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知北游 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二章 故妖  
   
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二章 故妖

第十四冊第二章故妖

位于清虛天東南面,也是清虛天和紅塵天的天壑所破壞島三天後,我趕到這里,打算從紅塵天繞道去羅生天.

路邊百花爛漫,草長葉翠,燕鶯在高高的枝頭啾鳴出鮮亮的春光.芙蓉塘附近,人頭攛動,歇腳的十多個石亭子里坐滿了人,三五成團,高談闊論.碧藍的晴空中,不時飛掠下一頭頭奇禽異獸,背上騎著服飾各異,佩刀帶劍的男女,似是來自清虛天各個門派.

我暗自詫異,怎麼這麼熱鬧?簡直像個嘈雜的大集市.幸好我以息壤改變了形貌,體態肥胖,面容浮腫,不怕被人認出來.絞殺變成了拳頭大小,趴在我的肩頭,目光閃閃地盯著眾人和怪獸,貪婪地舔著嘴唇.

"依我看,破壞島一戰,公子櫻必然占了上風."大聲說話的是一個棗臉大漢,一腳高踏在路邊的栓獸石墩上,單手叉腰,唾沫橫飛.瞧見眾人紛紛向他看去,棗臉大漢更起勁了,拍了拍健壯的胸脯,嚷道:"不然的話,楚度那個魔頭怎麼會甘心退走?"

"這可不一定."八角涼亭里,一個身穿牡丹雪紡紅肚兜的女子對棗臉大漢拋了個媚眼,嗲聲嗲氣地道:"要是公子櫻占了上風,早趁勢殺了楚度,豈會放虎歸山?我看多半是楚度賺了點便宜."眼波四下里一飄,滑溜溜得讓人觸不到.

棗臉大漢瞪了女子一眼:"公子櫻是謫仙般的人物,怎麼會敗給一個下賤的妖怪?分明是他心存仁厚,不願殺了楚度挑起魔刹天與清虛天的戰火,才饒了對手一命."

我心里有些糊塗了,聽他們的口氣,似乎公子櫻和楚度誰也沒死.又聽那個女子冷笑:"公子櫻不愧是清虛天第一人,被楚度殺光了九大名門掌教.還大仁大義地放過楚度.佩服,佩服啊."

聽出了言語里的譏諷,棗臉大漢臉憋得發紫,偏又發作不得.我瞧著女子顧盼撩人的眼神,不由得想起一個妖怪,當下目光凝聚氣象八術中地"轟"字術,直射對方.

視線中,女子的肌膚頃刻透出了燃燒的火焰.她如遭雷轟,驚叫一聲,向我這個方向望來.這時我早已施展刺字訣.遁入正午燦爛的陽光中,她察覺不到敵人,臉上不自禁地露出一絲畏懼.

真的是赤練火!我直咂舌,她可真是膽大包天,這種時候還敢來清虛天搗亂.幸虧我收回了剛練成的神識氣象術,否則她不但肉身被轟,體內苦修的精火也會被神識氣象術獨特的性質吞噬不少.

神不知鬼不覺.我浮出日輝,混入人群,換了一個靠近赤練火的位置.昔日的勁敵,如今連我一招也接不下來,我也沒覺得有什麼欣喜.跟隨楚度一路挑戰清虛天各大名門,早讓我眼界大開.生出凌絕頂而小天下地心胸.

"你不是人!"上空,陡然傳出威嚴的喝聲.一頭雪白的怪獸撲扇巨翅.從云端里急速飛下,落地時,輕如鴻毛,不帶起一絲風聲.

怪獸皮色如玉,羊須象鼻虎爪,頭生雙角,雙目紅如瑪瑙,凸出嘴唇的幾十根獠牙像銀子般閃閃發光.深洞般的鼻孔一吸一吐,卷起陣陣狂風.獸背上.架著華貴的冰蠶絲軟兜,一個頭戴琉璃鳳冠,寶相莊嚴的美麗女子端坐在軟兜上,手持玉拂塵,目光緊緊鎖住赤練火,不怒而威.

