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65 面具附身  
   
065 面具附身

金童血?

我不由想起半年前在地底五十六區,蕭傾城問我是不是處男的事情,金童血就是處男血.***,這會功夫我去哪給你找一個處男?

蕭傾城遞了一根針給我,不容置辯的說道:"外面大街上隨便找個小孩子戳一下,我先去穩著凌風."

說完,蕭傾城掏出小木劍念了兩句,順手一揚,小木劍迎風而長,她沖我點點頭走進了停尸間.

我拿著那根針看了一眼,這是一根很特別的針,類似于注射用的針頭,下面是有一個類似滴管頭的小小透明囊,做工非常精細.這是專門采血用的麼?我呆滯了兩秒,這才的跑到值班室:"小傅,你跟我出去,我要在街上找一個小孩子."

小傅詫異的問道:"什麼小孩?你找他做什麼?"

"我要弄一點處男的血……不要問這麼多,沒時間了.你跟我出去好幫我解釋."我叫小傅的主要原因就是他穿著警服,方便善後,要不然我肯定會被小孩的家長抱住大腿,然後周圍沖上眾多不明真相的群眾,將我當成人販子活活揍死.

"呃,我就是處男!我的血能用不?"小傅吃吃的說道.

我一愣,隨即二話不說,用針在小傅的胳膊上戳了一下,戳的比較急,沒有拿捏好力道,小傅痛得'咝’了一聲.

舉起針管一看,針管後面的膠囊已經有了紅豔豔的鮮血.說了一句抱歉,拔腿就跑,此時停尸間傳來了一陣打斗聲,跑到門口正好看到蕭傾城拿著桃木劍對著凌風大砍大劈.

凌風的雙眼已經變得通紅,原本英俊的臉極度扭曲,變得異常猙獰.雖然蕭傾城的桃木劍時不時的劈在他身上,冒起一股股青煙,但似乎沒有傷及到筋骨,凌風依舊活潑得跟個蟑螂似的四處亂竄,而蕭傾城宛如是一個高舉著拖鞋的女漢子,奮力撲殺著這只可恨的蟑螂,看情形是凌風想要逃出去,而蕭傾城正在奮力攔截.

"拿到了!金童血拿到了!"我站在門口大喊一句.

"丟過來!"蕭傾城看了我一眼,揮起一劍拍在凌風的胳膊上,凌風的胳膊又是一股青煙冒出.

丟過來?你當老子是東方不敗麼?這是一根針誒,又不是一根黃瓜!

看著我在門口發愣,蕭傾城大聲道:"你不知道走過來遞給我麼?"

女人真是善變,明明要我丟過去的,現在又說要我走過去.心里雖然這麼想,但是嘴上不敢說,這娘們現在跟果兒是閨蜜,萬一在果兒面前嘮叨兩句,嘖嘖,基友的肥皂閨蜜的嘴,這都是傳說中友盡的絕世神器啊.

雖然腦子里在亂七八糟的想著,腳下卻是沒有遲疑,疾步走到蕭傾城身後,伸出手遞出針:"給!"

蕭傾城退到我身邊,將針拿了過去,順手推了我一把:"先幫我攔著他!"

我朝前一個踉蹌,還沒來得及抱怨,凌風那種扭曲的臉已經到了我面前.突如其來的驚嚇讓我一股熱血就沖上了腦門,對著凌風的臉就是一拳,凌風被我揍得跌倒在地.

"別打臉!他只是被鬼附身,別傷害他!"蕭傾城在後面叫了一聲.

也對,我沖上去跟凌風扭打在一起,凌風仿佛是吃了兩斤偉哥的野豬,力氣變得無比的大,而我又不能下狠手,一時間竟然不能奈何他,好幾次都差點被他沖到門外去,最後演變成我死命抱著凌風的大腿被他拖著走,口中怒吼:"傾城,你倒是快點啊!"

