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蘿莉的異世熱血物語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當矮人遇上傳送之物時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當矮人遇上傳送之物時

矮人曾經是一個繁榮的種族,幾千年之前他們的足跡遍布全世界.西大陸,東大陸和現在的絕望之地都經常能看見矮人出現在人類的城市里.他們的鍛造技術,香醇烈酒以及豪爽的性格使得他們成為了最受人類歡迎的朋友和盟友.

後來一位名叫穆拉丁的偉大矮人王統合了幾個大的部族,依靠出售鐵器和一些人類朋友提供的資金,在礦物最為豐富的絕望之地上建立起了一個矮人王國,並且得到了旁邊的人類帝國的承認和建交.那個時侯,矮人們似乎迎來了他們最輝煌的時刻.

直到那一天的來臨.

也許是天災,也許是神罰,也許是創世神對眾生的試煉.當一支矮人探礦隊在絕望之地的最深處發現一座巨大的天然形成的位面通道傳送門時,入侵便開始了.

伴隨著刺目的光芒,無數連噩夢中都不曾出現過的凶惡恐怖的魔物嘶吼咆哮著從傳送門中湧出,如潮水般向四面八方奔騰而去.當逃回去的探礦隊將情況報告之後,絕望之地上的矮人和人類立即組成了聯軍前往迎擊,並向東,西大陸派出了使者請求援軍.可以說他們的處置相當完美,就算敵人是強壯悍勇的獸人軍隊也將對此無可奈何——況且獸人雖然與人類不太愉快,但也沒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他們甚至都可能看在矮人的面子上派來援軍.

但敵人並不是獸人,他們遠比獸人可怕得多.

無數低級的魔物在擁有高等智慧的惡魔的驅趕下悍不畏死地沖向了聯軍的陣地.它們性情凶殘,爪尖皮厚,沒有自我意識.對魔族來說這些低等魔物只不過是消耗品,他們從來就不計較魔物們的傷亡.于是在這些臨死也要抱著你"親一口"的魔物們的沖擊下,聯軍進攻的勢頭很快就停止下來轉為了防守.幸好,在城市的高牆和戰士的阻擋下,無數魔物憋屈地被人類法師們的魔法轟得粉碎.

期間高等魔族曾經親自動手進攻過,每次聯軍擊退這些長著黑色蝙蝠翅膀個個魔武雙修的魔族高手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不過魔族的數量實在是太少了,這種消耗聯軍玩得起魔族可玩不起.于是戰線在絕望之地中部的矮人王國邊境附近穩定了下來,雙方開始養精蓄銳.

平衡很快便在卓爾利文世界東,西大陸的援軍抵達後被打破了.

響徹天際的號角被吹響了,戰鼓震撼著大地與海洋,來自各地的許多種族放下了互相之間的成見,組成了一支空前強大的聯軍.精靈射手們的箭雨讓魔物們延綿不絕的沖擊變得斷斷續續;人類鐵騎的沖鋒則碾碎了它們的陣型;強壯的矮人戰士和勇猛的獸人勇士組成了牢不可破的鐵壁,讓所有試圖沖破它的東西在上面統統撞得粉身碎骨;排在最後面的法師和牧師們則成為了讓惡魔們恨得牙癢癢的存在.

魔族無往不利的狗海戰術在面對卓爾利文聯軍的高科技兵種時一敗塗地——對不起,也許混進了一些什麼東西但還請不要在意——他們幾乎是被一路被碾壓著給趕到了傳送門的附近,而且反擊的力度也是越來越小,似乎是後勁不足了.

到這個時候,聯軍的每一位成員都確信能夠獲得最終的勝利,他們的臉上洋溢著即將成為史詩的一部分供後人傳誦的興奮和自豪.就連聯軍的高層也在商議著是否打到傳送門對面去徹底消除隱患,仿佛勝利唾手可得.在最終決定打過傳送門徹底消滅魔族之後,聯軍發動了總攻.勢如破竹的聯軍推進的相當順利,最前方的部隊甚至能夠看見傳送門巨大的身影了.但他們的目光立刻被另外一件更為巨大的物體所吸引了.