"恭迎碧落賦地冰鏡護法."見到女子,許多人紛紛躬身行禮.我細看了冰鏡幾眼,心中奇怪,碧落賦的護法也趕來天壑,到底出了什麼大事?

"你不是人."冰鏡冷冷地看著赤練火.重複道.眾人迷惑不解地望向赤練火,低聲議論.

赤練火恢複了從容的神色.目光一轉,笑意盈盈:"原來是碧落賦的冰護法大駕光臨.我只是誇贊了公子櫻幾句,冰護法不必動怒,侮辱在下吧?"

冰鏡像一個玉雕的菩薩,面無表情:"大膽妖孽,還不跪下束手就擒?"聲音刻板,嚴厲,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壓.

赤練火繼續裝糊塗:"哦,碧落賦是說不得地.好,我改口還不行嗎?破壞島一戰,公子櫻大發神威,趕走魔主.碧落賦天下無雙,清虛天永垂不朽!"

冰鏡冷冷一哂,拍了拍座下怪獸.怪獸的額頭猛然綻開,爆出了第三只眼.這只眼睛沒有瞳孔,純白不帶一絲雜色.眼內射出一片乳白色地光華,罩住赤練火,後者悶哼一聲,肌膚層層脫落,露出熊熊燃燒的火焰**.

我訝然道:"這是什麼怪獸,竟然逼得赤練火現出原形?"

月魂道:"是上古奇獸避邪,它最能感應妖氣,算是妖怪的克星.你也要小心一點."

說話間,避邪的第三只眼向我這個方向望來.我心中微微一動,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留它不得了.乖女兒,准備飽餐一頓吧."

絞殺興奮地嗚咽一聲,蠢蠢欲動.

"她是妖怪!"棗臉大漢瞪著赤練火,如夢初醒地喝道,四周圍,無數敵意的目光投向赤練火,人群微微騷動,不少人跳出來,把赤練火團團圍住.

赤練火一言不發,頃刻化作三頭六臂,沖向人群.對面的幾人躲閃不及,被她燒成幾團焦炭.

"避邪,你來對付她."冰鏡飄下獸背,怪獸避邪低吼一聲,卷曲的象鼻忽然抖得筆直,"呼",一片冰澈透骨的白氣從鼻孔噴出,罩向赤練火.白氣過處,滴水凝冰,空中結出霜露,將赤練火擊出的火焰凍熄.

赤練火向後飛退,避邪窮追不舍,猛撲上去,利爪絲毫不怕火焰,速度驚人,抓向赤練火."呲啦"一聲,竟然被它從赤練火肩頭撕下一團烈焰.

人群里,突然竄出一個老頭,一個老太,正是古里,古怪.他們化作呼嘯地風火雙輪,沖向避邪.避邪頭也不回.象鼻向後甩出,欲卷住風火雙輪."轟"的一聲,避邪的象鼻被風輪纏住,絞成麻花,

勢狠狠砸中嬌嫩的鼻尖.避邪痛吼一聲,反身撲去,空中滴溜溜一轉,飛向赤練火.

腳踏風火輪,赤練火迎向避邪,揮舞三頭六臂.一道道狂風烈焰鋪天蓋地,壓得避邪連連怒吼.風輪掀起一道龐大的龍卷風,裹住避邪,轉得它暈頭轉向."砰"火輪趁勢飛出,拐了個彎,狠狠砸在避邪的屁股上,頓時燒焦了一塊.

"避邪.退下!"冰鏡見勢不妙,急喝道.赤練火怎肯放過這個機會,死死纏住避邪,風火雙輪在空中忽快忽慢,詭異變向,一次次砸中避邪.

趁雙方激戰.得到我命令地絞殺變成蒼蠅大小,閃電竄出.穿過熊熊呼嘯的風火,鑽入了避邪的鼻孔.

