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66 海棠曾哥  
   
066 海棠曾哥

蕭傾城最後這句話雖然說得很輕,但是聽在我耳里卻不啻驚雷.對啊,那天彤彤玩具店的美女不是說了麼,劉星宇丟失的這六個面具中就有史努比面具.如果史努比是這六個面具之一,那麼其他的五個面具去哪了?

還有,翻車的時候孫建新就在現場,難道他順手拿了一個面具?隨即我自己推翻了這個想法,不可能,對于教授來說,這種丟面子的事情打死他都不會去做.

會不會有這種可能,這六個面具從車上滾出來以後,徑直找人附身,而史努比面具則是附身在了孫建新身上?媽比的,那剩下五個面具呢?它們附身在誰身上了?

想到這,我腦門的冷汗吱溜一聲就出來了,靠,老子當時也在場,不會老子也被附身了吧?

"傾城,你幫我看看,我有沒有被面具附身?"情急之下,我也顧不上其他,抓住蕭傾城的手就往我額頭上放.

"喂,你干什麼?"蕭傾城笑著抽回了自己的手.

"我那天也在場啊!"我將我的擔心說了出來.

"不明白你瞎擔心些什麼?你是陰陽體質呢,有什麼鬼能夠附你的身?"蕭傾城笑道.

對哦,老子做高人的時間太短,經常忘記自己是高人了,還特麼的是千年一遇先.

盡管這樣,我還是不太放心,死纏爛打的要蕭傾城給我做個全身檢查,蕭傾城被逼得沒有辦法,拿出桃木劍,迎風展開,然後對著我的肚子死命的戳了一下,一陣劇痛傳來,我忍不住大叫一聲:"傾城,你什麼意思?"

"你知道痛說明沒有鬼附身!"蕭傾城惡狠狠的拿著劍沖我比劃:"你要是還不信,我再給你來幾下,一直戳到你信為止."

"好吧,我信了."我心里卻是轉著念頭,這個娘們明顯是敷衍我,改天我去找孔宣問問.

"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蕭傾城收好木劍問凌風,她這次來星城是輔佐凌風的,一切唯凌風馬首是瞻.

"我想,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剩下五個面具的下落,如果都是跟孫建新一樣,這幾個面具在現場找人附身,那麼極有可能就是在場的人.正南,你還記得當時有誰在場?"凌風站起身來,將桌上的紙扔進了碎紙機.

"我想想,李局長跟四名警員你應該知道吧?"掰著手指頭看著凌風,見凌風點頭以後,我繼續說道:"當時有印象的還有雪姨……"

"雪姨也在場?"凌風愕然問道,他給胖子的英皇年卡就是找雪姨辦理的,自然認識此人.

"還有一個出租車司機,既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在什麼出租車公司."我想了想:"這個司機是個國字臉……"

凌風笑道:"這個沒所謂,星城總共有六家出租車公司,他們都有呼叫中心,到時候要他們在系統內發一個公告,說那天在江濱大道抱劉星宇出來的司機出來協助調查就是,這個人不難找到."

"還有一個賣肉的,這個人我來負責吧."對于這個屠夫我倒是記得特別清楚,他當時挑釁孫建新曾經說過,自己在柳溪農貿市場云云.

"賣肉的?你說的是小姐嗎?"凌風拿捏不准的問我.

"哈哈,不是賣這種肉的,而是賣真的肉,呃,好像都是真的肉……我是說可以吃的肉,不是能吃肉的肉,靠,我怎麼解釋不清楚了!"我越描越黑.

"明白,明白,其他的還有沒有?"凌風笑道.

"當時靠得近的就這麼幾個人,其余都是遠遠的在旁邊觀望,這些人我就沒有一點印象了,要找出他們來還得看你的."我笑著說道:"你可以搞一個懸賞嘛,重金求目擊者之類的,指不定明天就全部嘩啦啦的跑來警局了."

當下凌風將調查的任務分了一下,我去找雪姨跟那個殺豬的,那名出租車司機以及李局長等人由凌風跟蕭傾城負責觀察.原本凌風是要蕭傾城跟我一起,我笑著拒絕:"我去找孔宣,蕭傾城還是留在你身邊比較放心,萬一是李局長也被面具控制的話,你就危險了."

看了看時間,差不多飯點了,當下叫上果兒艾佳語還有胖子,一行六人找了一家比較相熟的私家菜館,名頭自然是為果兒等人接風洗塵.

飯後各自回家,胖子一路跟著我,說是自己家里空調壞了,要去我家蹭空調.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我冰箱拿啤酒,還埋怨著沒有西瓜.

"老子一個人在家,哪有那心思去買西瓜?"我鄙夷道:"明知道來我家,也不知道在買一個來?你的情商是掉溝里了?還是需要充值了?"

"乳溝!掉乳溝里了!"胖子呵呵的笑,給我拿了一罐啤酒,坐在我身邊看我跟果兒發信息.

"到家沒?"我敲了三個字過去.

"剛到,准備洗澡.你想干嘛?"很快果兒就回複了一句.

