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知北游 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四章 道法會  
   
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四章 道法會

第十四冊第四章道法會

與羅生天三年一度的法術比試,被稱作道法會.道衷,只是法術交流,共悟天道.到後來,逐漸演變成雙方昭顯實力,爭強斗狠的法術比拼.

道法會這一天,北境大大小小的門派陸續趕來,一睹盛況.

通殺城內,早已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天空也被成千上萬的坐騎遮蓋,變得一片昏暗.

法術比試就在城南的碧菌坪舉行,傳說這里原本是荒蕪的沙地,仙人騎鹿從半空經過,鹿嘴里叼著的菌菇落地生根,化作一棵棵青碧色的石菌.石菌茂密成林,高挺聳立,千姿百態,諾大的傘形菌蓋層層覆蓋,綿延成一座天然石坪.

碧菌坪四周,水泄不通,挪腳的空地也沒有.我快被擠夾成松軟的餡料,好不容易才伸直了腿.眼中盡是黑壓壓的人頭,耳畔盡是"嗡嗡"的嘈雜聲.時時可以見到捂著小腹,臉憋得通紅的人,妖,為殺開一條小解之路,汗流浹背,痛苦不堪.

"幸虧少爺你有本事,否則花了錢還來不了."鼠公公趴在我的肩上,累得直喘粗氣,鼠須也被擠掉了好幾根.

通往碧菌坪的各條道路,被妖怪們層層設卡,除了繳費之外,還必須登記詳細的個人資料,派別,反複確認後,才給予通行,儼然把通殺城當作了魔刹天的後花園.要不是我施展神識氣象術,根本混不進來.

"這一次道法會,魔刹天才是真正的贏家."我心中暗忖,妖怪們登記各派各人的詳細資料,等于普查了一遍北境大大小小的實力分布,為一統北境提供了寶貴的戰略情報圖.

碧菌坪上,清虛天,羅生天各大名門早已齊聚,形成經緯分明的兩大陣營.羅生天十大名門掌教盡數到齊.個個衣飾華貴,塗脂抹粉.無顏,花生殼,屈玲瓏這些老熟人赫然在內.我在脈經海殿一干女武神中反複搜尋,沒有發現海姬,不免有些牽腸掛肚.

鼓樂齊鳴,在無數禮炮煙花的轟鳴輝映下,道法會終于拉開了序幕.

"道似天淵無盡底,惜乎人力有窮時."大光明境地掌門珠穆朗瑪長歎一聲,臉上露出緬懷之色:"轉眼又是三年,清虛天前各大掌門的雄姿英風還曆曆在目.奈何道法無限,人命卻有限.故友們紛紛仙去.令人扼腕歎息."渾厚平穩的聲音並不響亮,但清晰可聞.

我暗暗好笑,不愧是羅生天的第一人,揭人傷疤還搞得情深意重.聽了珠穆朗瑪的話,幾個新任的清虛天名門掌教都露出忿然的神色.

"掌門這話說錯了."公子櫻淡淡一笑,引來下面無數女子的尖叫.在他身後,站著莊夢和一些新任的名門掌教.碧落賦的護法雷猛,冰鏡侍立在公子櫻兩側.我依稀瞥見一方雪白地袍角,想要再瞧,又被碧落賦的眾多門人遮擋住了.

"錯在何處?"珠穆朗瑪不動聲色地反問:"願聞掌門高見."

公子櫻曼聲吟道:"掌門說道法無限,我卻說人心無限.哪怕生命被困在一個小小的蝸殼里,心依然可以成為擁有無限虛空的主宰.何況眾多故友雖已仙去,但清虛天後繼有人.眾志成城,薪盡火傳.哪有中止的一天呢?"爭.

"以在下拙見,應該是——"公子櫻手指勾動,撥得琵琶聲鏗鏘激昂:"心似天淵無盡底,惜乎道法有窮時."