"好了,來了!"蕭傾城終于拿著桃木劍趕了過來,二話不說,對著凌風的肚子就捅了一下.

草!剛才是誰說不要傷害他的?我爬起來站于一旁,生怕被蕭傾城誤傷.

不過很怪異的是,蕭傾城這一劍明明已經插進凌風的小腹最少有十公分,可是凌風的肚子並沒有流出一滴鮮血,反而聽到有一聲淒慘的嘶吼,這聲音可不是凌風發出來的.

"炎龍殺陣!火!"蕭傾城輕叱一聲,左手掌心上驀然出現一團拳頭大小的火焰,這團火焰在她手中迅速的變大,瞬間就長到了海碗大小,火焰中心有一條紅色的龍在急遽游走.

"火焰疊加!疾!"火焰蓬的一聲再次增大一倍,而火焰中心的那條紅龍直接繚繞在火焰外部,翹首盤旋一圈,閃電般的沖向凌風,直接在凌風的胸口處消失不見.

凌風的臉扭曲得更加厲害,整個人都在抽搐,站在原地手舞足蹈.

"吞噬虛無!破!"蕭傾城將桃木劍扭動了一圈,迅疾往外一抽,隨著劍拔出來的,還有一道黑影噴湧而出.

"將凌風拉開!"蕭傾城揮劍直指那道黑影.

而此時凌風也好像一個空了的麻袋,軟趴趴的就要往地上倒去,我連忙沖上前抱住他,使勁朝門外拖.見到小傅正在探頭探腦的張望,招呼他一起把凌風架進了值班室.

掐了掐凌風的人中,沒有反應,我頓時有些急,抓住凌風的頭發啪啪就是兩記耳光,凌風這才悠悠醒轉,我松了一口氣,跟小傅打了個招呼,跑回停尸間.

等我再回到停尸間的時候,蕭傾城已經將那個黑影搞定,桃木劍也恢複到了鋼筆大小,地上多了一具尸體,還有一個面具.

尸體臉上血肉模糊,應該是孫建新,而面具則是那個史努比面具.

"這下不會再暴起傷人了吧?"我站得遠遠的指著那個史努比面具.

"恩,不會了,它的元神已經被我擊散,這個只是普通的面具了!"蕭傾城將桃木劍揣進兜里,雙眉緊蹙:"很是奇怪,似乎有人在暗中幫助我!"

"是誰?"我頓時東張西望,整個停尸間除了我跟蕭傾城,就只有地上孫建新的尸體.難道藏在停尸櫃里?

"不知道,就好像有一個隱形的人,暗中偷襲了這個黑影,在這個隱形人的幫助下我才能如此輕易的收拾這個面具,不然的話我肯定要費上不少功夫."

"隱形人?你都看不到嗎?"我訝然說道.

"恩,我只是有這麼一種感覺而已."蕭傾城搖搖頭,隨即奇怪的看了看我:"你怎麼還不把面具撿起來?你該不會是不敢撿這個面具吧?"

面對美女的輕視與鄙夷,我自然是落落大方的回答:"是的,我就是不敢!麻煩你將它撿起來!"

……

回到值班室,凌風已經清醒,捧著一杯水在喝.看來小傅已經跟他說了被附身的事情,一臉的後怕,見到我們進來,連忙問道:"怎麼樣?"

蕭傾城把手中的面具舉起:"搞定了!"

凌風看到那個面具臉色微微一變:"原來面具在這!"

"什麼意思?難道這個面具是那天從孫建新臉上撕下來的那個面具?可那個面具不是被你們收起來了麼?"我愕然問道.

凌風點頭道:"應該不會錯,孫建新的尸體弄回來以後,解剖沒有發現異常,隨後要去化驗這個面具的時候,才發現面具不翼而飛.想不到它竟然有這本事."

說完,凌風將杯中的水一口喝掉,站起身交代了小傅兩句要保守秘密,帶著我跟蕭傾城到了他的辦公室,三人圍著辦公桌坐下,凌風蹙著眉頭說道:"正南,你有什麼看法,我現在腦袋還有點亂.估計是剛才被附身的後遺症."

