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70 末日連環  
   
070 末日連環

開你嗎比!

我心里狠狠的罵道,開門進來嚇死你們.

妮娜腹部的凸起越來越高,這已經突破了我們認知的常識,沒有人的肚子可以瞬間被拉扯到這麼長,就算是孕婦肚子變大它也是一個經年累月的過程.

按說這麼劇烈的拉扯只有一個後果,那就是膛破人亡!可偏生妮娜的小腹就好像是一塊橡皮一般,不管拉扯多長,就是沒有斷裂破開.

吱吱吱!

小腹里面傳來尖聲怪叫,那團凸起也開始死命的掙紮,妮娜的叫聲越發淒厲越發大聲,外面的敲門聲也越發劇烈,已經有人在喊保安拿鑰匙開門了.

"啊!"妮娜尖叫一聲,終于暈了過去.

"畫地為牢!囚!"孔宣也是大吼一聲,五角星中央的五彩光芒大作.啵的一聲,一團紫色的東西從妮娜的小腹飛射而出,徑直沖向五角星的中間.

仿佛知道這個五角星就是自己的牢籠,紫色的東西在五角星前面硬生生的停了下來,而且死命的朝後退縮,似乎要掙脫五角星的吸力控制.

這個紫色的東西說不清楚它是個什麼東西,就好比是一大塊略為透明的紫色橡皮泥,被一只無形的大手不停的揉捏,在空中變幻著各種樣子,不時發出尖聲的嘶叫.

五彩光芒源源不斷的投射在紫色怪物身上,那股吸力讓紫色怪物退後的勢頭停止下來,兩者似乎在抗衡.

孔宣見狀罵了句粗話,雙掌一翻,運氣一逼,掌心飆出十道細細的血柱,在五角星上方噴灑開來,瞬間五角星的光芒大作,吸力大增,紫色的怪物一下就被吸到了距離五角星不到半尺的地方,死命的掙紮著,居然又開始相持抗衡.

"再噴點鮮血就成了!"我大聲喊道.

孔宣咬牙切齒的罵道:"你嗎逼,老子噴的是血,又不是水,再噴老子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自己先掛掉!"

我看了胖子一眼,兩人都是無計可施,這是道家跟鬼神之間的斗爭,我們完全插不上手.正手足無措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幕怪異的景象,那個紫色的怪物突然厲聲嘶吼,它的身體緩緩的朝五角星移過去,就好像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推動著它前進.

我腦海里突然想起蕭傾城所說的話,當時她在停尸房跟那個鬼神決斗的時刻,她也說有一個隱形的人幫了她一把.而現在的情形正是如此,就好像有一個隱形的人在推動著紫色怪物往五角星那邊去.

是誰?

是誰在暗中幫我們?

呲呲呲!

那個紫色的怪物已經被吸附在了五角星上,冒出一陣紫煙.數道奇異的聲響以後,五角星在空中詭異的消失,而紫色的怪物也仿佛失去了生命,噗的一聲掉在地上.定睛看去,地上赫然是一個面具,一個喜羊羊的面具.

與此同時,門被人打開,一個虎背熊腰的保安沖了進來.見到我跟胖子正按著妮娜,怒聲道:"你們在干什麼?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耍流氓!"

我騎在妮娜的大腿上姿勢已經夠曖昧了,而胖子用雙腿夾著妮娜的頭部更是讓人浮想聯翩.這畜生,幫個忙都幫的這麼下流.

指著妮娜的小腹正想跟保安解釋,卻發現妮娜的小腹一片光潔,完全沒有任何傷口,一時間張口結舌,不知道怎麼解釋.

這個時候還是胖子有辦法,站起身來,上前一把揪住保安的衣領,盛氣凌人的吼道:"媽比的,老子在辦案你吵個基吧吵!滾出去!"

保安楞了片刻,吃吃的說道:"辦……辦案?你們是條子……警察嗎?有……有證件沒有?"

"老子是便衣,有個基吧證件,要不要凌局長給你打個電話證明?"胖子怒瞪著保安,用力一推,保安立刻蹌踉著退了好幾步.

"還不出去?你確定要影響我們辦案麼?"胖子斜著眼睛看著保安,拉長聲音威脅道.