這兩句說得意興飛揚,氣魄過人,引來雷鳴般的喝彩.

公子櫻風度翩翩地向人群點頭.半空拋滿了繽紛地色彩,女子們將手中的奇花異草珍果擲向公子櫻,如癡如醉地叫著他的名字.就連許多女妖.都開始騷首弄姿,眼睛里閃爍著小星星.

"真是讓人羨慕啊."鼠公公伸長了脖子,咕噥道:"其實老奴當年的風采,並不比他差多少,想和我訂親的母老鼠一窩一窩的."

我心情複雜地望著公子櫻,碧菌坪上多地是俊雅風流的人物,但他一個人就奪去了所有人地光彩.他仿佛站在了最高處,身上籠罩著璀璨奪目的光環.

碧落賦門人個個露出自豪的神色,自從逼走楚度以後,公子櫻的聲名達到了頂峰.哪怕是羅生天的人.投向公子櫻的目光也充滿了尊崇.

鼠公公搖搖頭:"楚度就算一統北境,也不可能像公子櫻那樣.得到大半個北境的擁護."

我哼道:"楚度是為了自己而活,公子櫻是為了別人而活.瞎子都能看得出,他對甘檸真圖謀不軌.換作我是他,會毫不顧忌掌門師叔的身份,向甘檸真表白愛意."

鼠公公嘻嘻一笑:"少爺今天沒喝醋吧?怎麼聽起來酸溜溜的?老奴憑心而論,少爺和甘仙子才是天生一對."

"有海姬我已經很知足了."我喃喃地道,目光卻又忍不住,搜尋那一襲白色地道袍.

足足過了半個多時辰,女子們呼叫公子櫻的聲浪才漸漸平息.

"碧落賦若是廣開門庭,天下的女子恐怕都要趕去清虛天了."見珠穆朗瑪被公子櫻奪去了風頭,牛郎嬌滴滴地笑道.這本是一句眀褒實貶的揶揄,卻引來場下女擁篤們的歡呼雀躍,甚至有一群狂熱的女子齊聲高唱:"碧落賦的天是明朗的天,碧落賦的人民賽神仙.天下美女愛碧落呀,公子櫻的傳奇說不完.呀呼嘿嘿一個呀嘿."

我輕笑出聲,心里又禁不住生出一絲嫉妒.站在高台上,接受滿場盲目地崇拜,還真是容光無限啊.哪怕是一顆不起眼的石頭,只要掛上天空,也就變成了閃亮地星辰.

珠穆朗瑪絲毫不動聲色,沉聲道:"今日借著道法會,我們代表羅生天拜祭各位清虛天的故

|英靈永存,道統不滅,清虛天與羅生天情誼長

羅生天的人早已擺放好香案.瓜果供品,九大掌門在珠穆朗瑪的帶領下,恭恭敬敬地行全拜祭之禮.

"多謝各位的深情厚誼,清虛天銘感于心."公子櫻面色一整,肅袍正冠,清虛天眾人也鄭重其事地拜祭起來.

冰鏡彎腰時,我在他身後瞧見了甘檸真.她照舊是一身雪白地道袍,神色淡定清傲.一轉眼,她又被高大的雷猛遮住了身影.我心中一下子狂喜,一下子又變得患得患失.過去她陪在身邊.我可以肆無忌憚地叫她小真真,但現在,當她回到屬于自己的人群時,我才發覺,距離是如此真實地存在.

我甚至不能看見她,就像在洛陽,高高的.厚厚的圍牆擋住了花園里的秋千.那不是親熱地叫一句小真真,就可以消除的.正如同我擊敗了無顏,也難以一帆風順地迎娶海姬.

也許我應該爬上一棵樹,跳過圍牆.也許我可以成為圍牆里的人.這麼出神地想著,我懷里的七情六欲鏡隱隱發熱,像是一蓬火星.濺入了胸口.

