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03 夜探金家  
   
003 夜探金家

從看守所出來,我覺得自己腦袋有些亂,這事情我該怎麼著手?

按照金陽的說法,金家在鬧鬼,老爺子就是被鬼給嚇死的.對于這一點,我嗤之以鼻,我玩了這麼久的鬼把戲,怎麼可能相信這東西?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鬼?

思忖了許久,決定還是從金家開始,畢竟一切起因都是發生在金家里面.

先是打聽了一下金家的動靜,金老爺子過世可是一個大事,整個星城都轟動了,政界商界各界人士紛紛前來吊唁,金老爺子的靈堂就設在金家別墅前的植物園,這個時候金家的強勢就顯露出來了,整個朝陽城都被布置成了白色的世界.

法事也是請的郊區外最有盛名的靈虛觀的道士,除了一個看門的老道士以外,剩下十來個道士全部都過來了.按照金振中的話,哪怕你不會做法事也可以在旁邊打坐,做法事的一千一天,打坐的五百一天,***,有錢真好.

知道這個消息以後,我打了一個電話給靈虛觀的主持清風道長,說自己帶著丁胖子過來混一碗飯吃,反正金振中圖熱鬧,道士不會嫌多.

清風道長滿口答應,然後順口提了一句,上次打麻將欠我的六百塊就不還了.這畜生,趁火打劫落井下石,我祝他打麻將把把小相公!

跟丁胖子換了道袍,混進了朝陽城金家靈堂,白天人多,我們只能跟其他打坐的道士一樣,面朝牆壁坐成一排.

金家的靈堂由清風道長叫人搭建,靈堂頗具特色,呈一個梯形,前寬後窄,分為前後兩個部分,中間用厚實的落地黑色天鵝絨布隔開,前半部分占地極廣,差不多有半個籃球場那麼大,兩側擺放各界人士的花圈挽聯,黑布下面露出半截棺材,棺材前面是供桌,放有菜肴水果之類的東西,供人吊唁以及做法事用;後半部分占地不大,除了半截棺材以外,空間剛好夠十來個道士坐下打坐.

我們就坐在靈堂的後半部分,說實話,就算我們躺著也沒有人看得到,我懷疑清風道長專門開辟這麼一個地方給手下的道士休息用.坐下以後無所事事,幸好道袍比較寬松,我可以將手機放在道袍里面看下小說,丁胖子也是如此,不過從他雙手都在道袍內不停的顫抖來看,這家伙分明在道袍里面聊qq.

到了晚上十點多鍾,賓客基本走完,剩下的就是金家自己人以及請的一些幫手,這個時候道士們也紛紛起身活動.我跟楊胖子裝作上廁所,溜進了金家別墅里頭.

我兩年以前來過一次金家,跟金陽回來取一個東西,說老實話,當時我是很震撼的,這媽比的太富貴了.盡管我這是第二次來,但還是被里面的富貴氣息所震懾,這里面的裝修裝飾家居家具全都都是請頂級大師設計,雕花描金,所有的線條繁華但又流暢,純歐式風格,每一個地方都充滿了貴族味道.

丁胖子更是看得目不暇給,口中嘖嘖出聲,我推了他一把,低聲說道:"別耽誤正事!"這才將丁胖子的目光拉回來,兩人一溜煙就往二樓走.金陽的房間就在二樓,我首先要知道的就是金陽房間里面有什麼古怪.

"鬼哥,金家沒有保鏢先不說,難道攝像頭監控也沒有?"胖子心驚肉跳的在我後頭問道.

"換成你是億萬富豪,你希望自己帶個妹子回家都被你手下看到麼?**,知道**不?**就是沒有攝像頭,沒有保鏢!"我道貌岸然的呵斥胖子,其實是以前金陽告訴過我,他爺爺不准家里裝攝像頭,也不准請保鏢.

二樓分為左右兩翼,各四個房間,左翼是金昭金陽哥倆的房間加上兩間客房,右翼是金振中金興華的房間,加上一間書房一間棋牌室.衛生間?二樓每一個房間里面有帶有衛生間.

金陽的房間在左翼第一間,我擰了下門把手,還好沒有被鎖上,左右張望了一下,閃身進門,丁胖子在後頭把門輕輕掩上.

我順手按下了門口的燈開關,房間頓時一片光亮.丁胖子一臉愕然的看著我:"你這膽也太大了吧?你就不怕引來樓下人的注意?"

"怕啥,這人心理都有一個慣性,如果你看到漆黑的樓房中,有一個房間里面亮起手電筒,所有人心理第一感覺就是有小偷,但是在漆黑的樓房中,燈火通明,別人只會以為是主人回來了."我大模大樣的在房間里面走來走去,完全沒有顧忌.

"可主人金陽還在看守所蹲著呢."丁胖子疑惑道.

"第二個慣性,人都是自以為是的,在潛意識里面,遇見問題,第一時間就會給自己去找一個答案,如果自己認為這個答案站得住腳,那他們就不會深入的思考下去.譬如現在房間里面亮了燈,金振中就會想,可能是管家在房間里面清理東西,管家就會想,可能是金昭在房間里面找東西……有了答案以後,他就不會再深入思考,這是一種思維的惰性."我走到窗戶面前仔細的打量著這塊玻璃.

"有道理,鬼哥,我越發覺得跟你混沒錯,做賊都做得這麼有學問."丁胖子笑著說道,跟著我湊到窗戶前觀察.