保安一時也不知道真假,看了地上的妮娜一眼,終究還是退了出去,在門口看到那幾個敲門的幾個小姐正探頭探腦張望,沒好氣的揮手:"看啥看啥,散開散開!"

胖子走過去關門,裝模作樣的瞪了那些小姐一眼,沒想到其中有一個小姐膩聲道:"喲,這不是胖爺嗎?"

敢情這是胖子的熟人來著,都特麼的是年卡用戶了,遇見幾個熟人太平常了,胖子楞了好一會,才板著臉將門關上.

孔宣此刻也將地上的那個怪球撿了起來放進盒子里面,我不由問道:"這個是什麼法器?"

"毛的法器,這個是我請人打造的,可以快速的放血!"孔宣笑道,將掌心伸給我看,掌心的口子已經止血,留下五個暗紅色的血點.

"你們修道之人氣血很旺啊!動不動就要給自己放血,蕭傾城是這樣,你也是這樣.你們沒錢用的時候會不會做毛血旺批發?"我哈哈一笑,目光轉移到地上的喜羊羊面具,止住笑聲問道:"呃,這個東西應該搞定了吧?"

"恩,其魂魄已經被我用法術擊散."孔宣肯定的說道.

我摸了摸鼻子,罵了一句,這個面具確實來得太突然,差點嚇死老子.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的有一個史努比面具,一個喜羊羊面具,這兩個都已經被你們擊散元神,六個面具還剩下四個,也不知道凌風那邊進展如何了!"沉吟了一下,我看著地上的面具,搖頭苦笑:"上次蕭傾城弄死的那個可沒有難搞!"

孔宣還以為我說他法術不如蕭傾城,怒道:"你知道個屁!我們孔家的側重于各種輔助狀態,他們側重于各種攻擊狀態,如果按照游的劃分,我們屬于天仙,他們屬于法師!術業有專攻,知道不?"

我側頭打量了他一眼,笑道:"應該反過來才對,蕭傾城那麼漂亮應該是天仙,你邋里邋遢的才是個法師."

這個時候妮娜嚶嚀一聲醒了過來,我們連忙將她扶到沙發上坐好.

妮娜看了我們一眼,似乎記不起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眼中的紫紅色已經消失,黑黑的眼珠里面滿滿都是迷惑,再次閉上眼想了好一會,才睜開眼睛輕聲問道:"怎麼樣了?"

"搞定了!"孔宣從地上撿起面具:"已經把它弄死了!"

妮娜看到這個面具忍不住臉色一變,孔宣連忙將面具丟于一旁.妮娜感激的笑了笑:"謝謝了,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好好說說!"我心頭也是疑竇重重,明明那天在現場的是雪姨,怎麼面具跑你身上去了?

"昨天下午,我跟往常一樣上班,見到黃雪妹這個賤人臉上神色不對.我便上前問她怎麼回事?"妮娜說到這,臉上竟然怒意大盛.

黃雪妹指的自然就是雪姨,為什麼妮娜對她一副深仇大恨的樣子?

"那個賤人假惺惺的說道,自己在身上弄了個紋身,但是好像有些過敏,不是很舒服,要我幫她看看!我自然不會拒絕,她又說是在小腹,要找個沒人的地方."妮娜說到這,見到胖子的目光在她小腹不斷逡巡,這才想起身上的裙子衣服都是敞開的,也不以為意,隨手將裙子扯了一下,把衣服整了整,繼續說道:"走到一個房間,她沒頭沒腦的說我是什麼天命姹女,然後將衣服掀開,里面是一個喜羊羊的紋身,我只看了幾眼,就忍不住上前摸了一下."

我在旁邊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確實這個紋身似乎有莫大的吸引力,能夠讓別人忍不住去觸摸.

"剛摸了一下,這個賤人身上的紋身就好像複活了一般,蹭的一下就鑽到了我的小腹,當時我全身都不能動彈,也不能說話.而那個賤人居然就這麼走了."妮娜恨恨的說道.

幽魂附身?我不解的目光看向孔宣,孔宣沖我點點頭,示意明白此事,待會再告訴我.

"後來我體內一陣翻騰,我就暈了過去,一直到剛才我才醒過來,也能動彈了,掀開衣服一看,這個喜羊羊的面具已經變成了一個紅色的印記,肚子里面卻是隱約有東西在動,我一急就跑出來,正好遇見你們!"妮娜說完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問孔宣:"大哥,這個東西真的拿出來了麼?"

