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88 芥子須彌  
   
088 芥子須彌

我一把抓住蕭傾城的肩膀,厲聲道:"傾城,你說什麼?"

如果是別人在我面前說這話,我肯定一拳打過去或者一巴掌閃過去,果兒都已經這樣了,你還來說風涼話?

但是蕭傾城是誰?道派世家啊,她說果兒有救,說不定真有救.

蕭傾城因為吃痛眉頭緊蹙,叫道:"你弄痛我了."

我連忙放開手,眼睛也不眨的盯著蕭傾城:"你給我說說怎麼回事?"

蕭傾城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眼睛卻瞟向胖子:"胖子,麻煩你打個電話叫孔宣過來,這件事情非得要他參與不可!"

胖子愕然看著蕭傾城,拿出手機欲待打電話,我悶聲說道:"去外面打,順便幫我買包煙上來!"

我明白蕭傾城的意思,她肯定是要支開胖子.

胖子出門以後,蕭傾城低聲說道:"正南,我可以將果兒的身體冷凍起來,讓她的身體不至于壞掉……"

"然後呢?"

蕭傾城無奈的笑了笑,低聲說了四個字:"生死寶鑒!"

刹那間,我明白了蕭傾城的意思,她可以將果兒的身體保存好,而我要做的就是找齊生死寶鑒,然後在生死簿上面更改楊果兒的生死壽命.

"這能行不?"我喉嚨有些發干,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費力的吞了口唾沫.

"理論上是絕對可以的."蕭傾城臉上又現出矛盾的神情:"但是,上頭……"

我明白她的意思,都成立寶辦了,前小李飛刀龍組組長婁巍還是主任,可見上頭對此事的重視.雖然我現在無拘無束,但那也只是婁巍知道凌風蕭傾城楊果兒都是我好友的緣故,索性裝個大方,讓我放手去做.

婁巍確實把我算死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凌風他們家族受到牽連,更何況還有果兒的家族牽涉其中?

不過蕭傾城此話一說,無異于在拿自己家族的前途做賭注,萬一上頭知道我是因為蕭傾城的提醒而將生死寶鑒用于果兒身上,蕭家絕對是灰飛煙滅.難怪要將胖子支開,對于她來說,這種事情除了我,絕對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就算胖子也不行.

我很是感激的看了蕭傾城一眼,不明白蕭傾城為什麼要這麼幫我,或許是前不久兩人同仇敵愾的緣故吧,當下跟她商議了一些細節的問題,最後我們還是需要孔宣等人的加入,一個原因是因為孔宣胖子都是我的朋友,曆經生死的那種,絕對值得信任,另一個原因卻是這個事情必須要孔宣加入,在藏匿這方面,南派的孔家更勝一籌.

蕭傾城再三交代我,絕對不能說用生死寶鑒來挽救果兒的事情,只說她知道有一種可以起死回生的藥水,需要時間熬制.這一點我只能答應她,我相信我的兄弟,但是蕭傾城就不這麼認為,畢竟關系到她的家族安危.

等到孔宣趕過來的時候,蕭傾城又跟他商議了一些技術方面的東西.我要做的事情就是養好身體,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做,那就是憑借著生死寶鑒的感應去尋找其余四頁寶鑒的下落.從最開始'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心態到現在全心全意的去尋找它,完全是兩個人的心境,造化弄人不外如是.

還有一個事情,那就是安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其中肯定有我們不知道的原因,而且安然似乎是沖我而來,看她架勢肯定不會就此罷休,我需要養好傷勢備應付安然的襲擊.

接下來幾天他們分成兩組輪流看護我,蕭傾城跟艾佳語一組,胖子跟孔宣一組,凌風找了個借口要我爸媽不要再過來看我,並在我枕頭下面塞了一把槍.

"實在有生命危險的時候就開槍好了!"凌風說這話的時候,我分明看到胖子的臉上在抽搐.

一直到我身體痊愈都不見安然找上門來,可能我們這邊人多,她不敢招惹吧.大伙的警戒心都消褪了很多,但是不管怎樣,我身邊肯定有一個道家之人,要麼孔宣要麼蕭傾城.

出院以後,我第一件事就是問孔宣,果兒的身體怎麼處理了,孔宣只是說已經搞定,不肯讓我看,最後我掏出凌風給我的槍沖著他腦袋比劃,他才色變,罵罵咧咧的將我帶回到棲鳳觀.

走進他的廂房,房間里面一如我最開始見到孔宣時的樣子,方桌長凳,床鋪書架.

我狐疑的看著孔宣,這廂房里面空空蕩蕩,什麼地方能藏住果兒?

孔宣走到書架前,伸手在書架上方拿下一個青銅鎮紙,隨意往桌上一扔,口中念了幾句咒語,在剛才放鎮紙的地方赫然浮現出一個白玉方盒.孔宣將那個白玉方盒取了下來,托在我面前.