"這些人類也太不要臉了.明明心里恨得對方要死,表面上偏偏裝得親親熱熱.聽得老奴都想吐了."鼠公公怪叫:"不知道的.還以為清虛天羅生天親如一家呢."

我微微一笑:"這就是名門掌教地風度,學著點.裝久了,自然就習慣了."

"我宣布,本屆道法會正式開始."珠穆朗瑪沉聲道.四下里的妖怪們紛紛亂嚷:"快點干架吧,屁話那麼多."

莊夢輕搖羽扇,忽然道:"莊某還有一事相告.前日,眉門掌教柳翠羽曝尸荒野.雖然柳掌門是羅生天的人,但清虛天怎能袖手旁觀?所以莊某派人追查,希望能找出凶手."

羅生天各派掌門面面相覷.這幾天,柳翠羽的死早已傳得沸沸揚揚.當日在順風賭坊,多人目睹柳翠羽與妖怪們沖突,凶手呼之欲出.莊夢現在當眾提出此事,無疑是狠狠刮了羅生天一記耳光.

比起法術拼殺,雙方這番言語的爭斗更讓我感興趣.

"事情的起因,是因為柳掌門在順風賭坊賭輸了掌門信物青冥寶劍,雙方結下仇怨.在柳掌門尸體周圍,還有十八具妖怪的尸體,經過確認.他們都是順風賭坊地護衛."莊夢不依不饒地道:"莊某多事,還望羅生天不會怪我們越俎代庖."

場下.不少妖怪囂張地狂叫:"柳翠羽算什麼東西?殺了也是白殺!","竟然還干掉我們十八個弟兄,人類的賭品真夠爛的!"

"少爺."鼠公公暗暗對我翹起大拇指.我就知道,像莊夢這樣的人,一定會把握這個機會,激起魔刹天對羅生天的敵意.

"莊掌門客氣了,我等感激還來不及呢."珠穆朗瑪輕咳一聲:"如今通殺城內,魚龍混雜,最近幾十天,清虛天,羅生天已經有大大小小十多個門派無故失蹤了."天也好不到哪里去,大家一樣臉面無光.

"近來北境干戈不止,富甲北境的朱家也在一夜之間,滿門被滅,積年財富洗劫一空."隱無邪順著珠穆朗瑪地話茬,心領神會地轉移了話題.

慕容玉樹立刻接口:"最可氣的是,有謠言說是清虛天下地毒手,這不是亂潑髒水嗎?"吹胡子瞪眼,擺足了路見不平,義憤填膺的架勢.

海妃神色凜然:"朱家滅門慘案,我等責無旁貸,定要查個水落石出,還清虛天一個公道."

我心中好笑,羅生天這些名門掌教個個老奸巨猾,幾番話說下來,矛頭轉而指向了清虛天.

"我們也正在派人追查此事."莊夢一本正經地道:"前些時候,清虛天各派為了迎戰楚度,無暇分身,所以才讓得閑的小人鑽了空子."

公子櫻輕歎一聲:"我代表清虛天宣布,任何人發現朱家滅門的線索,必將重賞,抓獲凶手者,無論何種身份,碧落賦都願意收納門下."這幾句話又激起群潮洶湧,群雌啾啾.

我不屑地撇撇嘴.這不是賊喊捉賊嘛.要不是我清楚朱家被殺的真相,還真會被公子櫻道貌岸然的說辭蒙騙過去.

"亂世之秋,清虛天與羅生天理應攜手合作.這也是道法會的意義之一."公子櫻不急不緩地道.

"正是如此."各派掌門紛紛附和,一場夾槍帶棒的和睦鬧劇才暫時告一段落.

往年道法會,由十大名門各自選出一人,進行十場比試,以場次定輸贏.如今清虛天只剩八大名門,經過雙方磋商,本屆道法會采取擂台制.各派照舊只限一人出手,誰能最終成為擂主.誰就是獲勝的一方.

第一輪,由羅生天風雷池掌教呼延重親自守擂,迎戰清虛天音煞派地新任掌教柳丁.

