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87 香消玉殞  
   
087 香消玉殞

我第一反應就是將果兒推在一旁,左手格擋安然的攻擊,右手順勢推向安然的肩膀,口中大喝道:"安然,你發什麼神經?"

同時心中疑惑不已,安然出手凌厲,身形詭異,完全就是一個武林高手的樣子,可她以前明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生啊.

讓人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安然整個人居然在空中停頓了一下,就好像有一根繩子在空中拉住了他,雖然我高中是肄業的,但我也知道這完全違背了物理常識.也正因為這一下停頓,我的格擋全部落空.

避開了我的格擋以後,安然的身體再一次沖過來.我只能閃身後退,左腿同時踢向安然的下巴.

安然嘿然一笑,手指轉而向下,戳向我大腿.暗罵一聲,這小妞什麼時候功夫這麼好了?正要閃避,右腿上的舊傷發作,居然使不上勁,就這一瞬間,左腿一股劇痛襲來,她的手指硬生生插進了我的大腿,我一個蹌踉,向後摔倒在地上,腿上鮮血汩汩而出.

連忙雙手去按住大腿的血孔,而安然的手在空中甩了一下,鮮血四濺,冷笑一聲,再次張開五指迅疾的插向我的胸口.

腿上舊傷新傷都讓我無法閃躲,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安然的五指朝我襲來.

"不要!"耳畔傳來果兒的呼喊,緊接著一道人影縱身撲來,硬生生的受了安然的這一抓.

是果兒!

是果兒奮不顧身的從旁邊沖過來替我擋住這一抓.

"嚓!"這是手指插進胸口的聲音.

"啵!"這是手指從胸口拔出的聲音.

果兒的身子軟軟的倒在了我懷中,臉上一片痛楚,但更多的是淒婉.

我全身猶如電擊,目光呆滯的下移,呆呆的看著果兒的胸口那五個血洞,鮮血從血洞處汩汩而出.

這一刻時間仿佛已經凝固.

我張口想大聲的喊叫,但是喉嚨里面除了咯咯咯的聲響,什麼聲音都發不出.

我伸手想去捂住那道噴湧著鮮血的傷口,但全身已經僵硬,就連手指頭都動彈不了.

不知道這一刻有多久,我只知道自己的心髒仿佛被十來把匕首在瘋狂的戳著,那種痛楚深入骨髓;又仿佛有幾張暴戾的大手,在瘋狂的撕扯著我的內髒,那種痛楚撕心裂肺.

"正……南……"果兒目光渙散的看著我,吃力的叫了一句.

這一句頓時將我從那種凝固的狀態中拉了回來,嘶吼了一聲:"果兒!"

一手緊緊的將果兒摟在懷里,另一只手死死的按住那噴著鮮血的傷口,不停的叫喊:"果兒!果兒!"

"哈哈哈!"安然發出得意的獰笑,竟然不再出手,退後了兩步,轉身朝著樓頂邊緣奔去,在接近邊緣的時候,縱身一躍,朝著空中撲了過去,然後詭異的停在空中,回頭一笑:"過幾天再來找你!"一道銀光閃過,就這麼在空中消失.

"正……南……"果兒又叫了我一句,勉力的笑了笑,似乎想要說點什麼,嘴一張卻湧出大量的鮮血.

"果兒,這里就是醫院,你沒事的,你沒事的!"

"正……正……南……我……恐怕……不成……了……,我還想……剛才我還想……你什麼時候……跟我回家……見……見我……爸媽……"果兒張大嘴巴,眼神迷離的看著我.

"明天!明天就去!好不好?果兒!你別嚇我!果兒!"在我聲嘶力竭的叫喊聲中,果兒的眼睛緩慢的閉上,嘴角隱約有一絲笑容.

"果兒!果兒!你別嚇我!我這就叫人!"抖抖索索的拿出手機,手上滿是鮮血,無論我怎麼滑來滑去都解鎖不了屏幕.

"草!"我怒罵一聲,將手機屏幕上的鮮血在身上擦乾淨,又將自己的手在背後衣服上面抹了幾把,這才將手機屏幕解鎖.

快速的按下了胖子的號碼,剛接通就沖著手機大聲吼叫:"快來頂樓,叫上急救醫生!擔架!來頂樓!"

胖子在那邊哦了一聲,急聲問道:"什麼事情?鬼哥,出什麼事情了?"

"趕緊上來!"我直接掛了電話.

低下頭,緊緊的抱著果兒,將下巴靠在她的額頭上,喃喃重複著說道:"果兒,沒事的,你堅持住!沒事的!沒事的……"

不一會,胖子單手拎著一副擔架帶著兩名醫生沖了上來,見到如此情形三人都是吃了一驚,也沒多問,招呼醫生將果兒抬上擔架,醫生跌跌撞撞的抬起果兒快速下樓.胖子將我拉起,我感覺到腿骨一陣劇痛,一個蹌踉差點倒下,胖子不由分說的背起我,快步跟上兩名醫生.

