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77 上古異寶  
   
077 上古異寶

"他在說什麼?"我反手關上鐵門望向孔宣:"神棍,麻煩翻譯下."

孔宣對我翻了個白眼:"你當老子是金山快譯啊?我不知道!"

不知道都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真他嗎的恬不知恥!

三人走到牛擁軍身前,牛擁軍又是一陣嘶吼,夾雜著幾個讓我們一頭霧水的字眼,什麼害你害我的.這給我的感覺很是怪異,就好像是一個初學說話的嬰兒,極力想要跟我們表達他的想法.

他說什麼關我屁事,早點弄死才是正經.我問孔宣:"這個確定是狂亂幽魂麼?別殺錯了人!"

孔宣點點頭:"沒錯,開搞吧!"

說完從兜里掏出一個精致的青銅寶塔,這個寶塔我見過,在孔宣廂房的書架上面,有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明碼標價998元一個,這個寶塔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這玩意不是用來騙香火錢的麼?

孔宣看了我跟胖子一眼,沖我們喊道:"退後點,老子要使用絕招了!"

我跟胖子滿臉敬畏的退後兩步,聽見沒?絕招呢,似乎很牛逼的樣子.

"再退!"

我跟胖子又退了兩步,後背都幾乎貼在牆壁上孔宣這才滿意.只見他口中念念有詞,手舞足蹈了好一會,突然一個側身,掄圓了胳膊,將手中的寶塔朝牛擁軍砸了過去.

嘭!

嗆啷!

我原以為這個寶塔會如同托塔李天王的寶塔一般迎風而長,然後將牛擁軍罩在寶塔里面,最後放出三昧真火將他燒成灰燼.絕招嘛,肯定要有絕招的樣子.西游記,封神榜里面都是這樣子的.

期待中的大場面並沒有出現,青銅寶塔跟一塊板磚的威力差不多,將牛擁軍的額頭砸破了一個大口子,滾落在地.

草,你是打算用這個寶塔砸死他嗎?

我罵了一句粗口,跟胖子走上前去,看孔宣葫蘆里到底賣什麼藥.

牛擁軍被砸了以後,嘶吼得更加急促更加大聲.

孔宣從地上撿起那個青銅寶塔,沖我笑了笑:"我只是要弄破他的皮而已,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了."

也不待我回答,將寶塔揣進兜里,拿出一個把尺子,通體黝黑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所制,上面隱約有龍虎紋理.

"這柄混元尺是上古異寶……"

孔宣還沒說完,就被我一句話打斷:"介紹個基吧,老子又不是來買古董的,趕緊弄死他好回去."

胖子也是點頭說道:"趕緊,趕緊,說不定還能趕上中午的高鐵,我說鬼哥,安然也想去月城玩幾天,說是看海……"

孔宣突然怪叫一聲:"生命追擊!"揚起手中的混元尺就沖著牛擁軍的腦袋砸了過去.

"啪啪啪!"

一連串清脆的聲音傳來,孔宣拿著混元尺對著牛擁軍劈頭蓋臉的砸,牛擁軍的臉立刻被混元尺打得高高腫起.

我跟胖子目瞪口呆.

南孔北蕭?

道教高人?

上古異寶?

生命追擊?

這算什麼?這完全就是街頭混混拿著鐵棍打架的招數啊,混混還耍得比你更加有腔調一些.

但很快我們就發現了其中的異常,孔宣不僅僅是一個道教高人,也是一個武學高手,他的拳腳功夫甚至還在我之上,如果是我拿一把鐵尺對著牛擁軍臉上猛扇,不用兩下他的臉絕對皮開肉綻,但孔宣都已經連扇了數十下了,牛擁軍的臉上除了高高腫起,竟然一點都不破皮,而先前被孔宣用青銅寶塔砸出來的傷口處,竟然有一個慘綠色的東西浮現.

這慘綠色的東西宛如有生命一般,在傷口處扭曲著,嘶吼著,就好像外面的空氣對于它來說就是致命的毒藥,掙紮著不想出來,而孔宣的混元尺每扇一下,都能將這個綠色的東西震出來一些.

啪啪啪.

聲音在繼續,這個慘綠色的東西也差不多被擠出來了一個雞蛋那麼大,如同綠色的果凍一般,掛在傷口處顫顫巍巍的晃悠著.

"都下垂啦,要掉下來了!"胖子指著那坨綠色的果凍喊道.

"恩."孔宣笑著繼續毆打牛擁軍,一邊從兜里摸出一塊髒兮兮的破布遞給我:"這是乾坤布,你幫我展開鋪在他前面的地上."

這家伙是機器貓麼?口袋里怎麼有那麼多零碎把戲,我接過那塊破布抖了一下,一股灰塵頓時飛了出來.媽比的,這貨也叫乾坤布?這明明是一塊抹布好不好?

盡管如此,我還是將它展開鋪在了地上,走于一旁,看著孔宣.

孔宣口中念了幾句咒語,然後掄圓了胳膊,使出吃奶的力氣朝牛擁軍的臉劈了下去.

啪!一聲巨響,混元尺扇在了牛擁軍的臉上.

啵的一聲,那團綠色的果凍如同香檳酒瓶的軟木塞,激射而出.而我此時也見識到了那塊抹布……不,那塊乾坤布的神奇.

綠色的果凍剛剛飛出,乾坤布中就射出一道白光,這道白光在空中幻成一只大手,一把就抓綠色的果凍,使命往下一拽,綠色果凍就被摔在了布上.

