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55 五十六區  
   
055 五十六區

艾佳語輕聲吩咐了一聲,兩名黑衣大漢走上前來接過鑰匙,我跟胖子松手的時候,他們倆手往下一沉,顯然沒有料到這個鑰匙這麼重.

揉了揉肩膀,也不多話,一行人繼續前進.

再下去了幾百個階梯以後,地勢終于不再往下,眼前出現一個大廳,大廳長寬各二十余米,高約十米,四處一張望,除了我們身後這面牆壁只有一個通道,其余每一面牆壁上都有三個通道.

艾佳語在前面將手一舉,示意眾人停步.我望向艾佳語,不知道她葫蘆里面賣的什麼藥,眼前雖然有九個岔道,但你也不至于停下來思索吧?難不成還要拈個鬮或者玩點兵點將點到誰就是誰?

艾佳語微微一笑,也不出聲,沖其中一名個稍微高點的黑袍人點點頭,那名黑袍人走到右邊牆角蹲下身來,嘰嘰咕咕的說了幾句話,沒怎麼聽清楚,似乎是咒語.片刻後有一塊方磚竟然緩慢上升,仿佛有一根無形的帶子在拉扯著,上升到一米多高的時候停了下來,漂浮在空中緩慢的上下起伏,而方磚的下方則露出了一個方坑,里面有一個扳手.

黑袍人將扳手扳動,身後傳來一陣紮紮聲,我扭頭一看,在我們出來的通道旁邊又出現了另外一條通道.

親娘啊,這個通道也太他嗎的隱蔽了.

不管是誰走到這,都會在現有的九個通道中選擇一個繼續走下去,誰會去想自己來的通道旁邊還有一個隱藏的入口?並且這個入口似乎非人力可以開啟.對了,這個黑袍人是誰?是人是鬼?

黑袍人起身走回來,那塊方磚也緩慢落在原地.艾佳語也不管它,示意我們進這條通道.

通道筆直的通往前方,放眼看去,一連串的壁燈燈光連綿不絕,竟然看不到盡頭,不知道這個通道還有多長.

繼續往前走,我發誓,這是我這一生中最枯燥無味的行程,一路上十個人,誰也不說一個字,就這麼埋頭走,兩旁除了青磚牆壁就是壁燈,看得人想發瘋.

又走了二十多分鍾,就在我即將發瘋的時候,通道到了盡頭.

在我的猜想中,通道盡頭肯定是一個大場面,因為這個通道是如此的長,而且深入地底幾百米,再加上這麼大的鑰匙,這個門說不定有數十米高,把這個門板拆下來就可以在上面打籃球,還是全場.

可眼前就是一面青磚牆,什麼都沒有,這很讓我驚訝,不帶這麼玩的,太浪費感情了.眉頭一豎正要怒罵,艾佳語將手指放在唇上,對著我做了個噓聲的手勢.我愕然四處張望,怎麼?難道這里還有什麼機關?

艾佳語走到我身邊,輕聲說道:"正南,接下來很關鍵,我們需要你的幫助,只要你這一次幫了我們,我出去不僅將楊果兒與凌風釋放,並且保證你從此可以過上你想要的生活,任何你想要的生活."

就知道你會放鴿子,我都沒有心情去計較了,嘴角帶著嘲諷:"要做什麼趕緊的.我待會還要回去看電視,天天健身操,我覺得那幾個大媽每天早上准時出現,非常有職業道德,恪守信用."言下之意自然是說艾佳語他們不守信用.

艾佳語笑了笑,也不解釋,走在通道盡頭的牆壁前,跟那兩名黑袍人點了點頭.吐氣開聲,對著牆壁就是一插,五根手指居然硬生生的插進了青磚牆.

我跟胖子大驚失色,這媽比的是青磚,不是豆腐,能將手指這麼硬生生的插進磚頭,這份指勁我只能說望塵莫及,她修煉的該不是九陰白骨抓吧?

艾佳語輕叱一聲,竟然將一塊青磚從牆壁上摳了下來放于地上,然後雙手連動,接二連三的插進青磚,不斷的從牆壁上取下青磚,不一會牆壁上就空出一個大洞,露出了里面的土質.

