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輪回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輪回

一處古老的山谷深處,一個纏著黑袍的男子緩緩的轉過身來,他的臉上,帶著一張青銅鬼面!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原罪!

而在原罪的旁邊,則是站著同樣一襲黑袍的妖異少年,在他的眉心處,此時有著一朵黑色的蓮花在熠熠生輝,閃爍著一股無邊無際的味道,仿佛整個人都有著一股自由的味道.☆→,

"道友,看你似乎道行恢複了不少啊."原罪隔著一張青銅鬼面,輕輕的道.

黑袍妖異少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只見這一張青銅鬼面閃爍著銅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讓人捉摸不透,一切的一切都被這一掌青銅鬼面遮蔽了起來,他輕輕的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眉心,意味深長的道:"還行,恢複的還不錯,我的身體的確是在恢複,不過通天道友似乎最近沒怎麼發狂了?"

"通天?"青銅鬼面低吟了一聲,隨即發出了一聲輕笑,轉過頭來,看向遠處,只見山谷的外面,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汪洋,而他們口中說的通天道友,此時此刻正站在一座礁石之上,整個人就好像是一片沉悶無比的太古神山,壓抑而深沉,讓人感到心情震撼.

這一具魔軀自從跟著他們來到了這座島上之後,一直都屹立在島礁之上,一言不發,似乎是在沉睡,又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他身上的氣勢極為強悍,雖然是通天魔軀,沒有通天聖人的元神,但是縱然如此,依然散發著震撼古今的恐怖威能.

"這魔軀倒是有意思,過了這麼多天了.每天都對著這一片大海在發呆."青銅鬼面男子原罪輕輕的道,他聲音沙啞而低沉,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磨砂一般.

"呵呵,那是因為這里是東海,傳說中的三仙島曾經就盤旋在東海之上."倒是那黑袍妖異少年輕笑道.

"難道說,他是在回憶自己的前身?!"原罪身軀頓時一陣巨震."這世上難道還有輪回不成?輪回不是早就已經崩毀了?在那一場大戰中?!"

"那輪回不過是一個空殼.你以為地府中的輪回就是真正的輪回了?那不過是有人為了成道,特地為天地塑造的一個往生通道罷了,並不是真正的輪回."黑袍妖異少年輕聲道,身子緩緩的一動,向著遠處輕輕的飄去.

"往生的通道畢竟只是權宜之計,終究是要崩碎的,因為這世上從來就沒有輪回."

"這天地本就殘缺,若是有了輪回,豈不是就是完美世界?天道都有缺.世界何來無暇?地府中的輪回的確是在那一場大戰中毀了,不過也是命數,命中該有一劫."黑袍妖異少年的臉色愈發的滄桑,他的眼神中閃爍著一點點的星光,仿佛是經過了無盡的滄桑,似乎是從古老的神話之中走出來一般,他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聲音在風中緩緩飄蕩:

"這世上.真正的輪回是不存在的,只有輪回的事.沒有輪回的人."

對方的聲音在風中飄蕩,最終越來越低,低到無法聽清,而原罪則是渾身虎軀一震,青銅鬼面之下的臉色似乎在劇變,他的眼神驟然就變得低沉了下來.過了許久才緩緩的恢複過來.

"不,這世上輪回是存在的,因為我就是從輪回中爬出來的那個人."原罪看著黑袍妖異少年緩緩離去,遠遠的看到對方站在了通天魔軀的身旁,似乎是在向著遠方遠眺.他口中低低呢喃起來,不過他的聲音誰也聽不清,甚至連他自己都聽不清.

輪回.

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世界上最為神秘的存在,誰也不知道,輪回到底存不存在,自從地府的輪回崩壞之後,很多地仙界的眾生就很難再進行轉生了,基本上一次死亡就要魂魄精華重歸天地,至于他們會不會重新歸來,卻是不得而知,而修為高深的人則是會進行奪舍進行重修,不過奪舍並不是輪回轉生,只是上一世的延續,每一次的奪舍都會對自身的神魂和元神造成一些不可逆的損傷.

就如同那蓋世高手托塔天王,當年懷抱南天門一起隕落,元神奪舍重生,結果渾渾噩噩度過了八世人生,到了第九世的時候,才奮八世之余烈,一往無前,修行高歌猛進,將自己的第一世人生的元神碎片蘇醒了過來,明白了自己的源頭,不過縱然如此,牧野蒼茫依然處于一個渾渾噩噩的時期,對于那個時期所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甚至對于許多和自己曾經息息相關的人也忘記了.

