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67 人走茶涼  
   
067 人走茶涼

聽到這一個消息,我腦袋里面一陣恍惚.

黃老居然去世了?什麼時候去世的?怎麼電視新聞里面沒有一點報道?黃老可是老一輩革命家,他要去世的話怎麼也夠資格在新聞聯播里面出一個專題吧?

而且,唐梓安也沒有給我打過電話說起此事,莫非這個絡腮胡子在亂說?

隨即我又否定了這種想法,黃老在國民心中聲譽極好,就算是以前被他趕到台灣的那些老對手,提起黃老來也是一句'***,這老東西打仗是一把好手!’,沒有人會對黃老的生死亂說,再者,絡腮胡子提到黃老語氣也沒有一絲不敬.

最重要的一點,天河幫也只敢在黃老去世以後才如此肆無忌憚的爭奪地盤.這江晨光在上頭肯定有人,黃老去世這種消息還沒有公布他就知道了,看來此人來頭還不小.

我正在亂七八糟的想,旁邊已經乒里乓啷打了起來,連忙收拾心神看去.

曾小賢功夫非常不錯,但絡腮胡子三人也不差,曾小賢以一敵三很是手忙腳亂,一時間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而那個'衛生巾’名字雖然猥瑣,為人卻很講義氣,明明拳腳不行,卻也三番五次的沖上去,要麼被一拳擊退要麼被一腳踢開,盡管如此這家伙也是絲毫不畏懼,一次次的爬起來上去幫忙.

"傻**!打電話叫救兵啊!"胖子走上前去一把拎住'衛生巾’的衣領,往後一拽,'衛生巾’頓時跌坐在地,看著胖子不知所措.

胖子懶得理他,在桌上抄起一碗還沒有吃完的面條,對著絡腮胡子的腦袋就砸了過去,絡腮胡子連忙揮手一擋,喀嚓一聲,海碗四分五裂,絡腮胡子痛得連連甩手,而臉上卻掛了幾根面條,格外滑稽.

絡腮胡子抹了一把臉上的湯湯水水,怒道:"草!"

"草什麼草?草你妹啊!"胖子罵罵咧咧的又拿起一個碗,沖絡腮胡子砸了過去,這次絡腮胡子有了准備,側身躲開,然後蹂身撲上,砂缽大的拳頭對著胖子捶了過去.

'衛生巾’在地上看著胖子出手幫忙,這才想起拿出電話叫人.

場中情形是胖子跟絡腮胡子對毆,明顯胖子占上風,而曾小賢跟那兩個大漢交手卻是勢均力敵.

避免夜長夢多,我走上前去,先幫胖子把絡腮胡子放倒,然後跟胖子兩人合伙將另外兩個大漢打翻.胖子跟我都是打黑拳的,下手極狠,絡腮胡子三人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多謝了!兩位怎麼稱呼?"曾小賢喘息著道謝,伸手將'衛生巾’拉了起來.

"不客氣,請叫我紅領巾!"胖子怪話又出來了.

"別理他,我們都認識唐梓安."我笑著說道:"我叫鍾正南,至于胖子,你就叫他胖子好了!"

"鍾正南……胖子……啊,你是鬼哥?"曾小賢楞了片刻,用力一拍腦袋,連忙伸手與我相握:"久聞大名,很早就聽過你們在地下拳壇的事跡了.多謝鬼哥!多謝胖哥!"

我哈哈大笑極為受用,虛榮心嘛,誰沒有呢?

"這幾個人怎麼辦?"寒暄了幾句,胖子指著地下三人說道.正好看見絡腮胡子滿臉仇恨的望著我們,忍不住大怒,走上前去,抓住絡腮胡子就是一頓毒打.就連我都看得有些于心不忍,媽比的,你見過用鞋底照著臉猛扇的情形麼?這鞋子還是絡腮胡子他自己的.

"這是黃志全,經常吹噓自己最懂女人心,是婦女之友,所以榮膺衛生巾的光榮稱號!"曾小賢指著'衛生巾’笑道:"剛才他已經打電話了,待會我們就有人過來."

沒錯,衛生巾才是婦女之友!我啞然失笑.

差不多十多分鍾後,門外鬧哄哄的沖過來十多個人,一個個手執鐵棍鋼管,進門紛紛喊曾哥.

曾小賢吩咐其中三人將鼻青臉腫的絡腮胡子以及另外兩名大漢帶走,拿出錢包數了十多張百元大鈔,遞給面館老板:"我們既然收了你的管理費,出了事情我們就得負責,這里一千一百塊,一千塊是賠償你店里的桌椅板凳,一百塊是我們幾個人的面條錢."

老板雙手猛搖連聲說道:"要不了這麼多!"

"拿著!"曾小賢把眼睛一瞪,老板慌忙接過.

"哈哈,小賢,你別嚇壞老人家!"門外傳來一道爽朗的笑聲.轉頭看去,這不是唐梓安麼?

唐梓安走過來拍了拍曾小賢的肩膀:"不錯,這事你處理的很好.你帶兄弟們先走,我跟正南說幾句."

曾小賢沖我抱拳行禮,說改天請吃飯感謝,轉身走人,倒也干脆利落.

"不錯啊,這個小賢以後是個好幫手!"我由衷贊道.

"那是,清湖區總經理意外身亡,曾小賢就是下一任的清湖區總經理,再過兩個星期唐家大會上就會宣布這個事情."說到清湖區總經理時,唐梓安臉上一陣忸怩.隨即扯到曾小賢則是眉開眼笑,似乎他就是發現曾小賢這個千里馬的伯樂.

