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僵尸女友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騙吃騙喝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騙吃騙喝

郭家的家主剛剛說完話,就聽到一聲脆響,一個東西打碎的聲音傳來,眾人全都愣了,緊接著滿場之中眾人的頭頂之上突然熒光閃動,一個個熒光的光點逐漸的變化出一只只的蝴蝶.

這些蝴蝶的個頭都不大,但卻是數量眾多,眾多的蝴蝶飛舞之下在空中排列組合成了一個大大的"壽"字,這個壽字漂浮在半空之中熒光璀璨分外顯眼,眾人的眼睛不禁一亮.

"七巧山田安俊恭祝西平郭仙主,壽與天齊福如東海!"

一個白衣修士越眾而出,走上前向郭家的家主躬身行禮,他這一手玩的漂亮,眾目睽睽之下熒光蝴蝶組成的壽字仍然不散,並且還逐漸向天空飄去,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郭家的家主高興地紅胡子不斷抖動,張嘴哈哈大笑.

"安俊賢侄免禮,你的禮物我很喜歡!"

"這是小侄的一點心意,研習了很久,還算能入各位法眼,另外家父另有七巧山的重禮,已經送過來了,郭仙主做壽乃是天下七巧山的大事,家父正中交代,一定要親手交與您."田安俊一張甜嘴說話得體,讓郭家主更是歡喜.

"哈哈……,真是太客氣了,你父親還好吧!"

"家父最近瑣事纏身不能親自前來為您拜壽,特命小侄前來向你請罪的."田安俊再次拜倒,但卻被郭家主拉住了,哈哈笑道:"你父親太客氣了,他能派你來我就很知足了,來來來,做到老夫身邊來!"

田安俊搶了個先機,他這一手玩的非常搶眼,那個壽字一直飄蕩在半空之後,才被一陣風吹散了,張靜江在一旁看得很是驚訝,但卻見魁臣撇嘴.

"七巧山就會玩這種糊弄人的把戲,永遠也就是個變戲法的,哼!"

"魁臣師傅認識七巧山的人嗎."張靜江問道.

"媽的,老子認的這里所有的都是他媽的小蝦米,什麼東西都有人五人六的,一個個都把自己當大仙了,別看了,給我盯緊那個小妞."魁臣似乎心情不好,沒好氣的說道.

張靜江忍不住肚子里好笑,魁臣論起輩分來比在座的這些所謂的世家子弟得道仙人來講不知道高多少,他自然見不得別人在他面前裝逼,除了上座的幾個老家伙顯得氣息危險之外,剩下的他根本不放在眼中.

有了田安俊的表演,頓時緊跟著大批的人上前大拍馬屁,輪流送上賀禮,恭維恭賀之聲不絕于耳,對此郭家的家主都是含笑招呼盡到他的地主之誼.

這一場鬧完了,酒宴就正式開始了,西平郭家的家主郭璞底下有十七個門人子弟還有四個兒女全都上前正是向他敬酒,齊頌賀詞,郭璞滿臉堆笑,而此時有人送來中土城城主的壽禮和匾額上書:"仙壽德配"這更讓郭璞樂的合不攏嘴了.

酒宴正式開始,上前敬酒的更是絡繹不絕,魁臣斟了一杯酒,一口喝下,吧嗒下了嘴道:"喝過你給的好久之後,這東西就跟馬尿一樣,真他媽難喝!"

張靜江沒有喝酒,他還是老實的按照魁臣的吩咐在一直盯著那個郭家的大小姐,他發現那個女孩是郭璞最小的女兒,而他上面則是三個哥哥,大哥最少也有四五十歲了,看來此女一定是郭璞老來才得的千金了,所以一定很受寵愛.

這樣一個特殊身份的女孩,她的身邊自然少不了狂蜂浪蝶的追求者,但現在湊到他身邊的卻是那個白衣修士田安俊.

兩個人的關系似乎很複雜,田安俊在郭家小姐的耳邊不停地說著什麼,而那女孩則是一臉的不高興,一直皺著眉頭,到最後竟然怒目而視,田安俊似乎說錯了什麼話,于是又連忙道歉.

酒宴進行當中,三巡之後,郭璞親自下場依次挨桌敬酒,他的身份特殊,只能在大堂之內的十幾桌上挨個敬敬酒,而外面大廳和花園草地之上的酒桌就只能由弟子代勞了.

魁臣與張靜江正好被安排在大堂之末的一桌之上,二管家認為青云宗身份特殊,特意給安排在顯貴的大堂之內,但郭璞敬酒來到二人身邊之時,卻發現對他二人根本不認識.

身後的仆役和家丁立刻上前對他說道:"二人世界青云宗的長老!"

郭璞一愣隨即笑道:"久仰."向兩人敬了一杯酒之後就走開了,這讓同桌的幾個人面露嗤笑之se,顯然魁臣張靜江二人並沒有受到郭家家主郭璞的重視.

魁臣根本不在乎,在他看來他肯來跟郭璞喝杯酒,說聲恭喜,郭璞此人已經是很給他面子了,至于受不受他重視,根本郭璞也不配,他只顧喝酒吃菜.

而此時張靜江發現,郭家的那個大小姐似乎是有點生氣了,竟然當著田安俊的面,甩袖子離開了酒桌,而田安俊面露尷尬之se,隨後就追了出去.

張靜江一拉魁臣的袖子:"長腿妹妹走了!"

魁臣一愣,隨即明白,他壞笑著站了起來對張靜江道:"走吧,我們出去透透氣,這酒菜實在是太難吃了."他的話立刻招致了同桌之人的白眼,但魁臣自當沒看見,領著張靜江離開了酒桌,離開了大堂.

整個郭府全都是一桌桌的酒桌,來往之間到處亂竄敬酒之人非常的熱鬧,也很亂,大廳之內自然沒有哪女孩的蹤跡,兩個人和一條狗一路走到了前面的花園院落!

這里的情況跟大廳之中差不多,想來那女孩似乎也不應該在這里,魁臣放眼四處亂瞅沒有發現國家大小姐的蹤跡,張靜江朝一側的廂房之處努努嘴,兩人有朝那里走去.

郭府很大,廂房之側由花徑直通後宅,張靜江猛的看見一個白se的人影閃過,他一拉魁臣的袖子道:"那個方向,那個姓田的小子正在追哪,我們跟著他"

魁臣點點頭,兩人尾隨著田安俊的身後一路向後追去,兩人的身法都是遁術,吸靈是魁臣交給張靜江的,自然比他用的jīng純,前面的田安俊根本就不可能發現身後有人.

"有jiān情啊."張靜江嘿嘿笑道:"我們騙吃騙喝不算,這回幫他們捉jiān也算對得起他們了吧."身後的朱砂搖了搖尾巴.

"哈哈……."魁臣笑道:"跟緊別丟了!"

這一路跟蹤繞行,兩人一直追到郭府的後府花園之內,遠處一個女子的身影站立在水塘邊上,他的身後正是白衣修士田安俊,兩人似乎正在說著什麼,隨後再次起了爭執,並且互相拉扯起來,田安俊的聲音也逐漸大了起來,而郭家小姐更加的生氣.

魁臣饒有興趣額的看著,張靜江看看左右沒人頓時走上前去大喝一聲.

"住**徒."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目標是她!     下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倪龍的龍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