"掌門親自出馬?這可罕見!"鼠公公驚奇地叫道:"往屆道法會,往往只派一些優秀的弟子出戰,今年怎麼搞得這麼隆重?"

"形勢所迫."我平靜地道:"清虛天名門掌教被楚度一一挑落,急需道法會的勝利重振聲威.而羅生天也想趁勢打壓對手,消除公子櫻戰平楚度帶來的影響."

腳步游走.柳丁的清嘯聲鳴動九天,音波化作一只展翅的碧羽鳳凰,沖向呼延重.

呼延重身軀如鐵樁沉穩,雙拳互擊,濺出一道凌厲的電光,將碧羽鳳凰一劈兩半.柳丁嘯聲不斷.點點碧光在空中化作無數只尖嘴利爪的禿鷲,把呼延重圍得水泄不通.

視野中.呼延重完全被禿鷲淹沒,只有一道道耀眼的藍色電光迸濺射出.禿鷲的數量層出不窮,一旦被閃電

立刻重新凝聚成形.

鼠公公看得津津有味:"音煞派地秘道術真厲害,一個勁地壓著呼延重痛打."

"比起前任掌門柳永的天籟之音,柳丁還差了不少."我看得索然無味:"呼延重很快就會反擊了."

"咣!"一聲銅鑼般地巨響,震得耳膜生疼.碧光中,驟然亮起一團詭異的雷火,轟隆作響.禿鷲被雷火沾及.紛紛化作灰燼.

呼延重消失了,只有這團雷火不斷擴大,仿佛一頭惡獸張開血盆大口,吞噬了禿鷲,惡狠狠地向柳丁撲去.

一絲若有若無的輕吟響起,柳丁嘴唇蠕動,雷火突然失去了目標,偏過柳丁,斜斜撞向右方的一棵石菌.轟地一聲,石菌炸得粉碎.雷火迅速回轉,凌空罩向柳丁.

明明對准了柳丁.但一接近他,雷火就像被無形的力量向旁牽引,從身側滑過,再次撲空.

"見鬼了,怎麼老打不著柳丁?"鼠公公激動地揮舞鼠爪:"難道呼延重是斗雞眼?"

我微微搖頭:"柳丁是以音浪振蕩空氣,再借助氣浪地抖動,改變雷火的攻擊方向."

雷火中,倏然浮出呼延重朦朧的身影.他突然揮拳,噼里啪啦的電光透拳射出,像一條條藍色的毒蛇,繞著石菌滿地游竄,交織成一張舞動的電網.柳丁被死死鎖困在網中,電網不斷收縮,像一個越來越狹窄地囚籠.

"鎖!"呼延重暴喝一聲,千百條電蛇狂舞,纏向柳丁.即使柳丁頻頻振蕩氣浪,還是有不少電蛇纏住了他.刹那間,柳丁身影搖晃,四肢,肩背被電光的鎖鏈一圈圈纏繞,只露出蒼白地臉來.

四周的人,妖紛紛呐喊,一雙雙眼睛興奮得仿佛充血.鼠公公齜牙咧嘴,嘶聲吼道:"殺死他,殺死他!"

我瞧著激動揮臂的鼠公公,暗忖,意識真是很奇怪的東西,明明是一個膽小怕事的鼠妖,內心深處,也藏著嗜血好殺的野性.如果給了鼠公公強大披靡的妖力,他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也許正像格格巫說的那樣,每一個人都有兩個自己.

眼看柳丁敗局已定,他驀地曼吟一聲,聲音高低起伏,猶如奇異的歌謠,靡靡悱惻,令人消魂.

呼延重冷靜地雙眼中露出一絲迷茫,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迎著歌謠的節拍,亦步亦趨.

"咦?呼延重中邪了?"鼠公公詫異地道:"還一個勁地亂扭屁股,大發花癡."

