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知北游 知北游正文 第二十二冊 第二章 紅塵盟  
   
知北游正文 第二十二冊 第二章 紅塵盟

第二十二冊第二章紅塵盟

"金福二人已死."我喃喃地道,"整個計劃的破綻自然就沒了,還會令清虛天和魔刹天彼此猜忌,生出嫌隙."

像葳蕤翡翠這樣的寶貝,只有傻子才會拿出來給別人.楚度就算得到了葳蕤翡翠,也會懷疑其中暗藏貓膩,在查出真相之前,不會輕易服食煉化葳蕤翡翠.但金福二人一死,所有的線索就此掐斷,留下的種種疑團無從追查.

楚度最終會不會服用葳蕤翡翠呢?若是不斷給他壓力,若是出現一個足以和他匹敵的高手,若是魔刹天的形勢變得惡劣

"你考慮得怎麼樣?"天刑忽然問道."有你加入,我們也多了一分勝算."

"難道我有拒絕的理由麼?"我沉默片刻,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無論如何,你們都不能動甘檸真.作為補償,我會提供一個足以和楚度匹敵的絕頂高手,為你們的計劃打響頭陣."

天刑霍然e變:"北境還有這樣的高手?他又怎會心甘情願受你驅使?"

我淡淡一笑,眼前浮現出晏采子的身影:"放心吧,到時候我會讓楚度主動找上他的."

天刑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慨然應允.

我又道:"葳蕤翡翠的計劃雖然巧妙,但太過孤注一擲,搞不好反會巧成拙.楚度只要能逃過此劫,完全煉化葳蕤翡翠,北境就再也沒有你我的容身之地了."

看了看沉默無言的天刑,我一字一頓地道:"紅塵天這一戰,吉祥天必需勝.我們決不能讓清虛天和魔刹天結盟清楚公子櫻和夜流冰密談的內容,你我再謀對策."

天刑失聲輕笑:"你倒是不會輕易死心.好,既然你雄心勃勃,本座就陪你玩一把"

當下,雙方定好聯絡方式和初步計劃,各自返回錦煙城.城內的各條街道依然燈明如晝,人聲鼎沸.一群群氣勢洶洶,全副武裝的人,妖正在大肆搜查全城,鬧得jī飛狗跳.時不時發生小規模的沖突斗毆,血濺街頭.與之形成荒誕對照的,卻是賭坊,ji院,飯莊照樣有大量客人通宵玩樂,醉生夢死,渾然不管城內劍拔弩張的凶險氣氛.

"這些人已經麻木了."鳩丹媚側身閃到樓簷下,讓過十多輛呼嘯追逐的獸車,美目中閃過一絲不屑之

"他們只是將內心的恐懼用狂歡的方式釋放罷了."走在街頭,我不勝唏噓,生逢世,除了苦中作樂,這些小人物還能怎樣?大淘沙,金子固然閃光,但又有多少人會沉作江河底下的淤泥?

鳩丹媚忽然問道:"剛才那個人是吉祥天的天刑?"

我點點頭,瞧她神e不安言又止的模樣,沉聲道:"他就是當初給你施下刺衣咒的人.你是否認出了他?依我看,天刑臨去時看你的眼神頗堪玩味,似乎也識破了你的身份."

鳩丹媚香肩微顫,眼神流lu出仇恨的光芒:"他向你動手時,我感覺到了無孔不入的鋒銳劍氣.當年我妖力低弱,被他釋放的劍氣驚栗得渾身痙攣,如陷噩夢,是以立刻認出了他.只是我不明白,天刑和我無冤無仇,又非好e之徒,為何要對我施咒?"

"應該和你的第十根蠍尾有些關系."我寬慰了她幾句,心中暗忖,將來與吉祥天合作狙殺楚度時,我大可動些手腳,令雙方同歸于盡,解決掉天刑這個**煩.

反正大家都是利益關系,翻臉我也毫無愧疚,何況我一旦坐上魔主之位,勢必會成為吉祥天的威脅.

