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替死神符,元君之怒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替死神符,元君之怒

"陸大哥,父皇讓你收下,你就收下吧,我在離開苦海的時候,父皇也曾經給過我一份..ybdu."離兒也露出了一絲柔美的笑容.

陸少游見推脫不掉,也不再客氣,點點了頭,接過了那重光替死神符,他伸出手來,擠出來幾滴精血來,滴在了稻草人的心髒出,你稻草人微微發出了一道淡淡的血光之後,緩緩的飛了起來,融入到陸少游的體內,好像是一個保護膜一般,將陸少游徹底的籠罩住.

嗚嗚嗚——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之後,那光芒才緩緩的消散開來.

"一切准備就緒,寡人也沒什麼想要說的了,切記小心為上."帝辛看著陸少游,凝聲道.

陸少游點了點頭.

當天中午,陸少游就和敖鸞,甯兒三人結伴離開了苦海,向著外界飛馳而去.

……

就在離開苦海的時候,天庭的深處,一個宮裝美婦緩緩的從閉關之中悠悠醒轉過來,美眸緩緩的張開,柔弱的身軀上猛然散發出一股濃烈的威嚴感,頭上的鳳冠微微搖晃了一下,宮裝美婦緩緩的起身,身上的氣機一片冰冷,就好像是寒冬臘月中的寒風一般.

"秦太虛,你殺死本宮的孩子,你死定了."冰冷的氣機從她的嬌軀之上流淌下來,她緩緩的一步邁出,雙眸中閃爍著冰藍色的光芒,她從靜室之中緩緩的走出來.

嘩啦——

虛空猛然被撕裂開一個碩大的 黑洞,宮裝美婦一步踏入其中,頓時消失無蹤.

"我們的孩子,不能白死,一定要用你的鮮血來祭奠!"冰冷的殺機盤桓在虛空中,良久都不散去."本宮留下來的精神意念竟然都沒能殺死你."

"看來應該和夫君好好去商量一下,秦太虛雖然沒什麼,不過他背後的平天大聖就有些麻煩了,而且還有齊天大聖那潑猴."宮裝少婦穿梭在虛空之中,腳步移動,刹那間就離開了 原地.來到了一座更加浩大無比的宮殿面前,一座座浩大無比的連綿宮殿出現在她的面前.

"夫人,進來吧."

她剛剛落下,一道悠揚的聲音突然響在她的耳畔,宮裝少婦一聽,隨即身子一動,直接閃爍了進去.

"夫君,你這麼著急的召喚我過來是為什麼?"一尊碩大無比的白金色的王座緩緩的升騰起來,那宮裝少婦緩緩的坐在白金色的王座之上.同時問道.

"暗算那個小子,失敗了."對面的是一個男子,須發皆白,長相英俊,給人一股詭異的感覺,身上穿著一襲淡藍色的長袍,頭上戴著一個高冠,腰間別著一枚玉佩.用五個字來形容,就是白發年輕人.此人長相實在是太過年輕了,但是須發皆白,唯有白發年輕人才能夠形容此人,尤其是那一雙眸子,仿佛是曆經了無盡的歲月,看遍了人生的起起伏伏.喜怒哀樂之後才會有的那種滄桑感.

"失敗了?這個我自然知道,但是你是怎麼失敗的?這個小子有這麼厲害嗎?"宮裝少婦不是別人,正是斗姆元君,她此時心中也有些驚訝.

"這件事情有些複雜."對方搖了搖頭,緩緩的道."我總感覺這個小子的背後,只怕是有大人物."

"什麼大人物?"斗姆元君也皺起了眉頭,"我只知道這個小子的身後,有齊天大聖那個潑猴,還有那個平天大聖幾個妖族大聖,不過他們雖然了不得,怎麼可能敢和我們天庭相抗衡?"

"沒那麼簡單."聽了斗姆元君的話,那個白發年輕人隨即緩緩的搖了搖頭,從王座之上站了起來,雙手背負的在大殿之中緩緩踱步.

"你看到的都只是表象,真正的東西卻沒有注意到."

"什麼沒有注意到?"斗姆元君身上的寒氣愈發的濃烈,仿佛寒冬臘月中的冰冷寒風之中還夾雜著無盡的風刀霜劍,只是氣息一動,登時就有了一股冰封三千世界的氣機,她也緩緩的從王座之上站了起來,冷冷的看著白發年輕人道.

"這一次,可是你讓我們孩子前去什麼狗屁試煉試煉的,但是結果讓我們的寶貝孩子一下子隕落了."

"你若是想要推脫不報仇,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放過你的!"說著說著,斗姆元君身上的冰寒氣機愈發的濃烈,仿佛是一尊永遠都無法化開的萬年堅冰,尤其是她的眼神,就好像是天道一般鋒銳,死死的盯著白發年輕人道.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白發年輕人聽了對方的話,頓時眉頭一皺,隨即緩緩的轉過身子來,看向正滿臉冰冷的斗姆元君,輕聲責備道.