我略一沉吟,道:"看來他是被柳丁的音煞秘道術操控了心智.這位音煞派的繼任掌門的確有兩手,雖然他的靡靡之音比不上柳永的天籟之音,但柳丁另走偏鋒,以音惑人,創出了音煞秘道術的另一番天地."說到這里.我也有所感悟.以音惑人,奧義不就是控制住對方地節奏嗎?神識氣象八術若是運用得法,一樣可以切入對方的節奏,再加以操控.

"噼噼啪啪",一條條電蛇在柳丁身上消失,被淹沒地身軀又漸漸浮現.呼延重像個可笑的小丑,繞著柳丁拙劣舞動.正當我以為柳丁已經挽回劣勢時,奇變又生.

腳步一滑,快似閃電,呼延重幽靈般繞到柳丁背後.出拳,猛擊."砰",柳丁猝不及防,被打得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噴.再看呼延重,臉上哪里還有迷亂地神色,目光冷靜得如同千錘百煉的鐵鍛.微微彎起的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譏嘲.

四周嘩聲大起,被突然改變的戰局弄得云里霧里.我一下子明白過來,呼延重根本沒有被音煞秘道術迷惑神智!他先前只是在做戲,迷惑柳丁,在對方松懈時突下殺手.趁其不備,一舉重創柳丁.

我微微搖頭.呼延重的戰術確實陰詐,不過終非大道,難以成為真正地絕頂高手.

柳丁摔倒在石菌上,好一會,才勉強直起身,咳血道:"呼延掌門好手段,這一場,柳某認輸."後背的衣衫盡裂,裸露的背肌凹陷一塊.清晰印上了一個漆黑的拳斑.

呼延重面無表情:"一時失手傷了柳兄,還望莫怪."

珠穆朗瑪目光閃動:"呼延掌門你也太不知輕重了,法術比試,旨在切磋交流,何必下此重手?"

呼延重微一欠身:"是我失察,錯估了柳掌門的法力."這句話暗含貶義,意指他高估了柳丁.音煞派的弟子聞言,不由露出忿忿不平的神色.

珠穆朗瑪微微一笑,從懷里掏出一個描金瓷瓶,取出一顆棗紅丹丸.上前遞給柳丁:"鄙派地赤陽丸對內傷還有一點奇效,請柳掌門收下."

柳丁澀聲道:"多謝掌門好意.只是音煞派並不缺什麼治傷丹丸."也不接赤陽丸,在幾個門人的攙扶下,昂首走入清虛天陣營.

"第一場,羅生天勝!"宣告勝負的人是風雷池的弟子,得意洋洋的尾音拖得甚長,將一面旌旗高高插在台上,旗上赫然畫著風雷池的標志:籠罩在雷電中地黑色漩渦.

"詭計傷人,也算是羅生天的道法嗎?讓我耿進領教一下呼延掌門地高招!"清虛天的掌門中,一個孔武有力的巨漢急吼吼地沖出來,目似銅鈴,眉如毛刷,威猛的身軀足足比呼延重高過了兩個頭.他是神通教的新任掌教,脾氣似乎十分火爆,也不客套多話,掄起醋缽大的拳頭,狠狠砸向呼延重.

"道法理應奇正相輔,貴教的神通秘道術不正是以奇詭著稱的麼?"呼延重不露聲色地道,揮拳迎上."砰",兩只拳頭正面交擊,沉悶如雷,雙方身軀微微一晃,腳下卻紋絲不動.

一簇電光驀地從呼延重拳鋒迸出,纏住了耿進的拳頭.電光沿著拳頭一路急竄,耿進全身滋滋冒煙,短發倒豎,耀眼地藍色

肌膚上亂竄急閃.呼延重立刻化作一團雷火,沖向電光猛然交轟,耿進灰飛煙滅.

場下剛響起驚呼聲,呼延重腳下的石菌忽然化作耿進的模樣,他弓身而起,猛然一掌,直劈在呼延重後背上.這一手虛實互易的依通出人意料,再度引起周圍一片嘩然.

