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知北游 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一章 通天下一氣耳  
   
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一章 通天下一氣耳

第十四冊第一章通天下一氣耳

"走了我的葳蕤玉葩?"一個女子的聲音像一只撲棱翅脆生生地響起.

腳下的古玉石田變得光華燦爛,宛如透明,一縷淡白色的煙氣在玉石里輕盈游走,聲音赫然是從煙氣里傳出來的.

"鬼魂啊!"屈玲瓏下意識地尖叫,緊緊抓住我的衣服.

煙氣倏地冒出玉石,在半空嫋嫋散開,化作一個膚如玉脂,姿容靈秀的美女.她足有一丈來高,剛健婀娜,體香芳郁,沒有頭發,瑩白的光頭比玉石還要明潤幾分.

我和空空玄張大了嘴巴,合也合不攏.因為這個光頭美女全身也是光溜溜的,連一縷遮羞布都沒有.她大大方方地飄落下來,全然不顧我和空空玄肆無忌憚的目光.

屈玲瓏愣愣地瞪著光頭美女:"居然還是一個不穿衣服的豔鬼!"

美女微微搖頭:"鬼魂?沒見識的人類,我可不是什麼鬼.我叫芝麻,是這里的主人."

芝麻?我盯著她胸前兩團巨大的隆起,應該叫西瓜才對啊.

仔仔細細打量了我一番,光頭美女問道:"葳蕤玉葩在你這里吧?"

我剛要裝傻充愣,光頭美女一擺手:"我並不想要回葳蕤玉葩,你們人類覺得它價值連城,我卻不稀罕.我只想知道,你們當中誰是打開寶庫門的人?"

空空玄目光一亮:"你真是這座玄機寶庫的主人?你應該是億年古玉孕育出來的玉靈吧?"

芝麻好奇地打量空空玄:"你這小矮子倒有些見識,是個精怪吧?"

"人矮不要緊,只要本領高."空空玄竭力伸長脖子,仰視對方:"破了你這座玄機寶庫的人就是我,葳蕤玉葩也是我拿走的.怎麼樣?我的手法不錯吧,解開你門上的幾十把鎖不過用了半盞茶地功夫.你人長得雖高,設置玄機的本事可是低陋得很啊."

"你吹牛!"屈玲瓏義正嚴詞地喝斥空空玄:"你至少花了一個多時辰!"

空空玄偏過臉去.小聲咕噥:"這是修辭,是說話的藝術."

芝麻噗哧一笑:"能用一個時辰解開那些鎖,你也算是個中高手了.只是,我這座玄機寶庫分為明暗雙庫,你現在見到的不過是一個明庫罷了.真正藏寶的暗庫,恐怕你還要大費一番周折,才能找到呢."

"還有暗庫?"空空玄小臉一紅,尷尬地道:"剛進來一會,還沒來得及到處看看.不過以我未來盜賊大宗師的身份,找出暗庫也是板上釘釘的事."

"未來盜賊大宗師?"芝麻的玉頰微微透出一絲興奮的粉紅色:"太好了.總算遇上一個可以匹敵的對手了.我地願望是成為一代機關大宗師,設置出人類無法破解的寶庫.怎麼樣,咱們兩個比一比吧?"

空空玄傲然道:"和我比?盡管劃出道來吧!"

霎時,一高一矮兩個精靈目光交擊,齊齊爆出異彩,猶如兩只氣勢凌厲的斗雞.我看得眼發直,芝麻本來是一個氣質皎皎的文雅美女.現在卻變得咄咄逼人,神氣高漲,溫潤的肌膚放射出耀眼的光芒.空空玄更是雙目賊光大盛,觸角誇張地聳動.

"這座玄機寶庫是我畢生心血所建,名曰苑."芝麻道:"只要你能在一個月內找到真正的暗庫,並能安全進入.就算我輸了."

"一個月?"空空玄呆了呆:"我可沒辦法自由來去靈寶天,這一次來還是沾主人地光呢."

"沒關系.時間可以累計."芝麻輕輕劃破手指,滲出一滴乳白色的汁液,滴落在地,迅速長成一棵潔白無瑕的玉樹,晶瑩的根須,枝柯四處盤踞延展.樹上不多不少,恰好三十片葉子.

"一旦你到了苑,此樹就開始計時,滿十二個時辰掉落一片葉子.當你離開靈寶天時,計時也會隨之中止.直到你下一次回來.反正你我的生命比人類長得多,無論你換了多少主人,總會有機會再來靈寶天."芝麻道

"一言為定!"空空玄毫不猶豫地道,高高跳起,在空中翻了幾個眼花繚亂的筋斗,越過了芝麻地頭頂,得意地道:"看看到底你我誰更高!"

