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知北游 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五章 戰亂  
   
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五章 戰亂

第十四冊第五章戰亂

四周,燃起了熊熊的火把,像無數條舞動的臂爪,在夜空挖出了一個個通紅的窟窿.

在呼延重的風雷電火四翅輪番猛擊下,碧菌坪仿佛變成了一個狂暴混亂的世界,火蛇噴吐,雷電交轟,丁蝶被迫現身,呼延重抓住機會,揮翅拍擊,鮮血立刻染紅了丁蝶的紫衣.

丁蝶手捂傷口,告負退下.我的心怦地一跳,冒出了一個荒謬的念頭——詐敗!丁香愁是故意暴露身形,輸給呼延重的.補天秘道術堪稱隱蹤匿跡的第一法術,只要丁蝶願意躲起來,對手很難發現.當日,以楚度的強大,也找不出丁香愁的位置,何況是呼延重?

為什麼清虛天各大名門要故意輸掉道法會?還非得帶傷下場?隱隱中,我仿佛捉摸到了一點頭緒.

"璿璣宗,黃亮."清虛天陣營中,一個農夫打扮的樸實漢子緩緩站了出來.

"少爺,大事不妙."我正埋頭苦思,鼠公公驀地竄出來,目光慌亂不安地掃過四周:"我們快逃吧,再晚來不及了."

我心中一緊:"出了什麼事?"

"通殺城內,所有的賭坊都閉門歇業了,城內一下子變得空空蕩蕩,魔刹天的妖怪們把城內的珠寶金銀全都運往了城外,城門口已經被徹底封鎖了."

"妖怪撤出了通殺城?"

"沒錯."鼠公公咬著我的耳朵,悄聲道:"我在城門口,聽到幾個妖怪說,紅塵天通向羅生天的天壑也被封鎖了."

"你說什麼?"我失聲驚呼,"誰封鎖了天壑?"

"聽他們的口氣,應該是魔刹天干的."

我愣住了,魔刹天竟然封鎖了通往羅生天的天壑!他們到底想做什麼?莫非魔刹天要對羅生天下手?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從一開始,魔刹天與羅生天就是盟友的關系,難道其中突然有了變故?

"北境一定要大亂了.少爺,我們溜吧,找個安全地地洞躲起來,沒必要趕這趟渾水."鼠公公急不可耐地道:"小心駛得萬年船,老奴在各地備有十八個隱秘的鼠窟,足夠我們躲上好幾年了."

我苦苦思索其中的利害關系,目光掃過,如今的碧菌坪附近.九成是人類.觀戰的妖怪走了大部分,還有不少妖怪陸續離開.因為他們有計劃地分批撤走,加上行動隱秘,四周喧鬧混雜,不留意很難發現.

"砰",當黃亮口噴鮮血,被呼延重擊飛出去時.我恍然明白了.這個法術絕對不在呼延重之下的高手也被擊敗,那麼只有一個答案,清虛天早已打算放棄本屆的道法會.

清虛天不但要敗,還要各派掌門個個重傷而敗.霎時,我腦中靈光一現,所有的變故像一顆顆散亂在地的珠子.被合理地串連在了一起.

"羅生天要完了."望著碧菌坪上的海妃眾人,我一字一頓地道:"如果所料無差.就在道法會時,魔刹天地大軍已經大舉入侵羅生天了."

鼠公公瞠目結舌:"少爺你怎麼知道的?"

"你應該去問問楚度,或是公子櫻."我不住冷笑:"我全明白了.好一個楚度,好一個公子櫻,把北境所有的人都給耍了."

鼠公公抓耳撓腮地道:"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

"當日,與其說是兩個絕代高手驚天動地的一戰,不如說是雙方達成了一個肮髒的交易.利用道法會期間,羅生天名門精銳盡出的機會,魔刹天率兵趁虛而入.直接端了羅生天的老窩.嘿嘿,道法會上,清虛天名門掌教個個重傷,自然不會再有余力去支援羅生天了,這就堵住了天下攸攸之口.也是丁蝶他們故意受傷落敗地原因."

