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94 古老傳說  
   
094 古老傳說

"什麼尋寶?"我愕然問道.

"上坳對下坳,金子十八窖,窖窖十八缸,缸缸十八包,包包十八條,條條十八兩."農自豪搖頭晃腦的念了一句打油詩,神神秘秘的說道:"這可是田莊鄉這里流傳了很久的一首民謠,相傳在很久以前,有一個地主,在某個地點埋了十八個地窖的金子,每一個地窖里面有十八口大缸,每一個缸里面都有十八包金子,嘖嘖,誰要是找到了誰發財哦!"

一仰頭把啤酒喝下去,一股涼意直入小腹,然後一股氣體沖上喉嚨,我忍不住打了一個酒嗝,愜意的發出一聲歎息,夾了兩片五花肉咀嚼著說道:"你這個傳說肯定不靠譜!"

"為什麼?"農自豪放下杯子,不解的問.

"現在科技那麼發達,金屬探測器都可以探測到地底好幾米深的東西.如果真有你說的那麼多黃金,花多點錢買一個好一點的機器,還不早就探出來了?"我拿起地上的啤酒瓶給自己倒了一杯,笑著說道.

"你說的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不一定完全正確!"農自豪豎起食指搖了搖:"金屬探測器最多也就是探測到地下三四米,五米算是極限了,你說人家埋的金子數量如此之多,難道就不會將地窖挖深點?換做我是那個財主啊,我要挖地一百米,修一個地下城堡.哈哈哈!"

農自豪說的雖然很誇張,但也不是沒有道理,既然要掩埋為何不埋深點?他這麼有錢,完全就不必擔心人力財力.

孔宣'吱兒’一聲清掉了杯中酒,我們喝的是啤酒,這厮偏生要嘗嘗農家的米酒.砸了砸嘴巴,孔宣說道:"你說的什麼上坳下坳是什麼意思?"

農自豪眉毛一挑,笑嘻嘻的說道:"上坳,就是山頭呈現一個凸字形,下坳,就是山頭呈現一個凹字形,也就是說,加入你面前有兩座山,如果把其中一座山翻轉過來蓋在另外一座山上,凸字正好跟凹字相吻合,那這個寶藏就在這個兩座山的中間.也還有一個說法,就是在某一個角度,你正好看到兩座山能夠接榫,那麼寶藏就埋在觀察者的站立地點."

"田莊就這麼點大,難道找不到一個什麼……什麼上凸下凹的?"說到這,我忍不住看了艾佳語一眼,今天早上雖然只是匆匆一眼,但確實……上凸下凹的.

艾佳語正在挾青菜,對于這種純天然的青菜,幾乎所有的女性都青睞,見到我看向她,再加上我說的話,頓時會意過來,對我怒目而視.

"傳說中的東西,畢竟虛無縹緲!還是說點實際的吧."這次,反而是農自豪先結束了這個話題,將話題引到了薄荷公安局破獲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案件上去.

不得不說,這個農自豪是一個很健談的人,我們幾個人一頓飯從四點多開始吃,一直吃到差不多晚上九點,從頭到尾都是他在滔滔不絕的講故事,而我們居然還聽得津津有味.最後農自豪可能喝的太多,有些暈乎,自行去房間睡覺.

待農自豪走後,我沖孔宣努努嘴:"那啥,安然在哪了?"

孔宣拿出平板,滑來滑去,眉頭緊蹙.

"怎麼?軟件又壞了?"我頓時有些想笑.

孔宣默不出聲的將平板重啟,從他緊咬的牙根可以看出,這厮回去以後肯定要找那個程序員的麻煩.

重啟以後再次進入界面,還是沒有信號,地圖上面靜悄悄的.

我跟艾佳語都是無語的看著孔宣,這可是我們唯一的指引,如果這個失去了作用,我們就是雙眼一抹黑的瞎子.

如果是找一個普通人的話,我們可以通過曲長風來給鄉政府施壓,然後發動群眾來找出安然的下落,但是安然是普通人嗎?月魔傳人,很牛逼的那種,可以隱身的呢.

"或許不是軟件的問題,而真是接受不到信號,這里窮山僻壤的,信號不好很正常."看得出來,艾佳語在安慰孔宣.

"等明天吧,或許明天起來信號就好了!"我也只能如此說道.

三人各自回房睡覺,夏夜的鄉村,陣陣的蛙鳴如同搖籃曲一般,我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大早,孔宣就將我推醒:"起來,起來,有信號了."

我揉了揉眼睛,翻身而起,孔宣跟艾佳語坐在我旁邊,見我醒來,孔宣將平板放于我眼前,只見平板上的紅點閃爍,緩慢的移動著.

"她在步行!"孔宣判斷著速度,當即說道:"我們這就去追!"

想了想,要孔宣去叫醒了農自豪這個向導,稍微收拾了一番,然後跟招待所的服務員打了個招呼,沿著紅點的方向快速前進.

