殺佛,誰也阻擋不了,只要他想殺,誰也阻攔不了他!

但是,如今竟然有人在他的面前說自己太過顧慮其他,反而成不了大道.

"那不是我的道路,或許是你的道路,但是卻成不了我的道路."陸少游突然抬起頭來,滿臉平靜的道.

"或許你以殺成道.但是我的成道之路,並非是殺道,大道三千,條條都可證道大羅,我沒必要選取和你一樣的道路."

"我的道路我自己選擇,沒有必要走前人的路."

"我陸少游自當披荊斬棘.走出屬于我自己的一條路!"

"你們前輩的路,對于我而言,雖然有參考意義,但是卻沒法成為我成道的標杆."

"我要成道,自然有我自己的路!"

"若是將所有的人都殺光了,那就真的成為了孤家寡人,天地之間,唯有自己成道,算的了什麼?一個人面對一片天地.只會永世孤寂."

"我為什麼要成道永生?為什麼要證道?"陸少游看著對方高大無比的身軀,整個人絲毫不懼,反而是聲音平淡的道,突然,他抬起頭來,望了一下虛空中深鎖的魔云,緩緩的道,"我以前在下界的時候.之所以想要證道永生,是因為我發現.壽元再悠久,也會終有一天面臨死亡,壽元終結的那一天,終究也要生老病死,誰也阻攔不了."

"直到後來,我的修為大漲.成為了皇主,修煉到了長生七重的時候,我才發現了一個事實,那時候我舉世無敵,遠眺八方.無人是我一合之敵,那時候我的孩子都誕生了."

"然後我就有了新的想法."

"為什麼我要證道?為什麼我要永生?那自然就是為了守護一切,我需要守護一切的力量!我想要進入地仙界,是因為我在下界是不可能證道的,下界天道殘缺,而且不外露,就算是將三千大世界的大道統統凝練在一起,也遠遠不能證道."

"五帝最終死在我的眼前,即便是帝禹那等天才,極盡升華,最終還是隕落當場,化為飛灰."

"等到我成為皇主的那一刻,我終于明白了五帝內心的孤寂,那種寂寞,也終于明白了他們為什麼就算是明知會死亡,也要嘗試極盡升華,沖擊地仙界!"

"我想要變強,想要變得更強!那麼我為什麼要變強?我為什麼要永生?自然是要守護我的孩子!"說到這里,陸少游的神色竟然罕見的變得溫柔下來,自從他在炎烏族大婚之後,他的孩子誕生了之後,他整個人的殺心就徹底的被孩子誕生的喜悅沖淡了.

"以前,我是一個人,為永生乃是為了躲避生老病死,現在,我是一個父親,想要變強,便是為了守護我的家人,還有朋友!"

"如果我連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長輩,統統都舍棄的話,我永生了,又有什麼意義?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我若要證道,則世人人人皆可證道!我若證道,則世間人人為龍!"陸少游猛然大吼一聲,聲音震動乾坤,這一下他吼出了自己的最強聲音!

轟隆!整片天地都陷入了一片混亂中,四周的殺道劍意竟然一下子陷入了混亂之中,似乎被陸少游的意志所震動到,竟然微微震蕩了一下,一股淡淡的漣漪向著四方擴散開來.

"你連自己的來曆都不知道,竟然還妄想證道?"白袍男子似乎被陸少游的話語所震撼,竟然微微退後了一步,身上的氣勢似乎也微微停滯了一下.

"來曆?我說過了,我叫陸少游!"陸少游的眸子猛然明亮了起來,淡淡的道,"今生就是今生,來世和前生都和我無關,我陸少游既然今生而來,便只求今生最強!我也只在意晉升,前世和來世都是虛妄,唯有現在,才是最重要的!"

"來世和前世都是因為你們這些人害怕自己證道不成,所以才會有的想法,一旦有了這種想法,自然而然就已經落了下乘,怎麼可能會成就永生?怎麼可能證道?"