"怎麼說都是我的孩子,孩子的死的確和我有著直接的關系,不過這次我讓他去是我算過了,我們孩子命中該有這一劫,就算是我不讓他去,只會讓他死的更快,這便是天道輪迴,這是我們孩子的命,縱然是我,也沒有辦法."

"況且,我也沒有說過不為我們的孩子報仇啊是不是?"白發年輕人看著還在冰封著俏臉的斗姆元君,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色,他伸出手來,輕輕拍了拍斗姆元君的香肩,緩緩的道,"你啊,還是這麼一個臭脾氣,都這麼多年過去,也該改一改了."

斗姆元君身上的氣機這才緩緩的停滯了一下,似乎聽了對方的話,心中的怒氣稍微得到平緩,氣息微微弱了下來,但是看向白發年輕人的目光依然冰冷凜然.

"我說過了,這件事情比較複雜,但是並沒有說過不報仇."白發年輕人雙手背負,重新轉過來,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殺氣,說著這句話不僅沒有殺氣騰騰,相反,反而有一股仙氣飄渺,隨時隨地都要飄然而去的味道,"殺死我孩子的一定要死,無論他是什麼人,無論他的身份是什麼,一樣要死."

"不過,殺他是必然的,我們先要弄清楚這個小子身後的那些勢力."白發年輕人話鋒一轉,繼續道,"你知道我是怎麼殺他的?"

"我施展出擒拿手印,原本是想要趁著天機混亂,苦海又可以掩蓋天際的雙重天機掩蓋的情況下,將這個小子生擒,誰知道那個小子的身上竟然藏著一件太古秘寶."白發年輕人緩緩的道,同時他的手指一動,隨即就將虛空化作了一道碩大無比的水晶銀幕來,在水晶銀幕之中,只見無盡的苦海風暴正在肆虐,隨後一只漆黑大手裹挾著一個碩大無比的黑洞向著陸少游鎮壓而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陸少游的身上猛然穿來了一道驚天動地的劍吟聲,濃烈的劍吟聲當空響徹,隨後爆發出了滔天劍氣來,銀幕之上,看到一道冥冥之中的劍影猛然從陸少游的手中猛然鑽了出來,帶著無邊的威嚴轟然一絞,將那只大手絞成粉碎,連那個黑洞都被絞的差點崩潰開來.

"哼!"隨後那個黑洞中的存在猛然傳來了一聲悶哼聲,黑色大手再度凝聚而成,想要再度向著陸少游殺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冰冷的冷哼聲猛然響起,同時一根骨指猛然從黑洞的虛空壁壘中穿梭過來,發出了一聲冰冷的巨響,刹那間就將他的黑色大手給撕裂開來.

"噼里啪啦!"

就在這個時候,陸少游趁著這個機會,一下子沖進了苦海之中,三下兩下,就徹底的消失無蹤.

"剛剛那只骨指是什麼人?"斗姆元君這一下子也看出了一些名頭,黛眉微微一皺,似乎在沉思著什麼.

"不知道,不過這只骨指之上,鬼氣森森,有著一股濃烈的鬼氣在盤旋,很有可能是地府的某尊閻王,乃至那些鬼帝出手了."白發年輕人緩緩的道.

"那麼這個秦太虛沉入到了苦海之中,到底會不會死?"斗姆元君突然開口問道.

白發年輕人伸出手來,緩緩的掐算著,但是沒過多久,就搖了搖頭道:"推算不出來,此子乃是一個異數,命格天生奇特,沒法算出來,不過我看此子估計是死不了,有著許多大人物在撐腰,否則也不會這麼快的崛起,連東來老和尚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而且此子的身上肯定有許多的寶物,否則他不會這麼果斷的就沖進苦海之中,再聯想一下剛剛那一根骨指,只怕是和地府的那些老不死也有些聯系."白發年輕人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聲音有些飄渺,"不過無論他的背後是神峨眉人,他既然你殺了我的孩兒,他就要死,上天入地,誰也救不了他."

"對了,最近大天尊有沒有什麼動作?"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那個白發男子突然轉過頭來,看向宮裝少婦斗姆元君.

斗姆元君皺了皺眉頭,緩緩的搖了搖頭道:"我最近都在閉關修行,為了應付即將到來的大浩劫,沒怎麼在意,不過似乎也沒有聽說過有什麼事情."

"好的."白發年輕人隨即眸子一動,似乎有著一道道精光在閃爍,"我們走,去找大天尊,借他昊天鏡去搜索那個小子的方位!"(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離開彼岸,前往龍族     下篇: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道怒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