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邪帝君臨,萬惡源泉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邪帝君臨,萬惡源泉

啪嗒

安輕舞的小手輕輕的搭在了陸少游寬厚的肩膀上,隨後對方猛然一撕,陸少游身上的白色長袍直接被撕裂開來,五道長長的血痕出現在陸少游的肉身上.

"踏天八步!"陸少游猛然長嘯一聲,猛然連踏八步,八步踏出,時空激蕩,云水紛飛,陸少游身子來連連後退,將對方束縛時空的氣息統統踩碎,隨後身子爆退.

"竟然躲了過去?"安輕舞輕輕一笑,同時發出了一聲訝異的驚咦聲,隨後身子一動,爪子就好像是無窮無盡的天柱一般猛然從虛空中抓破而來,濃烈的仙光伴隨著一道道大羅法則噴薄而出,彼此纏繞著,當空絞殺而來.

"金烏的血脈,不容褻瀆!大帝的威嚴,不容侵犯!"陸少游突然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猛然拔高,無盡的威嚴從他的身軀上流淌下來,同時他的九枚道果統統懸浮起來,為首的那一枚道果當空挺立,古老而模糊的帝字從那道果之中浮現出來,在陸少游的神國之中大放光明.

轟隆!

陸少游的身軀一下子拔高,他的肉身就好像是無限制的升高,整個人不停的沖擊向無窮無盡巔峰,宛若蓋世狂龍一下子沖出了海平面,直上九重天,漫天仙光從陸少游的身軀之上沖出來,一股無上長-風-文學 .cfwx. 威嚴傳來,隨後就看到陸少游整個人如同白虹貫日,長劍橫空,當空撕裂,漫天光芒潑灑,刹那間就刺殺過來.



四周所有的太古高手頓時感到渾身一震,從陸少游的身上,他們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濃烈如天的洪大氣機.這一股氣機實在是太過于磅礴了,一下子沖擊過來,讓他們一個個都忍不住想要雙膝一彎跪伏下來.

"大帝的血脈威嚴!"四周的太古高手們都在這一刻,感到了窒息,心中發出了震驚的咆哮聲.

彭!

陸少游這一招殺來,頓時就打的安輕舞連連後退.所有的招式在陸少游的大帝威嚴面前,統統都是虛妄,根本抵擋不住,關鍵時刻陸少游的金烏血脈徹底發威,大帝神威從他的血脈中催發出來,連聖靈都激動的手舞足蹈,多少年過去了,他竟然再度感受到了來自遙遠太古的大帝氣機.

安輕舞被陸少游一擊得逞,頓時連連後退.穩住了嬌軀,發出了妖嬈的輕笑,同時一雙素手猛然反轉,當空拍擊而下,施展出了絕世殺道,漫天仙光都在升騰,她的嬌軀都被濃烈的仙光所籠罩,和陸少游打的風生水起.平分秋色,兩人不停的交手.刹那間就交手了近千個回合,但是卻依然不分勝負,兩人殺的有來有回.

就在這個時候,陸少游猛然覷准了對方一個破綻,大手猛然一震,打出了五帝絕學.王道世紀,一招打出,就如同王者出征,萬眾臣服,無數的高手統統都要被陸少游所懾服.這一股仁慈的王道剛剛施展開來,登時就逼迫的安輕舞連連後退.

"轟隆!"

眼看著陸少游就要將安輕舞逼退的時候,虛空中猛然爆發出了一股邪惡無比的力量,這股力量刹那間爆發開來,陸少游只感覺到一股邪惡到了極點的力量轟然凝聚在一起,化作一只奇黑無比的大手抓向陸少游,一聲聲罪惡的呼喊聲從這只大手之中傳遞過來,一聲聲罪孽的嘶吼聲傳遞而來,每一道嘶吼聲都讓人感受到一股沉淪的味道,似乎連神魂都要被拉扯進去,陷入到永琲漕I淪中.

"什麼人?!"陸少游和安輕舞齊齊高叫一聲.

轟隆!

那只漆黑無比的大手猛然向著陸少游抓來,陸少游轉過頭來一看,只見這只大手之上,漆黑一片,而手掌上則是一只只眼睛,不停的轉動著,死死的盯著陸少游,一道道金色的詭異符文出現在這只大手上,有著一股玄妙,神秘的意味.

"桀桀桀,安輕舞,既然你收拾不了這個小子,倒不如讓給老夫了,在這個小子身上,老夫感受到了濃烈的阿育魔族的怨念,想來此子殺死過不少老夫的族人,雖然這個小子遮掩的非常好,但是老夫依然感受到了."隨後就看到一個那個阿育魔族的高手身穿漆黑的斗篷,血紅色的雙眸閃爍著嗜血的殺機,對著陸少游不停閃爍.

"姑奶奶的事情,你居然也敢插手?伽羅,你的膽子倒是不小."安輕舞妖媚的眸子中頓時就流露出了一股冰冷的殺機,瞟了一眼對方道.