"我只爭當世!唯有今生,不求來世,我證道就在今生!"陸少游猛然一步踏出,身上的氣勢暴漲,整個人陡然間變得高大無比,"世間萬物,都是由大道而生,非常貼近大到,只是沾染了後天種種諸般虛妄,所以才會背離本身,只有看破這一切,方才能夠貼近大道."

"我看你是還沒有看破這一切,所以才會妄言."

"以殺證道,的確是厲害,也的確是了不得,在殺中截取一線生機,但是這以殺證道到了最後,還剩下什麼?豈不是要和天地大道合二為一,自己和天道合一?那還有什麼意思?"陸少游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看著眼前的男子,笑著道,"你的道,是你的道,但是卻不是我的道,你不適合我,我自然不會遵從你的道."

"斬殺自身情緒固然厲害,但是我不需要斬殺自身情緒,也能證道!我,陸少游,只求今生,自然不需要斬殺情緒!"陸少游緩緩的道.

"你倒是自信."對方看著陸少游,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陸少游,面色陡然間一變,反而是微微笑道.

"因為我有一顆無敵的心,心中無敵,自然天下無敵!"陸少游傲然道,"就算是三千神體攔在我的面前,我又何曾畏懼過?"

"哈哈哈哈哈哈!"看著這樣自信滿滿的陸少游,那中年男子竟然猛然大笑起來,狀若癲狂,瘋狂的大笑著,笑的前仰後合.

"有什麼好笑的?"陸少游淡淡的笑道.

"好好好!"那中年白袍男子對著陸少游豎起了大拇指,笑道,"好一個堅定本心,好一個心中無敵,自然天下無敵,好好好,小子,我很看好你,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在今生證道,怎麼在無數天才中脫穎而出?"

那男子對著陸少游充滿深意的一笑,隨即對著陸少游猛然點出一指.

嗡!

一道劍吟聲猛然從陸少游的識海中響起!

"小子,你算是過關了,你要的碧靈果就在旁邊,你自己采摘,然後趕緊離去,否則隕落了可不要怪我."一道淡淡的聲音如同風聲一般嘶鳴在陸少游的耳邊.

轟!

陸少游只感覺到四周一震,隨後空間猛然破碎開來,所有的風景猛然炸裂開來,所有的一切刹那間都歸于虛無,只剩下冷冷的山風呼嘯而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那白袍男子誰也瞬間消失無蹤,失去了蹤影.

"小子!厲害啊!哈哈哈!你竟然干敗了太古劍祖!可以啊!哈哈哈哈哈!"就在陸少游回過神來的時候,聖靈猛然大聲吼道,哈哈狂笑不止.

"什麼?你說剛剛那人是太古劍祖的投影?"陸少游頓時心中一怔,隨後大為吃驚的道,"剛剛和我在心靈世界論道的竟然是他?!"

陸少游心中的震驚不可謂不大,要知道太古劍祖那可是在太古凶名赫赫的可怕人物,死在他手中的神魔都不知道有多少了,一劍劈落九天,無數的仙人都要隕落,就連他的識海之中也有一道劍意坐鎮其中.

"竟然是他?!他竟然親自前來考驗我?"陸少游頓時驚呼道,"難道他還沒有隕落嗎?聖靈?在太古大劫中,他沒有隕落嗎?"

"不知道,在太古大劫中,他即為活躍,至于後來上古時代,中古時代我就不是很清楚了,那時候我已經被封印了."聖靈贊歎道,"我和老鏡子兩個人還在擔心,你是不是會被那個太古劍祖給弄的道心破碎."

"沒有想到,你小子,竟然一下子將那老小子給掄倒了!哈哈哈哈!爽!爽!爽!"聖靈和老鏡子哈哈狂笑道.

陸少游聽得,頓時心中啞然.(未完待續..)

ps: 第二更送到!

上篇:第一千兩百零五章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下篇:第一千兩百零七章 胸中凝五氣,頂上聚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