"你答應得太早了一些."芝麻嫣然一笑:"若是你在三十天內進不了暗庫,輸了這場比試,你就得自斷雙手.若是我輸了,同樣如此."

空空玄吃了一驚:"只是比試而已.用得著這麼血腥嗎?"

"你不敢?還是對自己沒信心?"芝麻臉上露出狂熱的神色:"為了自己地目標,難道不值得付出一切嗎?"

空空玄抓抓笠帽.一咬牙:"好,比就比,誰怕誰啊!"

"就從這一刻開始!"兩個精怪大眼瞪小眼,同時說道,像是一對天生的冤家.

空空玄猶如離弦之箭,繞著玉田四處急竄,敲敲玉石,伏頭貼耳聆聽,判斷下方是否另藏機關;又反複摸索周圍的玉樹瓊花,試著移動;再不然,就是從笠帽里掏出各種稀奇古怪的小法寶,擺放在玉石上比劃,忙得不亦樂乎.

"靈寶天的空城水市和這些寶庫是誰建造出來的?"我饒有興趣地問.

螭嚷道:"空城水市自古就有.至于寶庫,是靈寶天的生靈

防止飛升的人類無止境地掠奪寶貝,特意建造出來的

月魂輕輕歎息:"沒有寶庫地話,許多靈寶天的物種早滅絕了.昔日靈寶天生有一種叫做肉芝的靈物,只因為服用後可增加百年法力,便被飛升的人類捕殺一空,從此絕跡."

幾個時辰過去了,空空玄還是一無所獲.芝麻跟著空空玄,興致昂然地看著那些小法寶,不時低頭思索.

我和屈玲瓏比較愜意,大口喝著芝麻敬客的玉液瓊漿.只要把芝麻給我們的玉杯放在玉石地上,不一會,杯里就會汨汨冒出乳白馥郁的玉液瓊漿.滋味甘甜,粘稠如蜜.當螭告訴我,這種東西可以培元固本,增長法力時,我喝得更起勁了.

"風度,林長老你要注意風度."屈玲瓏咽下一大口瓊漿玉液,指了指我胸前的一大片濕漬:"飲食時,也要講究禮儀啊,干嗎像頭餓狼似的."

"我倒覺得這樣挺好."芝麻聽到屈玲瓏的話,扭頭道:"自然不做作."隔了一會.臉上露出回憶地神情:"很久以前,苑也來過一個人類,他也是這般毫無顧忌地豪飲,敲杯高歌,玉液順著胡子淌濕了一片.記得他說過,當人開始學著講究什麼的時候,也是開始失去一些東西地時候."

我心下好奇:"他是誰?也是偷盜高手嗎?"

芝麻目光幽幽:"他說他叫拓拔峰."

"拓拔峰?"

"是啊.他僅憑蠻力,就弄斷了水晶門上的鎖.他說他飛升回去,就要參加生平最好的兄弟的婚宴了.他不停地喝著瓊漿玉液,不停地說他很開心,可是說著說著,又大哭起來."芝麻喃喃地道.仿佛輕輕歎息了一聲.過了片刻,她才將注意力放回到空空玄身上.

我兀自出神.拓拔峰,無疑是一個豪放率性的人.然而當閻羅愛上自己心愛的女子,當楚度挑戰清虛天,他不得不違背本心,做出選擇.

人生有時便是如此無奈,然而你偏偏知道,無奈的選擇往往是正確的.又正是這些選擇,將一個人漸漸地改變.

現在,拓拔峰魂逝大海.在黃泉天里,他或許可以做回自己,做一個痛快地愛,痛快地恨地拓拔峰吧.

月魂忽然道:"飛升快結束了."

我趕緊提醒空空玄,後者像是沒有聽見我的話,如癡如狂地忙碌不停.這塊玉田只有十多畝,被他搜索了不下幾十遍,玉皮恐怕都被磨掉了一層.

"急什麼,還有一個月的期限,暗庫怎麼可能被你輕易找到?"我跟在空空玄身後.繞著玉田轉悠.

"咦?"我詫異地叫出聲.這片玉田乍看四四方方,但我走過的時候.南邊的田徑比另外三邊似乎少走了幾步路.為了確認,我特意跨步丈量了一番,赫然發現,南邊的田徑要少跨兩大步.