雖然心懷怨懟,但鳩丹媚明白現在我們和吉祥天共坐一條船,不是和天刑算舊帳的時候.等我們回到平安客棧,已是二更時分.不出所料,夜流冰並不在客棧,顯然轉移了住所.

走到廂房口,我突然停下腳步.

黑魆魆的屋內,依稀傳來輕微的呼吸聲.

"二弟,錦煙城還真是一個玩樂的好地方.明天咱們再去瞧瞧小鳳仙,看看到底是誰采到了這朵饞人的鮮ā?"我沖鳩丹媚使了個眼推開房

"林龍兄,林虎兄,秋某久候多時了."一點昏黃的燭光亮起,映出秋軒含笑的臉龐,他朝我拱手施禮,"深夜冒昧打擾,還望林兄恕罪."

怎麼是他?我頗感意外,不lu聲e地道:"閣下不愧是錦煙城的城主,耳目靈通,這麼快就查到了我們兩兄弟的落腳點."

"林兄見笑了,如今的錦煙城,哪里輪得到我這樣的小角e擔當城主?美髯公,霸天虎,丹石公個個都強過了秋某,何況還有林兄這樣深藏不lu的高手."他像是換了一個人,態度出奇地客氣恭敬,全然沒有當初的敵意.

我心頭一凜:"深藏不秋兄說話怎麼夾槍帶棍的,讓人聽得糊塗?"

"林兄請看."秋軒舉起左手,向我示意,白皙干燥的掌心,隱隱烙刻著一道,淡黃e的疤痕.疤痕歪歪扭扭,又短又細,形似蟲體.

"咦?"神識內的螭驚訝地嚷道,"這不是見風蟲嗎?壞了,這小子早知道你在扮豬吃老虎"

"此蟲得自靈寶天,名曰見風."秋軒對著掌心輕輕吹了一口氣,疤痕忽然扭動起來,上半身慢慢拱出肌膚,化作了一條怪蟲.蟲臉雖小,但五官分明,表情與人無異.秋軒將掌心正面朝對我,怪蟲滿臉堆笑,竟然lu出討好的表情,軀體對我頻頻點動,似在做磕頭的動作.

"見風蟲是一種能夠辨認法力高下的靈蟲.遇上法力低弱的人,妖,它怒目凶顏,囂張倨傲;遇上高手,它和顏悅諂媚逢迎."秋軒侃侃而談,"當初秋某以它探測美髯公,丹石公,見風蟲僅僅lu出笑臉,而林兄卻能令它俯首磕拜,可見林兄法力高深莫測,還在我等之上.因此在怡ūn樓時,秋某便猜出了林兄的修為.試問這樣的高手,怎會是一個默默無聞的粗魯莽夫?林兄在怡ūn樓如此做作,分明想掩人耳目,別有所圖."

我神e一僵,頓覺奇怪.秋軒深夜來訪,毫無顧忌地喝破我的底細,難道不怕我惱羞成怒,殺人滅口?

秋軒似是猜出我的疑慮,氣定神閑地道:"林兄非但不該視我為敵,還要感謝在下的配合哩.秋某故意當眾挑釁林兄,譏諷你的粗蠻,正是為了幫助林兄掩蓋身份.我裝作受辱,挑唆阿里巴巴出手,借林兄之手干掉他,也是為了林兄著想."

"嘿嘿,像秋兄弟這麼熱心腸的朋友,咱家還是第一次遇到."我狐疑地干笑數聲,一時搞不清他葫蘆里賣的是什麼

秋軒坦言道:"阿里巴巴本是秋某多年的合作伙伴,他手下四十大盜劫掠得來的財物,一直由秋某代為銷贓.林兄殺了他,大可取而代之,以秋某合作人的身份公開在錦煙城活動.無論林兄此行懷有何種目的,這個身份都更方便你的行事."

