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美女的超能高手 第四十章 機會來了  
   
第四十章 機會來了

"可能是打錯電話了吧,要不然怎麼會關機."

許天命微微有些失神,那剛毅的臉龐上,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

這個時候的許天命,完全不像是一個威名顯赫的霸主,而是一個一心想要祈求女兒原諒的父親.

"莫非是心然遇到了危險,不可能,有影子保護她,小小一個南華市,有誰能夠傷害的了她."

許天命很快就否定了這個念頭,做為一個父親,他決不允許女兒受到任何的傷害.

在許心然的身邊,許天命安排了足夠強大的保護力量,就算是南華市的幾大勢力出手,也是休想動許心然分毫.

只能說,愛女心切.

就算明知道不可能會有危險,但是許天命依舊不放心.

許心然的電話打不通,但是他可以打給另外一個人,那就是暗中守護在許心然身邊的——影子.

拿起辦公桌上的另外一部手機,就在許天命准備撥通影子的號碼時,手機的鈴聲忽然響了起來,屏幕上面顯示的名字,竟然就是'影子六’這三個字.

電話幾乎是第一時間接通,與此同時,一道明顯有著激動的聲音響起:"爺,小姐剛才是不是給您打過電話."

"有,不過只是響了一聲,是不是心然出什麼事情了?."

許天命的語氣明顯有些急切,基本上,現在這個世界上也就只有一個人能夠讓他亂了分寸,失去冷靜,而這個人便是許心然了.

"太好了,爺,您快點來一趟南華市,機...機會來了."電話之中,影子的語氣更為的激動,甚至已經可以用興奮來形容.

"到底是怎麼回事?."

許天命猛的站起,就算他極力的想要保持穩定,但是,他那顫動的手掌卻已經出賣了他心中的那份激動與緊張.

"爺,這件事情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的,不如您先過來吧,路上我再跟你詳說."

"好,我現在就動身,半個小時之後,我就會到達南華市."

許天命十分迅速的做出了決定,也沒掛掉電話,就那麼朝著辦公室外面走了出去.

▂▂▂▂▂▂

銀星娛樂城,豪華的私人套房內,程豹正在接著程雙福的電話.

"你說什麼,那女的是許修羅的私生女?."聽著程雙福的彙報,程豹整個人都快跳起來了.

許修羅這三個字不止對程雙福他們有著無比巨大的壓力,就算是對程豹這個屠幫的十三太保之一,同樣也是不遜半分的.

"大哥,這件事情不能大意,我們最好想辦法跟許修羅確認一下,如果那女的真的是許修羅的私生女,恐怕..."程雙福沒有說下去,但是他的意思,卻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確認個毛,她是許修羅的女兒,老子還是許修羅失散多年的雙胞兄弟,你那豬腦袋是不是進水了,這種騙人的玩意都信?."

程豹明顯不信,許修羅這三個字的確是沖擊到了他,但是,這並不代表著他就要信了這番話.

"老大,那如果她真的是許修羅的私生女呢?."程雙福有些擔心的說了一聲.

程豹冷笑一聲,直接說道:"沒有什麼如果,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雙福,我看你是不是安逸太久了,連膽子都變小了,你用你的豬腦袋想一想,這是有可能的事情嗎?."

"大哥,你看這也不能怪我啊,許修羅是什麼人物..."

程雙福想要解釋,可是,程豹卻是不給他解釋的機會,直接將手機給掛掉了.

"什麼玩意,這種鬼話竟然也想唬住老子."

程豹又是冷笑一聲,隨手將手機給扔至了桌上,然後下令道:"把傑風帶過來,還有,把刑具都給老子准備好了,這一次,老子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一下這兩個狗男女."

程豹在南華市最出名的是他的無情與狠辣,而他還有著另外一大嗜好也是非常的出名,那就是用刑.

他的用刑可以讓人生不如死,是一種比死亡還要痛苦百倍的折磨手段.

"是."

幾個手下迅速應了一聲,其中兩個去帶程傑風過來,其余的則是開始准備各種各樣的刑具.

這些刑具並非是一般的刑具,而是十分變態的刑具,有專門折磨女人的木驢,有尖釘制成的釘櫈,有鋸條制成的皮帶等等.

甚至于,還有著一個燃燒著烈焰的火爐,旁邊還擺放著一根根的烙鐵.

這些刑具一般人看了之後,絕對會心驚膽顫,毛骨悚然的.

但是程豹不同,他是興奮,而且是極度變態的興奮.

▂▂▂▂▂▂

一排越野車直接開進了銀星娛樂城的地下停車庫,並且在一部通往高層的私人電梯前方停了下來.

程雙福最先下車,他的臉色更為陰沉.

許心然的身份讓他憋了一肚子的怨氣,又被程豹給斥責了一番,可以說,此刻的程雙福已經快要瀕臨暴發的極限.

他的目光陰幽幽的盯著正從車上下來的許心然,不用想都知道,只要許心然的這個身份是假的,程雙福肯定會用萬般非人的手段去折磨許心然,還有鄒昊.

沒有說什麼,程雙福直接大步走向了電梯處.

光仔則是走至了鄒昊與許心然的前面,說道:"跟我來吧,程爺不喜歡等人的."

回到了屠幫的總部,這光仔顯然也是有了一些底氣,言語之間已經是沒有了什麼客氣,而且變的冰冷冷的.

鄒昊並沒有理會這光仔,而是將目光望向了許心然.

許心然的美眸這時也是望了過來,兩人的目光輕輕的觸碰在了一起,一種十分奇妙的感覺,在這一刻輕輕的,卻又迅速的傳遞開來.

這種奇妙的感覺,讓許心然感覺心跳仿佛瞬間失去了控制,跳的越來越快.

她的心靈深處似乎有著一股曖曖的曖流,在不停的,輕輕的觸動著她心靈最柔軟的地方,每一次的觸動,都讓她的身子有著一種麻麻的感覺,也讓的心跳越來越快,甚至還讓她有著一種近乎窒息的感覺.

鄒昊的心靈也在輕輕的觸動著,不知道為什麼,他心中忽然湧起了一股十分強烈的沖動,在催動著他.

鄒昊沒有去壓制這種感覺,而是隨著這股沖動的感覺,輕輕的伸出了手,將許心然那柔嫩的玉手緊緊的握在了掌心之中.,

許心然的身子幾乎是猛的一震,她本能的想要將手抽開.

可是,她卻是發現,她在這一刻似乎是使不出一絲的氣力,而且她還發現,似乎她的心中並沒有任何的抵觸,反而,鄒昊那溫熱的手掌,讓她有著一種無法用言語去形容的安全感.

"我們走吧."

鄒昊的聲音輕輕的響起,手掌也是更用力了一些,緊緊的握著.

"嗯."

許心然輕輕點頭,她的身子在這一刻也是輕輕的靠近了鄒昊,兩人之間最後的一點點距離,在這一刻漸漸消失不見.

上篇:第三十九章 特殊的電話     下篇:第四十一章 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