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95 天雷魔音  
   
095 天雷魔音

在修辭手法里頭,聲音好聽一般是用來形容女子,譬如什麼如出谷黃鶯,譬如什麼鶯聲燕語,但很少有人說一個男人聲音好聽.

原諒我的語文是蒼老師教的,此時此刻,除了很好聽,我實在找不到別的詞語來形容此人的聲音.這聲音不僅僅充滿著男人的磁性與魅力,更有一種誘惑在里頭,媽比的,老子是男人,怎麼對一個男人的聲音這麼心旌神搖?

如果是女人聽到了會有什麼反應?我不由朝艾佳語看去,果然,艾佳語眼中也有迷離的神色一閃而過,要知道艾佳語可是一個絕頂高手來著,習武先習心,武學造詣越是高深,心智越是堅韌,能夠讓艾佳語心神不守,這個聲音的主人絕對不同尋常.

清瘦男人墨綠聽聞此聲,退後一步,沖我們微微一笑:"請進!"

我遲疑了一下,看了孔艾兩人一眼,這里頭該不會有詐吧?他們倆卻將目光投在我身上,一副詢問的神情.

靠,我都差點忘記了,老子是小隊長,

輕咳一聲,昂首闊步進大門,在墨綠的引領下,我們一路前進.

莊院分為前後兩個部分,前面是會客廳廂房以及傭人房等外圍,順著走廊過道再進去,穿過花園直接進入了內堂,內堂里面一般是主人以及家眷住的廂房.

一邊走我一邊心里嘀咕,見客人不都是在會客廳麼?哪有直接帶入內堂的?這種感覺很是怪異,就好比去一個陌生人家里做客,進門不招呼你在客廳坐,而是直接帶你進入臥室,那感覺,跟玩陌陌似的.

還有一件事情,也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這家主人在門口說的話是從這麼遠的地方傳來的話,嘖嘖,那就只說明一點,這個家伙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會千里傳音,媽比的,我忍不住罵了自己一句,千里傳音這種不靠譜的事情都被我想到了.

墨綠帶我們進到內堂中其中一個廂房的門口,輕聲敲了敲,門上發出金鐵交鳴聲,很顯然,這個門並不是看上去的木門那麼簡單.

"進來吧!"剛才那道柔和的聲音再次響起.

門開,我們從半尺高的門檻上邁了進去.墨綠並沒有隨我們進來,在外面將門拉上.

房很大,分為前後兩間,後面那一間被垂下來的黃色紗幔擋住,隱隱約約看到里面是一個床,前面這一間房東西也不多,一個書架一個五斗櫃,中間是一個圓桌,四個圓凳,其中朝門的圓凳上面坐有一個極為英俊的黑衣男子.

很奇怪,我居然看不出他的年齡,從外貌五官上看頂多二十來歲,但是從神態舉止來看三十四十也說得過去.黑衣男子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嘴角表情古怪,而他旁邊站有一個女子,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安然.

見到安然我非常的矛盾,是她親自傷害了果兒,按說我應該第一時間上去拼命,可是她明明是跟我們一起生活了好幾年的朋友啊.月魔傳人怎麼就偏生要挑安然附身呢?

"這是你的靠山嗎?"我沖安然說道,手指著那個黑衣人.安然中了孔宣的衰老,還能如此有恃無恐的站在這,想必這個黑衣男子有驚人的實力.

"我叫林濤,紅梅山莊的莊主."帥氣的黑衣人含笑說道.

"你好,林濤,我叫鍾正南,這是孔宣,這是艾佳語."來而不往非禮也,人家這麼禮貌,我也不能輸給了他.

都他嗎的不認識,什麼久仰大名之類的話就沒有必要說了,我沖安然努努嘴:"那啥,月魔傳人是吧?我們追了你這麼久,千里迢迢的,好累哦.別逃了,決戰吧!"

反正孔宣也說了,安然中了他的衰老技能,十天半月都不能恢複,這會應該不是我對手.人生,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過程,現在安然不是我對手,我不趁機欺負欺負,那還有天理嗎?我看上去像情商發育不全嗎?

安然沒有出聲,反倒是林濤和顏悅色的說道:"正南,你都說千里迢迢趕過來了,要不要先喝口茶?"

我翻了翻白眼:"看來你是想替她接下這道梁子?不要以為你內力深厚我就怕了你啊?"

我這話說得色厲內茬,能將聲音傳到一百多米以外的大門,光是這一點就讓人忌憚.對了,他還能看到大門口的情形,他是怎麼做到的?

"內力深厚?"林濤微微一愣,似乎想到了什麼,微微一笑,在自己面前的圓桌上按了幾下,一個小小的液晶屏就從圓桌上升了起來,旁邊還有一個麥克風……

原來是這麼回事,攝像頭可以看到門口發生的事情,而這個麥克風,就更不用解釋了.

我一臉黑線的看著林濤,搞了半天你就這麼點能耐啊.正要上前動手,腦袋里面一陣恍惚,似乎腦海中一片空白,竟然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些啥.