我沉吟了片刻:"分析這個我不拿手,不過我可以幫你擼一擼!呵呵,不好意思,應該是我幫你把事情捋一捋!"

此話一出,蕭傾城白了我一眼,凌風也是呵呵一笑,場中氣氛頓時輕松了許多.

我拿出煙盒,點燃一支遞給凌風,自己再點燃一支,將剩下的煙全部倒在辦公桌上,然後撿起其中一支煙:"第一個問題,孫建新的臉是被誰撕下來的."

問了這個問題以後,將煙放在一邊,再拿起另外一支煙:"第二個問題,停尸間里孫建新的尸體為什麼會變成劉星宇的尸體?"

"第三個問題,孫建新臉上的面具消失不見去了哪?第四個問題,附身到凌風身上的面具是不是就是那個消失的面具?第五個問題再回到劉星宇身上,他為什麼會自殺?"

一連拿了五根煙放在一邊,然後得意洋洋的看著凌風兩人:"怎麼樣?捋一捋以後問題就全出來了吧?"

凌風跟蕭傾城看傻逼一樣看著我,蕭傾城隨意指著一根煙:"好吧,我們開始分析,這個是第幾個問題來著?"

我張口結舌,然後惱羞成怒的說道:"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現在找到了五個問題."

凌風啞然失笑,從辦公桌抽屜里面拿出紙筆,將我剛才說的五個問題寫在紙上,寫的很簡便,譬如第一個問題凌風就寫了1,誰撕孫臉……

三人都是一陣沉默,我跟凌風不停的在桌上拿煙抽,辦公室一片煙霧繚繞,說來也奇怪,蕭傾城身邊似乎有一個透明的玻璃罩,煙霧總是不能侵入她身邊一尺范圍之內.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蕭傾城將凌風的紙筆拿了過去,說道:"所有的問題,都可以用一句話來解決?"

我跟凌風都是半信半疑的看著蕭傾城.

蕭傾城將面具放在桌上:"這個面具是個鬼,是它在操縱這一切.我先來假設一下,第一,孫建新的臉是被這個面具撕下來的."說完,用筆在第一個問題上劃了一個圓圈,示意已經解決.

凌風與我對視一眼,點點頭不約而同的問道:"然後呢?"

"到了警局以後,不知道出于什麼目的,這個鬼就又重新附身在了孫建新的尸體上,然後將劉星宇的尸體改成自己的尸體樣子.至于為什麼要換尸體,我的猜想是這樣的,因為警方要對孫建新進行解剖,而它卻不想孫建新的尸體受到損害,或者這麼說,他想要寄居在一個完整的身體里面."蕭傾城在第二個第三個問題上畫了一個圈.

這麼一說倒也有些道理.

蕭傾城在第四個問題上繼續畫圈:"而當凌風當時拉開停尸櫃的時候,這個鬼還沒有完成所有寄居的步驟,情急之下他又附身在了凌風身上.第四個問題也就解決了!"

我咳嗽一聲:"等下,等下,這個鬼不是已經占據了孫建新的身體麼?怎麼還能帶著孫建新的身體再去侵占凌風的身體,這算什麼回事?"

蕭傾城皺眉道:"這個只是猜測,我也不知道它為什麼一定要弄死孫建新然後再來吞噬他的身體?也不知道它為什麼可以帶著孫建新的身體再去侵占凌風的身體?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當時孫建新的尸體確實是被他寄居,而且已經差不多完全侵占."

我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媽比的,鬼上身了.

"至于最後一個問題,附身在孫建新身上的面具會不會就是劉星宇丟失的那六個面具之一呢?如果劉星宇知道丟失的這六個面具大有玄機,那麼他因為恐懼而自殺也就說得過去了."

上篇:064 疑點重重     下篇:066 海棠曾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