我走上前去,拎起地上的青磚再一次咋舌不已,青磚高約三十公分,寬五十公分,厚度十公分,這一塊磚差不多就有四五十斤重.試探著用手戳了戳,手指隱隱作痛,看著青磚上的五個指洞,我沖胖子搖了搖頭,意思是說這媽比的是真功夫,不是魔術.

弄出這個大洞以後,艾佳語臉上也是泛起了一陣紅暈,喘息了片刻,站于一旁,沖那名中年漢子抬了抬下巴:"五哥,看你了的."

中年漢子五哥默不出聲走上前,將手中的皮箱放下,打開.里面是各種奇形怪狀的鐵器零件,有一節節的,類似于鋼管;有一片片的,類似于鋤頭鏟子;還有一條條的,類似于鑿子鐵鎬.亂七八糟的,不知道這些東西有什麼用.

搖了搖手腕,五哥臉上流露出一種狂熱的神情,然後雙手如飛,在皮箱里面飛快的取出各種鐵器零件,咔嚓咔嚓,眨眼間就組裝了出來一把奇怪的鏟子,前端好像是一個圓筒,橫截面類似于一個u型,一眼看去就覺得這把鏟子充滿著力量.

"洛陽鏟!"胖子輕聲說道:"盜墓專用!"

鏟子組裝好以後,五哥又組裝了兩把普通鐵鏟,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手腳,拿起那把洛陽鏟沖著那圓洞就開挖,開始我還不覺得什麼,但過一會就異常驚訝,好家伙,這五哥挖洞奇快,不到一分鍾這個洞就進去了一米多深,而且,幾乎沒有什麼聲響,就好像他只是在拿著刀在切蛋糕.

我走到艾佳語身邊,好奇的問道:"到底是什麼回事?"

艾佳語盯著五哥的進度,不時的拿出手機來看時間,口中卻是說道:"正南,這事結束後我絕對會告訴你,但現在沒空."

我笑道:"你就不怕我拒絕合作?"

艾佳語終于回頭看著我,臉上隱有怒色:"正南,我說過待會就告訴你."

"待會這個詞我已經聽膩了."我雙手抱胸.

"呃……"艾佳語一陣無語,轉頭朝那兩名黑袍人看去,其中一名個子稍微矮點的黑袍人點了點頭.

我心頭一咯噔,***,搞了半天這兩個黑袍人才是真正的主事人,這個矮點的黑袍人難道就是'與世隔絕’麼?

艾佳語清了清喉嚨:"這個通道是我們借著市民廣場的由頭,打著人防工程的名義開工的,前面的那些通道屬于防空洞,政府里面都有備案.而腳下這條通道才是我們費盡心思挖掘出來的,外人絕不知道.通道到這不能再繼續挖,因為前面十米的地方就是第五十六區,也就是我們的目的地,這個鑰匙的門戶所在."

她這麼一說,我似乎有些明白了,敢情這個五十六區才是艾佳語他們要去的地方,千辛萬苦弄到這鑰匙就是為了前往五十六區.而這個五十六區也不知道是個什麼玩意,聽起來好像很牛逼的樣子.

艾佳語他們為了接近第五十六區,花費的人力物力可謂驚人,不說別的,就說這個通道,工程量就足以讓人咋舌.看來這個計劃他們早已進行,一直等到我拿到了鑰匙,他們才能進行最後一步,打洞過去開啟門戶.

五哥依舊在飛快的挖洞,兩名黑衣大漢在拿著鏟子不停的將土方鏟出來,我算是明白什麼叫術業有專攻了,兩個人鏟土方的速度明顯跟不上五哥挖洞的進度,到了後面五哥又組裝了兩把鏟子,四名黑衣大漢齊上陣,這才勉強跟上.

十多分鍾後,這個地洞已經被挖進去了十多米,我腦袋里面突然蹦出來一個念頭,要是這前面有一個大石頭,這幾個傻**還不得傻眼?

此時五哥將手掌一豎,四名黑衣大漢頓時停止動作,只見五哥將耳朵貼在土壁上,聽了一會,跟四名黑衣大漢打了一個手勢,黑衣大漢們悄聲退了出來.