"胡說八道我們兄弟倆只是打算趁這世,黑吃黑地撈幾票,能有什麼目的?"鳩丹媚霍然上前,怒目而視,與我呈夾角之勢bī向秋軒.

"那麼吃掉吉祥天,或是魔刹天的好處,算不算干上一大票?"秋軒不但沒被我們的聲勢嚇退,反而湊近了,眼中閃過炙熱的光芒.

我忍不住失笑:"秋兄莫非得了失心瘋?你我勢單力孤,怎麼敢和魔刹天,吉祥天那樣的龐然大物對抗?"

"錦煙城不是吉祥天,也不是魔刹天的它是我秋家數百代人辛辛苦苦經營下來的基業,決不容外人奪走."秋軒猛地一拍桌子,掌風震得燭火搖搖yu滅.似是怕人察覺,他又小心翼翼地向窗外望了望,壓低了聲音:"在紅塵天的各大城鎮,如今已有成千上萬個像秋某這樣的家族暗中聯合起來,誓要還紅塵天一個朗朗乾坤.

林兄若懷雄心壯志,不妨加入我等大業.以你的法力,必將成為執掌紅塵天牛耳的人物"

我聞言一驚,聽秋軒的口氣,紅塵天儼然有一股本土勢力蠢蠢yu動,打算利用戰火中取栗."你就不怕咱把你的底細賣給魔刹天或是吉祥天麼?"

"不瞞林兄,其實阿里巴巴一直暗中與魔刹天的霸天虎勾結,謀算我的產業.林兄殺了他,魔刹天怎會放過你呢?李老頭在怡ūn樓死得詭異莫明,美髯公,霸天虎他們勢必要找一頭替罪羊向吉祥天jiā代,孤立無援的林兄是最好的人選.不用一天,林兄刺殺李老頭的消息就會傳遍錦煙城,到時吉祥天豈能容你?"秋軒的語氣此時方才流lu出一絲洋洋自得,"所以天下雖大,但除了投奔我們紅塵盟,林兄再無其它退路."

紅塵盟?一個跳出來的新勢力?它僅僅是想從吉祥天與魔刹天的爭斗中撈取好處,還是包藏了更大的圖謀?

這一局爭雄北境的棋,幕後抑或有更多的棋手?

我心中微動,秋軒此人掌控錦煙城多年,的確不是一盞省油的燈,連我也被他不知不覺算計了.換作其他人,此刻興許不得不屈服,只是他萬萬想不到我和吉祥天的關系.

但這也可能是他試探我的手段.如果我全無忌憚,豈非不打自招,承認我屬于吉祥天一方的勢力?

"老子可不是嚇唬大的"我獰笑著一把揪住他的衣領,猛然把他按在桌上,強橫的六yu元力壓得他動彈不得."不管你們是紅塵盟還是魔刹天,吉祥天,想要我們倆兄弟賣力氣,就得送上真正的好寶貝"

秋軒的神情絲毫不見慌和我對視片刻,意味深長地道:"林兄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啊.好,如果我們需要林兄出手相助,自會與你聯絡,拿出讓你滿意的丹法寶或是秘籍,希望兩位到時不要推辭."

我緩緩松開手,親熱地拍拍他的肩膀,故意放軟口氣:"只要有好處,什麼都好商量."

"林兄,我們紅塵盟的勢力遍及整個紅塵天,可謂消息靈通,人脈廣博.雖然我等無法和魔刹天,吉祥天硬拼,但若相助其中一方,足可影響紅塵天戰局的勝負.如果你願意加入我們,無論林兄來錦煙城所為何事,紅塵盟都可傾力護持."

秋軒說畢身影一閃,在狹小的斗室內連邁數步,地面頓時如湖水顫起一縷細微的bō紋,刹那間,他活生生地消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我略感訝異,運轉鏡瞳秘道術向地下探測,卻什麼都沒發現.F

第二十二冊第二章紅塵盟

&我^搜&小%說#網^.^SUXS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知北游正文 第二十二冊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下篇:知北游正文 第二十二冊 第三章(上)夜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