玉田四邊,疏密有間地生長著各種瑤樹瓊花,而南邊的花樹略微稀少,稍顯空曠,所以即使它短一些,看上去也和其它三邊等長,造成了一個視覺誤差.

這里面一定有問題!我心中一動,在空空玄耳邊猛然大喝,把他驚醒過來.沖他眨眨眼,我暗示道:"我們該回去了.至于尋找暗庫嘛,有地是辦法."

芝麻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手一招,一朵綻放的瓊花化成一只亮晶晶的玉蝴蝶,繞著空空玄飛舞了幾圈,落在他的笠帽上.

"計時暫停,等你下次有緣再來靈寶天,這只玉蝶會引你到苑."芝麻對空空玄道,目光轉向我和屈玲瓏:"下次再見各位,不知要過多少年了.也許永遠沒有相見的時候."

我哈哈一笑:"那可不一定,飛升靈寶天對老子來說輕而易舉."目光瞥過,計時的玉樹上,有一片葉子地葉尖已微微泛黃.

屈玲瓏看看芝麻,皺眉道:"謝謝你的瓊漿玉液,不過我還是要說,雖然你是一個玉靈,但也不能不穿衣服,不知羞恥吧?"

芝麻嫣然一笑,身影漸漸籠罩在輕煙中.空空玄剛跳進小火爐,四周白光鋪天蓋地湧現,瞬息吞沒了我們.在光地海洋中,依稀回蕩著芝麻的聲音:"我出生時,就是這個模樣,以我本來的相貌見人,坦坦蕩蕩,又有什麼羞恥呢?你覺得羞恥,那是因為你心中有邪念的緣故."

四下里一暗,潮濕狹窄的岩洞內,依然只有我一個人盤膝端坐.剛才苑的熱鬧情景,恍然如夢.我忽然覺得,靈寶天和**天,就像是一個用內心的**編織出來的夢想,讓人神往,又讓人沉溺.

濤聲隱隱,楚度和公子櫻這一戰,就要開始了吧.我有點興奮得坐不住,想象著這一戰激烈的厮殺場面.如果楚度戰死.我固然暫時安全了,但恐怕要面對莊夢這個可怕地敵人,對我未必是個好結果.如果公子櫻戰死,我同樣要面對楚度的追殺.

無論此戰是誰勝出,對我都沒什麼好處.想到這里,我心中一凜,男子漢大丈夫,豈能將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別人身上?如果我有拓拔峰,公子櫻那樣地實力,又何需整日擔驚受怕?

"天行健,君子自強以不息."我驀地想起死鬼老爸常常嘮叨的廢話.沉思片

調息,生平學過的每一種法術猶如一條條清澈小溪,在平靜的心境中緩緩流過.

這幾百種法術,有的純正雄渾,有的精妙靈巧.有的奇詭多變,能戰勝楚度.強如黃真,拓拔峰,把璿璣秘道術,破壞六字真訣施展得出神入化,也在鏡花水月**下慘敗身死.

與其耗費大量時間,去精修這些法術.不如把它們熔于一爐,取長補短.博采眾家,創出我林飛自己地絕學!至于前兩次進化後生出的兩只龍蝶爪,我躊躇再三,還是決定放棄動用它們.我不想讓自己留下任何龍蝶地烙印,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身上地六只龍蝶爪全部消失.自從在補天門察覺到龍蝶內丹的異常,我連挖出內丹的心也有了.我不敢想象,當我占據龍蝶內丹,生出七爪雙翅.擁有和龍蝶相似的妖形後,我還是我嗎?或許就像變成雪精的悲喜和尚,被另一個身份代替.

目前最重要的,是不斷提升真正屬于自己的實力,無論面對楚度,龍蝶或是莊夢,我都有可與他們周旋地本錢.

首先,要找到各種法術的融合點.比如龍虎秘道術講究力量,可以和破壞六字真訣中的轟字訣結合,增強威力,但和以渾圓柔和克敵的璿璣秘道術就背道而馳了.而補天秘道術雖然身法奧妙.可以和遁隱妖術互融,但受限于潛匿的特質.無法和袖里乾坤,混沌甲禦術這種堂堂正正的法術結合.還有曼妙多姿地魅舞,與人類的法術,妖怪地妖術風馬牛不相及,根本找不到融合點.

我開始陷入不斷深思,不斷嘗試的修煉中,過得渾渾噩噩,癡癡迷迷.餓了,就隨手抓幾個海蚌,睡夢中還在思索法術的問題,渾然忘卻了時間的流逝.

