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元君之子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元君之子

"時間回溯,破除虛妄!"羽冠年輕人猛然雙手一震,打出了無窮神則,渾身的大羅法則都在轟然嗡鳴,他的雙眸中閃爍著無窮的真諦,宇宙真理,隨後一面更加琉璃色的鏡子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隨後就看到陸少游的背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竟然敢窺探我!找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鏡面中的陸少游猛然發出了一聲冰冷的怒喝聲,一股無邊高傲的怒火從虛空傾瀉而下,一股濃郁的大日真火當空破空降臨,那琉璃色的鏡子頓時被刺穿,當空震成了齏粉!

轟隆!

虛空中陡然一震,只見一股無邊憤怒從虛空中誕生,一股無比尊貴的氣機驟然噴薄而出,死死的鎖定在了這個羽冠年輕人身上,濃烈的大日真火驟然當空焚燒,四周的大羅金仙頓時渾身一震,一個個紛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股可怕的琉璃鏡子中的人影,對方隔著遙遠的時空,竟然依然可以發出讓他們渾身大羅法則都要顫抖的威嚴,尤其是那股大日真火,幾乎要將他們渾身的大羅法則熔解的味道.

"噼里啪啦!"

琉璃鏡子頓時破碎開來,化為漫天的水晶,當空飛濺.

"好強!好厲害!"這一股無邊的怒火傾瀉而下,就好像是上蒼之子發出了怒火,降臨下了雷罰,隔空打出一記,那羽冠年輕人也隨即連連後退,但是他的臉上卻流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尤其是那一雙眸子,殺氣如潮,毀滅時空,無盡的大羅法則在他的眸子中演化生滅,一**的散發開來.竟然形成種種異象,仿佛有著億萬生靈,平行空間破碎滅亡的景象,也不知道是修煉了什麼曠世法門.

"此人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如此了得?"王叔有些驚訝的看著炸裂為齏粉的鏡面,語氣之中都帶著一絲絲的震撼.

"少主,你一定要小心啊.這個年輕人絕對是一個高手中的高手,只是隔空遙遙對了一擊,就將少主生生擊退了數步,只怕是不能力敵啊!"那個叫做林叔的中年人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道.

"無妨,我們這麼多人保護少主,而且少主功參造化,最近更是得到主母灌頂培養,在元墟之中又曆練了那麼久,同輩之中.想要擊敗少主的人少之又少,更不要說什麼擊殺少主的人了."其他幾個大羅金仙巨無霸都不以為然的道.

"齊少主,這一次乃是一個大機遇,主母他老人家也已經推算過了,最近的天道複雜難明,有著許多的事情要發生,就算是天庭也不能免俗,一場浩大的殺劫即將降臨.這一次的殺劫極為厲害,據說乃是無量量劫.比之前的殺劫都要厲害無數倍,一旦這一次的殺劫過去,將會開啟新的曆史篇章."一個渾身穿著麻衣的高瘦道人笑著道.

"不錯,齊少主,主母也和我們說過,這一次主要是讓你多多磨練磨練.讓你的修為大增,等到大劫來臨的時候,讓你得到天庭的重視培養,和那些其他大人物的子女競爭一番,最好是能夠技壓群雄才是最好."另外一個老者也是笑著道.

"哦?還有這事情?母親竟然沒有和我提起過一絲一毫."頭戴羽冠的年輕少年齊少主眼中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同時笑著道,"怎麼,難道我的修為還不能夠力壓群雄嗎?我現在的修為可是大羅金仙巔峰境界,在修煉下去就是元君才能夠觸碰到的境界,天人五衰,不是那麼容易度過的,我還需要大量的積累,以及心境上面的磨練,不過一番打磨下去,晉升元君那是板上釘釘,輕輕松松就可以成就元君,還有誰能夠比得上我?"

"齊少主,你這話就說的太誇大了,這世界上,天才乃是琲e流沙,無窮無盡,更何況如今正值大勢將至,無數天才,三千神體紛紛出世,一些隱世不出的高手也紛紛破關而出,高手如云,天才如雨,如同雨後春筍一般."

"甚至有一些天才,可以越級挑戰,在太古時期,就經常聽說一些太乙金仙境界的天才,可以越級搏殺大羅金仙!"

"怎麼可能?!太乙金仙再怎麼強橫,怎麼可能可以搏殺大羅金仙?要知道,這是違背宇宙天道法則的,太乙金仙再怎麼強橫,怎麼可能擊殺大羅金仙?若是可以和匹敵大羅金仙,我倒是見到過一些,若說是擊殺大羅金仙,這,也太太不可思議了吧?"齊少主皺著眉頭道.