"咯嚓",呼延重的後背被這一掌硬生生劈裂,耿進的右掌並不停頓,順勢插入傷口,冷笑道:"道法理應奇正相輔,多謝呼延掌門提點了."神色沉穩,和先前暴躁的莽漢完全不像同一個人.我立刻明白,耿進出場時的魯莽也是刻意裝出來的,堂堂清虛天名門掌教,又怎麼會是一個草包?

"不錯,神通秘道術果然有點意思."呼延重的語聲沒有一絲顫動,完全聽不出疼痛感.表情就像鐵鑄一般.他緩緩轉過身,撕裂地背向兩邊翻出,一點點向外擴伸.裂開的肌肉光滑黑亮,一滴血也沒有濺出.詭異地情景看得滿場鴉雀無聲,我也心里發毛.

"轟"的一聲,兩片越展越大的背肌聳立起來.化成熊熊燃燒的雷火雙翅."啪啪",雷火雙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橫掃而過,將耿進拍飛出去,不等他落下,呼延重地手背上飛出一頭窮奇,見風而長,利爪抓向耿進.後者勉強偏頭,避開頸部要害,胸口已被窮奇尖銳的猬毛紮得鮮血淋淋.

一道電光順勢擊中了耿進,洞穿肩頭.在窮奇的狂吼聲中,耿進飛跌出去,渾身浴血,被神通教的弟子們接住,失去了再戰的能力.

這幾下兔起鶻落,石破天驚,雙方強弱之勢轉瞬互易.看得人眼花繚亂,驚呼不已.

"在下法力不夠純熟,難以控制輕重,還請耿掌教見諒."呼延重漠然而立,雷火雙翅慢慢變成肌肉,覆蓋在背上.

清虛天各派門人臉色十分難看.兩場比試,呼延重毫不留情地下狠手.已經不是法術切磋那麼簡單了.羅生天很可能是在借機報複朱家滿門被殺一事.四下里的妖怪們興高采烈地大呼小叫,反正看人類內斗,他們其樂無窮.

莊夢手掌輕輕拍擊羽扇,道:"如果莊某所料不差,呼延掌門應該是借助貴派後山的風雷深淵,鍛造成了風雷電火之體,尋常法術難以傷你分毫."

"雕蟲小技,登不上大雅之堂."呼延重伸手一招,窮奇從半空飛落.凝化作斑斕的獸紋,滲印掌背.

月魂聽得暗自咂舌:"風雷深淵是羅生天三大死亡禁地之一,日夜雷電肆虐,狂風暴雨,想不到呼延重敢在深淵內修煉.難怪本屆道法會,羅生天會派他打頭陣,擁有風雷電火之體的呼延重肉身強悍無匹,等于是個打不死的怪物了."

我好奇地問道:"什麼法術也傷不了風雷電火之體嗎?"

月魂神秘地看著我:"能克制呼延重地人,眼下就有一個."

我笑嘻嘻地道:"你不會是在說我吧?呼延重肉身太強,只有全力對他進行精神攻擊.才是避實就虛的法子."

"精神攻擊對他也沒什麼用處.擁有風雷電火之體的人精神也被鍛造得堅韌強硬,和一塊生鐵差不多.柳丁的靡靡之音無功而返就是最好的例子.你看看呼延重,臉上幾乎顯示不出喜怒哀樂,精神攻擊很難動搖他的心志."

"那不是和僵尸一樣?"

"比僵尸奧妙多了.風雷電火之體,是借助風,雷,電,火的互生互補,形成一個流轉地完美平衡,四者缺一不可."

我略一沉吟,恍然道:"只要打破這個平衡,就可以擊敗呼延重."

"以你體內;=風,就可以令雷,電,火循環失調,自行崩潰."