"給我開!"

就在這個時候,那只冰冷的大手中轟然發出了一聲怒吼聲,隨後阿育魔族的伽羅流露出了一絲不敢置信:

"我的罪孽大手印,竟然被他破開了?這怎麼可能!就算是普通的元君高手想要破開我的罪孽大手印,也要花費上許多的經曆,我的罪孽大手印可是采集了諸天萬界無數的罪孽氣息,甚至還有一絲萬界原罪氣息,一旦沾染上,就只有隕落,徹底沉淪的結果,這個小子竟然破開了 ?這,這怎麼可能?!"

倒是安輕舞,原本還有些怒意的笑臉登時就變得輕佻起來,對著沖出來的陸少游流露出了一絲媚笑:"咯咯咯咯,小弟弟倒是挺勇猛的啊,希望你到時候來到了奴家的床上,還能這麼勇猛啊咯咯."

"我呸!這個淫婦!"在後方的敖鸞也聽到了安輕舞輕佻露骨的話語,登時俏臉一片通紅,不由自主的呸了一聲道.

"轟隆!"

只見下一刻,陸少游的身上猛然傳來了一股驚天動地的邪氣來,這股濃郁的邪氣實在是太過強烈了,所有人都不由皺起了眉頭,太古帝子的身上怎麼還會有這麼濃烈的邪氣存在?

"萬古邪帝君臨術"

陸少游猛然大吼一聲,一座浩大無比邪惡國度轟然從天而降,憑空砸落下來,漫天氣機潑灑,同時一個古老而邪惡的身影從陸少游的身上猛然升騰起來.

"你的血液,是我祭祀的尸畫……"

"你的血肉,是我饑餓的食糧……"

"你的哀嚎,是我征戰的號角……"

……

一聲聲古老而邪惡的歌謠聲從陸少游的身上流淌出來,同時那個冰冷的高大身影猛然矗立虛空,邪惡的國度緩緩張開,頓時那罪孽大手印所有沉淪罪孽的氣息頓時就被那座邪惡的國度統統吞噬了個干乾淨淨,同時陸少游的身軀不停的升騰起濃烈的邪氣來,那道高大的古老邪氣身影,不斷的和陸少游的身軀合二為一,隨後竟然反過來伸出來一根漆黑的爪子向著阿育魔族的伽羅抓來.

轟隆!

"這是什麼氣息?"伽羅自然也感受到了陸少游身上的氣機,頓時也嚇了一跳,陸少游身上那股的邪惡氣機,不知道要比他邪惡了多少億萬倍,和陸少游一比,他簡直就是一個小娃娃一樣,而陸少游則如同一個巨人,兩者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毫無可比性.

"好邪惡,好邪惡!太邪惡了!"敖鸞也感受到了這股濃烈的邪惡氣機,這股氣機一散發開來,她的嬌軀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身上的皮毛都紛紛炸裂起來,似乎下一刻就要被逼的露出了龍身.

"這是什麼邪惡的氣息?簡直就像是萬界諸邪的源頭一般!"四周的太古高手也一都一個個的驚呆了,不可思議的怪叫道.

"好邪惡!太邪惡了!太古帝子的身上,怎麼還兼修了這麼邪惡的法門?!"

"太可怕了!他到底是什麼人?這肯定不是東皇太一大帝留下來的修行法門,一定是別有高手在指點他,否則他是不可能會這門法門的!"

"不僅如此,還有太上聖人的法門,他是怎麼修行到的?按照道理來說,太上聖人和東皇太一大帝當年只怕也不怎麼對頭,怎麼會將這門法門傳授給了太古帝子的?!"

"沒道理啊,太沒道理了,這個小子到底是為什麼?"

"給我開!"陸少游猛然長嘯一聲,身子猛然一縱,碩大無比的邪惡大手頓時就抓向了伽羅,幾乎是一念之間,陸少游的的大手落下時,虛空之中,一下子就出現了無邊血海,沉淪破碎的世界,瀕臨毀滅的輪回,天上所有的日月星辰,統統散發著濃烈的邪氣,所有的大陸淨土,都轉化為了罪孽的土壤,所有的生靈,都抓化為了邪靈,一個個不停的嘶吼著.

轟隆!

這一股邪惡的力量一落下來,頓時所有人心頭一震,整個人都要被那股邪惡的氣息詛咒的墮落入永琲熔`淵.

"好可怕的邪惡力量!"

伽羅和安輕舞兩個人齊齊大驚失色,再也不做任何停留,只見她們兩個人齊齊大吼一聲,打出了十成功力,當即虛空魚龍漫衍,天光大放,濃烈的光芒沖破虛空黑暗,磅礴的詛咒力量也被這兩人的可怕力量聲聲撕碎,兩個人的身軀挺立當場,宛若兩尊從太古時代跨越回來的戰神一般,打破虛空,撕裂黑幕.

上篇: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八步可巡天     下篇: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太古巨頭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