瞬間,白色的大手消失不見,乾坤布上面噌噌噌噌的冒出無數的小尖刺,數十條小尖刺瞬間就捅穿了綠色果凍,綠色的果凍尖聲嘶吼著,變幻著各種形狀想要逃出這個尖刺.而尖刺仿佛也變得異常柔軟,果凍每扭動一次,尖刺就跟隨著扭動,如同附骨之蛆,怎麼甩也甩不掉.

孔宣站在旁邊,時不時的丟一個小火球下去,小火球觸及到果凍的時候,總是會發出"嗤"的一聲聲響,然後綠色的果凍就會發出尖利的慘叫,這讓我想起了電視里頭的刑具——烙鐵.

"死物昂……咔嘰咔嘰……摸衣安……咔嘰咔嘰……以毆……喝溫!"綠色果凍又發出一道嘶吼聲以後寂然無聲,定睛一看,綠色果凍與尖刺都消失不見,乾坤布也恢複到了最開始的樣子,如同一塊抹布一樣,在這塊抹布上面,靜靜的躺著一個面具,一個豬八戒的面具.

"這就搞定了?"我狐疑的問孔宣.

"恩!你們是不是還沒看過癮?要不要再重播一遍?"孔宣一邊收拾自己的法器一邊漫不經心的反問.

"呃,我只是覺得這一個幽魂似乎比較弱."我揉了揉鼻子:"先前那個紫煞,我看你耍了好多大招才搞定它,而這個家伙,你就砸了它一寶塔,甩了幾記耳光,最後拿塊破布一鋪就解決了."

"這塊破布叫乾坤布!"孔宣將髒兮兮的乾坤布疊好放進口袋,站起身來,砸吧了一下嘴唇:"不過話說回來,這次的狂亂幽魂確實比我想象中的要弱很多."

"會不會是那個隱形人在我們之前把他打了一頓?"胖子在一旁插言:"這家伙剛才不是一直叫有人害他麼!"

孔宣搖搖頭,不再去爭論這個,走到鐵凳子面前將牛擁軍弄醒.

牛擁軍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們,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一片駭然:"我身上有東西,我身上有東西在控制我!"

"已經弄死它了!"我上前說了安慰了幾句.

牛擁軍驚駭的神情逐漸消失,然後是滿臉的感激之情,口口聲聲說道:"哥幾個,我也沒有什麼可以回報的,以後要吃什麼肉,直接去攤位上找我……"

我笑著答應,並叮囑他不要亂傳這個事情,招呼孔宣胖子二人走向門口.

牛擁軍在身後大喊:"哥幾個不打算把我放開麼?"

我笑道:"待會有人給你開鎖,你把給我們那份肉都送給他吧!"

在鐵柵前面喊了幾聲,周志安走了過來,我跟他說牛擁軍的事情已經解決,然後隨口問了一句:"這個牛擁軍是誰送過來的??"

周志安笑道:"前天這厮在賣肉的時候,差點砍傷的那名顧客是公安局李局長干女兒的叔叔,李局長雷霆大怒,親自帶隊把他給扭送過來的.嘿嘿,據說在局子里就被狠狠的修理了一個上午!"

我不禁啞然失笑,該不會這個狂亂幽魂是被打傻了吧?當下也懶得想下去,跟周志安交代了兩句,我們三人徑直離開.

剛出大門,凌風電話就打過來了.

"周志安說你們已經搞定了,怎麼樣?你們幾個沒事吧?"凌風的聲音聽起來很是開心.

"搞定了!"我肯定的回答:"是一個豬八戒的面具,孔宣要拎過來找你報功領賞呢!"

"豬八戒?恩,現在我們有四個面具了,喜羊羊,史努比,狗熊與豬八戒.這些面具分別都代表什麼意思呢?"凌風在那邊嘀咕了一句.

"什麼狗熊?"我連忙問道.

"蕭傾城剛才已經把李局長身上的幽魂給弄出來了,他身上的幽魂是雙面幽魂,死後的面具是一個狗熊面具.我還以為雙面幽魂會有兩個面具呢?原來也只有一個面具."凌風笑道:"剩下的兩個幽魂,一個可能在龔平安身上,另一個我已經要蕭傾城去挨個排查了,那天在現場的人我都已經找到."

凌風的心情看來確實不錯,這個面具的案子雖然還有若干疑點,但是總體說來已經有了脈絡可循,不再像最開始那般毫無頭緒.

將面具全部都放在了凌風那以後,我們一行六人踏上了月城的高鐵,多了三個美女,一個楊果兒一個艾佳語一個安然,果兒是被安然鼓動的,說夏天去海邊才是真正的體會大海.

到了月城,顧舒暢開了一台商務車來接我們,揚言房間已經安排好,今後幾天果兒等人的行程就由她親自負責,我們三人只管去忙我們的.

帶我們到酒店房間放好行李以後,又將我們拉到了一個海鮮城的包廂里頭,包廂非常的大,除了一張吃飯的主桌以外,還有麻將桌與茶幾,外帶一個衛生間.顧舒暢待我們坐定,二話不說就點了一大堆海鮮,說是上次沒吃好,這次補雙份.

喝著茶水,聽著顧舒暢說月城官場里的奇聞異事,正說到有個局長給他情婦寫保證書的時候,她的電話響了,接通後嗯了幾聲,便把頭湊到我旁邊輕聲說道:"楊鄒也到了月城!"

上篇:076 狂亂屠夫     下篇:078 被人偷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