根據地圖的指引,我們四人一路往東,走了差不多十來分鍾,眼前突然出現一條水泥路,這讓我們很是驚訝,進入田莊鄉以來,見到的都是坑坑窪窪的石頭路,稍微有平整點的地方,也是泥土遍地,灰塵亂舞.這條出現的水泥路真是很詭異,該不會是障眼術吧?

還沒等我問孔宣,農自豪似乎明白我的疑惑,開口說道:"這條路是林家出資修的."

我抬眼望去,這條四米來寬的水泥路一直向上蜿蜒,竟然不知道有多長.不免驚歎:"這條路是私人修建的?有多長啊?"

"全長2公里,一直通到他家門口."農自豪神情中有一絲豔羨:"如果按照小說里面的描寫,林家算是田莊鄉的一個世家吧.呵呵,由于地處深山,而且與世無爭,多少年來居然一直屹立不倒."

"呃,老農,我說,這個林家該不會就是埋金子的家族吧?"我突發異想,笑呵呵的問.

"這個就不知道了.反正林家財大氣粗,現在家里能做主的是林濤,去年縣里籌資修建希望小學,他眼睛都沒眨就捐獻了兩百萬,嘖嘖,真不知道他的錢從哪來的."

四人一邊說著,腳下卻絲毫沒停,走了十來分鍾,轉了兩個彎,一座極為恢弘的莊院映入眼簾.

這是一棟典型的中國建築,重樓飛宇,雕欄玉砌,不過,這棟樓在原有的木結構的部位全部被鋼架所代替.按照道理說,這種鋼架結構混在中國傳統建築里頭應該是格格不入才對,但很奇怪,這棟建築看上去極為自然,鋼架一點都沒有破壞中國味道.

走的越近越覺得這家莊院很……很**,這是我能夠想到最能體現我心情的詞.光從圍牆圍住的面積來看,這個莊院占地恐怕有兩千多平米,大門是紅色木門,上面釘有拳頭大的銅釘,門環也是黃銅打造,獅子銜環造型,格外威武.圍牆不高,一米五左右,估計不是防人,而是為了防野獸,圍牆內樹木郁郁蔥蔥,有的枝頭竟然掛有時令水果.

"怎麼樣?"我問孔宣.

孔宣將地圖放到最大,點點頭,沉聲道:"就在這莊院里頭!"

我轉頭看了農自豪一眼:"老農,接下來的事情你幫不上什麼忙,你還是先回去吧!"

農自豪頓時滿臉漲的通紅,急道:"曲局長要我照顧好你們,這一點我不一定能做到.但是保護你們我一定做得到,怎麼說我也是退伍老兵,難道我還不如這個女娃?"

我們三人相視而笑,最後艾佳語走到農自豪面前,輕笑著說道:"農大哥,小妹露一手給你瞧瞧."

農自豪愕然說道:"你什麼意思?"

艾佳語也不多說,蹲了下來,五指岔開,沖著水泥路面就是一劃,嗤啦一聲,水泥路面竟然被她刨出了五道一尺來長的指印,而且,這五道指印深入路面幾乎有兩公分那麼深.

農自豪呆呆的盯著這五道指痕,半響才舔了舔嘴唇,吞了口唾沫,沖我們抱了抱拳,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待農自豪走遠以後,我笑道:"接下來的事情,我們是先禮後兵呢還是破門而入?"

"先禮後兵吧,按照農大哥的說法,這家人做事似乎挺有章法."艾佳語笑道.

話音未落,孔宣拍拍胸膛,立馬接上一句:"交給我好了."說完走到大門前,抓住大門上的銅環,哐哐的敲了幾下.

半響,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名清瘦中年人迎了出來,打量了我們三人一眼,詫異的問道:"請問,你們是?"

"我們找林濤!"孔宣大大咧咧的說道.

"你找我們家老爺什麼事?"清瘦中年人不慍不火.

"你覺得我跟他說的事情適合跟你說麼?"孔宣擺出一副牛皮哄哄的樣子,專業級影帝啊,實力派選手,我再次暗贊.

"對不起,我家主人說了,凡事均可對我言,如果你堅持不說,那我只好送客了!"清瘦男人微微一笑,直接關門.

"等下."孔宣情急之下,竟然伸手去推門.

清瘦男人眼中精光一閃,掩門的手閃電般的劃向孔宣的脈門.

孔宣也是吃了一驚,迅疾的將手縮回,上身後仰,右腿徑直踢向清瘦男人的下巴.

清瘦男人右手前探,化掌為拳,一拳轟向孔宣的腳背,孔宣也不避讓,迎了上去.嘭然一聲,清瘦男人與孔宣同時後退,孔宣呲牙咧嘴的蹲下來揉著腳背,而清瘦男人卻是咝了一口冷氣不停的甩手.

這個清瘦男人竟然跟孔宣打了個平手.

我沖艾佳語努努嘴,意思就是你這個戰士該出馬了,你別老讓一個天仙在前面做肉盾.

艾佳語走上前,正要動手,莊院里面傳來一聲很好聽的聲音:"墨綠,讓他們進來!"

上篇:093 日神月魔     下篇:095 天雷魔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