鼠公公呆呆地道:"難怪妖怪們要封鎖通往羅生天的天壑,原來真打算對付羅生天啊."

"這些妖怪只是牽制住羅生天十大名門的人而已.說不定,清虛天也會在其中添油加火呢.最多一個月,楚度就會徹底占領羅生天.到時,珠穆朗瑪,海妃他們無家可歸,只能四處流亡.本屆道法會上.清虛天又挑起北境各地對羅生天的不滿,孤立無援的羅生天名門.除了要疲于應付魔刹天的追殺,還要提防清虛天地落井下石,可謂窮途末路了."

"魔刹天和羅生天不是早就勾結了嗎?怎麼又鬧起窩里反?"

"楚度的目標是統一北境,和羅生天地勾結不過是權宜之計,隨時可以推翻.同樣,喜歡塗脂抹粉,錦衣玉食的羅生天,也斷然瞧不起粗魯野蠻的妖怪.雙方怎麼可能結成真正的盟友?不過是謀求自己最大的利益罷了."

"楚度殺了那麼多清虛天名門掌教,公子櫻為什麼還會和他聯手?"

"因為楚度夠聰明,因為公子櫻夠狠.楚度聰明,是他能審時度勢.如果與公子櫻決戰後,魔刹天強行入侵清虛天,雙方很可能兩敗俱傷,被羅生天漁翁得利.所以楚度索性掉轉槍頭,突襲羅生天,來個攻其不備.而清虛天一直對羅生天暗含怨恨,自會袖手旁觀,樂得見羅生天遭殃.楚度不必擔心腹背受敵.何況清虛天十大名門掌教已被他殺了八個,對他的威脅暫時大減.至于公子櫻,"

我冷哼道:"為了清虛天的大局,他可以把死去的名門掌教當作過河小卒,無情地犧牲掉,而選擇和死對頭楚度合作.如果不夠狠,不夠忍,怎能做到這一點?借楚度的手除掉羅生天,然後利用魔刹天實力大耗地機會,再干掉魔刹天,應該是公子櫻的如意算盤吧."

鼠公公半晌才回過神,道:"怪不到破壞島一戰,楚度會和公子櫻握手言和呢."

我滔滔不絕地道:"現在想來,楚度向清虛天各大掌教挑戰,只是一次試探.為了察看羅生天,清虛天的反應,再決定將來的動向."

鼠公公幸災樂禍地道:"反正羅生天,清虛天,魔刹天打來打去,不關咱們屁事.對了,少爺,羅生天既然快完了,咱們得趕緊和它一刀兩斷.花生皮一家也是羅生天的名門,我們是不是要和他們撇清關系啊?省得以後連累我們.還有影流,你干脆辭掉長老的身份算了."

我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這麼不要臉地話你也說得出口?花生皮一家是我的好朋友,我林

能做翻臉不認人的勾當?"沉吟了一會,道:"我還和影流保持關系.如果影流是吉祥天的一招暗棋,那麼以後勢必會和楚度產生激烈地沖突.有了吉祥天做靠山,哪怕是莊夢,也不敢輕易動我."

月魂輕輕歎息了一聲:"這種勾心斗角的東西,實在齷齪得很.林飛,你如果一直沉于此,魅舞很難再做突破.臻至完美."

"所以魅滅絕了."我淡淡地道:"因為世上根本不存在完美地東西.如果有,也會漸漸消失."

"如果不存在完美,又怎會存在信念呢?"

"信念通常是被逼出來的東西."

"可你不是一直懷著活下去的信念嗎?在紅塵天的大海里,在葬花淵地雪山上,在與碧潮戈的決戰中,你不是依靠美好的信念才拼到最後的麼?"

"不.你說錯了."我笑了笑,懷中的七情六欲鏡驀地滾燙如火.情不自禁地.我摸出了七情六欲鏡.明晃晃的鏡光,映出了我略帶風塵的臉龐.

鏡子里不再有少年地稚氣.

"是殘酷的信念逼迫我拼到了最後."我輕輕撫摸著七情六欲鏡,鏡框上的十三只蜘蛛怪物仿佛同時蠕動了一下.

