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妖皇太子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黃泉苦海,忘川血海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黃泉苦海,忘川血海

轟隆!

就在陸少游還處于苦惱之中,時空深處,猛然綻放出了一股浩蕩的時空神力,將他整個人都牽扯了起來,猛然將他牽引了出這一片時空.

"這是怎麼回事?我還沒有找到這一切動亂的原因!"陸少游心中在大吼,他在仰天長嘯,但是一切都沒有辦法改變,他的身子一下子被拉了回來.

他從黑洞之中掉落了下來,原本在他身上的那一枚玉符則是消失無蹤了,這玉符乃是屬于未來的東西,不應該存在于現在之中,他剛剛回到當世,頓時這玉符就炸裂了開來,化為了齏粉.

"你看到了什麼?將你所看到的一切告訴我們即可,我們可以利用你所說的事情進行推演,繼續推演天道大勢."魔祖淡淡的道.

"不錯,你也可以將自己看到的諸多景象呈現出來,讓我們看到,我們之後還要繼續推演."原罪同樣開口道.

"沒有未來,這個世界沒有未來……"陸少游沉默了許久,最終才澀然道,"我看到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破滅,崩潰,整個世界都在毀滅,沒有任何的生靈存活,只有一個形體偉岸的男子,在虛空中與無數道君在激戰,強大的威能恐怖無比."

"不周山消失了,天地之中全部都是災難……"

"生靈統統消逝了,只有無盡的寂寥和廢墟,那個世界什麼都沒有留下,每一個門派,每一個聖地都被攻破了……"

"未來中,什麼都沒有留下,我從西牛賀洲走到北溟海眼,從北俱蘆洲再走到東勝神洲.從東勝神洲來到南瞻部洲,但是都一樣,什麼都不存在了."

"我看到的就是這個場景……"說著,陸少游雙手勾動,將自己看到的景象紛紛呈現在了對方的面前.

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一個接著一個恐怖的雷霆在砸落下來,這是竊取天機,乃是逆亂天道的行為,可怕的雷霆在四周不停的砸落,恐怖的氣息在天穹之上醞釀著.

"你也不用灰心,你進入的只是我們推演的一個未來支流罷了,並不是真正的未來,未來太過廣闊了,而我們只是根據天道大勢的演變.讓你進入了一個最為可能的支流,說不定你現在一個決定,就可以扭轉這一切."原罪沙啞的聲音響起,他似乎對于陸少游很了解,一下子就說中了陸少游心中所想.

"世間種種,豈能如人意?一步走錯,滿盤皆輸."武祖搖了搖頭道,"最重要的是.有一些最重要的天機,被人為的阻擋住了.沒法演化出來."

說著,他指了指遠處的混沌,眸子中閃過了一絲精光.

"你說的不錯."魔祖同樣頷首同意道.

但是,原罪卻是沉默了許久,才搖了搖頭道:"太難,太難.殺死他代價太大了,我們所需要付出的東西也就越多."

"但是,對方對我們的威脅最大."太古武祖同樣微笑道,"本來我就是要找同伴去截殺不老天尊此人,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不需要去找他們了."

"你說的不錯."原罪的瞳孔微微一縮,閃過了一絲凜冽的殺機,"這個不老天尊不過是一縷化身,竟然也敢插足天道大勢,當真是不知死活,早就已經想要抹殺他了,自以為自己本體強大,超脫了這一片天地,不在三界六道中,不入五行,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誰也殺不死他了."

"不錯,不過想要殺死他,的確代價太大太大了."魔祖點頭道.

"而且,我們也沒有把握殺的死對方."頭一次,陸少游看到原罪的語氣異常的凝重,整個人都顯得有些僵硬,似乎攝于對方的可怕威名.

"什麼?你們都沒有把握?"太古武祖的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他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氣,他死死的看著對方到,"你們都沒有把握的話,這世間還有誰能殺的他?"

"他是必須要死的,無論如何都要死,不過我們卻不能出現,不然我們的身份就過早的暴露了."魔祖搖頭道.

"我們的確是想要殺死他,不過卻必須要用另外一種方式."原罪沙啞的聲音在這一方時空中緩緩飄蕩.

"這小子,我,你,還有魔祖,加上通天魔軀,絕對可以抹殺他的存在!"太古武祖的臉色很凝重,向著對方道.

"你未免將我們看的太高了些,我實力十不存一,和當初巔峰狀態根本沒法比,原罪也是一樣,我們兩個的實力都有大損,想要用傷體將對方殺死,代價太大太大."

"那難道就要放過他?"太古武祖的眉頭皺起,他的聲音有些低沉,輕輕吼道.