將手中的鏟子放下,五哥屈指成抓插進土里,拔出來的時候帶出一大塊土方,三五抓下去,就露出了一塊花崗岩.五哥快速的沿著這塊花崗岩扒拉著,不一會,一面由十來塊花崗岩砌成的牆壁就顯露了出來,五哥看著這花崗岩,回頭沖艾佳語苦笑搖頭,走了出來,輕聲說道:"這個我搞不定!"

艾佳語二話不說,徑直走到里面閉目凝神,右手開始輕微的顫抖,這是在聚氣的跡象.草,這是花崗岩啊,難不成你也能插進去?

就在我覺得不可能的時刻,艾佳語猛然出手,五指凌厲的朝其中一塊花崗岩插了進去,卜卜幾聲輕響,艾佳語的手指硬生生的插進了花崗岩,她胸口急遽的起伏了幾次,左手伸出一根食指,沿著花崗岩的邊緣緩慢的移動,不斷有花崗岩粉末簌簌掉落.左手沿著邊緣游走了幾遍,艾佳語突然發力,一拉,那塊花崗岩被她直接拉了出來.

媽比的,這功夫是人練出來的嗎?我跟胖子對視一眼,從對方的眼里都看到了一絲恐懼,同時一絲疑惑在我腦海中升起,你都這麼牛逼了,還需要我的幫助?我能幫你干啥?幫著喊加油嗎?

艾佳語拉出一大塊花崗岩以後,牆壁上並沒有光線傳過來,顯然那邊另外還有隔離物.艾佳語也不管,只是運氣抓取花崗岩,一連抓取五塊以後,這才走了回來,這五塊的花崗岩面積極大,空出來的那個孔洞都足以讓胖子鑽過去.

孔洞後面黑黝黝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擋住了,四名黑衣大漢迅速的將花崗岩搬了出來,當艾佳語走到我旁邊時,我才看到她手指上鮮血淋漓,看來你的手也不是鐵打的.做神仙姐姐不挺好的麼,何必去裝梅超風?

五哥拎著箱子走進孔洞,在牆壁上敲了敲,傳來一陣金鐵聲,這才釋然的松了口氣,從箱子里面拿出一把手槍一樣的東西,摁下開關,手槍里面噴出一道藍色的火焰,這是一把微型切割機.隨著切割機藍色的火焰不斷的游走,終于有一個大洞被切開,光亮從那邊照射過來,映得五哥臉上慘白一片.

看到打通了地道,眾人都是低聲歡呼了一聲,就連我都忍不住想拍手稱快,***,不容易啊.

五哥將切割下來的鐵片置于一旁,探頭在那邊張望了一下,見無異狀,徑直跳了下去.在洞口露出一個頭,朝我們招手,看來那邊的地勢比這邊要低.

一行人分別鑽了過去,原以為這邊肯定是一個極為廣闊的地底宮殿,但我再一次失望,我居然來到了另外一條通道,這條通道甚至還沒有剛才那條通道那麼高,我伸手就能摸到頂部,我們剛才就是這個通道的側面頂部鑽出來的.

原來五十六區這麼窮,是誰給取這麼**一個名字,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左右張望,這條通道兩側也有壁燈,燈光照射下的通道一覽無遺.並不是是我視力好,而是這條通道根本不長,最多一百米.我們就站在通道中央,通道左邊盡頭是一個升降梯,而右邊盡頭則是一面鋼鐵牆壁,燈光照射下,散發著幽幽冷光.

稍微矮一點的黑袍人做了個手勢,一行人朝右邊走去.走到跟前,我看到了牆壁上有一個巨大的鑰匙孔,看來這就是此行的終點,那枚巨大鑰匙要開啟的門戶就是這個.

兩名黑衣大漢將鑰匙放在了門前,我瞅著艾佳語,艾佳語卻看著那兩名黑袍人.我一陣膩歪,不管門里面是什麼東西,打開門拿了就走,這事就這麼結了,還站在門口磨磨蹭蹭作甚?

半響,那個稍微高點的黑袍人突然開口:"正南,接下來只能拜托你了."

咦,這個聲音很熟,我吃驚的指著他,喊道:"你,你是誰?"

黑袍人沉默了一下,取下了頭盔,掀開黑布,露出了一張熟悉的臉,我跟胖子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上篇:054 佳人語嫣     下篇:056 前因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