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22 天樞貪狼  
   
022 天樞貪狼

"或者,有其他我們不知道的內情."胖子看我尷尬,幫我說了一句,只不過,他這話說了等于沒說.

"所以,我們一定要找古青云問個究竟!反正,就這麼愉快的單方面決定了."我只能耍無賴.

凌風哭笑不得的看著我,用手指著我點了點,"看不出來啊,正南,你還有如此無賴的一面."

胖子笑道:"他有時候不發工資給我,也是這麼無賴."

凌風拿起電話,看了我們一眼,轉身走到門外打了一個電話,回來的時候,凌風苦笑著說道:"我找了一個大人物去壓他,待會就有消息!"

差不多半個小時以後,古青云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凌風說了兩句,將電話遞給了我.古青云在電話里面只說了一句:"今晚十二點,朝陽城植物園涼亭,你一個人過來!"

說完就掛了電話.

朝陽城不就是金家別墅小區麼?植物園不就是中間的綠化帶,現在被金家占用做靈棚麼?涼亭不就在靈棚旁邊嗎?古青云叫我去那干什麼?有什麼事情電話里頭就說清楚了,何必弄得跟約會一般,花前月下花園涼亭的.

將古青云的要求跟凌風兩人說了,凌風說道:"反正我忙就幫到這,接下來就算你被古青云奸殺我也不會管!"

"媽的,被奸殺?凌風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下流了?"我呸了一聲,凌風笑著招呼走人,三人各自作鳥獸散.

——————————怕被奸殺而惴惴不安的分割線————————

我有一個很好的習慣,如果跟人約好了的話,從來不會遲到,總會預留十分鍾到二十分鍾的備用時間.半夜十一點五十分,我坐在涼亭石凳上,看著不遠處靈棚,從涼亭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靈堂前廳的大半部分.

就在十分鍾前,我看著古青云進入了靈棚,心中不免詫異,古青云進去靈堂干什麼?拜祭金滿園?待會古青云又會跟我說什麼?金滿園是不是被鬼給嚇死?如果是被人下毒,那下毒的是金振中還是金興華?

靈棚突然燈光一暗,然後十來個道士陸續出來,朝金家別墅走去,靈棚前廳一下就空空如也.

草,又是放風時間?清風道長前幾天跟我說的話在我腦海內響起:'勞改犯還有放風時間呢,我讓他們出去轉悠下,勞逸要結合……’

不過,清風道長與古青云怎麼沒見出來?

幾分鍾以後,靈堂後面黑布掀開,出來了三個人,一個是清風道長,一個是古青云,另一個是個道士,低著頭看不清面目,不過,看得出來是個老道士.三人走到我面前,我直直的盯著古青云:"古醫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鍾鬼,你做事何必這麼追根問底呢?"古青云歎息了一聲,很是無奈的看著我.

"我這個人就這樣,要是有一件事情不知道真相,我就會睡不著覺."我笑道.

"有些事情,你知道真相也不一定好."這次說話的居然是那個老道士,我朝他看過去,而老道士也緩緩的抬起了頭.

銀須白發,雙眼卻是精光湛然,咦,這個人好面熟.

我肯定在哪見過,而且肯定就在前不久.我苦苦回憶著我這段時間見過的老人家,是沒事就跟胖子在街上欣賞罩杯的曹大爺?還是賣茶葉蛋的隱形富豪老李?或者是天河分局的門衛張大爺?這些我都想了一下,不是,都不是.

"是不是覺得我很面熟?"老者微微一笑.

"恩!"我老老實實的點頭,實在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你看到的我是不是在鏡框里面?"老者轉過頭去,朝清風道長眨了眨眼,一副頑童的模樣.

鏡框?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正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腦海內猶如一道閃電劈過,駭然叫道:"金滿園,你是金滿園!"

"噓!"金滿園將手指豎在唇邊,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猶如一個孩童一般責怪道:"要是被人看見,可就不好了."

我實在是不能形容自己內心里面的想法,好像自己辛苦搭建了一個很高的積木,然後被一個小孩子笑著推倒.郁悶得跟個龜孫似的,還沒地方發火.

又好像是老師布置了一道作業題目,自己煞費心思終于將這個題目解了出來,沒想到老師說道,你看錯題目了.我還能怎樣?將老師打一頓嗎?

金滿園居然沒死,一張老臉笑得跟個菊花似的在我面前晃蕩,媽比的,要不是我有素質,我抄起一根棍子就將這朵菊花捅成向日葵.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有些惱怒的問道,這種被人當一個傻逼一樣玩弄的感覺非常不爽.