輪回,這個東西,誰也說不清,在天地間一直都是一個迷,若是陸少游在這座島嶼上,聽到了這兩個人說的話,必然要大吃一驚,這兩個人無論那一句話都是天地間最為震撼人心的,尤其是原罪最後說出來的那句話,簡直是懾人無比,誰也無法想象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更是無法想象他的身份到底是什麼人物.

"終于要開始了嗎?"黑袍妖異少年和通天魔軀並肩而立,靜靜的看著遠處,他的黑發晶瑩剔透,好像是最為完美的黑色水晶,整個人發絲濃密,披散在肩上,東海海面上,濃密的大霧在蒸騰,海風吹來,將他黑色的袍子吹得獵獵作響,他一個人眸子深處閃過了一股股可怕的場景,有日落星毀,天崩地裂,混沌開辟等等場景,甚至還有一個個神人在吶喊,厮殺,不過這些場景都是一閃而逝,最終重新歸于死寂,變成了一片漆黑.

"吼——"

通天魔軀似乎是聽到了黑袍妖異少年的話,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嘶吼聲,這一聲嘶吼似乎是在回應對方的話語一般,在他們的身後,碩大的島嶼之上,通天仙府此時此刻正懸浮在這座島嶼的上方,無盡的大霧將這座宮殿包裹起來,讓人根本無法用仙識掃蕩到這座宮殿.

"是時候看看煙花了,已經記不清多少個混沌年沒有看過煙花綻放了……"黑袍妖異少年口中低聲呢喃,眸子中一片漆黑,深沉的讓人心寒.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整個天地之中,此時此刻都散發著一股奇特的氣息,原本一直都在沸騰喧囂的無數王者大派,諸大教聖地,紛紛都停止了喧囂,本來他們一個個叫囂著要反出天庭,但是如今卻是一個個沒了聲音.

不僅僅是這些大教聖地,王者大派,整個地仙界四大部洲,十萬古域,三千道州一個個的生靈都感受得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正在這天地之中蕩漾著,誰都感受得到這股氣機來自于遙不可及的天道,似乎是在天道在示警,向著眾人示警,這種事情整個地仙界的人從來都沒有遇到過.

轟!

一聲炸雷一般的聲音響徹在無數人的耳畔,好像是滾滾沸騰一般的沸水炸開,磅礴濃烈的神威在他們的識海中震蕩,讓無數人感到駭然.

這種炸雷一般的感覺直接持續了一個多月,開始的時候,眾人還感到奇特,怪異,但是到了後來,這種炸雷的感覺,讓人感到了無比的焦躁,所有人都開始感到焦灼感,但是他們也知道這種焦灼感並不是來源于他們的心底,而是來源于他們的心靈.

他們的心靈寄托天道,每一個人都將心靈滲透到天道之中,感受天道中的奧妙,天機混亂的時候,那些修為低下的仙人或許只能感受到一絲絲的心靈凌亂,但是修為高深的人就會感知到很多常人感知不到的東西,而如今,這股焦躁感也一樣,越是修為高的人,越是感受得到天道這一次示警中所包含的東西.

"洪荒大劫……無量量劫……"

"天地大變……"

一些修為高深的大羅金仙高手,紛紛將自己的元神滲透到了天道中開始推演這一次的天道示警,到底是在示警什麼東西,只要修為到達了絕代金仙之後的眾人,都已經感受出來,這天地中正陷入一場浩劫之中,從佛門遭劫開始,就已經來開了帷幕,天機混亂無比,天道更是一片模糊.

到了元君級別的高手,此時此刻紛紛雙眸緊閉,死死的參悟著天道示警中的重要信息,每一個人都希望在這一場大變之中,得到先機!

天牢中.

陸少游猛然心中一動,他感受到自己的神魂都在一顫,一個炸雷一般的感覺在他的識海中蕩漾,這種感覺陸少游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個多月了,他感覺到這種感覺即將到達最巔峰,這種焦灼的感覺來自至高無上的天道.

"看來那一場大變真的要來了."陸少游低聲向著聖靈和老鏡子傳音道,聖靈的推理和老鏡子的推演都沒有錯,而且這一次的大變似乎極為恐怖,連整個天道都在示警,讓他不由自主的就生出了警惕感.

"到底會是什麼東西?讓天道都要向我們示警?"陸少游眉頭緊皺,在琢磨著天道示警背後的東西,"莫非玉皇和冥河老祖他們都在等待著這個機會?!"(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聖靈的猜測     下篇: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混沌仙洞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