看著果兒被推進急救室以後,我讓胖子將我放在急救室外面的長椅上.

胖子急道:"你這腿上也是幾個大洞,必須包紮下!"

"媽比,不知道要醫生拿繃帶過來麼?"我心情奇差,沖胖子吼道.

胖子沒法,只得飛快的叫了醫生推了一輛小推車過來,小推車上面是換傷藥的各種器具藥水,醫生看來對我這種行為頗不以為然,不過礙于古青云的面子沒有說而已,片刻後就將我大腿包紮好,叮囑兩句不要隨意移動,推著小推車自行離開.

蕭傾城也得知了情況,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三人坐在外面長椅上,誰也沒出聲.

半響,我才將剛才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兩人極為驚愕,胖子更是滿臉的不可思議:"你說這是安然干的,而且最後她凌空一躍,消失在空中?"

我點點頭,沒有再出聲,接二連三的吸煙,不時抬頭看著搶救室門口上方亮著的指示燈.

果兒,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燈突然滅了,我將煙頭一丟,長身而起,大腿處傳來一陣劇痛,頓時整個人站立不穩,朝旁邊倒去.

胖子連忙架住我的肩膀,說了一句:"小心點!"

我喉嚨里面啊了一聲,示意胖子扶著我朝前走.

搶救室的門打開了,一名戴著口罩的醫生走了出來,見到我們,取下口罩,輕咳一聲:"誰是病人家屬?"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神中竟然閃過一抹惋惜.

這一絲神情被我看了個真真切切,一種不好的預感在腦海里出現,隨即這種感覺猶如毒草,瘋狂的滋長著.

難道果兒……?

難道果兒沒有搶救過來……?

我的喉嚨里赫赫作響,卻是發不出聲音.

"這位就是她家屬!"恍惚中,聽到胖子沖那醫生叫道.

"我們已經盡力了……"醫生低聲說的這麼幾個字不啻驚雷,在我耳邊炸響.

我一把甩開胖子,沖上前一把抓住醫生的衣服,咬牙切齒的說道:"你說什麼?"

"病人傷勢過于嚴重,失血太多,對不起,先生,我們的確已經盡力了!"醫生對于此事已經司空見慣,並沒有因為我的威脅而噤若寒蟬,一臉平靜的看著我.

我將醫生往旁邊一推,大步朝搶救室走去,胖子想過來扶我,也被我甩開,腿上的傷痛也仿佛不複存在,推開了搶救室的門,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手術台上的果兒.

腦袋頓時一片空白,身邊所有的人跟事物瞬間全部被抽走,整個世界仿佛就只有我跟果兒兩個人.

走上前蹲了下來,顫抖的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果兒的臉龐,指尖從她的秀眉處緩緩滑下.微蹙的秀眉,小巧俏皮的鼻子,嘴角卻帶有一絲滿足的微笑,似乎她只是在沉睡,生怕一不小心就會將她驚醒.

癡癡的看著這張清秀精致的臉龐,腦海里面浮現出各種片段.

——————"你在這干什麼?"我愕然回頭,一張清純美麗的臉孔出現在我眼前……

——————"你不要做法事嗎?怎麼跑到這邊來了?"她笑起來很好看,眼睛猶如月牙一般彎彎的,鼻子微微皺起,嘴角的笑意漣漪一般擴散在臉上……

——————"我是金家的私人醫生,我叫楊果兒!"……

——————"這首歌啊,是我媽媽教我的.好聽嗎?"楊果兒側著頭看著我,俏皮的笑……

——————"家里空調壞了,我來蹭空調!"果兒對著我嫣然一笑,臉紅紅的,燈光照射下,明豔不可方物……

——————果兒看著我呆頭呆腦的樣子,微微一笑,將頭依偎在我胸前,輕聲說道:"白癡,還不讓我進去."……

……

無數的片段,有如電影一般在我腦海中不停的浮現,每一個片段里面都有一個果兒的影子,有嬌嗔的,有淺笑的,有驚訝的,也有俏皮的……無數個果兒最後全部彙合成一個果兒,那個縱身一躍然後緩緩掉落在我懷中的果兒,那個痛楚中帶著淒婉,嘴角又帶著一絲微笑的果兒……

"啊……"我大喊一聲,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眼前一黑,倒在了果兒身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悠悠醒來,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胖子與蕭傾城一左一右的看著我,看到我醒轉過來,都是松了一口氣.

"正南,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該過的生活還得過."蕭傾城看著我,目光中充滿憐惜.

胖子支支吾吾了半天,擠出一句話:"鬼哥,節哀順變!"

我呆呆的看著天花板,絲毫不理會兩人.

蕭傾城眼中浮現出矛盾的神情,最後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輕咳了一聲:"正南,其實……你可以救回果兒姐的."

上篇:086 醫院驚變     下篇:088 芥子須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