"少主,這個天地之中,無奇不有,許多的絕世天才,蓋世妖孽,都是可以越級挑戰的,只是少主,你還沒有遇到過."一個巨無霸笑著道.

"不錯,也正是因為如此,主母才讓我們陪著少主一起出來見識見識世面."林叔畢恭畢敬的道.

"好好好,竟然有這種事情,這個先不談,剛剛那個年輕人,他的身上散發著一股尊貴的氣息,他的血脈極為高貴,他的來曆也極為不凡,那股濃烈的大日真火,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齊少主興奮的點頭道,"我齊天運起運不凡,但是想要與天地同齊,還需要許多的天才氣運,將他們的氣運統統吸收之後,我的氣運就會暴漲,融入到我的命運之中."

"而且這種天才,將他們殺死之後,都會讓我有一種戰斗快感,這一次也一樣,我一定要將這個小子擊殺!奪走我的那麼多寶物,此人絕對要死!"齊少主躍躍欲試的道.

"可是此子可是一個人擊殺了太初魔頭和天庭破軍星君的,只怕是有些困難啊."林叔頓時不同意道.

"此子雖然擊殺了太初魔頭和天庭的破軍星君,但是此子卻沒什麼了不得,我剛剛推算了一下,卻發現他們的戰斗過程極為模糊,想來應該是天庭星君破軍一不小心,失去了防范,所以才被那個小子得手了."

"林叔,你實在是太謹慎了,這樣畏首畏尾,還怎麼修行大道,得證永生?"似乎是感覺到了厭煩,齊少主突然對著林叔喝道.

"少主教訓的是."林叔也聽到了齊少主口中的不耐煩,心中只好暗暗歎息了一聲,他早就已經感覺出來了,這個年輕人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能夠操控大日真火的高手,而且可以發出讓他渾身大羅法則都要熔解的威嚴,此人絕對是絕世天才.

"這一次事情,只怕是要失敗,不過也好,讓少主自己吃一下苦頭,才知道老夫所言甚是,否則老夫一直這麼說下去也沒有什麼用,而且還有主母留下來的一枚符箓,那個小子雖然強橫,但是應該沒法抗衡元君符箓."林叔心中暗暗思索.

而在另外一邊,陸少游正在和離兒三人一起飛馳的時候,他的身軀猛然一震,一股大日真火直接噴薄而出,他猛然回頭,雙眸中迸射出金色的神光.

"什麼人?!竟然敢窺視我?!找死!"

陸少游怒喝一聲,大手猛然一抓,這一爪子下來,頓時就如同大日金烏在震怒,一爪子抓落,諸天萬界都被囊括在這一爪子之中,漫天都是大日真火在燃燒,站在陸少游旁邊的侍女甯兒,頓時感到渾身一震,似乎只是遙遙的看上陸少游一眼,渾身的金仙法則都有一股即將解體熔解的味道,陸少游身上的大日真火實在是太精純了,即便她是絕代金仙,又是龍族傳人,但是依然沒有什麼辦法抵擋.

轟隆!

陸少游的大手似乎拍擊在了虛空中的某處,隨後就緩緩的伸了回來.

"怎麼了?陸大哥?"離兒連忙上前柔聲道.

"沒什麼,剛剛有一群宵小似乎是在我們剛剛離開的那處秘藏中降臨了,結果什麼都沒有得到,所以在用先天八卦回溯時空,想要返本還源追溯到我,窺視我的一切,結果被我擊退了."陸少游微微搖了搖頭,笑著道.

"竟然還有這等人?此人莫非是不要命了?竟然敢前來窺探你這個怪物?"甯兒也是滿臉奇怪的道.

"那個人似乎是一個年輕人,我感覺他身上的氣息,也極為不簡單,似乎有著一股天人五衰的味道,不過他的修為依然是大羅金仙,應該不是正在渡天人五衰的元君高手,元君高手都躲了起來,企圖度過天人五衰,不過此子身上既然擁有天人五衰的氣息,估計是身上有著元君高手留下來的什麼符箓,或者是法寶之類的護體."陸少游料事如神,只是氣息接觸之下,就將齊少主的秘密推算出來個七七八八,他手指彈動,撚動著一縷氣息細細的感受著,這一縷氣息正是他從齊少主身上隔空截取過來的.

"你竟然隔著那麼遙遠的時空,生生截取到了對方的氣機?"甯兒和離兒都是大吃一驚,不可思議的道.

陸少游聳了聳肩,不以為然的道:"雕蟲小技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ps:第一更

上篇: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羽冠少年     下篇: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半步大羅,生命古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