一開始我以為金陽說的紅影是玻璃的問題.我知道有一種廣告玻璃,表面上它是一面玻璃,實際上它是一個液晶顯示器,可以播放事先錄制好的視頻.這個把戲我跟丁胖子就曾經耍過,在越秀小區的電梯里面,那一次,我們賺了一萬.

可是我失望了,這就是一面普通的玻璃,而且,經過我仔細的觀察,這塊玻璃也沒有更換的痕跡.

或者,這是用微型投影儀的投影?我在星城大廈里面安裝的只是普通的投影儀,投影只能在平面上.而這種在房間中央投影出來的投影儀,屬于裸眼=投影技術,雖然目前世界上還沒有研究出來那種高清畫面的=效果,但是投影一個紅色的影子是絕對沒問題的.

如果要影子出現在房間中央,那麼投影儀要麼安裝在地板中,要麼在安裝在頭頂吊燈附近.我看了看房間的地板,這是一種實木多層地板,這種地板是不可能挖出一個洞藏投影儀的.我跟丁胖子說了下我的懷疑,丁胖子眯著眼睛看向吊燈,接著目光四處掃視,最後對著我搖搖頭.

這方面,丁胖子是個專家,他安裝投影儀攝像頭什麼的這種技能似乎是與生俱來,什麼地方可以裝什麼地方不能裝他一眼就能看出個一二三.

玻璃沒有問題,也沒有安裝投影儀,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難道真的是金陽喝醉酒了產生幻覺?那金老爺子看到穿紅衣服的鬼又怎麼解釋?按照金陽的說法,老爺子在金陽破門而入之前就已經受到了紅衣影子的驚嚇,看到金陽才會誤以為他是鬼.

莫非,他們真的看見了鬼?我被自己這種想法嚇了一跳.

在房間里面轉了一圈,又不放心推開窗戶檢查了一遍,依然沒有其他的發現,正要招呼丁胖子出去,門開了,一個高大英俊的年輕人站在門口,披麻戴孝,手中提著一把出鞘的日本武士刀,橫眉怒視著我們,赫然是金昭.

金昭對我們兩個似乎滿懷敵意,指著我們喝道:"你們兩個干什麼?"

"我們上廁所!"我笑著朝前走了一步.

"站住!"金昭向前跨了一大步,吼道,手中的武士刀已經揚起,從他雙腳站立的姿勢,從他雙手握刀的架勢,我百分之百的肯定,這家伙有練過.

我立馬站住,俯首帖耳.

"退後,退後!"金昭沖我們倆喊道.

退後?我們背後就是窗戶呢?金大少爺,你要我們跳窗麼?我跟丁胖子目瞪口呆的看著金昭.

"退後,聽見沒?離窗戶遠點!"金昭怒吼了一聲.我們這才會意過來,他是怕我們倆跳窗逃走.

我跟丁胖子對視一眼,轉個半個身子,後背對著衛生間方向後退.金陽的房間差不多有五十平米,所以顯得特別空曠,我們退了好幾步才退到衛生間門口.

"昭少,什麼事?"門口傳來一聲問詢,接著一個三十出頭的高大漢子走了進來,今天在金家混了一天,知道這人是金家的管家史志洋.跟金昭打了招呼以後,史志洋上下打量著我跟丁胖子.

"這兩個道士說是上廁所,你沒有告訴他們樓下有廁所嗎?"金昭舉起的刀放了下來,不過,依舊是雙手握刀,走到窗戶旁邊,他是想著既然門口有了史志洋,那麼他就扼守窗戶.

"我們這麼多人坐了一下午,肯定都要上廁所啦!"丁胖子叫屈道:"你們樓下的廁所能同時湧進去好幾個人嗎?"

金昭一聽,自然明白丁胖子所說無假,神情更是輕松.史志洋也是笑了笑,走到金昭旁邊,低聲說著什麼,依稀聽到什麼'禮金’等字眼,金昭似乎有些熱,單手拄刀,將自己身上的麻布取了下來遞給史志洋,史志洋也不以為意,順手搭在肩膀上.

正當我以為這事就這麼混過去的時候,金昭忽然神情大變,盯著我身後,眼神一片駭然,旁邊的史志洋循著金昭的視線看過來,也是同樣的表情,滿臉驚懼.

怎麼回事?

我身後就是衛生間了,衛生間里能有什麼東西讓他們這麼害怕?我跟丁胖子幾乎是同時轉身看去.

轉過身去,什麼異狀都沒有,馬桶,浴缸,盥洗台,一切都很正常,怎麼回事?正當我跟丁胖子面面相覷的時候,背後傳來唰的一聲,然後蓬的一聲,有一個東西掉落在地上,接著這個東西滾動了兩下,似乎是個球狀物體.

我跟丁胖子再一次轉身,這一次輪到我跟丁胖子臉色大變,因為我們看到了非常血腥的一幕.

史志洋的身子兀自站在金昭身邊,但是,他的頭顱卻已經不在脖子上,剛才我們聽到的聲音竟然是史志洋頭顱掉落的聲音.

金昭在旁邊拿著刀似乎已經呆了,口中咯咯出聲,直到史志洋沒有頭顱的身體朝他倒過來這才手忙腳亂去扶,卻忘了自己手中還有刀,差點一刀將史志洋的手砍了下來,連忙收手,收手的結果是史志洋的身體直接倒在了他身上,如此一來,兩人全身都是鮮血,場面異常血腥.

上篇:002 紅衣鬼影     下篇:004 大膽假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