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美女的超能高手 第三百五十三章 封鎖的心靈  
   
第三百五十三章 封鎖的心靈

一品香粥鋪,精致的屏風包廂內.

蘇香縈輕輕吹拂著手中調羹內那熱氣騰騰的南瓜香粥,溫柔的喂著小女孩,將香粥一口一口的吞下,而她自已面前的香粥,基本上動都沒有動過.

小女孩依舊在開心的笑著,她雖然已經四歲了,可是因為大腦的發育沒有完全,在許多方面卻是與嬰兒沒有太大的區別.

她甚至還有著一些多動症,只要手上拿住什麼東西的話,就會毫無意識的到處敲來敲去.

鄒昊就坐在小女孩的身邊,用手扶著小女孩,不過目光卻是落在了蘇香縈那溫柔動人的臉龐之上.

吸引鄒昊的,並不是蘇香縈那可以讓人窒息的美,而是她此刻的那份專注.

那是一種全心投入的專注,她的所有心思,幾乎都在小女孩的身上,甚至都已經是忽略了自已的存在.

看著這一幕,一抹激動的色澤,在鄒昊的眼瞳之間悄然閃過.

自從秦白寒出現之後,蘇香縈一直都將她的心靈封鎖了起來,也讓她的氣質變的清冷,而且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這種封鎖,幾乎等于是封閉了她的心靈.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就算秦白寒的事情已經解決,可是蘇香縈那緊緊封閉的心靈,卻是無法輕松的敞開.

而這,也成為了她溝通與天啟心靈的最大阻礙.

她的心靈都無法敞開,又怎麼可能溝通的了心靈,更不可能開啟的了她那天啟者的能力.

鄒昊其實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而他,也有機會幫蘇香縈慢慢的將封鎖的心靈打開,只是可能需要一些比較長的時間罷了.

可是小女孩的出現,卻是讓鄒昊看到了一個契機.

蘇香縈的專注,讓她的心靈幾乎是與小女孩緊密的聯系在了一起,在她的眼中,甚至只有小女孩的一舉一動,還有她的天使綜合症.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只要治好了小女孩的天使綜合症,讓小女孩恢複正常人的生活,或許蘇香縈那封鎖的心靈也可以隨之敞開,同樣也是獲得一次真正的新生.

這個發現,讓鄒昊心中也是高興不已.

許多東西就是冥冥之中所注定的,機會也是擺在了你的面前,唯一的區別,或許就是你是否能夠把握住這一次機會,或者,任由機會在你的面前漸漸消逝.

他已經把握住了這一次的機會,而他接下來所需要做的,就是盡最大的努力去治好小女孩,讓小女孩也同樣獲得一次新生的機會.

想到了這里,鄒昊的心中也已經是有了決定,暗道:"看來,是時候也應該去問侯一下師傅他老人家了."

治好天使綜合症並不是太難,真正難的是如何讓小女孩的大腦恢複正常人的發育,還有她的身體的機能,這種恢複,絕非普通的醫術所能夠做到的.

甚至可以說,這種恢複的難度幾乎與白骨生肌沒有任何的區別.

就算是擁有著七十二顆白毫針,可是鄒昊的心中依舊沒有絕對的把握,而在這種情況之下,師傅傅白針無疑成為了鄒昊最好的請教對象.

只是就在鄒昊思索之間,他的鼻子忽然抽動了一下.

下一刻,鄒昊的臉色已經是變的無比冰冷.

目光如同疾電一般劃過,鄒昊的手掌也是同時轟向了左側的一個屏風處.

——轟

強勁的掌風,直接將那屏風轟碎了開來.

而在屏風之後,一道黑色的身形更是被硬生生的轟飛了出去,那是一個身上穿著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手中使著一根如同笛子一樣的東西,而在那細小的洞口之內,冒起了一絲絲半透明的白色煙霧.

"鄒昊,怎麼了?."

鄒昊的動靜,也是吸引了蘇香縈的注意,不過她的神色卻是十分的冷靜,以她那清冷的性格,就算是有人直接拿著一把長劍架在她的脖子之上,恐怕也是不能讓她動容半分的.

小女孩依舊在笑著,對于這一切根本就沒有任何一絲的反應.

鄒昊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說道:"有些人不大安份,你不用理會什麼,我很快就會處理好的."

"嗯."

蘇香縈輕輕點頭,然後便再次認真的喂著小女孩喝起了香粥.

鄒昊也沒有任何想要起身的意思,他的手指一引,一道無形的劍芒直接承載著那中年男子的身體,迅速的飛了過來.

那中年男子想要保持冷靜,可是那驚恐的神色,卻是如何都無法掩飾.

鄒昊的目光掃過了那笛子一般的東西,淡淡的問道:"是誰讓你下毒的?."

平淡的語氣,卻是讓那中年男子有著一種如墜冰淵的錯覺,他的身體猛的一顫,說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沒有下毒,你...你認錯人了."

鄒昊沒有再說第二個字,心念一動,即道劍芒無比精准的刺在了中年男子的眉心正中間處.

"不...不要殺我."

中年男子並不是異者,他根本就看不見劍芒的存在,但是,天劍元氣那恐怖的鋒芒氣息,卻是讓他感受到了一股無比強烈的死亡氣息,仿佛眼前有著一把利劍,隨時都會穿破他的頭顱一般.

鄒昊只是淡淡的看了中年男子一眼,並沒有說什麼,但是那道劍芒卻已經是漸漸的刺入了中年男子的眉心之內.

看不見的劍芒,卻是如同最為鋒利的神兵利刃,就那麼刺入了中年男子的眉心之間.

眉心的肌膚,仿佛就像是天然開裂了一般,漸漸的從中裂了開來.

中年男子徹底的害怕了,那種感覺,仿佛就你是死神的鐮刀在他的脖子上不停的來回切割著.

他的堅持刹那之間便已經被攻破開來,並且瘋狂的喊道:"不要殺我,我...我我說...我說,是...是楚前輩讓我下毒的,楚前輩就在外面,還有章希哲,是他將楚前輩請來的..."

那中年男子幾乎是瞬間將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而他,正是章希哲的那個保鏢.

只是在死亡的面前,中年男子直接選擇了背叛.

上篇:第三百五十二章 精元     下篇:第三百五十四章 絕對的差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