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僵尸女友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河邊的村落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河邊的村落

一早醒來江伊靈就消失了,這讓張靜江大為驚慌,他現在都坐成病了,江伊靈動不動就消失,可是讓他的心髒隨時會抽筋一回.

"你個傻瓜喊什麼喊啊."魁臣在一旁斥道:"你的神識那麼強大,不會撒出探查一下啊,那也頭根本就在前面不遠處而已."

張靜江聞言,連忙將神識覆蓋出,果然在不遠處就發現了江伊靈,距離宿營地不足一里路,現在江伊靈的絕靈氣息更加濃重,張靜江很容易就找到了她.

找到歸找到了,張靜江還是不放心,江伊靈所在的地方還有大量的水元素氣息,根據自己的對地形的探測,那里應該有一大片水才對.

"伊靈在水邊上干什麼哪."張靜江狐疑不已.

"等她回來你不就知道了,笨蛋."魁臣罵道.

"也對哦."張靜江撓了撓後腦勺:"阿標,起來起來了,燒咖啡,我要喝咖啡."

朱發魁鼓囊著嘴了一句:"自己燒,我再睡會."完翻了個身.

張靜江道:"好,你不起來,到時候我把咖啡燒糊了你可不要抱怨啊."

他的話一完,朱發魁一咕嚕就起來了,他爬起來就搶過了咖啡壺,這家伙對食物有著近乎于挑剔的要求,要是東西做糊了吃到嘴里就會一直苦著臉不高興的.

張靜江偷偷捂著嘴笑,而這個時候江伊靈從遠處慢慢的走了回來,張靜江迎上問她:"一大清早就不見你了,我還以為你又玩失蹤哪."

江伊靈白了他一眼也不話,她的頭發是濕的,身上也有一股淡淡的香氣,臉上還掛著水珠,她顯然是洗澡了,皎潔的面龐顯著一抹健康的紅暈,清晨的陽光照在她的臉龐上,美得令人窒息,張靜江瞬間就看呆了.

"傻瓜,你看什麼啊."江伊靈嬌嗔道.

"沒……沒看什麼,好香,嘿嘿."張靜江狡辯道,鼻子做出深嗅的樣子.

江伊靈頓時臉更紅了,小嘴撅起來就要罵他,但張靜江卻湊上來道:"美人出浴,香氣撲鼻,是不是讓我親一下啊."

"呸,你都臭死了,趕快離我遠點."江伊靈罵道,轉身走到火堆旁坐下,朱發魁燒得咖啡的確不是吹的,香氣撲鼻,令人一大早心情就大好.

張靜江抬起胳膊聞了聞,的確是又酸又臭,他無奈的走過坐在火堆旁道:"這幾天跟瘋子似地,到處跑,身上不臭才怪哪,阿標你們也好久沒有洗澡了吧."

"是啊,江哥,不如我們一會也洗個澡吧."朱發魁遞給張靜江一杯咖啡,張靜江現在基本上不太吃東西了,但朱發魁煮的咖啡他還是挺喜歡喝,不向魁臣早上晚上的只是喝酒.

"自古西方屬金,而金生水,所以這里應該有很多水系的源頭,但此地地勢低矮,想來是西部高原落差之地啊."魁臣道.

"前面不遠之處的湖水清澈,水溫溫暖,你們倒是可以哪里也洗洗的."江伊靈道.

"前面是湖水麼,有沒有河流注入"張靜江問.

"沒注意,不過那里的的水很平緩,四周也很安靜,如果是河流的經過應該會有大量的鳥獸出沒,我想那可能是一處泉水."江伊靈想了一下道.

"那我們等回看看,對了伊靈,你咋知道那里有個湖泊的啊."張靜江突然問道.

江伊靈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早上醒來似乎有什麼在召喚我,我不知不覺就走到哪里了,到了之後才發現那里有個湖泊."

她這句話頓時讓魁臣驚動的睜開了眼睛:"你有召喚嗎."他問道.

"嗯,是的,似乎還比較清晰."江伊靈道.

"不遠了,不遠了."魁臣喃喃道:"白虎五行屬金,而金生水,所以應該距離那里不遠了,下一步我們按照水道走,應該很快就能找到那里了."

"那里,魁臣師傅,是不是有大白虎的地方啊."張靜江問道.

魁臣斥道:"廢話."

……

眾人休息完畢,朝著江伊靈洗澡的湖泊走,不到幾百米的距離果然看到了遠處的那個不太大的湖泊,眾人沿著湖泊的四周尋找了一下,發現果然沒有河道從這里經過,那明這個湖泊的地下肯定是有泉眼的了.