"這是什麼?"我納悶的問道.

"果兒啊?"孔宣眼睛一翻:"要不然呢?"

我拿著槍又是一陣比劃,孔宣笑道:"媽比的,小心走火,你小子會打手槍嗎?"

打手槍,在星城方言還有另外一層意思,用一句科學的術語來說,就是通過手指來讓自己達到性的高潮,特指女性.男人的話,統稱打飛機.

"別開玩笑啊,趕緊的!"我笑著把槍收起來,其實我們都知道,槍的保險都沒打開呢.

孔宣伸手一招,手中出現一個金色的八卦符咒,這個符咒在白玉盒子上方閃爍了三次,盒子咔嗒一聲彈開,一道紫色的光從盒子中傳出,這一刻,我看到了極為不可思議的一幕.

我看到了果兒靜靜的躺在這個盒子里面,宛如睡著一般.盒子只有巴掌大,按照道理來說,果兒應該會被縮小到很小才能放進去才對,可果兒此刻看上去跟原來一般大小,情形無比玄奧,大與小完全已經突破了我的認識.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麼說吧,就好像我面前有一個煙盒,然後我躺在了里面,煙盒沒有變大,而我也沒有縮小.

我伸手去觸摸果兒的面龐,除了有些冰冷與平時無異,我訝然的望向孔宣,吃吃的說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孔宣傲然一笑:"納須彌于芥子,于芥子呼現三千世界!這個芥子盒就是這麼的牛逼!"

說完,將盒子一扣,眼前紫光與果兒消失不見.隨意的將芥子盒放于書架上,口中念了幾句咒語,芥子盒又消失在空氣中.

見到如此情形,我也放下心來,順口問道:"你上次說你有一個什麼空間袋,跟這個原理差不多吧?"

"原理是差不多,但是功效卻是相差一萬倍,空間袋就好比一個儲物櫃,而芥子盒就如同一個儲物倉庫,特大型的那種!"孔宣咂了咂嘴巴,桌上拿起青銅鎮紙,在手中拋了拋,放于原先位置,笑道:"這還只是一個殘次品,如果真有佛家的那種芥子,嘿嘿,三千大世界都能放進去,那叫一個牛逼."

"你不是道家麼?怎麼跟佛家也掛上關系了?"我好奇問道.

"大道無門虛空絕路,萬法歸一殊途同歸,說來說去都是這麼回事,打個比方,觀音坐蓮跟老漢推車,都可以讓你登上快樂的巔峰……"孔宣笑眯眯的舉例.

"呸,這段時間你跟胖子學壞了啊!"我笑罵.

孔宣愕然撓撓頭皮,半響才說道:"好像也是,媽比的,那個畜生!"

"既然芥子盒要比空間袋牛逼,你為什麼不將芥子盒放在身上?"我也撓撓頭皮問道.

"你以為我不想麼?但是這個芥子盒有七百多斤重,我要是不念咒語的話都拿不起來!"孔宣笑著拍了怕那個書架,發出沉悶的金鐵聲:"這個架子你別小看了,結實著呢!"

"不扯這個,你那個空間袋還有沒有多余的?給我一個唄!凌風給我的這把槍沒地方放啊."我掀開t恤,指著插在牛仔褲上面的槍:"這萬一要是走火,可不是開玩笑的."

孔宣笑著從口袋里摸索了一會,拿出一個小硬幣,遞給我.

這是什麼意思?遞個硬幣給我干什麼?還是一毛的.

"接著啊,這就是空間袋!"孔宣挑了挑眉毛,神情不似開玩笑.

我接過硬幣:"你確定這是空間袋?"

孔宣也懶得跟我啰嗦,徑直教我怎麼使用.我試驗了一把,咦,還真是,硬幣里頭約莫有一個皮箱那麼大的空間,很是神奇,我毫不猶豫的把生死寶鑒以及手槍等東西全部丟了進去.

"不要把打火機丟進去,我的打火機在里面爆炸過一次."孔宣笑道.

"不錯不錯,就是容量小了點!"我將硬幣拋了拋,放進了口袋.

"有本事你別要!"孔宣雙眼一翻,鄙夷的說道.

正要問孔宣有沒有大一點的,孔宣突然雙眉緊鎖,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低聲道:"小心!"

話音未落,廂房門'嘭’的一聲被人踢開,一臉傲然的安然站在門口,下巴微微上揚,用一種不屑的眼神睥睨著我們兩人.

見到安然,我頓時無名火起,怒道:"安然,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安然嗤笑了一聲:"你現在還在把我當成安然?"

"那你是誰?"我訝然問道.

"我,月魔傳人!"安然傲然說道.

上篇:087 香消玉殞     下篇:089 月魔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