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僵尸女友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突發故障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突發故障

高速運行的火車突然緊急刹車,造成的慣xing極大,三個人當中魁臣和張靜江全都飛了起來,順手抓住窗簾和列車上的把手,穩住了身形,而朱發魁的下盤較穩,身體扒著門縫也將身體穩穩的止住了,

可是這個車廂走廊的其他人卻不行了,頓時被摔成了滾地葫蘆,一個人的頭撞在方桌之上,頓時鼓起了大包,人也被撞暈過去了,

這是怎麼回事,可能全車的乘客都要問這個問題了,很快,列車上的廣播就開始廣播了,用了好幾種語言緊急通知,張靜江聽了一遍,之後點了點頭對魁臣和朱發魁說道:"前面鐵路故障,這是臨時停車."說完慌忙跑回包間,

"伊靈,你沒事吧,剛才有沒有摔到."張靜江拉開門關切的問道,

實際上,江伊靈是坐在背向列車行進的方向上,列車刹車的時候,她只是背後撞在床上的軟墊之上,並未受到傷害,避過這也足以讓她驚慌的了,

"阿江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刹車的."

"廣播上說是鐵路故障,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要不我去看看."張靜江說道,其實這個時候著臉當放快車之上,的個節車廂門已經打開了,很多人下車前去查看,

"好吧,你去看看,要是不嚴重我們還是在車廂里等就是了,嗯,阿江,你小心一點啊."江伊靈語帶關切的說道,

張靜江聽得出她話中的關心之情,微笑著向她點點頭,就轉身出去了,而在此時魁臣已經跟朱發魁下車了,他們跟著眾人一起向前面走去,不知道為什麼火車在快速行駛的過程中突然刹車,

距離車頭不遠的地方,車上的工作人員圍成一道人牆,阻攔住前去看熱鬧的人群,眾人吵吵嚷嚷的詢問發生的事情,張靜江遠遠看到魁臣和朱發魁兩人也在人群中,于是走過去跟他們站在了一起,

由于圍上來的旅客越來越多,列車上的工作人員為了維持秩序,不由得滿頭大汗,面對眾人洶洶的質問,車長終于跑了過來,

"先生們,女士們,請不要驚慌,請不要驚慌,請聽我說,我是本次列車的車長."這些話他是用英語喊出來的,眾人慢慢安靜了下來,

"諸位尊敬的旅客,各位先生女士們,在距離車頭一百多米的地方是一個小的橋梁,那是一個鋼化結構的,但橋上的轉軌信號裝置無故損壞了,並且還失去了一段鐵軌,我不知道這是誰干的,不過我們已經通知了希臘當地的jǐng方,迅速趕過來,並且我們需要對整座橋梁進行檢查和鋪設鐵軌,這都需要時間,為此我對耽誤了各位寶貴的時間表示抱歉."

車長說的話很是誠懇,眾人對發生這樣的事也非常遺憾,不過人家保證立刻采取措施,並且保證盡快搶修,正確早ri發車,眾人也表示理解,于是在工作人員的勸解下,也都紛紛轉身回去了,就算趕到前面去也幫不上忙的,

"你們怎麼看."張靜江將車長的解釋告訴了魁臣和朱發魁兩人,並征詢他們的意見,

"江哥,這里是哪里啊,我怎麼感覺這個地方很古怪啊."朱發魁突然說道,

張靜江和魁臣同時把目光投向朱發魁,面露詢問的意思,朱發魁面se凝重道:"此地的靈氣竟然非常稀薄,而且在向西南方向轉移靈氣,這里的西南方向是什麼地方."

張靜江思索了一下道:"按照方位來講,這里應該是希臘的沿海地帶,西南方向那是愛琴海,你是說,你說得對,我也感覺靈氣在流動,雖然很稀薄也不太為人察覺,魁臣師傅是什麼會造成靈氣的流動的."

魁臣皺著眉頭向著西南方向看了看道:"應該是有人在方圓千里之外修煉什麼古怪的功法,從他調動天地靈氣的范圍來看,有點驚人了,你們在此等候,我前去查看一下."說完魁臣的身體逐漸淡化成黑煙一般,突然向著西南方向的天空she去……

"魁臣前輩怎麼說走就走啊,萬一他需要幫手哪."朱發魁看著夜空有點不放心的說道,

"放心吧,那家伙總是深藏不露,新界之中還沒有他害怕的人哪,走吧,我們回去,別讓伊靈在車上等太久."張靜江說道,拉著朱發魁回到火車上,

回到車上之後,江伊靈並沒有追問發生了什麼事情,事實上她正盤腿坐在床上進行修煉,之前張靜江已經告訴她可將靈力輸入鐵片之內,從而獲得水龍訣的功法的行功方式和路線,江伊靈實際上已經迫不及待了,

張靜江沒敢打攪她,可是他看到江伊靈一板一眼的盤膝打坐的樣子,意守丹田氣海的專注樣,還是有點忍不住,他知道靈體一族要想修煉速度加快,就必須將全身放松,意守著印堂識海,將靈氣轉成的靈力散到四肢百骸當中才行的,這是練體方式和練氣方式的最根本的區別,

而江伊靈顯然受到新界大長老等人還有那個什麼紅衣道人的影響,將練氣修仙的方式,用在修煉靈體族的功法上了,這樣做其實沒什麼不對,只不過基礎紮實但進度極慢,

考慮再三之後,張靜江決定先不指出她的錯誤,以後找機會再說吧,其實他心里沒底,不知道自己的話江伊靈是否會相信,從他認識江伊靈以來,他就知道江伊靈的個xing極強,一些早先養成的習慣極難改變,為此自己是很遷就她的,

他不確定的是,江伊靈現在恢複的怎麼樣了,有的時候失憶症患者雖然看似好了,但以後稍微有點小的刺激都會再次引發失憶症,所以在自己確保江伊靈的病確實痊愈的情況下,張靜江不敢對她有任何一點刺激的,

"江哥,也不知道魁臣前輩啥時候回來,我們現在干什麼."朱發魁問道,

"干什麼,修煉,睡覺,喝酒隨便你."張靜江道,

"那我還是修煉吧,那個後土衍生決我越來越發現博大jīng深."朱發魁爬上二層的床鋪,開始修煉他的後土衍生決,張靜江想了想也做到床上拿出那片風行決的鐵片,開始琢磨起來,他是很隨意的樣子,因為他五行已經圓滿,對于一些戰技的把握只是方法上的卻別了,

很快一個小時就過去了,魁臣還未歸來,火車鐵軌的搶修還在進行當中,時間已經是後半夜了,很多人都睡了相信自己睡著了而火車能繼續發車了,

突然一聲女人的尖利叫聲傳了出來,張靜江猛的睜開眼睛,那聲音顯然發自江伊靈,只見江伊靈正滿臉驚恐的盯著車窗外面,他猛地轉頭去看……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水龍靈決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跟蹤追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