那是一座高聳入云的仿佛扭曲的樹枝一般的通體黑色的魔塔,表面刻滿了好像一名患有精神病的泰坦巨人隨手塗鴉般畫上去的歪歪斜斜的魔法陣,非常的荒誕,卻同時又充斥著詭異.尤其是塔基處那巨大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仿佛是昆蟲鋒利的口器一般的東西,它此刻正在一張一合地咀嚼著無數的低等魔物,將它們慢慢磨成肉糜吞咽下去.而附近,聚集了大批的魔物正在安靜地等待著被塔吃掉,就像是在走廊上等待就診的病人一般平靜.整個場面異常的血腥,有序,無聲和壓抑,足以令任何一名冷靜睿智的賢者當場瘋掉.

然後聯軍中的大部分人就如願變成了史詩和傳說——作為這場入侵戰爭中失敗一方中的陣亡者.

這座魔塔被稱為獻祭之塔,它可以利用獻祭的血肉為一定數量的目標提供生命和力量提升10倍的超級BUFF,然後目標在一定時間後會因為承受不住力量爆體而亡——雖然獻祭所需的量大的幾乎可以讓一個種族幾近滅絕,後果也很可怕,但不可否認效果相當顯著.因為這個完全可以用BUG來形容的BUFF是群體效果的.

這個利用血肉和靈魂換取強大力量的儀式並不是魔法,而是被篡改的創世法則之一.這本來是打算給數量眾多單體力量弱小的智慧種族當做最後的保存血脈的手段用的,結果卻被惡魔們鑽了這天大的一個空子,掌握了這個世界戰略級的力量.

魔族用後續傳送過來的低等魔物進行獻祭的儀式導致前線兵力嚴重不足,使得聯軍產生了快要勝利的錯覺.然後在聯軍發動排山倒海般的總攻時,惡魔們啟動了魔塔.

你能想象在聯網對戰時拉著一群生命350,攻擊50的比英雄還英雄的小狗們滿地圖橫著走的情形嗎?雖然防禦脆了點,但人家也比猛犸要牛氣得多啊.就算是遇上坦克海和巨像群,還有一種叫做炮灰的存在呢……

好吧,這段還請無視.

在這個騎著飛行生物的空軍只能用來偵查和空投的世界里,這些近身攻擊的魔物便顯得相當可怕了,尤其是當它們混到大群炮灰魔物中難以分辨的時候.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算了,聯軍中的法師們還可以應付的過來——雖然這些被BUFF加身的魔物死掉之後,那些BUFF會轉移到其他魔物身上,但畢竟是能夠殺死的——不過,在魔族祭出另外一件恐怖的殺手锏之後,聯軍終于崩潰了.

亡靈魔法.

沒有人可以忍受必須將同一個敵人殺死兩遍,更沒有人能夠忍受倒下的戰友再次起身對著自己揮舞兵器,連神經最大條的牛頭人都不行.

迫不得已的聯軍只能放棄了用無數英勇和年輕的生命換來的大片土地,然後開始收縮防守.他們最初的打算只是撐到那個見鬼的BUFF時效過去,但那個法則力量加持的BUFF並沒有時效,只有以魔塔為准的距離限制——不過,想要形成戰力必須要被加持的生物超過一定數量,而幾天之後這些被加持的生物就會領便當從而將BUFF轉移到另外的同族身上,任哪個種族也禁不起這樣的消耗——聯軍很幸運,他們無意中躲過了法則的有效范圍,還把魔族拖入了持久戰.惡魔們很快就停止了魔塔,畢竟低等魔物也不是無限刷出來的.

不過此時聯軍的劣勢已經無法挽回了,他們耗費了太多的時間.

惡魔們雖然沒有多少制造武器,護甲和器具的天賦——或者干脆說他們壓根就沒有也行——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黑翅膀們對于魔法和武技的領悟速度快得驚人.

在這個牧師們只會治療和加雞蛋殼而對于詛咒,侵蝕和弱化等黑暗法術無能為力的時代,惡魔們作為黑暗法術的發明者無疑是非常偉大的.偉大得足夠讓聯軍本來已經穩定下來的陣線一夕之間化為了豆腐渣.至于現在號稱黑暗法術和亡靈生物死敵的聖騎士等職業,那是在絕望之地淪陷之後才出現的.

隨著聯軍的潰敗,惡魔們掌握的黑暗法術的種類也越來越多.不光如此,連亡靈生物也在一成不變的骷髏海里添加了許多非常強力的新品種,比如食尸鬼和食尸鬼以及食尸鬼之類的.好吧,人家的研究也是花精力的,用在黑暗法術上自然亡靈法術就懈怠了下來.兩手抓兩手都要硬那是理想狀態,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放著詛咒扔著腐蝕丟著恐懼再加上拉出一群憎惡滿大街跑的話,你還讓不讓人活了?

