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美女的超能高手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天賦的征兆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天賦的征兆

甯靜的小湖,一片輕舟在湖面上輕輕的游蕩著.

舟內,鄒昊輕輕的搖動著木漿,蘇香縈則是靜靜的坐在他的對面.

已經入夜,蘇志鴻夫婦已經去休息了.

蘇旭陽也是回到了太子區那邊,不過,鄒昊並沒有離開,而是陪著蘇香縈一起在這里享受著月夜的甯靜,還有那份溫馨的感覺.

"鄒昊,學武很難嗎?."

蘇香縈的聲音,輕輕的響起.

鄒昊倒是沒有想到蘇香縈會忽然問他這個,想了一下後,應道:"學武講究的是天賦,對于天賦好的人來說,學武是一件非常輕松的事情,就像是旭陽,他的天賦要遠遠的超過了絕大多數人,學武對他來說,不止不難,反而還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不止是蘇旭陽,還有姚小沫,還有林孜音與紫夕瑤她們,她們的天賦都太出色太出色了,習武對她們來說,真的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如果沒有天賦的話,是不是會非常的困難?."蘇香縈輕聲問著.

"差不多."

鄒昊輕輕點著,天賦對于武道而言,真的是太重要太重要了.

蘇旭陽就是一個最為明顯的例子,他的陽脈潛能這才覺醒,馬上便擁有著可以媲美高階層次的強大實力.

而像付今誠,姚滸他們這些老一輩的強者,在武道苦修了數十年,可是修為這才僅僅達到了初階異者的巔峰而已,這種差距,真的是太懸殊太懸殊了.

蘇香縈認真的聽著,並且接著問道:"一個人的天賦,要如何才能夠看的出來?."

"這個很難,除非已經看到一些征兆,否則一個人擁有著什麼樣的天賦,幾乎是不可能看出來的,因為,天賦並非只有一種類型."

鄒昊緩聲說著,看著蘇香縈那認真傾聽的模樣,他繼續說道:"至今為止,人類已經發現的天賦,一共可分為類型,第一種是強化類的天賦,這一類天賦能夠提升身體的力量,潛能等等,比如說旭陽的陽脈潛能,便是強化類的天賦."

"第二種,是元素類天賦,能夠讓人體操控風,火,水等等自然元素,也可稱為是異能,在西方國家比較的常見,我們華夏也有,不過會比較的稀少."

"第三種,是精神類天賦,這種天賦能夠提升頭腦的思維,許多著名的科學家,學者等等,其實都是精神類天賦的異者."

"而最後一種,便是特殊類天賦."

"這一種天賦也是最為特殊的存在,因為特殊類的天賦,全部都是獨一無二的."

所謂的天賦,其實就是異者的四大類型,鄒昊全部都進行了簡單的解釋,基本上已經是將異者的類型也說的清清楚楚了.

"征兆?"

蘇香縈有些不解的看著鄒昊.

鄒昊再次解釋道:"擁有天賦者,一般都會有著一些超乎常人的地方,有些人天生神力,有些人天生異常聰慧,還有人天生就對自然元素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應等等,只要能夠發現這些征兆,那麼,就可以非常容易的看出一個人的天賦了."

"超乎常人的地方..."

蘇香縈輕聲念著,並且低下頭認真的思索著.

鄒昊則是靜靜的看著蘇香縈,他已經看出來了,蘇香縈恐怕是有了一些特殊的念頭.

足足數分鍾之後,蘇香縈這才抬起了頭來,然後有些緊張的問道:"鄒昊,我從小就有著一種比較奇怪的...能力,任何的東西,我都可以過目不忘,我可以看穿許多東西,有些時候,我甚至可以看到有些人的心中在想著什麼,這個,算不算是天賦的征兆?."

蘇香縈幾乎是凝視著鄒昊,顯然對鄒昊的答案非常的在意.

"看穿人心?."

鄒昊明顯的微愣了一下,神色甚至是有些吃驚.

就算是擁有心靈異能的他,都無法看穿人心,可是,蘇香縈竟然擁有著這種能力,這也太匪夷所思了一些.

"香縈,那你可以看到我的心中此刻在想著什麼嗎?."

鄒昊幾乎是飛快的問了一聲,他要驗證這種能力,如果蘇香縈真的擁有著這種能力,那麼她的身上,肯定隱藏著一種非常恐怖的天賦.

"不可以."

蘇香縈輕應一聲,然後解釋道:"你的心靈,仿佛擁有著一種強大的隔絕力量,我可以看穿別人的心中所想,可是卻看不到你的心在想著什麼."

說到這里,蘇香縈的俏臉忽然有了一些微紅.

她的確是嘗試過,想要看一看鄒昊與她在一起的時候,心中在想著什麼,可是,她所看見的卻是一片平靜無比的世界,根本就無法看到鄒昊的心中在想著什麼.

"我的心靈,的確是有著一種力量在保護著,是我心急了."

鄒昊笑了,他知道自已是是心急了,他畢竟是擁有著心靈異能,他的心靈都不知道要比普通人強大幾十倍,幾百倍,想要看穿他的心中所想,還是非常困難的.

"嗯."

蘇香縈輕應一聲,對于自已的這個能力,她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那我們走吧."

鄒昊沒有浪費任何的時間,他直接握住了蘇香縈的小手,身形一閃,迅速的消失在了湖泊之上.

再一次現身的時候,鄒昊已經是帶著蘇香縈來到了離著園林最近的一個熱鬧商業街區.

這時,時間是晚上十點左右.

這片街區還非常的熱鬧,燈火通明,人潮湧動.

鄒昊隨手指向了前方走過的一對青年男女處,指著其中那個男的,問道:"香縈,你知道他的心中在想著什麼嗎?."

蘇香縈那如月光般明潤的雙眸,望向了那個青年的身上.

只是看了一眼,她的俏臉便已經是一片羞紅.

"他..."

蘇香縈輕啟香唇,她顯然是已經看穿了那個青年所想,可是,她卻是不知道要怎麼說出來.

鄒昊卻已經看到了答案.

那對青年男女的舉止十分的親昵,青年的手掌還在女子的身上悄悄的滑動著,眼中,明顯有著一種曖昧的神色,就算鄒昊沒有看穿人心的能力,也知道那青年此刻的心中在想著什麼了.

而蘇香縈一個女生,又怎麼好意思說出來了.

上篇:第二百九十二章 恩怨     下篇:第二百九十四章 最重要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