也不知過了多少天,直到冰涼的海水變得微微泛暖,我才如夢初醒.此時下巴的胡子,已經長得很長了.

"你足足練了六十二天."月魂笑道:"很久沒看見你這麼老實地修煉了."

"這麼久了?楚度,公子櫻大概早不在了吧."我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游出岩洞,活動一下手腳.溫暖的水波輕輕簇擁著肌膚,五色斑斕的魚群從身邊急速掠過.這些天的修煉讓我明白,融會貫通幾種法術並不難,但要把所有地法術都融為一爐,實在難如登天.

慢慢浮出海面,我游向破壞島.島上靜悄悄的,斷垣殘壁,空曠無人.幾百只停棲的水鳥被我驚動,嘩啦啦飛起,像一片烏云卷向天空.絞殺下手快,閃電般沖出我的耳朵,觸須纏住兩只來不及逃走的海鳥,嘖嘖地吸噬血肉.

連破壞島的門人也走光了.楚度和公子櫻這一戰,到底誰打贏了?我孤零零地站在島中心,胡思亂想起來.天色灰沉沉的,整座島像一塊四分五裂的龜殼,崩裂的岩石缺隙里,不時噴濺出道道海浪.

"轟"的一聲,天空驀地響起一記炸雷,陰風大作,一顆涼颼颼地雨點從空中落下,滴在我的臉頰上.

"今年地第一滴春雨吧."我喃喃地道,抬頭望天.陰晦的天空轉眼變得黑如鍋底,濃厚的烏云層層堆砌,仿佛要將遠處的海平線壓垮.

四周越來越昏暗,海鳥群早飛得無影無蹤.驀地,一道耀眼的藍光一閃,照得天空雪亮,下一刻,電光消失了,天地又被無邊無際的黑暗吞沒.

狂風夾著稀疏的粗大雨點.卷起島上的碎石沙礫,打在身上.沉悶的雷聲在云團里不安地滾動,仿佛被捆縛的巨獸,咆哮著要沖出來.

暴雨將至,風云變色.我忽然心有所悟,天象瞬息萬變,忽剛忽柔,和我所學地各種法術有相通之處.而無論是風和日麗,雨雪霏霏,還是驚雷閃電.都是無窮無盡的天象的一部分,在天地中融為一爐.

"轟",一個震耳欲聾的霹靂在頭頂上空炸開,下意識地,我揮拳擊出,暗含破壞轟字真訣,拳氣引動隆隆的天雷.將遠處的岩礁擊得粉碎.

我腦海中靈光乍現,如果取破壞六字真訣的天象奧義,以千變萬化的天象為爐,當能夠充分融煉五花八門的各類法術.璿璣秘道術,恰似溫淳恬靜的明月當空;脈經甲禦術卻像光芒耀眼地烈日;補天秘道術仿佛是詭異靈活,無孔不入的風;袖里乾坤甲禦術又如同云卷云舒;混沌甲禦術好比春風化雨.萬物複蘇;星羅棋布秘道術就像繁星滿天,閃爍不定.

所有法術的融合點.就是天象!時而雄奇,時而詭異,時而柔和,時而剛猛,無所不包的天象!

"嘩",大雨像一片巨大的瀑布,鋪天蓋地席卷而來,白茫茫的雨幕仿佛和黑暗的四周交替閃映.天際鑽出一條條曲曲折折地藍色電光,將大海撕裂開來.風雨呼嘯.怒浪奔騰,隆隆的雷聲滾過海面,把波濤碾壓成迸濺的雪白泡沫.

"一千年前,魔

暴烈的亡獄海發生特大海嘯,是夜狂風暴雨,電閃雷人一舟,入海七天七夜,不施任何法術,與風浪相抗.終得'平衡’二字的真髓."我忽地想起楚度的這番話,胸中豪情一湧.仰天長嘯,沖向大海.

暴雨如注.雷電轟鳴,巨浪掀起十多丈高地水牆,排山倒海般撲來."轟",我大吼一聲,將龍虎秘道術,胎化長生妖術,兵器甲禦術,鏡瞳秘道術與轟字訣結合,硬生生地從拳頭里迸炸出一記威勢猛烈的驚雷!

山巒般地巨浪被這一拳轟得四散飛濺,下一重巨浪牆立而起.

"卷!"我大袖張開,袖里乾坤甲禦術,蝶戀花秘道術等十七種法術和卷字訣相融,波濤被源源不斷地吸入袖中,再倒卷而回,與迎面而來的海浪相撞,發出毛骨悚然的巨響.