"我只是相信自己.即使在最絕望的時候,我相信的也不是信念,而是我自己."鏡子里的我,默默地念道:"我——就是自己地信念."

十三只蜘蛛怪物突然閃耀著奇異的光芒,霎時,我感到心靈與七情六欲鏡相通.喜,怒,憂,懼,愛,恨,欲,生,死,耳,目,口,鼻.眾生無不在七情六欲地掌控中.

哪怕是知微高手的楚度,公子櫻,也逃不了七情六欲的大網.

收好七情六欲鏡,我望著石菌上,被呼延重擊敗的爐火峰掌門,諷刺地道:"呼延重一連擊傷清虛天六位掌教,相信羅生天自己也覺得不對勁了吧."

羅生天各派掌門默不做聲,顯然較法出乎意料的順利,反倒使他們忐忑不安.珠穆朗瑪使了個眼色,慕容玉樹訕訕一笑,開口道:"原來清虛天各位刻意相讓.呼延掌門才僥幸得勝,這未免有些勝之不武了."

莊夢冷笑道:"羅生天連勝六場還要說風涼話.這未免有些不地道了."引起場下一片附和聲.

公子櫻眉頭輕蹙:"柳丁,沉舟真人個個身負重傷,掌門不覺出言刻薄了麼?若是瞧不起清虛天,我就下場,與呼延掌門一較高下好了."

場里場外一下子沸騰了,無數人高呼公子櫻的名字.羅生天各派掌教神色尷尬,如果公子櫻真的出戰,羅生天丟臉告負是板上釘釘的事了.珠穆朗瑪嘴角牽動了一下,澀聲道:"各位誤解了我的意思."

莊夢不依不饒地追問:"掌門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心念電轉,清虛天六個新任掌門全部重傷,公子櫻可以順理成章地出手,利用道法會,將羅生天各派掌門一一擊傷.這麼一來,這些人就很難逃過魔刹天接下來地追殺.

一旦羅生天完了,公子櫻和楚度無論誰得勢,都不會放過我.這決不是我想要見到的結果.

群情洶湧,呼喚公子櫻出手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莊夢忽然對公子櫻深深一揖:"為了清虛天的聲譽,請公子出戰."

"請公子出戰."清虛天眾人仿佛演練了無數遍,齊齊對公子櫻長揖.

羅生天徹底傻眼了,像公子櫻,珠穆朗瑪這樣尊貴的"第一人"身份,是不可能親自下場,在道法會上斗法的,所以羅生天才會肆無忌憚地派出呼延重.打壓清虛天.眼下弄巧成拙,逼得公子櫻戰出來應戰,同樣不是他們想見到的結果.

"羅生天要做縮頭烏龜嗎?""羅生天只會欺軟怕硬?"刺耳的聲音像一柄柄尖刀,從場下各個角落突兀地刺出,滿場一片鼓噪哄然.羅生天各派掌門微微色變,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如同老母豬進夾道——進退兩難.

"本屆道法會這樣的比法,對清虛天太不公正了."我突然氣貫丹田,以攝魂音秘道術高喝道,同時運轉息壤.恢複了原貌.

一瞬間,無數驚訝地目光落在我身上.鼠公公嚇得嘴唇直哆嗦:"少爺,您怎麼啦?咱們看熱鬧就好,干嗎沒事找事地發飆啊?"

"你真是鼠目寸光."我白了他一眼,施展羽道術,飄然飛上石菌.

霎時,"林飛"地叫喊聲響遍全場.我不禁有些洋洋得意,向四下抱了抱拳.看來在北境,我還是混出了一點虛名.忙著和花生皮,無顏打招呼,我又和隱無邪寒暄一番,施足了禮數.見到我,公子櫻,莊夢,珠穆朗瑪,海妃等人表情各不相同.仿佛七情六欲鏡的十三只蜘蛛變成了最真實直觀地臉譜.

"臭小子,聽說你把鳩丹媚拐跑了?"我笑嘻嘻地抓緊無顏胸襟:"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打主意?"

無顏沒好氣地道:"你這個重色輕友的小人.是我救了她.不過前幾天她自己悄悄走了."