"那該怎麼辦?總不能將對方留到日後在解決吧?"太古武祖吼道.

"這可不行,這個家伙我一直都想要殺死了,不過是那個家伙的一具化身而已,竟然還敢這麼囂狂,當真是不將我們這些人放在眼里了."魔祖冷笑道.

"這一次,還是要靠小友了,"原罪轉過頭來,對著陸少游輕笑道,"這位小友和那個家伙有著天大因果,解決他的時候,乃是最為省力的."

"這個我也知道,可是他的修為太低了,我還要保護他,光是我們兩個,難以解決對方."太古武祖低聲道,"故此我剛剛才准備前往老友那里尋求幫助,讓他出手,徹底的滅絕對方."

"你想的太天真了,光是你和你那個朋友,絕對不可能殺得死對方的."原罪笑著搖了搖頭,"你也太小看他了,不老天尊怎麼說都是這一片天地最為古老的存在,強大更是不用多說,你這般去殺他,只是送死罷了,而且還要將小友的性命也搭進去,而且還會一點希望都沒有,不如不去."

"那該如何是好?"武祖凝聲道.

"這個簡單,我們將我們的力量灌注到此子的體內,讓他自己自由發揮,他一個人足以幫助你斬殺不老天尊."魔祖淡淡的道.

"而且,不止如此,我們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在謀劃這件事情了."說著,魔祖淡淡的一揮手,頓時在他的身後,一座座浩瀚無比的世界浮現了出來,只是在這些世界中,有的世界中是一條無盡浩瀚的黃泉在湧動,浩瀚無比的黃泉翻起滔天巨浪,湧向高天,震撼九天十地,可怕無比.

另外一座世界中,有著一條輕輕流淌的大河,這一條大河沒有黃泉那麼暴躁,但是卻有著一股神秘奇特的力量蘊藏其中,讓人看了就不由的倒吸涼氣,感到渾身寒徹骨髓,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似乎只要進入了這一條河流中,整個人就會徹底的遺忘.

"這是,黃泉和忘川河!"陸少游看到了這兩座世界中的大河,不由的心中駭然道."難道當年地府毀滅了,是你一手造成的?!"

"地府毀滅的時候,我還被封印著,而原罪也沒有那個能力做到,所以毀滅地府的是另有其人,和我們並沒有關系,只不過這黃泉和忘川河卻是被我徹底的攝拿了過來."魔祖淡淡的道.

"除此之外,還有別的東西也在等帶著不老天尊."說著,他的身後再度浮現出了一座浩大無比的世界來,這一個世界中,有著一片浩瀚的氣機在其中浮動,濃烈的苦難氣息傳來,陸少游感到自己的心頭一震,這氣息他實在是太熟悉不過了,乃是苦海的氣機!

"這是苦海!"陸少游驚呼道,"這樣的話,忘川河,黃泉水,無邊苦海都已經齊聚了,整個地府中的四大汙穢之地就只剩下了最後的先天血海了!不過那是冥河教祖的地盤,恐怕你們弄不到手吧?"

"血海,我去過一趟,不過冥河老祖這個家伙真是太小氣了,我向他借血海一用,結果他愣是不肯給我,說是他的命根子,我也很無奈,還不能動手,畢竟他是和我同一個陣營的,還是有些用處的,暫時不能動他."原罪沙啞的聲音在四周盤旋著,但是在陸少游的心中卻是感到心頭劇寒,冥河教祖是何等人物,絕對是堪比道君級別的強者,強大無比自不必說,更是修羅族的無上教祖,而在原罪和魔祖的眼中,竟然如同一枚棋子一般.

"不過,我們因此重新計劃了一下,自己凝聚了一條血河,而且這一條血河不比冥河老頭的那一條差多少."就在這個時候,魔祖淡淡一笑,對著陸少游邪異的道,同時他的身後也浮現出了一座浩瀚無比的血海世界來,這里面,無盡的尸骸在漂浮,鮮血在流淌,無盡的冤魂之氣在漂浮,陸少游看著這一座浩大無比的血河世界,臉色登時變得有些詭異和凝重:

"這,怎麼全是人族修士的氣息?"

"這一次浩劫死了這麼多人,怎麼能夠讓他們統統白死?"原罪淡淡的道,聲音平靜而淡然,似乎在進行以一件最為普通的事情一般,"我們之所以會幫助戰族收集精血,為的就是這些冤魂和尸骸,將他們統統收集起來,對我們擊潰不老天尊有大用!"(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還剩下了什麼?     下篇: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解謎太古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