"小心!"即使在混亂中,冰鏡的目光依然清晰捕捉到了絞殺.但已經來不及了,避邪淒厲慘叫,在地上瘋狂打滾,又猝然僵硬不動,豐滿地血肉急速干癟,皮色變枯,很快只剩下一張薄薄的皮.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赤練火也愣住了.絞殺變成螞蟻一般大,從薄皮下悄悄爬出.

"孽畜,哪里逃?"冰鏡厲喝一聲,飄然躍起,玉拂塵擊向絞殺.我心道這個女人眼睛好尖,剛要出手攔阻,絞殺"呼"地漲大,觸手噴出一片乳白色地冰氣,將玉拂塵震開.

我吃了一驚,吞噬了避邪的絞殺又變得有些不同了.除了能噴出和避邪相像的冰氣.它的臉開始像一個小女孩,璀璨如星地雙眼上生出了一對彎彎的新月眉.充滿了邪異的魅力.

"真的好好吃哦,爸爸,我忍不住了."絞殺舔動唇邊的鮮血,閃過冰鏡,向人群中的珍禽異獸撲去.一時間,人仰獸翻,混亂不堪,慘叫聲此起彼伏.

螭在我的神識里打了個寒戰:"好厲害地怪物!哪個神獸遇到它只好自認倒黴."

"絞殺又強了很多,看來每次吞噬神獸,都會助長它的妖力."月魂沉吟道:"真是非常奇特的進化方式."

不一會,地上橫七豎八躺滿了干癟的獸皮.眾人紛紛怒喝,圍追堵截絞殺,卻連它的影子也摸不到.絞殺就像一個嗜血的幽靈,行蹤詭異飄忽,轉瞬間,又有幾頭異獸伏尸.不少人駕著坐騎慌亂逃向天空,赤練火也趁亂想溜,被冰鏡強行截住.

風火雙輪卷起狂暴地颶風烈焰,罩向冰鏡.後者抖出玉拂塵,如同一朵冰雪菊花在半空綻開,塵絲刺入旋轉的颶風,破開無數孔洞.颶風立刻像泄氣地皮球,急劇變小.烈焰也被塵絲放射的寒氣凍結,漸漸微弱.

"爾其靜也,體象皎鏡,是開碧落."冰鏡肅然吟道,一掌拍去,赤練火方圓一丈內出現了一個圓形的明澈光斑.光斑不斷收縮,赤練火被死死束縛在光斑內,試圖掙紮出來.風火雙輪"砰"地砸落在地,變回古里,古怪的樣子,渾身劇烈抽搐.

碧落賦的秘道術果然神妙,再不出手,赤練火他們多半凶多吉少.想起赤練火阻止我去飄香盛會的善意,我略一沉吟,施展刺字訣,遁入光斑.

一進入光斑,我渾身酸軟,手足刺疼,仿佛要被明亮的光華融化.封字訣心隨意動,將不斷收縮的光斑向外推開,我雙手各抓住赤練火,古里古怪,沖出光斑,旋風般掠入人群.轟字訣下,人獸被紛紛撞飛出去.叫上絞殺,我全速飛向天空,幾個起落,把尾追的人遠遠甩在後面.

被我抓在手里,古怪一路慘哼,口吐白沫.我趕緊找了一片隱秘地叢林落腳,放下了他們.

"爸爸,我吃得好飽,想睡覺.奇怪,我很少瞌睡的呀."絞殺摸著滾圓的肚子,眼睛惺忪,像是喝醉了一樣.不等我細問,絞殺收縮身形,跌跌撞撞地鑽進我的耳孔,陷入了昏睡.

赤練火對我深深一揖,柔聲道:"多謝恩公相救,我等不勝感激."吧?否則以這樣的身手,早成為聲名赫赫的妖王了."

這個女妖戒心很重,我救了她,反倒要打探我的虛實.我干笑一聲.似是而非地答道:"隱姓埋名也不是什麼難事."

古里和古怪咬了一陣耳朵,古里瞪圓了眼,圍著我瞅了好半天,失聲怪叫:"原來是你啊!小姐,他是林飛!"