不過這里的水還真是不太冷,甚至還有點溫度,這明泉水應該是溫泉,也明這一帶一定有地熱資源,張靜江索xing脫了上衣,在湖水中洗了洗臉和上身,他這才看到自己的右肩之上一個圓形的烏青.

想起這出淤青正是由于萊麗兒犧牲自己而為他擋住的肖恩的烏光,張靜江再次有點唏噓,張靜江的身體由于有著兩層護甲包裹,其實並不會受到什麼傷筋動骨的傷,但皮膚表面上的傷痕還是不少的.

有幾次至關重要的大戰中,他實際上也受了一些傷,如跟魔頭高斯法王的戰斗,與將臣在蟲族峽谷中的戰斗,再就是這次跟肖恩也就是白妖的戰斗,皮膚表面上的傷痕好得快,但也是留下了疤痕.

張盡量突然聽到了有人哭泣,扭頭一看,卻發現是江伊靈,原來江伊靈看到張靜江的身上密布的傷痕時,忍不住心中難過,眼淚就留下來了.

"伊靈你怎麼了,為什麼要哭啊."張靜江走過安慰她道.

"阿江……你……吃了好多苦啊……我."江伊靈抽泣道.

"呵呵,是有點苦,不過看到你安好的站在我的身邊,我覺得那些苦我吃的值了."張靜江把衣服套在身上道.

江伊靈聽到這話,眼淚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她內心之中愁腸百結,忍不住撲到了張靜江的懷中放生痛哭,張靜江無語,只好默不作聲的摟著她,心中後悔:"沒事洗什麼啊,臭就臭點吧,男人哪有不臭的."

"阿江,假如,假如我將來離開你了你會不會恨我."江伊靈伏在張靜江的懷里嗚咽道.

張靜江的身體猛地一抖:"你什麼哪,你想離開我嗎."

"我是萬一將來我有什麼意外……."

"不會的,我發過誓,不會讓你再離開我了,我就是一塊最大最大的膠皮糖,今後死死的黏在你身上,你甩都甩不掉的."張靜江發狠的道.

"就像是口香糖嗎,好惡心啊."江伊靈道.

"一輩子時間哪,惡心惡心就習慣了哈."

"討厭."

張靜江拍了拍江伊靈的後背:"好了好了,他們都看著那,我們也該上路了,晚上休息的再來抱我行不."

",,."

江伊靈嬌羞的推開張靜江,臉上飛霞一片,張靜江呵呵的笑了起來,但他的心里似乎並不是太舒服,江伊靈為什麼要自己萬一會出意外哪,這句話就像一片淡淡的烏云籠罩在他的心頭.

魁臣一直在地市的高處放出神識探查地形,但這一片地形屬于比較低凹的,遠處的高地山頭還很遠,加上四周的植被和樹木都很茂盛,雖然沒什麼參天大樹,但樹林的密度不淺,要想得到有效的地形資料很是麻煩.

"不如我飛上探查一下,我現在有翅膀可以長時間滯留空中的."張靜江提議.

魁臣考慮之後點點頭,其實他也能飛但這種飛實際上是跳躍起來,然後增加其滯空的時間,跟實際意義上的飛並不一樣,只有真正yīn陽平衡之後才可能腋下生云,做到真正意義上的飛行.

張靜江從背後抖開了骨翅,震動之下,飛上了半空,讓後放出神識探查地形,他的神識強大,按照在腦中刻畫地形的方式,也能最少覆蓋五百多里的范圍,何況他是單一方向,只探查東北方向了.

所以在東北方向一千里的范圍之內,總共找到了五處不小的湖泊,正北方向的小型湖泊更多,按照地形走向,則是越來越高的走向,不過前方三百里的范圍之內還有一條河流出現,並且也有人類部落的房舍建築等物出現在哪里.

張靜江把這個消息告訴眾人之後,眾人一致決定:看看.

一行四人再次出發,眾人休息過後體力jīng神都不錯,江伊靈雖然還有些虛弱,好在有張靜江不時地背著她前行,到了ri暮傍晚之時終于來到了那條河的旁邊.

河流是從高處向低處流,水量並不大,在空中的時候,張靜江也探查到那其實就是一處出水量比較大的泉水流出來而已,但這里散落的一些房舍和帳篷,明這一片可定是有人居住的.

看著夜se降臨下來,張靜江等人沿著河岸走,天黑之時,終于看到了點點座座的篝火,那是人類聚集的村落,眾人加快了腳步.

可是就當他們靠近村子的時候,突然聽到"胡溜溜"的哨聲和呼喊聲,大批的村落之人里拿著長矛和弓箭,將他們團團圍了起來,看那樣子似乎來意不善.

"這些是什麼人啊."朱發魁問道.

jīng彩推薦: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 原來有仇     下篇: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劍拔弩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