"正南,過來坐!"迷迷糊糊中,林濤柔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對哦,好像是有點累,應該要坐下休息一會了.我腦海里有一個聲音不停的跟自己說道,去坐下吧,坐下很舒服.

就在我朝前跨出的時候,體內突然湧出一股奇異的氣流,也不知道從哪里開始,沿著我體內經脈一陣游走,彙聚成一股以後,直沖我大腦,我的腦海里面頓時一凜,停下腳步低頭一看,我距離最近的圓凳只有兩米遠,咦,我這是在干什麼?

"過來坐下吧,過來坐下吧……"這次,林濤的聲音直接在我腦海深處響起,聲音異常親切,頓時就將那股氣流壓制住.刹那間,我就好像自己是一個被罰站了兩堂課的犯錯學生,想坐下的念頭異常強烈.

迷迷糊糊我又朝前走了兩步,看著眼前的圓凳越來越近,心中無比的安逸.

"正南!"身後傳來孔宣的叫聲,聲浪竟然如同實質,直接沖得我腦後的頭發一陣激蕩,而此時我腦海中那股奇異的氣流趁機加強.

不能過去!不能過去!

停下!停下!

腦海中的聲音越來越大,終于,我在距離圓凳還有一尺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

我大力的搖晃了一下腦袋,回頭一看,只見孔宣與艾佳語正一臉焦急的看著我.中間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道鐵柵,胳膊粗的鐵柱將我跟孔艾兩人隔開.

"這算什麼?"我轉身問道.不用說,這都是林濤與安然設下的計劃.

林濤看著我輕聲咦了一聲,嘖嘖說道:"看不出來,你居然連天雷魔音都可以抵擋?老子還偏生不信邪了!"

"天雷魔音?什麼東東?你想干什麼?"我感覺大事不妙,一個直拳沖著林濤那張英俊的臉砸了過去.

"坐下!"林濤坐著不動,口中大吼一聲,我只覺得眼前一暈,腦海里面突然一亂,那股幫我抗衡的氣流瞬間不知去向,我頓時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一屁股坐在圓凳上面.

"這才乖嘛!"林濤呵呵一笑,語氣回複了柔和,而我身上那股氣流又鑽了回來,使得我勉強脫離了林濤的控制.

"這是怎麼回事?"我站起身來,指著林濤吃吃的說道.

"你來跟他說吧."林濤漫不經心沖安然說道.

安然的手在自己腦後一抓,然後握拳平舉:"這個東西你們應該知道吧?"

"什麼東西?是孫悟空的三根救命毫毛麼?"我肚子里一陣亂罵,我們是敵人呢,誰他嗎的有興趣跟你玩猜猜看.

安然將手掌張開,一個蚊子就從她手中飛了出來,在房中飛了一圈,停在了孔宣身上.

這,是那只幻影鬼蚊.

孔宣一臉疑惑的將幻影鬼蚊收回盒子中,抬頭問道:"你知道這個幻影鬼蚊是我們放的?"

艾佳語也是訝然插上一句:"你是故意引我們過來的?"

"沒錯!"安然笑道:"要不然,我會傻呼呼的去求你用法術打我?好在南派孔家的法術是以輔助為主,雖然中了你的衰老,但也不至于斃命.呵呵,只有這樣,才能讓你們肆無忌憚的追殺過來!"

靠,中計了!

搞了半天原來是安然一路將我們引過來的,這個答案頓時讓我們三人垂頭喪氣,被人算計的心情真不好受.

半響,我才說道:"那啥,月魔是吧,你把我們引過來做什麼?你為什麼要傷害果兒?"

安然嘿嘿一笑:"不傷害果兒你會追到這來?"

我楞了一下,隨即肯定的回答:"就算你不傷害果兒,我也會追來!因為安然也是我朋友."

安然笑笑:"受寵若驚!"

我白眼一翻:"那你引我過來做什麼?還說什麼要做個愛.你這個騙子,都是騙人的!"

"不把你引過來,我們林老大怎麼下手?"安然說到這,停頓了一下,似乎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朝林濤看去.

林濤毫不介意的揮揮手:"說給他聽也無妨,這麼說吧,在解救月魔以前,我不能離開這個莊院方圓一百里的范圍."

解救月魔?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同時身後也傳來咝咝兩道聲音,不用說,這是孔宣與艾佳語吸氣的聲音.

"你們解救月魔,跟我有什麼關系,我又沒有阻止你們!還有這個天雷魔音是怎麼回事,怎麼感覺我在被你們控制?"我大聲叫道.

"關系大著呢!月魔沉睡之地已經被封閉,要進入沉睡之地,必須要打開沉睡之門,而打開沉睡之門的鑰匙,嘿嘿,你看看就明白了!"林濤從身上拿出一個盒子,一個扁平的盒子,一個我非常熟悉的盒子.

"生死寶鑒?!"我忍不住驚呼.

上篇:094 古老傳說     下篇:096 沉眠之地