"小姐,他是林飛!"古怪干巴巴地重複道.古里狠狠瞪了古怪一眼,酸溜溜地道:"你倒是記得這小子,被他抓住手里一定樂壞了吧?你看他現在這副丑樣,八成是勾搭了哪個有夫之婦,被捉奸毀容了."

我情知是在古怪身上暴露了身份.以她的體質,立刻能感應出我體內魘虎眼珠地威力.我故作不解:"林飛我倒是聽說過,他和我長得一樣嗎?"

古里的手指幾乎點在了我地鼻子上:"你可真沒良心啊.小姐為了打探你的消息,才主動領命,潛入清虛天,差點命都丟了.你倒好,裝傻充愣."憤然道:"小姐.我們走,別理這個混蛋了."

赤練火神色複雜地看著我,許久,澀聲道:"林公子,真的是你嗎?"

我苦笑一聲,恢複了原形:"如果是昔日的小紅問我.那我當然是如假包換的林飛了."

赤練火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之色:"多謝你救了我.魔主大人說你一定還躲在清虛天避風頭,果然沒有料錯.林公子.你現在的法力可厲害得緊,都能媲美妖王了."

"楚度和公子櫻一戰,究竟結果怎樣?難道兩人握手言和了?"

"沒錯.魔主大人與公子櫻戰成了平手,還代表魔刹天,許下與清虛天十年互不侵犯的承諾."

我心生狐疑,楚度做出這個承諾,難道是想騰出手來干別的事?或是與公子櫻一戰,楚度受了重傷,所以不得不簽訂城下之盟?不過以楚度當時地糟糕狀態.還能和公子櫻打成平手,顯然他的真實

過了對方.

赤練火微微一笑:"其實戰和是最好的結局.如果公子櫻落敗身死,恐怕整個清虛天都會不顧一切地殺向魔刹天,白白便宜了那些坐山觀虎斗的人."

我心中一動:"你的意思是?"

"魔主大人的用心,我們不敢妄自揣測."赤練火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魔主大人這次派我潛入清虛天,除了察看各派虛實之外,還特意囑咐我尋訪你的行蹤,讓我帶一句話給你."

"什麼話?抓我回去?那要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魔主大人說,你遲早會去找他地.除了他,北境沒有一個人可以接近沙羅鐵樹."

"沒有人可以靠近沙羅鐵樹?"我心頭一震.明白了楚度的意思.要解開老太婆師父的毒咒,就必須要有沙羅鐵樹的樹根.我不得不主動送上門,前往魔刹天鯤鵬山脈的沙羅峰頂.

赤練火道:"沙羅鐵樹有一種可怕的魔力,除了天定地魔主,哪怕法力再強的人,妖接近它,也會化為灰燼.否則任何一個妖怪都可以在樹下坐等鐵樹開花,冒充魔主了."

我暗暗頭痛,這麼看來,偷偷溜上山挖樹根是不可能了.但既然沙羅鐵樹無法靠近,楚度又為何告訴我樹根可解毒咒呢?豈不變成了一句廢話?

赤練火忽然問道:"林公子來芙蓉塘,是打算去紅塵天觀看清虛天與羅生天三年一度地法術比試嗎?"

我微微一愣,難怪這里的天壑擠滿了人,原來都是去看法術比試的.想來清虛天,羅生天十大名門的人已經提前趕去."那我也湊個熱鬧吧."我興奮地道,心頭一下子火熱,到了紅塵天,說不定還能見到失散的三個美女.

古里擠眉弄眼地道:"清虛天八個名門掌教死在魔主大人手里,實力驟損,這次和羅生天比試,他們要栽大跟頭啦."

"那到未必."我沉吟道:"死去的名門掌教必然早已選定了繼任人,相信新掌門的實力不會差到哪里去,何況雙方比試,掌教不見得會親自出手."

古里一翻白眼:"清虛天現在連十大名門都湊不齊,還談什麼新掌門?白云澗的司馬胖子臨死前,就解散了整個門派.破壞島的拓拔峰根本沒有指定下一任掌門,他死後,眾弟子紛紛投靠碧落賦與星谷,第二名門從此煙消云散."