"你們先去別的地方幫我放個哨."金滿園一句話就支開了清風道長與古青云,語氣雖然很淡,但是帶有一種不可違背的威壓,而清風道長與古青云絲毫不以為忤,就這麼聽話的走開.

"他們是你手下?"待兩人走開,我愕然問道.

"不,他們不是我的手下."金滿園依舊笑著:"他們都是金錢的手下."

"誰不是呢!"我點頭道,人生一世,忙碌奔波,所有的物質都需要用錢去交換,以前金錢只能買到美女,不能買到愛情,今昔不同往日,現在愛情也能買到了,還能打折……雖然我這想法有些偏激,但也確實存在.

"靈虛觀的地皮是我的.我找到清風道長,說要將地契過戶到他的名頭,他立馬拍著胸脯說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金滿園似乎知道我的疑惑,直接說出原因:"而古青云,我只不過給他介紹了一個老朋友溫志強,呃,你可能不知道老溫是何方神聖,但是古青云非常清楚,老溫是省衛生廳的,雖然不是一把手,但是可以將古青云調到省人民醫院腦外科去."

金滿園太會收買人了,送清風道長地皮與送古青云晉升都是投其所好,搔到癢處.我不禁贊了一聲,果然經驗就是最寶貴的財富,活得久知道的東西就越多,就算換一只雞活80歲也變雞精了.

擦,我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干啥,我深吸了一口氣,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清風跟我說了,你去找過孔宣."金滿園得意的眨了眨眼,孩童的頑皮又回到了臉上.老小老小,這人老了就跟小孩子一樣.

"是的,那又怎樣?"

"那你應該知道這世界分為陰陽界了吧?"金滿園很肯定的說道:"因為逢人就說陰陽界是他的習慣."

"他說的不對嗎?"我愕然.

"他說的自然沒有錯,做他這一行的,自然希望所有人都相信人鬼之分."金滿園笑道,臉上浮現出一絲通曉世事的滄桑.

"他還給了我這個!這個難道也是逢人就發?"聽到金滿園如此一說,我自是不服氣,拿出陰陽古錢在金滿園面前炫耀,這玩意,難道還能批量生產不成?

金滿園看到我拿的陰陽古錢,臉色一變,詫異道:"陰陽古錢,你,居然也是陰陽體質?"

我還沒來得及得意,聽到金滿園這麼一說,眉頭一皺,什麼叫也是陰陽體質?

金滿園一伸手,就將我的陰陽古錢拿了過去,我頓時大為驚訝,呆立當場.

我驚訝是有原因的,我從小就學五行拳,數十年如一日的鍛煉,就身手來說,在星城不說數一數二,但是排名前五是絕對沒有問題.而剛才金滿園這一出手,我就知道,我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甚至我跟孔宣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身手也就罷了,世外高人多得是,問題是,這是陰陽古錢呢,孔宣都不敢去觸碰的東西,金滿園就好像上廁所拿一張衛生紙一樣輕松.

這不是千年難得一遇的陰陽體質才能觸碰麼?難道金滿園也是千年難得一遇?孔宣說的千年,該不會是個游戲名字吧?

"你也是陰陽體質?"我忍不住愕然叫道.

金滿園看著我愕然的樣子,笑了一笑:"沒錯,我也是陰陽體質."

我急道:"金老爺子,快說是怎麼回事!"

"你在孔宣那都知道些什麼了?"金滿園問道.

我將孔宣跟我說的那些東西,原原本本的告知了金滿園.

金滿園聽完以後,沉思了一下,在身上拿出一個小盒子,約莫煙盒大小,樣式很古樸,做工頗為精致,金老爺子拿在手上掂了掂,連同古錢一起遞給我.

我接了過來,吃驚的看著他,不明白他什麼意思.

"你先看看!"金滿園將手抬了抬,示意我打開.

我將盒子打開,里面是一張……書頁吧,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名片大小,很薄,上面有一些很古怪的符號,類似于文字.紙張的材質紋理我很熟悉,跟我手中的陰陽古錢材質紋理一樣,一半暗紅,紋理是圓環,另一半藏青,紋理是波紋,而且顏色也是在緩慢流動.更奇怪的是,這書頁上的符號也隨著顏色的流動而變化,似乎符號只是懸空浮在書頁表面.

"這是什麼?"我干咳了一聲,吞了口唾液,問道.

"這就是生死寶鑒的天樞貪狼卷!"

上篇:021 撲朔迷離     下篇:023 八百輪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