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向太古至尊開刀!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向太古至尊開刀!

"不老天尊?"陸少游思索了一下,"難道你的意思是,這太古神墓莫非是和這不老天尊有關聯?"

"不錯,這太古神墓的確是不老天尊有著很大的聯系."太古武祖輕輕點頭道.

"我一直都在等待你前來找我詢問太古神墓的事情,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找我."

"不過,太古神墓號稱只進不出,想要出來需要外界給予極大的代價,不過我卻知道另外 一種方式,也可以出來."太古武祖緩緩的道,他抬起眸子,眸子中有著淡淡的精光在閃爍,他精光灼灼的看著陸少游,"只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了."

"我去?"陸少游頓時大吃一驚,不可思議的道,"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那可是不老天尊啊!我雖然現在施展秘術,的確是可以搏殺抗衡帝主,但是和不老天尊那種老古董來比,實在是太難了!"

"我做不到."陸少游頓時連連搖頭道.

"我知道你殺不死他."太古武祖點頭道,"但是你的身上和他的因果最深,所以要你去影響他,甚至是傷到他就行了,你要知道,並不需要你去殺死他."

"這也太難了吧?!我的修為太低了,和不老天尊相差的太遠了,而且我不認為我和不老天尊有著什麼因果,就算是有,也不過是殺他一個幾乎要隕落的化身,這算不上多大的因果吧?"陸少游的眉頭皺起,不情願的道,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雖然的確是可以搏殺完美無缺的帝主,但是和不老天尊那種太古.甚至是從太初,開天辟地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讓他去傷害這種存在,簡直是癡人說夢,他怎麼可能傷害的了他.

"我希望你可以幫助我一次,這一次算是我求助于你了.我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太古武祖極為凝重的道,看起來他並不像是開玩笑.

"讓我去抹殺不老天尊?這實在是太難了,我做不到."陸少游思索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道.

"你理解有誤,並非是抹殺不老天尊,你也做不到這一點."太古武祖頷首道."則件事情非你不可,因為你們之間因果最大,需要你來做才行."

"可是我和他的因果不過是一具殘破的化身的死而已,因果真的有這麼大嗎?"陸少游有些苦惱的道.

"這是你自己不知道罷了.你和他的因果之大,舉世難尋,你身上和他的氣息最為想象,偷襲他乃是最合適的了,而且對方肯定不會想到,我們會派你前來傷害到他."太古武祖輕笑道.

"可是就算如此,我的實力太弱小了,根本沒法傷害到他啊!"陸少游眉頭緊皺.說出了最為根本的問題所在,的確.他的實力實在是不強橫,別說是讓他去重創對方了,就連自己能不能去都難說,最重要的是,他根本沒有這個實力去傷害對方啊.

"當年在太古時代,對方實力太強橫了.東皇太一大帝抱著自己的殘軀和對方決一死戰,最終將太古封絕,不讓對方沖出去禍亂未來,因此才會將有了太古至今與當代隔絕的事情,沒有人可以進入到太古這一段時空中."

"當年東皇太一大帝何其英姿.何其偉岸,九天十地為之臣服,天地大道都束縛不了他,可是卻沒能和對方大戰,如今東皇太一大帝隕落了,而對方還活著,這種人物,我怎麼可能贏得了?"

陸少游將自己心中的困惑說了露出來,他知道這一仗他不可能贏,連東皇太一大帝當年都沒能將對方斬殺,而且最為恐怖的是,東皇太一大帝已經失蹤了,或者說是隕落了,但是對方卻還活著,他怎麼可能擊殺對方.

"這你可能有些誤會."太古武祖笑著道,"也對,有些事情你並不知曉."

"什麼事情?"陸少游抬起頭來疑惑的問道."難道我說的不正確嗎?"

"你說的的確是有一定的道理,不過這事情還沒有那麼簡單,"太古武祖笑著道,"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你要去重創的那個不老天尊,並不是他的真身,而是他的另外一具化身."

"他的化身不多,但是每一具化身都很強大,戰力非凡,當年東皇太一大帝一個人大戰了戰族十二大戰祖之後,回來的時候已經身上有傷了,但是卻抱著傷軀大戰對方."