"我說搞定就搞定,還能騙你不成?"孔宣皺眉道,說完笑著補充了一句:"幸好遇見我了,你的運氣真是不錯."

妮娜長籲了一口氣,臉上神情輕松了不少,看了看孔宣,臉上泛起調皮的笑容,突然伸手抱著孔宣的大頭,在他臉上一頓亂親.

孔宣大怒,死命的掙紮著罵道:"松開,媽比的,老子打人了啊!"

妮娜死死的抱著孔宣的腦袋,只管在孔宣的臉上拼命的啄,一直到孔宣的臉上全部是紅紅的口紅印這才笑著松開手.

"要不是看你是個娘們,老子早就揍死你了!"孔宣退在一旁,將t恤翻起來擦著臉上的口水與口紅痕跡.

看到妮娜的眼光瞄向我,我一個飛身後退,連連搖手:"別來這套!"

只有胖子在一旁急不可耐:"我呢?我呢?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

妮娜白了胖子一眼:"你是黃雪妹的客戶,我才不要理你!"

我哈哈大笑.

又跟妮娜聊了幾句,這才得知妮娜跟黃雪妹居然有數年交情,難怪被黃雪妹陷害以後,妮娜會如此暴跳如雷,不僅僅是自己生命受到威脅,更因為是被朋友出賣陷害,那感覺估計很難受.

問她要了黃雪妹的電話號碼跟家庭住址,孔宣叮囑了幾句,不要隨意宣揚此事,妮娜笑嘻嘻的答應,笑得孔宣全身發毛,落荒而逃.

出到外面,三人找了個樹蔭蹲下,天氣雖然熱,但是這個樹蔭正好位于風口,不時就有一陣風吹過,很是涼快.

"胖子,你先去那邊買幾瓶水過來,渴死了!"我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指著前面不遠一個便利店跟胖子說了一句,然後問孔宣:"按照妮娜說的,這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胖子站起身,見到便利店老板正好在門口,大吼了一句:"三瓶礦泉水!趕緊的!"吼完笑眯眯的蹲下聽孔宣分析.

"黃雪妹有提到幽魂附身,我先來跟你們解釋下幽魂.幽魂,就是一種游離狀態的能量,他們既不屬于人類,也不是鬼."孔宣笑了笑:"這麼說吧,幽魂需要找到人類附身,才能進化成鬼!"

"你是說,他們是低級生物?"我愕然說道.

"不能這麼說,他們只是一種能量體,雖然是說要跟人融合才能變成鬼,但是他們本身的能力並不在鬼神之下,這一點,我想你們也深有體會."孔宣說到這便住口不言,因為那個便利店老板拿了三瓶水走了過來.

胖子付了錢,三人各自一瓶分了,孔宣仰頭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抹了嘴巴上的水漬,似乎覺得不對,皺著眉頭舔了舔嘴唇,感覺到有妮娜的唇膏味道,呸呸的吐了幾口唾沫,罵了幾句這才說道:"幽魂要附身人體進化成鬼,必須要經過一個連環,這個連環稱之為末日連環!"

"什麼連環?"胖子詫異的問道.

"末日連環,我這麼解釋吧,這個幽魂必須要經過兩次附身,才能與人體融合從而進化成鬼.就好像你們所說的孫建華,第一次附身以後,面具強行從其身上脫落,再挑時機進行第二次附體.要不是你們恰好趕到停尸房,這個幽魂就已經完成了末日連環,變成了鬼."孔宣砸吧了一下嘴唇,又是仰頭將剩下的礦泉水一口氣喝完.

孔宣這麼一說,孫建華被面具再次附身的事情就可以解釋了,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好笑的念頭,如果孫建華還有神智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欲哭無淚,點兒背啊,被幽魂附身不說,還他嗎的兩次啊!對了,既然末日連環需要兩次附身,那黃雪妹又是怎麼回事?

"那黃雪妹呢?她怎麼可以脫離幽魂附體?我是說,她通過什麼手段讓幽魂轉移到妮娜身上去?"我皺眉問道.

"絕對有人指點她,才會將這個幽魂轉移到妮娜身上!"孔宣一臉的肯定.

上篇:069 豪華陣仗     下篇:071 陰陽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