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04 大膽假設  
   
004 大膽假設

"救……救……命!"金昭終于喊出聲來.

我正要上前,丁胖子一把拉住我,喊道:"你瘋了!這個家伙砍頭如切瓜!"

我一聽也是,兩人對視一眼,轉身出門,走到門口大聲呼救.

……

差不多午夜時分,我跟丁胖子從警察局走了出來.當時的情形實在是太清晰了,警察甚至都沒怎麼問,金昭站在史志洋身邊,鮮血淋漓的提著武士刀,旁邊又沒有別人,就好像一加一等于二那麼的簡單,金昭要是不是凶手,全世界的豬都笑了.

回到家中,脫下道袍往沙發上一扔,從冰箱里面拿出兩罐啤酒,丟了一罐給丁胖子,自己一口氣喝掉一大半,打了個酒嗝,打開風扇,將自己重重的丟進沙發里面,看著天花板發愣.

"好熱!"丁胖子一口氣將啤酒喝完,脫下道袍,露出一身顫悠悠的五花肉,叫嚷著熱,走到風扇面前對著吹了一會,從冰箱里面拿了半個西瓜出來,坐在我旁邊,笑著說道:"你說這個金昭是不是瘋掉了?當著我們倆的面就殺人!"

我沒有出聲,因為我內心隱約覺得這個事情不太對頭,似乎有一個東西被我給忽略掉了,但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丁胖子把西瓜放在茶幾上,在茶幾下方取出一把西瓜刀,放在眼前吹了吹:"鬼哥,你這刀是不是砍過人,上面還有血跡來著!"

"是馗,不是鬼!你這個文盲!再說了,老子叫鍾正南,你叫我正南哥行不?"我一陣煩悶,忍不住罵道.

"正南哥?嘿嘿,你怎麼不叫浩南哥?香港古惑仔,銅鑼灣扛把子更威風!"丁胖子吱吱怪笑:"我還山雞哥呢!"

"你山雞哥?你最多就是一山豬!"我只能笑罵.

鄭浩南,山雞,蕉皮,大老二這個古惑仔系列的電影曾經風靡一時,我就是受了他們的荼毒才開始混的,要不然,我現在他嗎的肯定是一個公務員.

"我說,你這刀上面怎麼血跡斑斑的?"丁胖子抽了幾張餐巾紙,仔細的擦拭著.

我這才瞥了一眼我的西瓜刀,刀上的血跡是前幾天微信上約了個美女回家,進行男女混合花樣摔跤大賽以後,美女倚在沙發上慵懶的拿著刀削蘋果,不小心割到手留下的血跡.當時隨手一扔也沒注意,正要跟丁胖子說明原因,卻猛然感覺腦海里有個東西呼之欲出,但就是差那麼一點點.

究竟是什麼東西?

"浩南哥,你用這把刀砍過幾個人?瞧著血跡……"胖子依舊在調侃著.

對了,我想到了,血跡!

在金陽房間,我們轉身看著史志洋的無頭身軀倒向金昭,金昭伸手去扶的時候,金昭手中的刀差一點割到史志洋的手,雖然史志洋已經沒有機會抱怨,但當時金昭有一個下意識的縮手反應,那個時候,他手上的刀明晃晃的,沒有一絲血跡在上面.

對,就是血跡,我終于找到一直不對勁的原因了,金昭刀上的血跡是史志洋倒在他身上才沾染上去的,也就是說,殺害史志洋的不是金昭,最起碼,凶器不是這把武士刀.

我當即跟丁胖子一說,丁胖子也是蹙眉回憶道:"對哦,你一說我還真有點印象,當時金昭的刀拄在地上,當他去扶史志洋的時候,刀上的確沒有血跡."

隨即,丁胖子又訕笑的說道:"會不會金昭是個武林高手,刀光一閃人頭落地的那種,當速度足夠快的時候,是沾不上鮮血的,譬如古代劍客西門吹雪……"似乎覺得自己說的也不靠譜,住了口.

我腦袋里面急速的轉著念頭,如果金昭不是用這把刀,那又是用什麼武器?警方的報告很清楚,死者是被鋒利的刀割掉腦袋,當時現場除了金昭的武士刀,最鋒利的利器就只有我兜里的指甲剪了.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這是我老師告訴我的!我們先來大膽的假設下."丁胖子仿佛知道我內心在想什麼.

"你不是說你混少林寺的嗎?少林寺還教哲學?"我鄙夷道.

"切,不懂了吧?我們是全日制的,連生理衛生都有!"丁胖子大言不慚,見我臉色不好,連忙轉口到道:"我們先假設凶手不是金昭,當然,也不是我們倆,房間里面只有四個人,會不會是史志洋自殺?"

"廢話,誰能自殺一刀割下自己腦袋的?脖子上有一根頸椎骨呢!為什麼古代砍腦袋的劊子手都是膀大腰圓之輩,那是因為砍腦袋是一個力氣活.沒有極快的速度是不可能乾淨利落砍掉別人腦袋的."我指著丁胖子的脖子說道.