"東皇太一大帝太傲氣了,他知道自己的強大,他強行撐著自己的肉身,想要和對方大戰,他心中堅信,縱然他是傷軀,依然可以橫掃天下,所以他講太古都徹底的封絕了,讓那個時代成為了神話戰場!他和對方在其中大戰,對方大部分的化身都被他封絕在其中了,只有兩具化身逃了出來,不過那兩具化身一個被當場打成重傷,幾乎要隕落,最後被封印,更是讓鯤鵬道人守護,至于另外一個,東皇太一大帝是真正的無法顧及了."

"因為,當年東皇太一大帝的敵人,並不只有不老天尊一個人,還另有其人,縱然是東皇太一大帝,也只能拖住對方,想要擋住對方實在是太艱難了."太古武祖搖頭歎息道.

"你的意思是,東皇太一大帝,沒有隕落嗎?!"就在這個時候,聖靈猛然激動的從陸少游的體內鑽了出來,雙眼中閃過了一抹晶亮的淚水,激動的吼道,渾然忘記了對方是太古武祖的身份.

"不確定,不過存活率很低,因為對方實在是太強大了,不止一個人,每一個都是驚動天道的可怕人物,一個個都足以毀滅一個時代,一個紀元,光是一個不老天尊就足以驚世駭俗了,這麼多個強橫的強者,不弱于不老天尊,縱然是東皇太一大帝,想要做到不死,實在是很難."太古武祖滿臉黯然的道,說到這里,他的臉上浮現起了一股落寞.

"我對于妖族一直都持有愧疚,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當年東皇太一大帝以一人傷軀,拖住了這麼多的太古絕巔強者,可是人族族群卻這般對待妖族,我感到心中難以平靜,可是人族對于妖族的痛恨太強烈了,當時也沒法消除,不過在地仙界,這種仇恨已經差不多消散了."

"竟然還有這種事情?"陸少游心中驚歎,而聖靈則是滿臉黯然,他多麼希望太古武祖可以給他一個正確的答案,他多麼希望東皇太一大帝是真的存活著,可是實際上,並沒有這種事情.

"這些年來,不老天尊這一具化身,仗著自己的真身強大,一直都在干擾天道的運行."太古武祖繼續道,他的臉上閃過一絲淡淡的異色,看著陸少游旁邊的申公豹道,"我想這位小道友應該也知道吧?"

"見過人族武祖!"申公豹臉色一肅,尊敬的道,身上的氣勢都收斂了起來,沒有一絲一毫的帝主氣勢,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平凡人一般,他點了點頭道,"我曾經的確是聽大老爺說過這些事情,不過我的地位在玉虛門中並不高,所以也只是聽了一個模糊的大概,具體的事情並不是很清楚."

"想不到當年我只不過是在你困惑的時候指點了你一下,如今的你也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太古武祖同樣感慨的道.

"這都和太古武祖的教導離不開關系."申公豹猛然跪拜了下來,竟然對著太古武祖磕頭致謝,他雖然是玉虛門下,但是當年他的資質並不高,修為也不快,對于許多大道的問題都不是很明了,所以在門中很不受元始天尊的喜愛,後來他離開了玉虛宮,去凡塵修煉,結果遇到了正在外出散心的太古武祖.

"竟然還有這麼一回事,難怪你想要見見太古武祖."陸少游看了一眼申公豹,有些驚異的看著對方道.

"那,不老天尊的本體真尊隕落了沒有?"陸少游皺了皺眉頭,最終提出了這個問題道.

"沒有,我可以很確切的這麼說,對方沒有隕落,而且東皇太一大帝雖然將對方和他一起的同伴統統封印在了太古時代,但是我最近發現,那封印似乎已經開始松動了,很有可能過不了多久,對方就要從中脫困而出,我想這應該是東皇太一大帝可能真的隕落的緣故,導致了這封印真的在衰弱,無時不刻都在消散,對方沖擊這封印的力量也一次強過一次."

"對方若是破封而出的,將會是天地之中的最大劫難,恐怖無比,而且千萬不能讓對方的真尊和這一具化身合二為一,否則誰也擊敗對方了!"太古武祖臉色極為難看的道,他的臉色非常的凝重,陸少游甚至都可以從對方的臉上感受到了這股強烈的凝重,他也知道這一次的任務非常的嚴重.

"為什麼不能合而為一呢?"陸少游沉吟了一會問道.

"知道對方為何不死嗎?"太古武祖搖了搖頭,隨後抬起頭來,精光奕奕的問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不老天尊     下篇: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宿命輪回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