我連連點頭,心中又添一層感悟.哪怕對手再強,只要破壞法術流轉時的平衡,也能巧勝.如果要讓對方難以打破自己的平衡,最好的方法便是臻至道地"空"的境界,像璿璣宗地黃真那樣,將平衡藏于"空"中,使對方無從下手.或者如同楚度,形成海潮般連綿不斷的平衡,縱然被打破,又會形成新的平衡.

"第二場——羅生天勝."風雷池的弟子高聲道,黑色的旌旗被風卷得啪啪作響,像一記記沉重的耳光,打在清虛天眾人臉上.

"清虛天步斗派——沉舟."羅生天與清虛天的火藥味越來越濃.代表步斗派出戰的沉舟真人一擼道袍,腳踏奇步,濃烈的紫氣茫茫罩向呼延重.

我幸災樂禍地道:"這一屆道法會還真熱鬧,羅生天和清虛天差不多撕破臉來干了."

月魂歎道:"其實多年來,羅生天,清虛天早生嫌隙,楚度地出世將他們的矛盾徹底激化."

鼠公公忽然豎起鼠耳,抖動了幾下,滿臉迷惑:"少爺,城門口那里,腳步聲密集得很."

我渾不在意:"有什麼好奇怪的?都是一些趕來碧菌坪觀戰的."

"不對,腳步聲的方向是從城里趕往城外."鼠公公鄭重其事地道:"老奴這一對鼠耳靈驗無比,多年來靠它們屢屢逃生,肯定不會聽錯."

我一聽也覺得意外,按理說,碧菌坪舉行道法會,只有城外的人往這里聚集.哪會反向外跑?

鼠公公警覺地道:"少爺,老奴預感會有大事發生.我們還是趁早溜走吧?反正道法會打來打去,和我們沒一點干系."

"能出什麼大事?"我喃喃自語,通殺城是水六郎的地盤,難道妖怪們調兵遣將,封鎖城門,要將羅生天,清虛天一網打盡?然而十大名門精英盡數彙集于此,想要一舉殲滅談何容易?何況魔刹天不會傻得兩面樹敵.

"少爺,老奴去

打探一下虛實.咱們勢單力孤,生來弱小.可得事行."鼠公公縮頸蜷肢,變成一只灰絨絨的老鼠,從我肩頭躍下,爪牙並用,毫不費力地在地上挖出一個地洞,一溜煙地竄走了.

我兀自沉思,妖怪們向城門集結.到底是為了什麼?

"砰"的一聲,紫氣縱橫,沉舟真人一腿踢中呼延重,然而腳卻死死粘在了對方地胸膛上."蓬蓬"!呼延重胸口向外綻出雙翅,一道是翻滾呼嘯地暴風之翅,一道是藍光閃耀的閃電之翅.雙翅卷起.沉舟真人地右腿立刻被絞滅于無形,大腿斷根處.鮮血狂噴.呼延重雙翅順勢一拍,將沉舟真人遠遠地震飛出去,撞上一棵石菌,昏迷不醒.

"恭喜呼延掌門又勝一場."珠穆朗瑪眉頭微蹙:"只是出手還需注意輕重,以免傷了羅生天與清虛天的情誼."

步斗派的道士們眼都紅了,一個道僮扶起沉舟真人,恨恨地道:"斷去一肢的情誼,的確深厚."

"如果各位覺得呼延掌門出手過重,不如我們羅生天換一位掌門下場比試吧?"珠穆朗瑪滿臉關切之色.此話擺明了是瞧不起對手,引起清虛天各派一片噓聲,就連場下的眾人,也看出羅生天與清虛天的不對勁了.

公子櫻淡淡地瞥了一眼呼延重

,道:"雙方較法,死傷在所難免,珠穆朗瑪掌門不必介懷.清虛天這一點肚量還是有地."

呼延重道:"沉舟真人法力高強,我不得不全力而為.還望清虛天各位見諒."話語生冷,聽不出任何抱歉的意思.