"裂!",我劈出脈經刀,暗含裂字真訣,傀儡妖術,六丁甲禦術和二十多種剛硬的法術,在半空轉變成狂舞的金色電蛇,一條條鑽入咆哮的浪幕,將海面撕裂成蛛網形狀.

在"斷"字訣下,混沌甲禦術化成無形凝固的力量,波浪赫然斷流.

"封!"璿璣秘道術和星羅棋布秘道術相融,猶如天圓地方,以封字訣的奧義將四面八方湧來的雨浪悉數封擋.

我渾身早已濕透,斗志卻像烈火般熊熊燃燒,越打越興奮,各種法術層出不窮,與破壞六字真訣結合,變幻出無數天象.

波濤呼嘯,云團滾湧,天地間仿佛只剩下我一個人,酣暢淋漓地揮灑生命地激情.

"化!"一拳擊出,我巋然凝立,清嘯聲如同連綿不絕的波濤,響徹云霄.方圓十丈內被化字訣籠罩,風平浪靜,滴雨不沾.我恍然明白,天地萬物源于氣,各種天象也只是氣聚氣散的變化,而妖術,法術正是源于對氣的操控.

接下來的幾十天,我干脆待在了破壞島上,苦修猛練.閑來時,靜觀日出日落,潮起潮退;興起時,捉水月而舞,披星輝而歌.晨暉,浮云,海風,月華,霜露,萬千天象與畢生所學水乳交融,早已脫出了破壞六字真訣的巢臼,以氣為本,以術為器,以心為道,形成了真正屬于我林飛的"氣象之術"!

紅華神種在體內流轉,遙遠的海平線上,一輪血紅的落日燃燒,寬廣耀眼的光波在水上跳爍.我深吸了一口氣,"刺!"身形轉實為虛,整個人融入夕暉,發出無聲無色無形地一擊.

夕陽光芒微微一黯,宛如被水澆熄的火球,輪廓模糊起來.海面下,卻驟然一亮,反射出無數縷霞光瑞氣,閃電般刺向半空,虛空竟然被刺出了一個空氣地漩渦.我欣然一笑,知道這一招融合了補天秘道術,遁隱妖術,步斗秘道術,神通秘道術,地藏妖術而自創的"刺"字訣,終于練成了.

破花六字真訣,被我改頭換面,打造成了林飛招牌的"氣象八術".除了原先的"轟","裂","斷","卷","封","化"之外,還加入了"刺",以及融合千千結咒的"纏".

最巧合的是,在月魂的神識內,第二階段的魅舞也剛好分為八式,分別是最早學會的"熱愛",以及"浩然","飛揚","執著","爾雅","沖和","寬博","繁妙".通曉了萬物源于氣的至理,我將魅舞八式的身法和氣象八術結合,令後者更添了一股玄妙的符咒力量.

"還差一點."月魂忽然道.

我一愣:"還差什麼?"

"你自創的神識**,還沒有融入氣象八術."

"你在開玩笑吧?一個是虛無縹緲的精神,一個是借助**的法術攻擊,一虛一實,根本是南轅北轍,沒有一點共通的地方."

月魂眨巴著眼,頗有深意地道:"神通秘道術中的依通,不正是虛實轉換之術嗎?你的神識**具有吞噬的特點,而你的胎化長生妖術同樣如此,這不就是共通點嗎?你可以射出神識之槍,為什麼不能擊出神識的氣象八術?"

"神識氣象八術?"我喃喃地重複道,心情越來越興奮,仿佛一扇嶄新的道的大門,向我緩緩打開.

苦苦思索三十天後,明月當空,碧海生潮,海風的氣息帶著暖濕的春意,使人心醉神怡.不知不覺,島上已是春意盎然,岩石縫隙里滋生出點點碧綠,把這片廢墟變得生機勃勃,宛如重生.

月華流瀉,從破壞島的孤崖上,探出了一枝豔麗的野花.緋紅的花瓣綻開,好像盛聚了浮動的月光;又好似只是一個婆娑的花影,嵌在了清皎的月亮中.

什麼是虛,什麼是實,仿佛變得琢磨不定.

清風拂過,我的精神倏然變得一片空靈,各種繁妙的法術在心中漸漸淡去,到最後,連明月,大海,野花也化作了若有若無的影子.整個人空空蕩蕩,似盈似虧.我靜靜地站了一夜,忽然大笑三聲,帶著絞殺飄然離去.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知北游正文 第十三冊 第九章 巧取豪奪     下篇: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二章 故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