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知北游 知北游正文 第二十二冊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知北游正文 第二十二冊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第二十二冊第一章山雨yu來風滿樓

我不得不跟上夜流冰,因為那個人也必然一路尾隨.奪到葳蕤翡翠的夜流冰,只會被他無情擊殺.而我在沒有明白夜流冰身負何種秘密使命之前,他萬萬死不得.

說來好笑,我們本是冤家對頭,生死仇敵,現在我卻要竭力保住他的命,充當臨時保鏢.

附近街道燈火通明,布滿了清虛天,魔刹天的人手,正不停地調兵遣將,攔截布防,搞得好不熱鬧,但在真正的高手追逐戰中,他們等同于中看不中用的擺設.我駕馭灰霧,貼著沿街的屋頂飛掠而過,神識遙遙鎖住了夜流冰.

美髯公,丹石公,霸天虎紛紛打出彩焰信彈,召喚幫手.一時間,空中流光溢彩,哨鳴明暗輝映的夜e下,夜流冰的行蹤愈加多變難測.多日不見,他的道境也邁入了"空",漸漸甩遠了丹石公,美髯公等人.

看情形,夜流冰不想暴lu自己的身份,所以適才搶奪葳蕤翡翠時,他匿伏在怡ūn樓外,沒有選擇直接出手.他也清楚,獨吞葳蕤翡翠等于得罪了清虛天,在戰爭的緊要關頭,此舉不好就會因小失大,導致魔刹天與清虛天的盟約生出裂痕.至于六個奪寶的妖怪,反正不是被燒成灰燼就是自爆,死無對證.

身形忽閃,夜流冰消失在一幢燈火通明的豪樓內,然而神識明確無誤地告訴我,那僅僅是一個幻影.丹石公,美髯公等人卻篤信無誤,直直地向豪樓方向沖去,邊跑邊發出信號,調派手下把那一帶重重圍堵.

果不其然,幾息後,夜流冰出現在東面的一座牌樓頂,身軀紋絲不動,緊貼樓匾,小心翼翼地藏在匾額寬大的yīn影下.再過須臾,他突然展開身形,飛速向南急掠,一會兒功夫,已行至錦煙城的南城牆頭.

城已經關閉,近千名人,妖手執兵刃,把附近一帶圍得猶如鐵桶.一連串火把猶如通紅的長蛇,匍匐伸向浣ā江沿岸.

難道夜流冰要出城?我不由一愣,放慢了尾隨的速度,遠遠地吊在後面.不知夜流冰在打什麼主意,繞著城牆一個勁地晃悠.片刻後,蹄聲震噠,一隊面人騎著凶獸,旋風般強行沖出城與攔截的人,妖展開jī戰.

這時夜流冰掏出五彩金泥蒲扇,默念咒訣,葳蕤翡翠隨之浮出扇面.他張嘴噴出幽深的夢潭,將葳蕤翡翠攝入.

我頓感不解,那個人怎麼還不現身動手?難道眼睜睜地坐視夜流冰拿走葳蕤翡翠?

俯視城下厮殺的人群,夜流冰眼中lu出一縷森冷的笑意,將面黑巾緊裹住五彩金泥蒲扇,悄然丟下城去.下方jī戰正酣,根本無人察覺.五彩金泥蒲扇轉瞬沒入人海,也不知被誰踩到了腳底下.

我心中恍然,五彩金泥蒲扇落在城口,事後終究會被發現,旁人自然認為奪寶者已經逃離錦煙城.畢竟得到寶貝,溜之大吉才符合常理.由此可見,下面闖城的面人也是霸天虎一伙安排的疑兵.

換了一襲斗篷,罩上兜帽,夜流冰目光掃過四周,未覺有異,隨即放心地潛回錦煙城.我正要跟過去,心頭莫明一個驚顫,虛空內浮出共時jiā點,將那個人的位置模模糊糊地標識出來.

刹那間,我遍體生寒,生死螺旋胎醴在體內瘋狂旋轉,頭也不回,我抓起鳩丹媚全速向前疾沖,右掌向後拍出青碧e的旋風.

一道詭秘隱晦的劍氣,無聲無息地從夜e里滲出,幾乎貼著我的背心斬過.劍氣余勢未消,像滲透骨子的yīn風絲絲襲來,旋即被"哀"化去.

"咦?"在我後方半丈開外,一截凸起的灰e牆垛發出訝然的低語,凌厲披靡的劍氣橫空而出,斬向生死螺旋胎醴.

青碧e的旋風霎時吞噬了劍氣.灰e牆垛再次發出驚歎聲,一道劍氣猶如繞指柔,圍著生死螺旋胎醴靈活游走.就像漁網裹住了魚,劍氣帶動起生死螺旋胎醴,引向別處.

"我是林飛,天刑長老別來無恙?"沒有絲毫遲疑,我當即表明身份,全身骨節肌扭動,恢複了原貌.至于鳩丹媚,我仍然用灰霧裹住了她全身,以免被天刑認出,引來不必要的沖突.