"呼延掌門盡管一展雄風便是."莊夢悠然搖動羽扇,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嘲弄.

眼看補天門的新任掌門丁蝶上場.和呼延重激烈交戰.我不由得滿腹疑云,呼延重擁有風雷電火之體.如果我是公子櫻,一定會派出專門克制呼延重的人出戰,而不是任由幾個新任掌門依次上場,徒增傷亡.

是清虛天對道法會的勝負根本不看重?還是別有隱情?莫非清虛天是故意落敗?瞧瞧神定氣閑的公子櫻,莊夢,我苦思不解,目光掠過,丁蝶在一棵棵石菌上矯夭騰挪,以補天秘道術與呼延重展開游斗,一襲紫衣忽隱忽現,飄搖不定.我突然嚇了一跳,丁蝶長得至少和丁香愁有七,八分相像,不仔細看,還以為是丁香愁死而複生."丁蝶——丁蝶."我默默念了幾遍,心中猛地一個激靈,難道她是龍蝶和丁香愁地私生女?

月魂苦笑:"你不會又想殺死丁蝶吧?"

我沉默了一會,搖搖頭:"我可不是什麼嗜殺的屠夫,只是形勢所迫罷了.如果丁蝶真是龍蝶的女兒,除掉她並不是最好的辦法."

遙遙望著丁蝶,我若有所思,或許留著她對付龍蝶,會更好.在我所有的敵人中,龍蝶才是最可怕的一個,其次才輪到莊夢和楚度.至于海妃和無痕,憑借神識氣象八術,我絕對有信心和他們一戰.

"轟",呼延重風火雷電四翅齊展,以壓迫地氣勢橫掃而過,方圓十丈內,盡是電閃雷鳴,風呼火卷,逼得丁蝶連連隱遁.好在補天秘道術神出鬼沒,行蹤不定,呼延重猶如隔靴搔癢,雖然盡占上風,但難以鎖住丁蝶下重手.

一時間,雙方形成膠著之勢,場下圍觀的人情不自禁地為清虛天鼓勁呐喊.呼延重連傷數人,早已激起不少看客地不滿.人心大多同情弱者,眼看嬌滴滴的丁蝶被呼延重猛追猛打,一些急躁的男人不免破口大罵起來.

"羅生天虛偽無恥,口口聲聲說與清虛天情誼永存,較法時卻心狠手辣,趕盡殺絕.","聽說楚度挑戰清虛天,就是受了羅生天的唆使.要不然,他怎麼不去羅生天?魔刹天和羅生天早就蛇鼠一窩了.","清虛天八大名門掌教隕落,實力大損,自然任由羅生天施威了.該死的羅生天,為了稱霸北境,把咱們人類出賣給了妖怪!"

耳畔,時不時傳來諸如此類的議論.一些羅生天的人不服氣地辯駁,反抗聲立刻淹沒在義憤填膺的群眾海洋中.我心中一動,目光尾隨著那幾個最早痛罵羅生天的人,他們很快擠入人群,換了個地方,繼續痛斥羅生天地罪行.

這些人是特地借助本屆道法會,煽風點火,引起北境所有人類對羅生天的不滿!我倒吸一口涼氣:妖怪們突然集結城門;清虛天的掌門接連落敗受傷;詆毀羅生天的角色出場;仿佛有一根看不見的線,將眼前發生的一切聯系起來.

一場大變的前兆?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我有預感,魔刹天,清虛天,羅生天之間一定會有大動向.

我一時思緒紛亂,這也許是一個機會.如果正值太平盛世,那麼以莊夢,楚度,海妃龐大的勢力,對付我並不難.但一旦戰亂紛起,各方明爭暗斗,我大可以利用混亂的局勢和他們彼此激化的矛盾,更好地活下去.

我抬起頭,天空地暮靄漸漸濃郁,一片灰色彌漫開來,籠罩了碧菌坪.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三章 豪賭     下篇: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五章 戰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