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81 奇變遽生  
   
081 奇變遽生

先前胖子的腳踝在樓下被扭到,而他似乎忘記了這一點,沖我撲過來的時候,腳下一崴,整個人的身子頓時往旁邊一倒,而他的旁邊不是別人,正是龔平安.

胖子的重量已經接近于兩百斤,頓時將龔平安撞了一個蹌踉.重心不穩的往旁邊連退了幾步,距離那個浮動的生死寶鑒還有不到半尺的距離堪堪止住腳步,臉色蒼白的龔平安正要松一口氣,突然又一個搖晃,似乎被人在旁邊大力的推了一下,猛地撞在了生死寶鑒上.

來不及多想,只聽得'嗤’的一聲,就好像一塊燒得通紅的鐵塊被猛然丟進冷水里面,瞬間,龔平安全身冒出大量白色的霧氣,等到白霧變淡的時候,龔平安赫然已經變成一個冰雕.

我驚呆了,胖子也驚呆了,兩人都是呆呆的看著變成冰塊的龔平安.

胖子喉嚨里面咯咯咯的響了幾聲,似乎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半響才一瘸一拐的走到冰雕旁邊,右手指觸碰了一下這個冰雕.

"嗆啷"一聲,冰雕瞬間就碎裂開來掉落一地,滿地的冰塊中間躺著一個孫悟空的面具,除此以外,還有一頁生死寶鑒完好無損的緩緩升起,與旁邊那頁半空中的生死寶鑒相互輝映,流動著藏青色與暗紅色的光芒.看來這一頁生死寶鑒就是龔平安從楊鄒手里搶來的開陽卷.

散落在地上的冰塊大大小小形狀不一,稍微大一點的冰塊有如鏡子一般,映出了胖子那張逐漸猙獰的面孔.

在胖子去觸碰冰雕的時候,我就已經移步到了孔宣旁邊,腳尖在孔宣的太陽穴上輕踢了兩腳.

孔宣哼了兩聲,用手撐起上身,迷迷糊糊的看著我,嘴唇上面鮮血模糊,似乎還沒明白情況.我連忙蹲下將他扶起,吼道:"醒醒,胖子被吞噬幽魂附身了!"

明顯感覺到孔宣的身體一僵,然後他大力搖了搖頭,眼神頓時清亮起來.

胖子此時也轉過身來,看著我倆眼神閃爍,突然之間雙目金光加劇,猶如太陽一般的耀眼,刺得我幾乎睜不開眼睛,只能目光下垂看著胖子的肚子,不跟他目光接觸.

"不關我事啊,是你將它撞過去的."我極力分辨,用手肘撞一下孔宣,示意他趕緊發絕招.

"有些不對勁!我提不起絲毫力氣."孔宣含含糊糊的說道.我好奇的瞄了他一眼,才發現他的兩顆門牙已經不翼而飛,說話有些漏風.

"不用掙紮了,我剛才抓你脖子的時候,已經將你的能力全部吞噬,一個月之內你別想恢複元氣."胖子冷笑一聲:"你當老子吞噬的名頭白叫的啊?"

孔宣就好像被人當胸打了一拳,退了一步,臉上漲得通紅,隨即雙手在身上不停的摸索,不時的從兜里掏出各種零碎的東西.

香煙,打火機,錢包,鑰匙,硬幣……居然還有杜蕾斯.

"我說,你能拿點有用的東西不,上次的混元尺呢?乾坤布呢?"我頓時急了,你是打算用打火機燒死他還是用鑰匙捅死他?

"有法力的東西都放在空間袋里頭了,我現在打開空間袋的力氣都沒有!"孔宣愁眉苦臉的說道.

媽比的,空間袋又是什麼玩意?來不及想那麼多,急聲問道:"還有別的招數嗎?"

孔宣搖頭苦笑:"正南,沒有辦法啦,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化虛為實以後可以搞定這個胖子!"

我活動了一下手腳:"化虛為實還是你教我的,你怎麼不用,兩個人一起上機會要大很多吧?"

"你沒長耳朵?剛才他都說了將我的能力全部吸走了,我現在只能化泡尿出來,你要不要?"孔宣有些惱怒.

"你丫的不是還有一粒百花消融丸麼?吃下去不就有了?"我覺得我們兩個有點傻氣,大敵當前還不忘口角一番.而胖子也不急于進攻,只是冷笑著看著我們,眼神閃爍,不明白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都說了有法力的東西都在我空間袋里面,拿不出來啊!跟你說話真特麼的累!"孔宣突然壓低聲音說道:"胖子有些不對勁."

孔宣不說我也看出來了,我跟孔宣在這口水了這麼久,胖子都只是冷眼旁觀,別說出手了,居然連出言嘲諷都沒有,這不符合胖子的個性,用一句時髦的話來說,這媽比的不科學.

莫非這胖子現在出了什麼狀況,看上去強作鎮定,其實身體內已經走火入魔?想到這,我望向胖子,覺得他眼神有些不自然.

媽比的,肯定有古怪.我嘿了一聲,一拳就朝胖子的臉錘了過去.我不認為這一拳可以擊中胖子,甚至都已經想好了三四個後招,他會怎麼閃躲而我又應該怎麼出擊.

