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86 醫院驚變  
   
086 醫院驚變

胖子是我見過最奇葩的人,沒有之一.

我躺在醫院休養,這厮居然也跟著湊熱鬧,說要搞一個全身檢查.檢查就檢查吧,驗尿的時候,這厮居然用一個玻璃杯盛了滿滿一大杯給護士,惹得護士勃然大怒:"你這是打算敬酒嗎?"

胖子並不是來照顧我的,而是安然也在這家醫院住院,她手臂上的月牙疤痕越來越紅,幾天不見,竟然已經成了深紫色.醫院組織了好幾次專家會診,都說不出一個所以然,只能建議住院觀察.

我們能在一床難求的市人民醫院里面悠閑的開個鋪位,這還是凌風打了招呼的原因,也正因為如此,我跟蕭傾城還有安然三個人被安排在一間病房里頭.

凌風打招呼的熟人我也認識,古青云.他並沒有調去省人民醫院,而是在市人民醫院里面坐上了副院長的寶座.似乎這個安排更讓古青云滿意,我現在就能看到他那張如同菊花般綻放的笑臉.

"怎麼樣,正南,好點沒有?"古青云笑容可掬,身後跟著一個醫生一個護士,都是笑眯眯的看著我,一副唯古青云馬首是瞻的架勢.原本查房是這個葉醫生的事情,但古青云要來跟我拉家常,他只能是在旁作陪.

"好多了!"我瞅了瞅自己身上.盡管各處都是白色的繃帶,但畢竟都是皮外傷,無關大礙,反倒是旁邊床位的蕭傾城被李德新踢了幾腳傷到了內髒,傷勢要比我嚴重得多.

"恩,那就好,有機會喝一杯啊!"古青云說出這話倒是讓我有些驚訝,拜托,這是你上班的地方,當著你小弟的面你居然這麼肆無忌憚?

古青云又翻看了一下蕭傾城的病曆,也是一番囑咐,無非就是好生調養戒酒戒躁之類的,走到安然的床位,眉頭微微一皺,輕咳了一聲:"安然,你這個病還得繼續觀察……"

胖子在一邊不滿的嘀咕:"都觀察好幾天了,現在疤痕的顏色越來越深啦!"不過,這話他也不敢大聲,醫生是不能得罪的,尤其是你還在住院的時候.

古青云走後,安然靜靜的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看著天花板,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胖子在一邊說了幾個笑話安然也沒有理會.

正要出言安慰她兩句,電話響起,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鍾正南麼?"電話那頭的聲音也很陌生,聽不出來是誰,但是語氣很沖,就好像我欠了他五百塊錢一般.

"是的!你誰啊?"我淡淡的回了一句.

"有快遞!"那聲音極其不耐煩.

呀嘿,就你這態度還干快遞?遲早被人打死去.再說了,我也從來不購,有個毛的快遞.二話不說,徑直把電話給掛了.

電話再次響起,原本不想接,轉念一想,按下了免提.

"找死是不是?居然掛老子電話!"那邊傳來囂張的怒吼.

"恩,你來打死我啊,我在市人民醫院住院部5樓511."我大大咧咧的報上了房間號碼,再一次掛斷了電話.

胖子等人愕然看著我,我將原委一說,胖子立刻炸毛了:"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待會你們別拉我,看我打不死他!"

我笑道:"我們三個人都是躺著病床上的,想拉也有心無力.你待會想怎麼著就怎麼著,別出人命就行."

對于這個快遞的小伙子我沒啥好感,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要把個人的情緒帶到工作上來.這話可不是我說的,是果兒說的,我特麼的無業游民一個,有個屁的工作.但果兒說的肯定沒錯,世家子弟來的,說話的高度就不一樣.

二十來分鍾以後,病房外面傳來一陣喧嘩,然後房門被一腳踢開,鬧哄哄的沖進來四個手持鐵棍的漢子,為首一人濃眉大眼,很是面熟.見到是我們,當場愣住,詫異的叫了一聲:"鬼哥?胖哥?"

胖子正要迎上去,見到那名漢子,也是伸手指著:"你……你不是那誰嗎?"

"你叫……阿民還是阿光來著?"我敲了敲腦袋,這個人就是那天在八馬羽毛球館等我們的兩個大漢之一,唐梓安的手下,只是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了.

"呵呵,我是阿光!怎麼會是你啊?鬼哥你全名叫鍾正南麼?"濃眉大漢准備伸手去撓頭皮,卻發現手上抓著一根鐵管,連忙將鐵棍換了只手,摸著後腦勺呵呵的笑.

"光哥?"後面有一個穿著x通快遞制服的年輕人,愕然不解的問道:"怎麼了?弄死他啊?"

"弄你嗎比!"阿光回頭沖那小子怒罵一聲:"這是鬼哥!還不快給老子滾出去!"

我笑著看著其他三個人灰溜溜的走了出去,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唏噓,阿光與其說是訓斥那個小青年,更不如說是一種變相的保護.不說別的,這樣一來,這個小伙子就不用直接面對我的怒火,然後有他這個緩沖,接下來的事情就好商量了.

"算了,也沒什麼事情."我笑道."要是你們來早一會的話,還能遇見唐老爺子!"

阿光臉上冷汗唰的一下就飚了出來,唐老爺子對于他來說就是金字塔的巔峰存在,平時只能仰視.要是被唐老爺子知道他帶人來毆打我,他吃不了兜著走.