"走了?不會是受不了你的虐待吧?"我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絲擔憂.眼下兵荒馬亂,她可別出什麼事.

隱無邪笑道:"林長老是特意趕來參加道法會的麼?怎麼不早些來找隱某?我也好安排."

我故意看著瞥海妃,話里有話:"早些時候,我還是楚度的階下囚哩."

隱無邪目光閃動,道:"林長老說笑了,你和楚度,拓拔峰把臂同游清虛天的事,早已傳為北境地一段佳話,何來什麼階下囚一說."

海妃嫣然一笑:"林長老,我正想找你.上次托你帶信物給紅塵天的朱家.不知辦成了沒有?朱家滿門被殺一事,你可否提供一些線索呢?"

我心里直罵這個女人毒辣,分明是朝我身上潑髒水,把我和朱家滅門牽纏在一起.當下反唇相譏:"姐姐和我到底是一家人,一見面,就和妹夫打趣起來了.我在羅生天的地盤被楚度擒獲,天下皆知,哪能再變出一個林飛去朱家呢?楚度對我的行蹤如此清楚,不會是姐姐你走漏了風聲吧?"

海妃不緊不慢地道:"聽說林長老和楚度把臂言歡,又是海龍王碧潮戈的結義兄弟.到底你們唱的是哪一出苦肉戲,我可猜不透了."

我打了個哈哈:"苦肉

就有.可惜姐姐看不出來."

海妃微微一愕,露出沉思之色.

"林飛."甘真的聲音倏然傳來,我和她明澈地目光相遇,心里一陣恍惚.她被碧落賦的弟子眾星捧月般圍繞,宛如藏在玉壺里的一顆冰清玉潔的蓮心.原本脫口而出的"小真真",此時此地,卻怎麼也叫不出來了.

"你,還好吧?"她走到我跟前,神色一如既往的清冷.

"我很好."我竭力讓自己地聲音顯得很平靜;"睡得好,吃得香."

"既然沒事了,就該早點來找我.掌門師叔說幾個月前,你已經脫困了."

我聽得心里一暖,卻又覺得她的口吻仿佛高高在上,疏離淡漠,望著碧落賦弟子一雙雙警覺地眼睛,我心中莫明地生出一絲怨氣:"有必要找你嗎?你又保護不了我."

甘檸真靜靜地凝視著我,我避開她的目光,不安地想自己到底怎麼了.重逢不是應該感到高興嗎?怎麼我又忽然患得患失,鬧起別扭來?

"林長老先前語出驚人,說本屆道法會對清虛天不公,到底何意?"珠穆朗瑪忽然問道.

羅生天各派滿臉不解地看著我,海妃冷笑:"怎麼影流的長老,反倒為清虛天鳴不平來了?"

珠穆朗瑪哼了一聲:"海殿主稍安毋躁,林長老必會有所交代."對我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林長老但請直言,如果道法會對清虛天確有不公之處.羅生天也不敢厚顏再戰了."

我微微一笑,珠穆朗瑪人老成精,必然瞧出了我突然發話,其實是為羅生天尷尬的局面解了圍.沒有我站出來打岔,羅生天迎戰公子櫻在所難免.

隱無邪對我點點頭,眼中閃過激賞之色.

我欣然道:"道法會十場比試,應由十大名門各出一人.如今清虛天只有八大名門,以八戰十,豈不擺明了吃虧?"

莊夢雙目精光一閃:"我清虛天的事,似乎輪不到林長老操心."

"此言差矣."我連連搖頭:"清虛天,羅生天本就親如兄弟.何況——"

我厚著臉皮,大聲道:"我林飛只是影流的供奉長老,徒占了個虛名而已,至于本人的真正身份,乃是清虛天破壞島地謫傳弟子!"

四周嘩然一片,我裝出緬懷沉痛地表情:"各位想必都知道我和拓拔掌門把臂同游清虛天的事了.其實拓拔掌門初見我時,便極力誇贊在下的資質.收我為破壞島的關門弟子."掏出懷中的破壞六字真訣,遞給公子櫻:"這是拓拔掌門傳授我的破壞島秘道術,由他親手所書,足可為證."