胖子看到這嘿嘿蕩笑,我莫名其妙的看著他,不知道怎麼回事:"笑什麼?這有什麼好笑的?"

胖子笑道:"你回一個字過去,想!"

我楞了好一會,這才明白胖子淫笑的原因所在,頓時哭笑不得,這家伙腦袋里面裝的都是些什麼啊?

將胖子趕開,跟果兒聊了幾句,這才洗澡睡覺.

第二天一早,按照我的計劃,自是要先去找孔宣,畢竟面具一事太過詭異,有一個通鬼神的人在身邊安全系數大為增加.胖子更是深以為然,他可不是陰陽體質,萬一遇見鬼神,他不死也得脫層皮.

叫了個出租車徑直奔到棲鳳觀,沒想到棲鳳觀居然還沒開門,門口掛有一牌【營業時間:上午九點——晚上九點】,打孔宣的手機也是關機.我跟胖子面面相覷,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看了看時間,現在才八點半,我跟胖子對這一塊不是很熟,東轉西轉,好不容易在一個小巷子里頭找了家早餐店,一人叫了一碗面條吃了起來.

坐我們鄰桌的是兩個朝氣蓬勃的青年,說話聲音頗為大聲.

"曾哥,我有一個朋友,想跟我們一起混!"說話的這個青年臉上有幾粒疙瘩,不過在他這張神采飛揚的臉上倒也不難看,反而顯得活力無比.

"衛生巾,不是我說你啊,跟我們混的可是要講義氣,不講義氣的我可不要!"那個叫曾哥的青年一副老大派頭,輪廓分明的臉上竟然有一條寸余長的刀疤.

"不會,不會,這個朋友怎麼說也是一個搞藝術的!分外要面子,不講義氣這種事情他絕對做不來."被叫做'衛生巾’的青年急忙說道.

"哦?還是搞藝術的?什麼藝術?"

"鐵藝?"

我跟胖子一愣,都是忍不住好笑,你嗎比的,不就焊點鐵門欄杆嗎?還鐵藝?這也叫搞藝術?藝術遲早被你們給活活搞死.

曾哥也是哈哈大笑,側頭看過去,只見他笑起來臉上的刀疤猶如斜飛的柳葉,不僅不難看,反而更有一股男人魅力.

好一條漢子,我忍不住暗暗稱贊.

"老板!在不在?"門外突然傳來一聲破鑼般的聲音,三個彪形大漢站在門口,喊話的是當先一個絡腮胡子.

"在在,呀,威哥!這麼大早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早餐店老板點頭哈腰的跑出來招呼.

"別套近乎,昨天跟你說的管理費呢?"絡腮胡子把手一伸:"快點,沒時間跟你磨蹭!"

"可是……可是……"早餐店老板將目光投向了旁邊的曾哥與那個'衛生巾’.

"可是你嗎比啊!"絡腮胡子走上前來,使勁推了老板一把.老板頓時倒在地上.

"你們混哪的?"曾哥將筷子一拍,走過去將老板拉了起來.

"你是誰?"絡腮胡子斜著眼睛看著曾哥.

"區區不才,曾小賢!清湖區海棠路這一塊都歸我管!"曾小賢示意'衛生巾’將老板扶在一旁.

"喲或,原來是清湖區下一屆總經理的熱門候選人曾小賢啊!"絡腮胡子嘿嘿一笑:"好好的去競爭你的清湖區老大吧,海棠路以後就歸我們天河幫管理了!"

我跟胖子都是愕然相視,星城黑道的劃分我們很清楚,雨花區清湖區青秀區與朝陽區都是唐老爺子的勢力范圍,而天河區剛開發的時候,被一個叫江晨光的人一舉拿下.此人算是一股異數,居然能在唐老爺子的嘴巴里面奪得一塊肥肉,背後勢力可見一斑.

江晨光為人非常低調,守著自己那荒蕪的一畝三分地,不談擴張也不談打拼,把自己弄得跟個正經生意人一般.話又說回來,現今在星城,政府一把手才叫老大或者老板,黑幫都流行稱老總,譬如雨花區的老大邵萬里,手下的人就得管他叫邵總,他對外發的名片上面也是寫著'星城市雨花區和平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

扯得有點遠了,這個海棠路正好位于天河區與清湖區的交界處,一直以來都是歸清湖區管轄,這一次天河幫居然將手伸了過來,想必是發生了極為重大的變故.

這個曾小賢怎麼也算是唐老爺子的手下,我跟唐家的人雖然沒有交集,但也算是熟人,萬一有了糾紛,能幫一把就幫一把.我沖胖子使了個眼色,胖子也是認識唐梓安的,點了點頭,示意已經明白我的意思,.

"你們天河幫手也伸的太長了吧?"曾小賢面對三個彪形大漢,一點也不畏懼.

"嘿嘿,接下來我們的手會更長!"絡腮胡子嘿嘿笑了兩聲:"黃老都去世了,你們唐家還有什麼可以依靠的?"

什麼?黃老去世了?

上篇:065 面具附身     下篇:067 人走茶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