"破壞島竟然完了?"我喃喃地道,不敢相信古里地話,但同時也深深了解拓拔峰的心意.他不希望後人再像他那樣,背上一副沉重的枷鎖.

"徹底完了."古里顯得幸災樂禍,

赤練火欣然道:"我剛好也要回紅塵天,如果公子不嫌棄的話,不妨同行."

我猶豫了一下,婉言拒絕.和她走在一起,引來楚度就麻煩了.這一次我出手救她,也算還清了過去欠下的人情.

赤練火目光中閃過一絲幽怨,隨即又笑語晏晏,宛如常態.

古里氣勢洶洶地嚷道:"你小子,法術厲害了就翻臉不認人?枉費我家小姐對你一片赤誠!"古怪也依樣畫葫蘆地念道.

"我是擔心給你們小姐帶來不便."我不再廢話,駕起吹氣風,飛速離去.半途中,我運用息壤,再次改變了形貌.

第二天,就是十五月圓之夜.中午時分,芙蓉塘附近已被擠得水泄不通,到了黃昏,還有不少清虛天的人陸續趕來.

芙蓉塘的另一邊,隱沒在茫茫虛空中.暮色漸濃,月亮掛在樹梢上,宛如一個淡白色的剪影.芙蓉塘上,水光暗沉,密密麻麻的蜻蜓四處飛舞,像濃厚的烏云遮住了上空,翅膀嗡嗡地扇動聲幾里外都聽得見.

我混在各派的人群里,聽他們談論昨日雞飛狗跳地混戰.冰鏡面沉似水,獨自站在塘邊,似乎心情不佳.

"昨天救走妖孽的那個人,到底是誰?"一個老者撫摸著頜下三縷須,沉思道:"看他的身法,倒是有點類似補天門的秘道術.卻又似是而非."

我刻意壓低喉嚨,嘶聲道:"不會吧,補天門里可都是女人.昨天最後出手的那個像是男人."

身邊一個敦實的壯漢搶白道:"妖怪們個個變態,男妖變化成女妖也大有可能.比如楚度,誰知道他是男是女?說不定早就為了練成妖功,揮刀自宮了."

"還有許多妖怪喜歡生吃活人,殺孕婦取胎兒來煉丹服食,增強妖力."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唾沫橫飛,紛紛痛斥魔刹天的妖怪罪行.到最後,連妖怪早上不漱口,一胎生七八個都變成了一種邪惡,聽得我啼笑皆非.

"妖孽都該死!"冰鏡突兀地道,引來周圍一片喝彩聲.

月魂輕輕歎了一口氣:"魔刹天與清虛天相隔的,又豈止是天壑?楚度的力量再強,也打不破那些看不見的天壑吧."

我望著清虛天眾人義憤填膺的神情,暗暗搖頭.哪怕楚度一統北境,也改變不了人,妖彼此敵視的局面.

這時,金黃色的滿月漸漸升到了半空.芙蓉塘里,冒出汨汨的水泡.清香四溢,一枝枝緋紅色的荷苞從水下探出,露出尖角.半空飛舞的蜻蜓紛紛撲上去,停在荷苞尖上.嬌嫩的荷苞層層綻開,露出乳黃色的蓮蕊.蜻蜓低頭吮食蓮蕊,體形瘋狂暴漲,變得和老鷹一般大小.

一座奇異的牌門從芙蓉塘對面的虛空中浮出,牌門由幾百個空心的巨大圓環拼嵌組成,圓環晶瑩剔透,光華流溢,牌匾上刻著紫色的"環門"二字.

"嘩啦啦",千萬只蜻蜓從荷蕊上竄起,向環門飛去.眾人紛紛跳上蜻蜓,從牌門的圓環內徑直穿過.我也踩上一只蜻蜓的背,飛過了環門.時隔經年後,我終于重新踏上了紅塵天的土地.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一章 通天下一氣耳     下篇: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三章 豪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