我可沒騙他,唐老爺子等人昨天剛從北京回來,跟凌家的事情已經全部搞定,聽聞我受傷第一時間就來看我,給我的銀行卡還在我枕頭邊呢.見到阿光這樣子,我哈哈一笑:"放心啦,這個事情我不會跟唐梓安說.本來就沒什麼嘛!"

阿光千恩萬謝的出門,不一會,他拿了一個小紙盒進來,說道:"鬼哥,這個是你的快遞,麻煩你簽收……哈哈,不用簽了,我放這了!"

說完將那個小紙盒放在我床頭櫃上,退後兩步轉身出門.

胖子拿起那個紙盒,掂了掂:"很輕啊,鬼哥你買了啥東西?"

我實在不記得自己買過什麼東西,示意胖子打開紙盒.

胖子三下兩下就撕開了紙盒,我說過胖子的蠻力很大,再一次得到了驗證.

紙盒里面有放了許多的報紙揉成的紙團,中間放著一個更小的紙盒,打開一看,里面靜靜的躺著一枚鑰匙,旁邊還有一張紙,

胖子把那張紙拿了起來,念道:"h~a~o~d~u~o~h~u~z~i~o~"

我納悶的問道:"你在念什麼?"

胖子將紙反過來看了看,說道:"這紙上就這麼寫的啊."把紙條遞給我,將盒子里面的鑰匙拿起來翻來覆去的看.

我接過紙條,這是一張很普通的打印紙,似乎被人隨意的撕扯下來寫了幾個英文字母:haoduohuzio,我皺眉想了許久,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順手遞給旁邊的蕭傾城,然後又問胖子要過鑰匙.

鑰匙是很普通的x型鑰匙,這種鑰匙隨便找一個人身上都會有一把,沒啥特殊的.

是誰寄了一把鑰匙給我?還放了一張寫有一串奇怪英文的紙條,是誰在跟我開這個玩笑?

正在我們納悶不解的時候,蕭傾城突然皺眉說道:"這串字母我有點熟悉."

我跟胖子忙不迭的相問.蕭傾城拿出手機,在屏幕上劃拉了一會,說道:"果然是,這串英文是無良作者曹大麻子的微信號."

這又是怎麼回事?

我跟胖子拿著手機進入微信,請求加其為好友,瞬間就被通過,我們進入他的微信空間一看,除了一些好笑的圖片以及段子以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

"這算什麼?"我們三人都納悶不解,最後一致認為這是某一個曹大麻子的書友跟我們開的一個玩笑.既然是玩笑,我也沒有那麼在意,隨手將鑰匙丟在枕頭邊.

這是我住院這段時間以來唯一讓人有些意外的事情.除此以外,每天就是各種被探望,果兒每天都要陪我自是不必說,就連我爸爸媽媽也都每天來上一次,特別是我媽媽,見到楊果兒以後,立馬找胖子逼問這個美女是做什麼的,聽得胖子一五一十的交代以後,笑得嘴都合不攏,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

至于我爸爸還算比較穩重,只是楊果兒不在的時候,就沖我眨眼:"小兔崽子,眼光不錯啊,無敵單眼皮……"

又是無聊的一天,上午剛把聒噪的孔宣打發走,下午我爸媽又過來看我,喂,你們這是在看我嗎?削好的蘋果干嘛老是遞給楊果兒?我才是病號好不好?信不信我立馬出院?

我爸媽總算走了,臨走的時候拎走了我床頭櫃里一大堆東西,這都是別人送給我的水果補品之類的,我吃不完就要他們帶走,除此以外還有幾張銀行卡我也偷偷的塞進了我爸爸的口袋,這些錢足夠你零花啦.

病房里面突然安靜了下來,我笑著問楊果兒:"沒啥不適應吧?"

果兒只是臉紅紅的低頭,沒有說話,反倒是胖子在一旁吱吱怪笑:"都快一家人了,有啥不適應的?"

胖子說到這個,我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這個事情跟果兒曾經說起過,楊家家大業大的,我這一個小市民家庭你爸媽他們能同意麼?門不當戶不對哇……

果兒見我臉色一變,知道我心里想什麼,伸出柔軟的小手與我相握,悄聲問道:"你什麼時候去我家見見我爸媽?"

我正要回答,安然突然起身走到我床前,笑著跟我說道:"打攪兩位一下啊,正南,你跟我出來一下!"

"咦?"我愕然問道:"安然,你找我做什麼?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這說?這又沒外人!"

胖子頓時大聲笑:"對了,有事在這說啊,我又不是外人."

安然輕哼了一聲,抬手將垂下的頭發攏到耳後,說道:"有正事."

我訝然說道:"咦,安然,你手上的那個疤痕不見了!"

安然低頭一看,不自然的笑道:"來的奇怪,去的也奇怪,先不管他,正南你先跟我出來一下!"

我無奈只得起身,下床的時候晃了一下,腿腳還是有些不太靈便,果兒連忙攙扶著我,沖安然笑道:"我扶著正南你沒意見吧?"

"恩,沒事!"

安然帶著我們走到頂樓,由于腿上有傷,天氣又熱,走這麼一會我就大汗淋漓了,這安然是有病麼?這麼熱的天居然把我們帶到頂樓曬太陽.

"什麼事啊?安然."我示意果兒松開我,果兒不是很放心的站在我身邊.

安然在我前方背對著我們,站了差不多三四秒,突然冷笑了一聲,轉過身來.我跟果兒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見安然的雙眼一片血紅,嘴角掛著冷笑,凌空躍起,一只手閃電般的朝我胸口抓來.

上篇:085 遍體鱗傷     下篇:087 香消玉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