"呃,萬一史志洋天賦異稟呢?"丁胖子兀自強辯.

"好吧,就算史志洋天賦異稟,能夠一刀割下自己腦袋,那麼,他割腦袋的刀呢?"我譏笑道:"你不要跟我說,他用的是一把冰刀,割掉腦袋以後就融化變成水了!"

丁胖子撓了撓腦袋:"那也不是沒可能,呵呵,他們就站在窗戶旁邊,史志洋割了自己腦袋以後,將刀扔出了窗外!"

"你嗎逼的!你的腦袋都沒了,還能看得見窗戶將刀丟出窗外?"我正待繼續怒罵丁胖子,卻想到了什麼,突然住口.

窗外?

窗外!

對啊,會不會凶手就在窗外,用一把刀砍了史志洋的腦袋,然後快速逃逸,從時間上,空間上來說,這個可能性非常大.

我仔細的回憶了一下,雖然金陽家是二樓,但也只是二樓而已,對于一個身手敏捷的人來說,爬上二樓不費吹灰之力,我跟丁胖子都可以不用借助任何工具,一個起跑都可以翻上二樓.

不過,當時金昭與史志洋距離窗口有差不多兩米的距離,這人的刀那得有多長?他拿的莫非是青龍偃月刀?

腦海里一片混亂,具體什麼情況,看來還得再去現場看才行.

跟丁胖子商議了一會,又給清風道長打了個電話,稱自己已經成驚魂不定的狀態中穩定下來,要繼續做道士賺取生活費.

清風道長笑道:"你們倆真是要錢不要命,那就來吧,正好我這沒人替班!"

換上道袍,我們出門叫了一個的士,車很快就到了朝陽城.

靈棚里面金振中藺萱夫婦與金興華三人木然的坐在棺材前面,尤其是金振中夫婦,父親去世不說,兩個兒子先後鋃鐺入獄,真夠悲催的,我不禁心中歎息.

清風道長見到我們,要我們倆上一個人去替換在場中作法的道士,我踢了丁胖子一腳,示意他去,丁胖子壓低聲音道:"靠,我不會啊!"

清風道長詭異的一笑,指著場中道士道:"他也不會!"

"那他口中還念念有詞?拿個木劍甩來甩去?"丁胖子愕然道.

"隨便你怎麼念,三字經也好,愛情買賣也罷,千萬別念出聲,讓別人看到你的嘴巴在動就好!"清風道長笑道:"至于耍木劍,嘖嘖,鍾鬼平時怎麼耍你就怎麼耍,我想你也見得不少了吧!"

聽到這,丁胖子哪里還不明白:"不就是亂耍一通麼?誰不會呢?"走上前去,替下那個道士,嘴唇亂動,手舞足蹈,一把桃木劍耍得那叫一個行云流水,把清風道長都看呆了,大肆誇獎丁胖子是可造之材.

看著胖子耍得正起勁,我笑著走向金家別墅.我要去看看金陽房間窗戶下有什麼線索.

金陽窗戶對面大概五十米有一棟別墅,別墅有一個窗戶亮著燈,這個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小區里頭大部分人都睡覺了,還亮著燈的肯定是被金老爺子靈堂的哀樂吵得睡不著,雖然哀樂的聲音已經是最小,但是夜深人靜的時候,還是那麼刺耳.

兩棟別墅中間是草地,草地上有幾棵一人高的綠化樹,被修剪成球形.草地修剪得很平整,我現在就站在這草地上,感覺腳底的柔軟,這種草地上要是助跑蹬上二樓,肯定會留下腳印什麼的.

我蹲下來仔細的察看草地,在接近金陽窗戶的地方給我找到一個深深的腳印,找到腳印以後,心里估算了一下自己躍起的力度,走到牆壁前面差不多的位置一看,果然有一個極淺的痕跡,金家別墅的外牆是那種類似花崗岩一般的材料,如果我不是能確定位置,這個痕跡我在晚上絕對發現不了.

抬頭看著金陽的窗戶,心里勾勒著當晚的畫面,這個凶手一個助跑,然後在牆壁上蹬了一下,飛身爬上窗台,順手割下史志洋的腦袋,然後一個翻身躍下,揚長而去.

按照我的推測,那金昭就是無辜的.可史志洋只是一個管家,凶手為什麼要殺他?莫非這個管家知道了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凶手要來滅口?

我是金陽找來幫他洗脫罪名的,事情居然發展到要先幫金昭洗脫罪名,不禁搖頭苦笑,我是欠了金家的麼?要這麼折騰我.按說我們也不沖突吧,金跟鍾,合起來還是金鍾罩呢.

想得正爽的時候,旁邊突然有人輕聲說道:"你在這干什麼?"

愕然回頭,一張清純美麗的臉孔出現在我眼前.

上篇:003 夜探金家     下篇:005 新月彎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