天刑仿佛一層薄薄的灰塵,附著牆垛隨風揚起,銀e的長發從兩側垂落下來,遮擋住了大半張臉."林飛?"他啞然失笑,"我正覺得奇怪,怎麼突然冒出來一個神秘高手,不但牢牢盯住了夜流冰,還躲過了我兩次勢在必得的刺殺."

我心有余悸地道:"僥幸而已."直到此刻我才了解,天刑最強的技藝並非正面對決,而是暗殺.掌握了物加上知微境界,天刑簡直就是一個最完美的刺客,能隨時與周邊環境融為一體,令人防不勝防.如果不是共時jiā點及時感應,我多半已經受傷.

天刑緩緩搖頭:"這絕非僥幸.想必你的神識異常敏銳,才會本能地察覺出危險臨近.否則以你目前的妙有道境,不可能躲過我的刺殺."

他這麼自作解釋,我樂得裝糊塗.天刑臉上lu出玩味的神與楚度一戰,你似乎有所感悟,法力大增.聽說你逃出了蝕魂壑,又火燒了ā田?"

我心頭一凜:"吉祥天果然人脈遍及北境,消息靈通.我自問焚燒ā田做得極為隱秘,想不到還是被人抓住了馬腳."

"倒不是你lu出了什麼馬腳,而是除了剛剛逃出蝕魂壑的你之外,誰會去燒ā田?你想讓清虛天當替罪羊,一來想得太過簡單,以當前的局勢,他們有什麼必要和魔刹天翻臉?二來,你的嫁禍布置稍顯粗糙,不足以使魔刹天采信."天刑淡淡一笑,"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們已經為你亡羊補牢,安排好一切彌補手段.就在上個月的清虛天名會議上,已經有人親口承認了火焚ā田一事."

我呆了半晌,比起這些老謀深算的骨灰級大佬,自己還是稍顯稚嫩,需要多多磨煉:"現在我相信,魔刹天的落敗是遲早的結果."吉祥天的根須早已深深紮入各重天,深厚的底蘊令他們在戰爭中可以施展各種手段,充分打擊對手,將積年潛藏的優勢發揮成勝勢.

天刑神e凝重:"現在言勝為之過早.若是清虛天和魔刹天全力攜手,我們也沒有把握."

我目光灼灼地盯著他:"魔刹天內部並非鐵板一塊.如果吉祥天能夠全力支持我,便多出幾分贏面."

天刑點頭道:"這個絕無問題,我會讓隱無邪與你聯絡.對了,你怎會趕來錦煙城?"

我把發現魔刹天運送材,繼而一路追蹤夜流冰的經過詳細闡述,末了把自己的疑問一股腦兒道出:"天刑長老又為何趕來錦煙城?為何要屢次刺殺我呢?葳蕤翡翠何等珍貴,怎能落入夜流冰之手?還有李老頭,他不是吉祥天的人嗎?長老為何要殺他?"

天刑略一沉道:"李老頭雖是吉祥天的探子,但他暗中和清虛天,魔刹天勾結,試圖兩頭討好,自然該死.我在怡ūn樓見你身手遠超眾人,怕你搶走葳蕤翡翠,又見你一路死咬夜流冰不放,所以才下殺手."

他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葳蕤翡翠,是我們拿出來的,它必須落入夜流冰之手."

我驀地一驚,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旋即陷入了深思.

天刑緩緩抬首,望著蒼茫天際的一顆清冷孤星,輕歎道:"公子櫻就要來了."

天e忽然變得yīn霾起來,灰暗的云層在上空翻湧,像彌漫開,淹沒了天刑臉上微薄的光線.

恰是夜e最深濃的子時.

"這個消息絕對可靠."天刑仿佛融化在了黑暗里,聲音忽輕忽重,像是化作了空中飄忽不定的云團."就在兩天前的月圓之夜,公子櫻孤身一人穿過清虛天天壑,秘密潛入了紅塵天.以他的腳程,最遲後天即可抵達錦煙城."

公子櫻既然是秘密出行,天刑又怎會知道?我猛地一個jī靈,碧落賦內一定有吉祥天的臥底,而且對方的身份地位極高,才會對公子櫻的行程了如指掌.我禁不住有些揪心,一旦吉祥天形勢不妙,這個臥底隨時可能會對甘檸真伸出魔爪,以她為人質要挾公子櫻.

"這是一個壞得不能再壞的消息."我的心情仿如被濃重云翳籠罩的城牆,黝暗的四周被遠方的火把一襯,愈發顯得yīn森.

公子櫻來錦煙城,十有**是為了會晤夜流冰.眼下這個異常敏感的時刻,公子櫻和夜流冰秘密碰頭,圖謀可想而知.

