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美女的超能高手 第二百六十九章 神秘勢力現身  
   
第二百六十九章 神秘勢力現身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屠諸的身上,汗水如雨一般落下,濕透的衣服緊緊的貼在了那肥胖的身軀上,這個時候的他,完全沒有了一幫之主的威風,更沒有了一個異者的氣勢.

他的眼神是惶恐的,神色是害怕的.

已經是九分鍾的時間了,可是,他所派出去的人馬卻都沒有任何一絲有用的線索傳回來,仿佛,那鄒昊就像是消失在了這片天地之間.

他的生存機會,就只剩下了最後的一分鍾.

屠諸的心中都已經不知道救了幾千次的佛祖,拜了幾萬次的老天爺,他已經可以感受到死神的降臨,可是,他真的不想死.

雷潮依舊是冷漠的站著,但是他的眉頭,卻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微微皺了起來.

而在他的眼中,屠諸基本上與一個死人沒有任何的區別了.

沒有用的廢物,也沒有必要留在這個世界上.

十分鍾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來,屠諸的雙腿,在這一刻已經開始發軟,他已經無限預感到死神的降臨.

奇跡,並沒有出現.

十分鍾的時間過去了,可是屠諸依舊無法尋找到鄒昊的下落.

"哼."

冰冷的哼聲響起,雷潮那如同死神一般的目光望向了屠諸,沒有再多說任何一個字,他的手掌已經是舉了起來.

屠諸感覺整個世界都在這一掌之下,變的黑暗,他不想死,他的雙腿直接跪在了地上,瘋狂的求饒道:"前輩,求你饒我一命,我...我一定會找到鄒昊的."

雷潮根本就不為所動,而他的手掌,仿若死神的鐮刀,毫不留情的轟向了屠諸的天靈蓋.

屠諸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面對著雷潮這種玄階層次的強者,他甚至連身體都無法去動彈半分.

這一掌拍下,基本上他的生命也將宣告終止.

只是,上蒼似乎給屠諸留下了一線生機.

就在雷潮的手掌即將轟在屠諸那天靈蓋上的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忽然在前方響了起來.

"你們,是要找我嗎?."

與此同時,一道飄逸的身形在雷潮的面前緩緩凝聚.

"鄒昊."

屠諸幾乎是第一時間便喊了起來,他還沒有看清那身影,可是鄒昊的聲音他卻是如何都不會忘記的.

他的神色瞬間變的無比激動,鄒昊的到來,意味著他即將免去這一個死劫.

這種死里逃生的感覺,讓屠諸的淚水都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

雷潮的手掌,就在屠諸的額頭之上停了下來.

他並沒有繼續下殺手,因為殺死一只螻蟻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一絲的意義,他的目光,直接鎖定在了鄒昊那漸漸凝聚的身形之上.

這種凝聚,是一種速度太快所造成的幻覺.

整個過程看似緩慢,事實上,只是用了不到一息的時間而已.

這一幕,讓雷潮的眼神稍稍多了幾分的意外.

他可以感受到鄒昊的氣息,只是高階的層次而已,但是鄒昊此刻所展現出來的速度,卻是足可媲美黃階層次以上的異者了.

這份意外,一閃便逝.

雷潮所關注的根本就不是鄒昊的實力,而是鄒昊的真正身份.

他的目光掃過了鄒昊那漸漸清晰的臉龐,那份神態,他並不陌生,與當年的鄒遠衫非常的神似,仿佛就像是一個模具里面印出來的.

"果然是鄒遠衫之子,沒有想到,你竟在主動前來送死,很好,很好."

雷潮笑了.

鄒遠衫逃了二十年,可是他的兒子竟然主動送到了他的面前,這簡直就是一種諷刺.

他的身後,四名天幽堂的黃階強者,幾乎是同時閃身出現在了鄒昊的四周,將鄒昊的所有退路都直接封死.

出現的的確是鄒昊,憑著強大的心靈感應能力,在雷潮等人進入五井街的時候,鄒昊便已經是發現了這些人的到來.

而他,早就已經來到了這里.

雷潮的修為雖然強大,但是鄒昊的氣息早已經完全內斂,雷潮一時之間,也是無法發現鄒昊的到來.

被四大黃階異者包圍,鄒昊的神色根本就沒有任何一絲的變化,他甚至都沒有去看那些天幽堂的黃階異者,只是目視著雷潮,問道:"你們,就是追殺我父母的那個勢力,是不是?."

這是一種猜測,不過鄒昊的語氣卻已經是無比的肯定.

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些人身上所針對他的殺氣,這一點,就足已證明一切,而且從時間上來看,那個神秘勢力現在也差不多應該到達南華市了.

眼前的這些人,很明顯就是那個神秘勢力的人馬.

"沒錯."

雷潮並沒有否認,在他認為,這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

在他的眼里,鄒昊基本上已經是他面前的俎上魚肉,只是高階層次的修為,根本就不可能逃脫的了他們的掌心.

得到了確認,鄒昊的眼神也是漸漸變的冰冷.

他一直都很想知那個神秘勢力究竟是誰,而現在,這個神秘勢力終于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切的謎底,在這一刻也將會漸漸開始揭開.

沒有動手,鄒昊繼續問道:"你們到底是什麼勢力?."

雷潮倒是有些意外了,問道:"怎麼,你不知道嗎,難道鄒遠衫沒有告訴你?."

眼前這個年輕人,即然是鄒遠衫的兒子,怎麼可能對鄒遠衫的事情,以及當年的事情一無所知,如果不是鄒昊與鄒遠衫真的太過神似,雷潮恐怕都會以為自已認錯人了.

"沒有."

鄒昊的回答很簡單.

他不需要去解釋什麼,更不可能會告訴雷潮,他與父母從來都沒有見過面.

雷潮倒也沒有多想什麼,只是以為鄒遠衫不想將當年的恩怨告訴鄒昊,而他,也沒有興趣去多說什麼,而是陰聲說道:"小子,即然你想知道,那就跟我們走一趟吧,等到了燕京,你就會知道我們是誰了."

在雷潮的聲音落下的同時,天幽堂的四大黃階異者出手了.

他們根本就沒有打算給鄒昊任何的逃生機會,也沒有任何一絲的大意,四大黃階異者幾乎是同一時間朝著鄒昊直沖而去.

上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雷潮到來     下篇:第二百七十章 硬憾雷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