"彭"的一聲.

出乎意外的,我的拳頭紮紮實實的擊中了胖子的臉,能看到他臉上的肥肉一陣蕩漾,按照我這一拳的力道,別說胖子了,就算是兩個胖子站在一起也會被我一拳擊飛,我相信自己的力道.

事情再次出乎我意料之外,胖子被我擊中以後也確實飛了出去,但只是下半身飛出去,就好像他將我這一拳的力量全部轉換到了下半身.他的臉緊緊的貼著我的拳頭,整個人猶如一個大風車,以我的拳頭為軸心轉了一個大圈,然後又轉回了原先的位置,除了他臉上的肥肉被轉出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肉旋兒以外,什麼都沒變.

胖子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你知道嗎?只有你用盡全力擊中我的身體,我才能跟你搭建一個能量的橋梁."

"什麼能量的橋梁?什麼意思?孔宣你快過來拉我一把."我大力的朝後縮拳,拳頭一動不動,就好像我的拳頭被焊在了胖子的臉上.

孔宣走過來搭住我的胳膊拉了一下,軟趴趴的完全沒有力道,他苦笑了一聲:"拉個屁,我身體內的能量已經被這胖子吸收得干乾淨淨啦."

胖子陰聲笑道:"孔宣現在就是一個廢人.你還是想想你自己吧!"

"你也打算吸收我的能量麼?"我再一次大力的收了收拳頭,依舊紋絲不動.

"怎麼可能?哈哈,那太浪費了.我剛才突然想起,你是陰陽體質,只有你才能觸碰那個生死寶鑒,我要借助你的身體去吸收生死寶鑒的能量,看看能不能突破融合的最後一關!"胖子朝懸浮在空中的生死寶鑒努努嘴,示意我走過去.

這樣子啊,難怪說我是個橋梁,原來是指搭建他跟生死寶鑒之間的橋梁.

對了,既然他要這樣,到時候我抓起生死寶鑒就往他身上砸,這不就解決問題了麼?也不行,這樣會把胖子也凍成冰渣或者燒成木炭,要不?我拿著寶鑒威脅他,要他離開胖子的身體就好?對,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我不禁為腦子轉動如此之快而給了自己一個贊.

裝作不甘心的樣子走到生死寶鑒前面,胖子的臉粘著我的拳頭,只是斜著眼睛催促我快點.

左手抓住了生死寶鑒,正要發力,卻從胖子的臉上傳來一股極大的吸力,就好像他的臉是一個極大的漩渦,一下就將我身上所有的能量全部吸扯了過去.奇怪的是,雖然我的全身力氣都失去,但偏生能夠直直的站在原地,有如一個僵硬的木偶.

我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個密封的容器,這股吸力將我體內的能量抽走以後,我的身體就形成一個真空,開始吸取左手的陰陽寶鑒里頭的能量.

隱約有一股氣流透過我的手慢慢滲進來,這股氣流很難形容,是由絞在一起的兩縷氣流組合而成,一縷是暖洋洋的而另一縷是涼沁沁的,這兩縷不同的氣流相互繚繞著,緩慢而堅定的沿著我的左手朝我身體內深入.

胖子那邊似乎能夠察覺到這種情況,嘿然一笑,吸力猛然變大,這股奇異的氣流流動的速度也開始加快,不一會就到了我的肩膀,眼看著就要傳到我的右手流動到胖子的臉上去.

正在這個時候,我頭頂的傷口突然一陣劇痛,就好像身體的真空讓這個創口也開始塌陷,隨著痛楚的加劇,創口塌陷的感覺越發強烈,最後就好像被人用刀在那個創口那捅了一刀,然後一股沛然的氣流從頭頂瘋狂的湧了進來.

此時生死寶鑒的能量正好位于兩肩的鎖骨正中央,與頭頂下來的氣流一相撞,就好像引發了世界大戰一般,兩股能量瘋狂的交織糾纏,最後瘋狂的旋轉,竟然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渦.

這道漩渦是如此的……如此的牛逼,它產生了一股沛然無比的吸力,這股吸力可比胖子臉上傳來的吸力要強不知道多少倍.我甚至能聽到嗖的一聲,從胖子的臉上被吸過來一股精純的能量,好家伙,胖子吸了半天沒起到作用,最後反倒被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漩渦給吸走了自身的能量.

這股能量進入我身體以後,與那道漩渦發生了碰撞,這一下就讓我體內五髒六肺七葷八素,全部亂成一團,喉頭一甜,忍不住噴出一大口鮮血,感覺到體內那股冷熱的氣流快速的退回了生死寶鑒,而頭頂那道氣流與胖子那邊傳來的能量混為一體,融入了我的體內,均勻的分布在我的全身各處經脈之中.

這算什麼?我忍不住活動了一下手腳,這一活動,頓時將手從胖子的臉上拔了出來,胖子就好像一個被放了氣的氣球,一下就癱倒在了地上,與此同時,有一個面具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掉落在他身邊,這是一個流氓兔的面具.

上篇:080 吞噬幽魂     下篇:082 明顯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