"的確不是什麼好消息."天刑輕輕歎了口氣,這意味著清虛天徹底倒向了魔刹天,吉祥天即將腹背受敵.

"你們還等什麼?"我憂心忡忡地道,"如果繼續在紅塵天僵持下去,吉祥天只會遭到清虛天,魔刹天前後夾擊,陷入疲于招架的被動局面.不如立刻轉移主戰場,直接攻入魔刹天,殺他們一個出其不意."

"現在即使我們想撤出戰場,也辦不到了.魔刹天和我們的大軍對壘瀾滄江將近一年,雙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增兵,人馬如同滾雪球越積越多,陣營越布越廣,最後已經yu罷不能,形成無法避免的大決戰.如今兩個龐然大物互相牽制,誰也不敢ō身後退,否則不但聲名受損,還會被對方趁勢追擊,導致兵敗如山倒的大崩潰."天刑的口氣隱隱透著一絲苦澀,"仔細想來,我們怕是中了魔刹天的圈套.他們故意重兵布防在瀾滄江一線,不斷制造一些小規模的沖突,然後順理成章地增兵使我們的兵力也隨之投入,bī迫我們不得不和他們進行一場大規模的生死決戰."

"魔刹天想要速戰速決."我和天刑都很清楚,戰事的時間拖得越長,底子深厚的吉祥天就越有利,他們的各種後備資源能夠逐漸發揮作用,完全耗得起持久戰.像現在這樣一戰定勝負,限制住了吉祥天的諸多優勢,對他們極為不妙.最要命的是,觀望的清虛天一旦在決戰中奇兵殺出,後果不堪設想.

我沉道:"你們應該早就做好對付清虛天的准備了吧?"

"蓮華會上,雖然公子櫻拒絕了吉祥天的好意,但我們仍然想方設法拉攏清虛天各大派,阻止他們和魔刹天結盟.我們甚至不惜一切代價,暴lu了吉祥天隱藏在清虛天的勢力,令他們一一浮出水面,公然和公子櫻唱起反調."

天刑稍作猶豫,續道:"其實丹石公是我們的人,他表面上是步斗派的前輩名宿,昔日步斗派掌浮舟真人還比他小了一輩."

我恍然大悟:"爐火峰的美髯公是公子櫻的人?難怪他和丹石公之間有些不對勁.你們在錦煙城內安ā丹石公,原來是為了監視美髯公和霸天虎的動向."

"我們竭盡所能,才使清虛天內部出現了分化.以步斗派,音煞派兩大名為主的幾百個大小派,強烈反對和魔刹天結盟,理由自然是楚度曾經挑戰清虛,殺害了各大名掌教.星谷,爐火峰,璿璣宗,補天向來以碧落賦馬首是瞻,尤其在清虛天成千上萬的中小派心目中,公子櫻的話就是金科yu律.至于神通教以及新進成為清虛天名的天涯海角閣,則另持觀望之態."天刑話鋒一轉,又道,"雖然我們人單勢孤,在清虛天內部決議會上被公子櫻屢次三番打壓,但也拖延了時間.直到今日,清虛天還難以做出正式出兵相助魔刹天的決定."

"所以天刑長老來到錦煙城,是為了破壞公子櫻與夜流冰的會面,阻止雙方布署戰略聯合計劃.既然如此,何不殺了夜流冰,反倒將彌足珍貴的葳蕤翡翠拱手相讓?"我不解地問道,此時,下方的厮殺聲漸漸遠去,闖出城的那伙人幾乎被盡數斬殺,只剩下幾個逃出重圍,被大批人馬一路銜尾急追,估計也是凶多吉少.

天刑微微搖頭:"殺了夜流冰,也改變不了清虛天與魔刹天的結盟.我之所以來錦煙城,是為了保證葳蕤翡翠能夠順利送到夜流冰的手上,而不是讓公子櫻得到它."

我心中一動:"在魔刹天的眾多妖怪中,夜流冰對楚度最是死心塌地,所以他一定會把葳蕤翡翠奉敬楚度,決不會ī吞.我明白了,這塊葳蕤翡翠是假貨?又或是暗含劇毒?"

"假的葳蕤翡翠怎麼騙得了楚度?何況楚度的法力足以化解任何劇毒."天刑躊躇許久,似是終于做出了決定."告訴你也無妨,以你目前的實力,這件事也許還需要你出手相助."

深深看了一眼我身後的鳩丹媚,天刑束聲成線,以傳音入密的妙法將整件事的謎底原原本本地透lu給我.

"什麼?金福他們是自殺?"饒是我如今城府深沉許多,也不由目瞪口呆.

誰也不曾想到,金福二人竟然都是吉祥天的探子,他們的死完全是故布疑陣.F

第二十二冊第一章山雨欲來風滿樓

&我^搜&小%說#網^.^SUXS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知北游正文 第二十一冊 第九章 競價     下篇:知北游正文 第二十二冊 第二章 紅塵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