聯軍崩潰了,除了誓死守衛自己王國的矮人以外,所有人都在逃命.不過很明顯只有矮人一族的話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海嘯般迎面撲來的魔族大軍.矮人一族也就是在那時,伴隨著王國的覆滅和慘重的傷亡而衰落了.

聯軍逃到了靠近海邊的人類帝國的領土內依靠城牆再次構築防線,雖然看起來守不了多久就又會被攻破.

不過這次聯軍守住了.

因為不知道是哪位仁兄通過查史書的方式發現了一只蘿莉——好吧,她只是外表像蘿莉而已——赫特希蒂爾,有史料明確記載的已經有好幾千年壽命的人類女性,她是超越聖人達到半神級別,掌握了一定的法則力量,為了晉升為真神而在避世修煉中的強大存在.在收到了聯軍送來的求援信後,她放棄了千年的閉關出現在了絕望之地的戰場上.

赫特希蒂爾是聯軍乃至全世界最後的希望——雖然這個希望小了點,只有不到一米四.

"混雜著腐臭氣味的微風從魔族大軍那邊吹來,拂動著她妖豔的紫色長發.冷漠得仿佛世間萬物都與她無關的一雙血色眼眸冰冷地注視著對面一直排到了地平線盡頭的敵軍,神情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就像那些可怖的怪物已經是死尸一般.而在那嬌小的身軀後面,所有的聯軍士兵都躲在城牆上瑟瑟發抖.

在大地的顫抖和震天的咆哮中,魔物們發起了進攻.當她獨自面對那無窮無盡的凶惡怪物時,沒人認為她能阻擋的住它們.直到她開始有了動作之後.

她以優美的姿勢舞動著雙臂,伴隨著明明是輕吟卻傳遍了整個戰場的詠唱聲,滂湃的魔力瘋狂地在此處聚集,天空和大地都出現了五彩斑斕的巨大魔法陣.

然後,就是神罰.

天空像被打破的鏡子一樣碎了,大地如薄冰般裂開.呼嘯的空間裂縫和洶湧的灼熱岩漿在瞬息之間便盡數吞沒了原本勢不可擋的怪物們,只留下劫難過後宛如末世般滾燙的大地與昏暗的天空.

在這一刻,她就是神."

以上是大陸通史關于赫特希蒂爾在入侵戰爭中參加的第一次戰役的描述,同時這也是她最後一次被人記載的戰役.

高等魔族沒理由對這個擁有規格外實力的偽蘿莉坐視不理,他們停止了跟自殺沒區別的攻擊,並且很快就在原來矮人王國的廢墟上重新堆起了材料,打算再建一座塔——並不是手工建造,而是有點像魔獸里的不死族建築一樣,利用陣法自動將材料組合起來.

窮途末路的小日本是不會干等著B-52將"小男孩"和"胖子"丟到自己頭上的——好吧,這個比喻有點不太恰當——總之聯軍組成了一支突擊隊,准備趁塔未完工之際將其摧毀並收集一些樣本以進行分析.突擊隊成員中就包括了赫特希蒂爾.

但這支滿含了聯軍殷切期望的小隊沒能回來.

魔族造塔只是做個樣子,他們事先在地下刻畫了一個平等法則的術法陣,其作用是限制有效范圍內所有的其他法則.這樣一來,進入魔族伏擊圈的赫特希蒂爾在不能施展法則的情況下,最多也就相當于一名大賢者級別的禁咒法師吧……

就算是聖人,炮灰一圍遲早也能耗死你.當年的烏瑟爾大叔就是這樣被炮灰給堆死的,赫特希蒂爾也沒能例外.

然後,魔族就再也沒有任何的阻礙了.

聯軍面對幾乎鋪滿了視野的大量魔物軍隊最後只能放棄了這塊大陸.他們用船運走了平民,燒毀了城市,並將這塊浸滿了各族鮮血的陸地稱之為絕望之地.

===========================我是分割線==================================

幸存下來的矮人老幼婦孺們被東,西大陸上的幾支矮人部族收容了.亡國之後的矮人部族之間只剩下了松散的聯合,雖然不會武力互相吞並,卻也再不能重現昔日的榮光.

年輕的莫勒所率領的正是其中的一支傳承了幾千年的部族.