清湖區總經理劉劍豪意外身亡是一個笑話,有一段時間內,星城白道**都將它作為茶余飯後的談資.這厮愛好很特殊,不嫖不包養,偏生跟七八位有夫之婦玩真愛.在其中一個少婦家里快活的時候,被少婦老公當場抓獲,這個老公是一個教師,根本不知道跟自己老婆偷情的是黑幫老大來著,抓起一把菜刀就過來拼命.

接下來的故事流傳的版本極多,但是所有的版本都說當時那名少婦某處痙攣,導致劉老大不能及時拔出……唉,可憐劉老大一身驚天動地的武功居然被一個書生給活活砍死.

我跟胖子都知道這個故事,只是笑著不說話,這事對于唐家來說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我們不會傻逼逼的去戳這個話題.

待周圍的人走遠以後,我這才問道:"黃老去世了?"

唐梓安一愣:"你知道了?"

我將剛才那個絡腮胡子的話重複了一遍,唐梓安沉吟了片刻,這才說道:"沒錯,黃老去世的消息再過兩天就會公布,這段時間專門留給我們這群依靠黃老這棵大樹的猢猻們,何去何從早作打算.總之,黃老去世的消息公布的那天,依附他名下的勢力都要冰消云散."

我不禁愕然道:"黃老如此重要的人物,不可能馬上就人走茶涼吧?"

唐梓安歎道:"他的直系親屬肯定不會如此,人走茶涼的只是我們這些猢猻.其實也是黃家的人丁過于單薄,根本做不到根深葉茂,再加上黃老又是行軍打仗出身,對于派系不是很擅長.我跟你們偷偷說上一句,正因為黃老沒有派系,所以他才能一直風平浪靜的活到現在."

這番話我聽得似懂非懂,摸了摸鼻子干咳了一聲,笑道:"或許這就是黃老的保命之道也說不定."

"誰知道呢!"唐梓安附和了我一句.

沉默了一會,唐梓安便要我們去他家,說是唐老爺子這幾天不是很開心,看看我們能不能幫著勸慰下.

"你確定我們去能夠勸慰他,而不是激怒他?"胖子很清楚自己的殺傷力.

"我爺爺很是欣賞正南……還有胖子你!"唐梓安笑道.

"我這個名字加得很勉強啊,對此我很難過……"胖子郁悶極了.

……

半個小時以後,我們來到了唐家別墅,唐老爺子見到我們,很是意外的咦了一聲,招呼我們坐下喝茶.

聽聞事情經過,唐老爺子歎息了一聲,聲音也沒有先前那麼宏亮,很是消極的說道:"老首長去了以後,這星城的地盤看來也保不住了."

"老爺子,這麼說話可不像你哦!"我笑道.

"你以為江晨光是什麼善茬?他就是劉家安插在星城的一個釘子,只要黃老一過世,他們馬上就會出手搶地盤."唐老爺子搖頭道.

"你在星城沉澱了這麼久,按說這種層面的搶奪影響不到你的根基呢."我好奇的問.

"黑道只是白道斗爭的延續而已,你黑道再怎麼牛逼,能跟政府抗衡麼?我雖然在星城積累了那麼多的人脈,但是大多數都是建立在黃老的脈絡上,黃老一走,這些人不會再買賬.相反,江晨光那邊的家族勢力如日中天,我甚至可以這麼說,只要一個月的時間,星城所有的白道都會倒向江晨光那邊,有了白道的支持,江晨光到時候收拾我們簡直易如反掌."唐老爺子眼神閃爍,一臉的無奈.

我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只好默默的喝茶.

"對了,這個天璿卷我給你!"唐老爺子從身上摸出那個盒子,放在桌上推到我面前:"黃老反正也走了,我留著也沒有用,長生不老對于我來說可沒什麼吸引力,還是早點下去陪我的老首長吧."

聽聞唐老爺子說的如此蒼涼,又將盒子托孤一樣的給我,我心頭也忍不住有些酸酸的,想了一想,說道:"唐老爺子,為什麼不考慮投靠其他家族?"

"呵呵,老弟你把事情想得太過于簡單了,貼在我家族身上的標簽這麼明顯,誰敢收留我們?"唐老爺子苦笑道.

"我倒是可以幫你聯絡一下!"我將天璿卷放進兜里,心道這個天璿卷就是敲門磚,只要能跟婁巍談妥,你這種小家族的事情也叫事情?凌家楊家蕭家盜竊五十六區那麼大的事情都能揭去.

唐老爺子聽我說得這麼有把握,眼中亮出異彩,心情頗為激動,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干咳了幾聲,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拿出一把鑰匙遞給旁邊的唐梓安說道:"梓安,你去把我臥室保險櫃里的那個玉瓶拿過來."

唐梓安哦了一聲,轉身就走,不一會就拿了一個瓶子放在桌上.這是一個用上好的玉雕琢而成的玉瓶,差不多煙盒大小,通體綠瑩瑩,雖然我不懂玉,但也知道這個瓶子肯定極為值錢.更讓人驚訝的是,玉瓶的瓶口是一團金色的云霧,縈繞在瓶口也不散開.

"這個瓶子里面有兩顆藥丸,叫做'百花消融丸’,祖上傳下來說是有極大功用,可我一直都不知道有什麼用,甚至瓶子都打不開.正南你先拿去,搞不好你能用得上."唐老爺子將玉瓶推到我面前.

百花消融丸,這個名字我在哪聽過?

百花?消融?

百花消融!

對了,孔宣不是說他的內力被封存,只有吃這玩意才能解除麼?

上篇:066 海棠曾哥     下篇:068 百花消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