眾人瞪大了眼睛,盯著那幾頁泛黃的紙.公子櫻瞥了幾眼,將秘芨遞還給我.點點頭:"的確是拓拔兄的筆跡."

莊夢冷笑一聲,剛要發話.我已經搶在他開口前.向天嚎啕:"拓拔恩師啊,想不到你尸骨未寒,眾弟子已經鳥獸四散,苦心創建地破壞島名存實亡.你為了清虛天勇斗魔主,死後卻連自己地心血也無法保留.現在的清虛天,再也沒有我們破壞島地立足之地了."

慕容玉樹急忙安慰:"鳥盡弓藏,兔死狗烹.此乃世情冷暖,林兄弟不要太在意了."

珠穆朗瑪沉吟道:"林兄弟既然得傳破壞六字真訣,又是破壞島如今僅存的弟子.也算是破壞島的新任掌教了.若你無法在清虛天安身,我羅生天願意為破壞島保留一個名門的位置."不經意地瞥了一眼隱無邪.

隱無邪會意接口:"林兄貴為破壞島新任掌門,影流不敢再行強留,供奉長老地職位就此作罷."

我為三個老狐狸的配合暗暗叫絕,風骨錚錚地一擺手:"破壞島弟子生為清虛天的人,死為清虛天的鬼,羅生天的好意在下心領了."

"唉,林掌門真是性情中人,忠義可感天地啊."慕容玉樹激動得手舞足蹈,老淚縱橫.牛郎嬌滴滴地遞過絲帕.

清虛天眾人面面相覷,呆若木雞.公子櫻輕歎一聲.道:"拓拔兄仙去後,門下弟子改投別派,我等也無法勉強.林兄得授破壞六字真訣,應當算是拓拔兄的弟子,但能否執掌破壞島,還需清虛天各大名門再議."

我打蛇隨棍上:"我林飛並不在乎什麼掌門,名門地虛位,只求將恩師的破壞六字真訣發揚光大.這一場,就由在下代表清虛天地破壞島,迎戰呼延掌門,領教一下風雷電火之體的厲害."話說到這里,終于步入正題.由我出戰呼延重,避免了羅生天與公子櫻的正面相抗,不但可以令羅生天對我暗生感激,還能挫敗莊夢的計劃,可謂一舉兩得.

名義上,我還是為清虛天而戰.日後莊夢想要對付我,就只能暗地里使絆子,不敢明目張膽地進行.

羅生天眾人這才隱隱明白了我的用意,只要公子櫻不出手,他們自然高枕無憂,羅生天的顏面也得以保全.珠穆朗瑪笑道:"呼延掌門,你就和林掌門切磋一場."深深地看了一眼呼延重,又道:"林掌門法術奇奧,你若不敵,切勿勉強."分明是提點他故意輸掉這場比試了.

呼延重一言不發,目光和盤膝打坐的無痕相觸,似乎在詢問後者的意思.我暗暗搖頭,羅生天都快大禍臨頭了,還搞窩里斗.比起眾志成城,上下齊心的清虛天,差得太遠了.

莊夢淡淡地道:"林飛,即使你得到拓拔兄地傳授,又有什麼資格在道法會上,代表清虛天名門出戰呢?"

我針鋒相對:"莊掌門是瞧不起破壞六字真訣呢?還是人走茶涼,瞧不起我們破壞島了呢?"一拍胸脯,慷慨激昂:"頭可斷,志不屈!勝不了呼延重,我林飛當場自盡,以大好頭顱向拓拔恩師謝罪!"

一番熱血表白引得四下里掌聲雷動,連清虛天不少人,也默念"頭可斷,志不屈."的口號.刹那間,我感覺人生就像一個大戲台,只要演得足夠出彩,就可以操控下面不明所以的看客.

"能一睹天下最剛猛的破壞六字真訣,羅生天深感榮幸."珠穆朗瑪火上澆油.

"請林飛兄出戰."公子櫻沉思片刻,看了看莊夢,灑然一笑.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四章 道法會     下篇:知北游正文 第十四冊 第六章 一戰天下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