明亮的火把和地底植物發出的幽暗光芒中,滿臉須發倒豎的莫勒顯得異常猙獰.他一聲怒吼,手中的千鈞大錘重重地敲在一只藍黑色皮膚,有著長長的獠牙與鋒利爪子的低等魔物的腦袋上.頓時,這個倒黴的怪物都沒來得及哀號便往堅硬的地面上一趴.至于它嚇死人不償命的尊容,那玩意早已經不成形了.

莫勒的身邊,大批的矮人戰士正揮舞著武器在與數量遠超自己的魔物們戰斗著.幸好戰斗的場所是一座石橋,魔物們無法迂回包圍他們,只能正面突破.但想要正面突破矮人戰士的陣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矮人在後方還有牧師的情況下.

這是類似于孤島般的一大塊平台,四周都是深不見底的地底斷層,與外界唯一的連接道路就是那座石橋.矮人們目前就死守,或者說被圍困在這上面.石橋的另一頭連接著地底世界的大路,那里此刻擠滿了各種各樣丑陋凶惡的低等魔物.

矮人們就在石橋上與它們激烈地厮殺著.

在這嘈雜的戰場上突然響起了驚雷般的吼聲,一頭高大粗壯的劣魔拖著巨大的木質狼牙棒出現在了石橋的另一頭.雖然少了一個字,但它和某個游戲中一大群都圍不死一個玩家的移動經驗可沒有任何相似之處.這個家伙表面生有一層堅硬的角質層,尋常兵器難傷,而且身體強壯力大無窮,甚至可以和人類的重騎兵對撞而不倒.

劣魔可以說是低等魔物里的頭領級怪物.

幾個矮人戰士迎上前試圖將它阻攔下來,但這些比本書的主角高不了多少的鐵爐堡守衛們顯然只能夠到對方的小腿肚子而不是要害處——所以說那些體型巨大的怪物到底是如何被身高相比之下渺小許多的MT們拉到仇恨的?難道是踩腳趾麼——他們只一個照面就在劣魔揮舞的大棒下四散著倒飛了出去.

莫勒見狀目眦欲裂,他狂吼一聲,身上暴起鮮紅色的五級斗氣,右腳重重地在石地上一踏,伴隨著石板碎裂聲對准劣魔箭一般呼嘯而去.但劣魔也不是泥捏的,它怪嘯中將狼牙棒猛力向下揮動起來,正好砸上莫勒火紅的身影.

劇烈的聲響和漫天的碎片中,狼牙棒碎掉了.離六級聖人只有一步之遙並且全力發動斗氣的莫勒豈是這種只有蠻力的怪物能夠匹敵的?劣魔猶如被高速列車直接撞上一般飛了出去,落入後面大群的低等魔物中將它們變成了滿地葫蘆,當場就掛了.

魔物群一陣騷亂,接著便在矮人戰士慶祝勝利的吼聲中退卻了.

矮人們獲得了寶貴的休息機會.

莫勒疲憊地在橋頭坐了下來,對著走到自己身邊的一名牧師老者問道:"大師,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食物和水的話平台上野生的地底巨大孢子植物可以幫我們解決,只要分配合理足夠我們全族食用一年了.但問題是礦石的儲備不夠,我們當初為了擺脫那些魔物是丟下了輜重輕裝前進的,所以現在大部分器具都不全.族長,我估計三個月之後我們的戰士就無法修理戰斗中損壞的武器與鎧甲了."

"能在平台上試著找礦脈嗎?"

"那不可能.這里只有石頭,土和孢子植物,別的什麼也沒有."

莫勒歎了一口氣:"現在只能等蘭德爾和奈斯特兩人的消息了.希望他們能夠突圍到地表,把這里的情況告訴人類,然後再派軍隊來支援我們.我肯定人類不會對地底出現魔族傳送門這件事置之不理的.話說,為什麼這次魔族的傳送門又是被我們矮人發現的?"

"也許這是神的旨意吧."牧師老者雙掌合十道,"不過,族長.你確定那兩個人能夠穿過格斯特里克礦洞從而到達地表嗎?"

"那當然,他們是我們族中最好的戰士."

"不,我指的是他們是在地底世界長大的,根本不認識去地表的路."

"哦,您放心,我有把地圖交給他們的."

老牧師臉上的神情忽然變得很精彩,他從懷里掏出一卷羊皮紙道:"這是今早我命人收拾他們的房間時發現的……"

望著那卷描繪著詳細指示地表方向與路線的羊皮紙,莫勒的胡子在不停地顫抖,整個人頓時糾結得蛋疼不已.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十一章 蛋疼的生日禮物(二)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三章 真相神馬的都是坑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